《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八十八章 天下纷乱(二)

孙永胜的全家都没想到何倩居然提出前往安徽营救孙永胜,千里寻夫这事情在戏剧里头不罕见,在现实生活中却是极为罕见的。莫说一个女子远行千里,就算是男子们远行千里也是极少数。

“那这钱怎么出?”孙永胜的哥哥孙永康问。听了儿子的话,孙永胜的父亲微微皱了皱眉头。

何倩平静地答道:“我去安徽找我侄女何颖,何颖嫁给了陈克,只要她还认我这个姑姑,永胜的事情自然不需要什么钱。路费的话,我自己的钱只怕也够。”

孙家众人被何倩的气魄给吓住了,孙永胜的哥哥迟疑了好久才问道:“弟妹,不知你要和谁一起去安徽。”

若是骂骂陈克,众人在北京还是有足够的胆量,真的到千里之外的“匪区”,这些人的胆子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很快就萎缩下来。何倩可以不怕死,他们可是怕死的。

“弟妹,这等事还是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孙永胜的哥哥孙永康说道。

“看爹刚拿到的告示抄件里头说,永胜受了伤。若是不能赶紧去安徽,让外人看着永胜,肯定不行。”说到这里,何倩跪在地上转过头,抬头向着孙永胜的父亲说:“爹,请让我现在就出发。”

“好歹咱们家与陈克是有些亲戚的,陈克怎么都该照顾一下。”孙永康嘟嘟囔囔的说道。

“混账话!”孙永胜的父亲登时就怒了,“咱们家什么时候和陈克有亲戚了?”

斥责完了儿子,孙永胜的父亲才扶起何倩,“既然要去,咱们现在开始张罗吧。”说道这里,老爷子突然叹了口气,“唉,可惜永胜当时没听你的啊。”

何倩低下了头,众人只看到何倩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却没能看到何倩眼中的怒火,这怒火不是针对孙永胜的,而是针对孙家的人。除了把自己当作敌人来欺压之外,孙家这帮人根本没什么力量。听听孙永胜的哥哥都在说什么,先是考虑到钱,接着就害怕去安徽,最后又恬不知耻的认为孙家和陈克是亲戚。孙永胜出兵前,孙家上下都希望孙永胜能砍了陈克的头,立下大功。有谁把陈克当作亲戚的?现在他们觉得自己是陈克的亲戚,陈克得对他们照顾。天下有这种道理么?若真觉得陈克是亲戚,早早的不参与出兵多好。

原本何倩对去安徽也是颇为害怕的,一个女孩子家,远行千里。那种种未知的一切都让她害怕。现在何倩突然很想赶紧逃离孙家,和这群不懂道理的人在一起,还得不断曲意应承这些人,何倩只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既然要去救人,孙家的动作还是颇快的。路线很简单,从北京坐火车通过京汉铁路到汉口,再从汉口坐船到安庆。何倩准备到了安庆就找到当地政府,亮明身份。然后在当地政府的安排下抵达凤台。这一路花费在五十两左右。孙家最终也没有派遣自家人前往,而是找了一个孙家的远房子侄陪着何倩一起去。这些何倩都忍了,对于她来说,尽快离开孙家才是现在她最大的想法。

火车缓缓的开动起来,何倩看着车窗外送行的人,即便是要去营救自家人,送行的也仅仅是孙永康而已。不知怎的,何倩的泪水滚滚而下。自从父亲去世之后,侄女何颖出嫁,何倩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孤单。周围都是不理解自己的人,或者是只管自己利益的人。每个人的利益所求都不相同,何倩与他们有着无形的鸿沟。除了丈夫孙永胜,何倩再也没有利益休戚与共的人。而自己的丈夫又从来不这么想。这种强烈的孤独感仿佛是一座大山,要把何倩彻底压倒,彻底吞噬。何倩擦了擦泪水,哭有什么用?她不仅要对付自己人,她还要面对更加凶残的敌人。陈克绝不是一个良善之辈,良善之辈是绝对无法屡次大败官军的。为了丈夫,为了自己的将来,何倩必须更加坚强起来才行。

何颖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已经开始隆起的腹部,脸上忍不住就微笑起来。这是一种完全本能的反应,她的目光转向正在身边埋头吃饭的丈夫。陈克和平常一样,狼吞虎咽的把饭菜吃下去。在吃完饭之后,陈克就会手脚麻利的收拾了碗筷,洗干净。打扫完屋子之后,休息一会儿,就继续去工作。何颖并不反对陈克这么做,男人总要做事。何颖只是很享受现在的感觉,面前是和丈夫一起做的饭,身边是自己的丈夫,肚子里是自己的孩子。她拥有眼前这一切,这就够了。

外头的世界是不是发生革命,这种事情对于何颖有种很虚幻的感觉。每次在陈克离开家,投身于前线的时候,何颖对离别的感受远大于战争给她的恐惧感。想到战争,何颖忍不住想起了北洋军,接着想到了姑姑,最后才想起了她该叫姑父的那个人。

何颖忍不住问道:“文青,听说姑父这次也在北洋军里头。”

“嗯,有这么一个人。受伤被俘了,现在应该在军医院里头吧。”陈克毫不在意的说道。对于孙永胜,陈克花费了一点精力在名单上,结果在重伤那一列看到了孙永胜的名字。知道孙永胜没死,也就是陈克唯一能够做到的关注了。对于这个天外飞来的亲戚,陈克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作为党主席,陈克认为自己绝对不能对此人有特别的优待。以后别说这种天外飞来的亲戚,党员干部们很可能要和自家兄弟在战阵上打仗,下头的同志可以私下交代优待被俘的亲友,陈克自己不能开这个制度。

“文青,姑父受的伤重么?”何颖问道。

一面继续吃饭,陈克一面毫不在意地说道:“这个就不知道了。我是不乐观了,战斗结束之后就是一连几天下雨,伤员死亡率大了很多。这还是我们把伤员用船运到军医院去。别说伤员了,不少没受伤的官兵还感冒发烧了。”

“文青,你就一点都没有给下头的人交代过么?”何颖微微变了脸色。

“怎么交代啊?说他是我姑父?这次战斗我们部队里头的伤亡也不小,军医院里头人满为患……”

“他怎么也是我们亲戚……”

对妻子的话,陈克有些不解,“是啊,他是我们亲戚,我们已经对所有的受伤战俘进行了治疗。我尽力了。”

“那你总得说句话吧。”何颖问道。

“我说什么?我还真不知道,这你得教教我。”陈克有点困惑的问道。

“你……”何颖被噎住了,陈克困惑的神色里头带着一点不满,何颖很清楚的感受到这点。她很直觉的感觉到陈克的想法,不过身为女性,何颖不赞同陈克的这种态度。“文 青,孙永胜带兵杀进了根据地。你和他打仗,甚至当时就把他打死了,我都不说什么。这是……,这是正事。但是孙永胜被俘了,你好歹作为亲戚去看看他。这是人情。”

“我去看看他,然后说什么呢?好好照顾他?我们自己的同志都来不及救治,把孙永胜排到治疗的前头去。我干不出这事来。”陈克也有些不满。

“我什么时候让你把孙永胜排到前头去了?”何颖皱着眉头问。

“我什么都不说,只怕有人就会这么干。”陈克答道。

“你这理不对。”何颖斩钉截铁的说道,“若是你什么都不说,他自己就把孙永胜排到医疗前头的那种人,你不去看孙永胜,这种人也会自作主张的这么干。他就是个逢迎的人。你若是觉得这种做法不对,你就该堂堂正正的说出来么。你什么都不说,这算什么?”

陈克自打回到这个时代,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训斥过,他的眉头忍不住就皱了起来。

何颖根本就不管陈克的神色变化,她继续说道:“你这么不闻不问,那些逢迎之徒只怕还觉得你对孙永胜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们二话不说就敢弄死孙永胜。文青,你若是真心这么想,那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过。你若是没有真心一定要孙永胜死,而是懒得理他。那你恰恰就要去看他一次,然后说明要对所有俘虏一视同仁。你这才是对下头有个交代的办法。你知道孙永胜是你的亲戚,下头的人不知道么?下头的人看你没动静,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对待孙永胜。孙永胜没死就算了,孙永胜死了怎么个说法啊。你不能让下头的人心里没底啊。”

“等等,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我对孙永胜不说话,这是尊重同志们。”陈克对此很不理解。

何颖和陈克在一起这么久,她知道陈克虽然在很多方面有着非常优秀的地方,但是同样的,陈克其实不是一个心机很深的人。看着陈克皱眉的样子,何颖不知为何突然觉得陈克很可爱,她忍不住气乐了,“文青,你什么不说才是不尊重同志们,你这是撂挑子。我知道你不喜欢孙永胜,我也不喜欢这个人。他既然能带兵打进根据地,他就没把咱们当亲戚看。不过那是打仗的时候,现在他已经没有轮刀舞枪,他是个俘虏,我们就得去看看他。我们不是去让别人给他特别待遇,我们两家是亲戚,这是个事实。你不认这门亲,咱们也是亲戚。他现在落到你手里了,你作为亲戚,看都不看,别人怎么想你呢?”

陈克总算是明白了妻子想说什么,仔细想想,何颖说的没错啊。

何颖缓了口气,她用手按住陈克的手背,“文青,你经常说做事要有始有终。我本来觉得你说的很是有道理。孙永胜落到你手里,这只是他打进根据地的结果。他被打死也好,受伤也好,或者头发都没掉一根,这是他的命。但是孙永胜进了军队医院,这是一个开始,你要是想杀孙永胜,你就让人把他拖出去明正典刑。我就算是不支持你这么个决断,但是我知道你给了孙永胜一个结果。你去看孙永胜,这就是你对孙永胜进了军医院这件事的了结。你说些能了结这个事情的话,就算是把这件事给了解了。孙永胜能在军医院里头熬过这关也好,熬不过这关也好,那也是他的命。孙永胜的命咱们管不了,不过咱们不能有始无终。”

“对啊,是我想错了。是我想错了。”陈克连连点头。

何颖气的笑出声来,“文青,亲戚的事情最难相处。你一时没想明白没什么。不过你要是想对付那些逢迎之人,你首先就得明白,那些逢迎之人他本身就是这么个想法。这跟你没关系。他是这种人,他就是要钻营。有了机会他就上,没机会他也会找机会。对付这种人,你就要正大光明的去说清楚这种事情。不允许这么做,你一声不吭,你以为就不给这种人机会了?恰恰错了,你不吭声,他们跳的更欢啊。”

“高见啊。夫人,你去政治部工作吧。”陈克忍不住赞道。

“我去什么政治部工作啊?你们一群大男人革命,跟我有啥关系?我好好的在地图科画我的图就行了。认真工作,按时拿钱。以后咱们的孩子,我得养育他们,谁跟你去政治部工作。”

“说得好,夫人。天下人都你这想法,实现社会主义指日可待。”陈克早没了被何颖一顿批评后的反感,他真心实意的赞美道。孙永胜的事情对陈克也是个难题,陈克是下意识的想对此不闻不问,现在得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陈克觉得心里头开心了不少。

“那咱们什么时候去?”何颖问。

“明天吧,我组织一次慰问。顺道去看一下。你要不要同去?”陈克答道。

“好。”

收拾完了屋子,陈克神清气爽的前往办公室。何颖的话不仅解决了陈克对孙永胜这件事的难题,甚至解开了陈克现在面对的一个大问题。从两年前到现在,陈克更多的是把精力用在组织的建设方面。在思想建设上,陈克并没有太大的建树。如果以前的一切都是为了活命,为了根据地这个革命组织能够生存下来的话。陈克现在就必须把精力放到思想建设方面来了。

陈克从没有搞过政治工作,即便是有,也是教会大家如何分辨政治利益。但是这种政治利益是个高层次的建设工作。其实就是站队问题,到底是站在人民党这边,还是站在满清这边,根据地上下都得做出选择来。

这次大胜之后,满清较长一段时间内失去了武装进攻根据地的能力,迫在眉睫的生死问题已经解决,那么怎么树立起一个全新的制度,思想,以及办事风气,这就是陈克一定要解决的事情。

例如对付油滑,对付逢迎,对付那些对革命工作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态度,办事方法,这就得陈克旗帜鲜明的指出来。何颖说的没错,这些人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就是这种人。陈克想改造他们那可是千难万难。但是还有广大的干部战士并不是这种人,如果不能指出新的方向,这些同志们会陷入茫然中。

陈克突然想到毛爷爷说过的话,“我们党没有什么不能向人民明说的。”毛爷爷的伟大功业之一,就在于他把古代口口相传的治国之道,向广大人民说的清清楚楚。如果不是这样,陈克这种人怎么可能接触到毛爷爷的思想,而且通过学习这些不断的理解社会,理解世界呢?

坐在办公室里头,何足道已经等着陈克。两人约定今天晚上谈部队的党员选拔工作。陈克原本觉得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现在他依旧觉得困难,但是却觉得心里头亮堂了很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