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八十六章 第二次反围剿(六)

陈克带着四团赶回怀远县城的时候,华雄茂赶过来迎接。段祺瑞与王士珍不是被华雄茂吓进城里的,在他们不得不退入怀远县城之前,两人也进行了一场战斗。

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无疑是华雄茂指挥的两个团。战斗开始之前,华雄茂已经得知北洋军遭到了极大的削弱,即便是他手下只有两个团八千多人,面对将近一万两千人的北洋军,华雄茂依旧信心十足。

“北洋军不会打仗!”已经是工农革命军高层干部的共识。人民党演戏的对象只能是自己的部队。演习当中,火力配合,前线运动,侧击,突袭,刺刀战。这些战术反复演练下来,部队每次演习后都要面对一大批的问题。陈克作为军校的校长,他把基本战术理念,以及为什么要采用这些战术的理由传授给部队。部队从上到下都觉得云山雾罩,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学得多懂的少。

和北洋交手之前,部队不由自主的还高看北洋。觉得自己这些刚学打仗的人尚且要面对这些复杂的问题,北洋军这种老部队只怕早就解决了问题。真的一交手,部队才发现和自己相比,北洋军是群彻头彻尾只懂表面功夫的“雏”。工农革命军随便一诱敌,北洋就傻乎乎的钻进圈套。北洋采用的通讯、侦查,包括行军打仗,透着一股浓厚的“傻气”。工农革命军距离陈克主席的要求相差甚远,即便如此,工农革命军运动战对付北洋军却是绰绰有余。

正面作战,信心十足的华雄茂采用了军校中传授的极其普通的正面作战的战法。根据地形挖工事,梯次布置火力,华雄茂镇定自若的指挥着部队作战前准备。以往,华雄茂上头有陈克,同僚有军委,师政委何足道虽然不抢功,却在组织制度上压在华雄茂头上。下头的各个军事指挥官也迅速成长起来,华雄茂自觉的自己位置的存在感越来越稀薄。现在陈克与何足道都在四团里头,华雄茂第一次作为师长直接指挥两个团作战,这是他大展拳脚的时候。

虽然不少人认为华雄茂是靠资历维持来军队第一人的地位,不过这些人就没想明白,在没有实际军功的局面下,依旧能够以资历维持军队第一人的地位,这本来就能说明华雄茂的不凡之处。

战斗完全是以非常平凡的局面开始的,双方的炮兵首先进行了射击。根据地有大规模制造铁农具的经验,兵工铲同样研究生产出来了。简易的防炮洞挖过多次,对于部 队来说没什么了不起的。倒是被大炮正面轰击的经验对于工农革命军的大部分战士倒是第一次。炮弹而来,在阵地上猛烈的爆炸开,巨大的震动传到每一个战士身上,每一个战士紧张的变了脸色。他们抱着枪,紧紧的缩在防炮洞里头。曾经训练这些土木工程的时候,大家对挖防炮洞完全没有概念。经历了炮击,不少战士在恐惧之余对于防炮洞的设计理念是豁然开朗。部队干部们讲了多少次课,都比不上亲自来一次更有教育性。

得知上万匪军逼近怀远县,段祺瑞和王士珍本来觉得这是毕其功于一役的好机会。他们也顾不得再砍柴,立刻调动所有部队做出了进攻的准备。

负责进攻的不是北洋军而是王士珍的部队,段祺瑞的第三镇经历了一系列的战斗,追击四团的也是北洋军精锐。王士珍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段祺瑞只剩了不到五千人,让段祺瑞再打这场仗实在是不合适。王士珍指挥他麾下的部队投入了战斗。王士珍的部队是第十三混成协,加上一些绿营兵,总数在六千人左右。与北洋军不同,这支部队并没有什么战斗经验。能被王士珍把他们全部给带到怀远县,这本来就能证明王士珍卓越的指挥能力了。

炮战一起,这些新军原本还觉得很是新鲜,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张望。结果北洋军发炮没多久,从对面乱党的阵地上立刻就有炮弹呼啸着飞了过来。工农革命军躲在炮兵阵地里头瑟瑟发抖,好歹还有一个躲藏的地方。新军根本没有这个概念,他们布置在几处进攻阵地上,炮弹在他们身边爆炸的时候,这帮人可是被吓坏了。

双方的第一轮炮击算是示威战,这是同时向敌我双方证明,“俺们有大炮!”接下来,炮兵们开始调整射击诸元,在炮兵观察员的引导下向着认为有价值的目标开始射击。从这时候开始,北洋军就吃起亏来。以“最优等”成绩从天津武备学堂炮科毕业的段祺瑞亲自指挥北洋炮兵,北洋在诸新军中素来重视炮兵。发射的炮弹大多数打进了工农革命军的阵地。

工农革命军里头的炮兵相当一部分来自安徽新军,其他的则是根据地自己培养出来的。真的和北洋对射起来,即便是没有落于下风,但是也没能表现出明显的优势。不过工农革命军的优势在于能充分利用一切技术手段。当两个炮兵观测气球在北洋军的视线里缓缓升空之后,炮战的优势很快就转向了工农革命军一方。

站得高,看得远。更不用说炮兵观测气球里头配置的是专业人员。居高临下望去,工农革命军一方的阵地上战壕,交通壕,蜿蜒交错。而北洋军一边的阵地则没什么变化。大批的部队躲在自然地形之后,根本就是一览无遗。在有效的指引下,炮弹向着敌人大部队的方向猛烈射击。观察员看得很清楚,当炮弹在敌人队伍中炸开之后,蚂蚁一样的人群中掀起一片血腥的花朵,被炸飞的泥土与人体就是花朵的组成部分。而原本看着还算是中规中矩的蚁群顷刻间就四散开来,再没了秩序。

“炮兵三连继续射击。”旗语向下方的阵地传递着消息,“那里是敌人的部队集结地。”

炮击现阶段的最大作用其实是在摧毁敌人的进攻组织,这点工农革命军的军校里头早就讲过。最好的情况无疑是重创敌人部队的出发阵地。

即便稳重如王士珍,见到自己的部队被炮弹打得四散奔逃,他的脸色也变的极为难看。原本王士珍以为对面的人民党即便是悍匪,有一定的战斗力,却也不可能玩出什么特别的花样。人民党的确没有玩出什么花样,人民党只是展现出了一支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军队应有的水平。炮兵观察气球本来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北洋也搞过。王士珍对此一点都不陌生。不过在这场战斗里头,无论是段祺瑞还是王士珍,一没有带气球,二没有想到人民党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将这项技术给应用了。

此时不是迟疑的时候,若是让炮战如此进行下去。不用阵地战,王士珍的部下就顶不下去。“骑兵出击!”王士珍果断的下了命令。

骑兵出击的时候,北洋军的炮兵就得停下射击。工农革命军的部队立刻就被排长和班长们从防炮洞里头给叫了出来。“进入阵地!进入阵地!”

原本只有寥寥部队的阵地上顷刻间就布满了步兵,黑洞洞的步枪枪口齐刷刷的对着敌人的方向。

“北洋的骑兵来了,没有命令不许射击!”这是训练过无数次的事情,排长与班长们几乎是本能的对战士们喊道。在工农革命军里头,能当上各级干部,看的不是你人际关系如何通畅,虽然工农革命军对于基本的礼貌待人是要认真教育的,但是军事干部们可不是靠彬彬有礼选拔出来的。谁的训练好,谁能完成军事指挥,谁才有机会当选各级军官。所以这些干部们第一反应就是按照平日的训练,在战争积累的经验,在各级战前讨论会,战后总结会,以及各级军校培训中接受的军事技能来安排战斗。

连长们此时没有一个躲在后头,他们都上了第一线巡视部队的配置,再次强调作战时要注意的方面。敌人马上就要发动进攻,即便是工农革命军这种训练严格的部队,连长们要做的工作依旧多得很。遭到炮击的十三混成协进攻迟钝,工农革命军的前线接到敌人骑兵出动的消息后,托了这些新军更加组织不力的福,总算是做好了全面的准备。

与方才疾风骤雨一样的炮击相比,几百骑兵的马蹄声在战士感觉就如同一阵清风。班排长们按耐住紧张的心情,目光在战士和连长所在的方向来回巡视。

连长们紧绷着嘴,等着下一步战斗的信号。马蹄声,对面的骑兵们吆喝声,在工农革命军静悄悄的阵地上清晰可闻。工农革命军的阵地上却依旧一片寂静,仿佛阵地上空无一人。

“哒哒哒……”机枪在敌人进入阵地前三十米左右距离的时候开始响起来。根本不看机枪的效果,连长们几乎是同时吼了起来,“射击!”

几百只步枪同时加入了射击的行列,如同割麦子一样,新军的骑兵被成片的打倒。阵地前沿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华雄茂长长的舒了口气,部队的表现完全达成了最高的要求。该采用的战术,部队一丝不苟的执行了。不管平日里练多少次,都比不了真正的战斗。训练是自己人和自己人练,战斗则是与活生生的敌人作战,直到接火那一瞬前,你猜不到敌人最具体的反应。工农革命军最擅长的是城市战,攻城战,野战恰恰不是擅长的内容。面对北洋军,除了陈克之外,工农革命军里头没有一个心里头有谱的。现在,华雄茂已经能够确定,工农革命军在野战中占据上风。

战争是靠进攻才能获得胜利的,华雄茂本来就没有准备防守到底。二团已经派遣了侧击部队。计划里头这支部队是要等到敌人的步兵发动进攻之后,从侧面猛地切入敌人的进攻队列,猛打猛攻,一举歼灭敌人。现在侧击部队已经进入了预定阵地,在对面的北洋军开始进攻之后,就继续向前方进行前线运动。但是北洋仿佛被吓破了胆一样,骑兵覆灭之后,北洋军竟然没有任何继续进攻的意向。不仅如此,北洋军的部队甚至开始后撤。

“准备隐蔽,小心北洋军炮击。”华雄茂根本没有被动挨打的意思。北洋军这么做只怕是要为大规模的炮击做准备吧?

“让二团派两个连,向着砍树的方向去。”华雄茂接着命令道。通讯员已经把今天战斗的原因说的清楚。既然北洋军的骑兵已经遭到了痛击,工农革命军现在已经在机动力方面占据了极大的优势。不让北洋军砍树也是个很重要的战术目标。

王士珍的脸色已经阴沉的无以复加,他万万没想到对面的敌人竟然这么能打。身为一个合格的军事指挥官,他很清楚,现在就这么继续进攻,只是徒劳的损失兵力。另外,经过这场炮战,他手下的十三混成协完全失去了战斗意志。新军有勇气欺负普通的土匪,面对有机枪有大炮的正规部队,十三混成协的勇气就如同烈日下的冰雪顷刻开始融化。特别是高高在空中的侦探气球,更是让这些新军失去了“装备上的优越感”。能飞在天上的玩意,那可是高科技,那意味着对面的“乱党”有着超过新军的“力量”。再加上准备出发的密集队形遭到了打击,密集队形顷刻就遭到了沉重打击,新军也需要时间重新整顿自己的部队。

段祺瑞此时已经赶了过来,他恨恨的盯着观测气球,这个可恶的玩意让所有能看到气球的官军浑身不舒服。被人如此高高在上的看,没有人能觉得好受。

“老哥,咱们突过去吧。”段祺瑞恶狠狠的说道。

王士珍摇摇头,“先收兵吧。十三混成协已经乱了。”炮战中落入混成协部队里头的炮弹给官军造成了极大的混乱。以王士珍这样的能力依旧没能完全收拾住局面。加上骑兵也遭到了重创,指望十三混成协再打头阵完全不现实。而且王士珍心里头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总感觉若是再打下去肯定要出什么事情。

段祺瑞也看得出再组织进攻也不是片刻就能完成的,北洋军已经遭到了不小的损失,加上精锐部队又去追赶逃窜的人民党匪军,剩余的部队也需要喘口气。两人分别开始整顿自己的部下。

坏消息随后一个个传来,先是追击部队的骑兵胆战心惊的逃回来,禀报三千追击部队全军覆没。接着砍柴部队突然遭到了来自树林里头的袭击。对面的人民党匪军又开始对官军的阵地发动了炮击。被迫无奈之下,官军全部撤回了城里。

华雄茂向陈克介绍了战斗的情况,他对北洋军没有继续发动进攻感到非常遗憾。如果官军的步兵再来一次冲锋,华雄茂坚信以侧翼伏兵的打击,绝对可以给北洋军出击部队来一次重创。

“华师长,你已经干的很不错了。”陈克先是表扬了华雄茂,“现在北洋军已经没有能力再逃命。这次合围绝对能够干掉他们。”

“北洋的兄弟们,你们出动的部队被我们消灭了。现在我们把俘虏的北洋官兵给你们送回去。我们已经进行了包扎,剩下救命的事情你们自己赶紧做。”虽然饱含着安徽地方口音,但是中气十足的皖北普通话依旧能让直隶出身的北洋军听的明明白白。

城头的段祺瑞已经知道追赶人民党的三千部队全军覆没,亲自听到这消息之前,他心里头还有些幻想,那些逃命回来的骑兵只是在胡说八道。等人民党要求北洋军接收俘虏,段祺瑞知道这个噩耗是真的。

不过他也不能立刻拒绝人民党的要求,在望远镜里头已经看到,北洋军的伤兵和战俘被人民党给带到了怀远县城前头,段祺瑞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收回这些人。他敢拒绝,那就真有人敢在背后打他黑枪。

不仅仅是今天几场战斗里头的战俘与伤员,前些日子被人民党俘获的北洋军也在释放的行列里头。虽然这些人都是自己的战友,但是看着浑身血污的伤兵被抬进城里头。所有的北洋军和十三混成协的新军脸上都非常难看。

段祺瑞与王士珍连忙开始询问俘虏,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人民党的虚实。得到的消息自然是人民党人多势众,人民党部队的数量从三万到五万,俘虏们的说法各不相同。

段祺瑞出兵的时候,第三镇实际上出动了一万一千人,王士珍的部队有六千人。经过连续几场战斗,抛去伤兵,两边加起来还能打仗的部队数量不足一万。按照俘虏们提供的情报,人民党最少也得有三万人。这三万人的战斗力最少与北洋军持平。以一打三,段祺瑞与王士珍都知道根本没有胜算。这怀远城极有可能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工农革命军都是农民出身,官兵对土木工程都很拿手。经历了战斗之后,全军都已经很清楚工事的意义所在。想围困住城里头的官军,没有工事是万万不能的。不用怎么动员,部队就开始卖力的挖掘工事。先是各个方便突围的地区,以及战斗要点。

段祺瑞与王士珍面对面的坐在指挥部里头,脸色如同外面的天空。老天爷实在是不长眼,这几天阴云密布,甚至偶尔会低下几滴雨水。可秋雨根本就没有下,一旦下了雨,人民党的匪军肯定坚持不下去,他们挖的工事能有效的抵挡北洋军的进攻,不过秋雨连绵,人民党再悍勇,也不可能一直在泥水中顶着。那时候就有突围的机会。

突围的路线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向北要么向东,怀远县临着涡河与淮河的交汇处,西边是涡河,南边是涡河与淮河的交汇之处,人民党现在在北边与东边陈设重兵。到底是选择哪条线路,两人暂时没有拿定主意。

正在讨论中,却见警卫带着神色慌张的探马闯了进来,“段统制,王提督。河面上来了一直船队。船队里有炮船。”

“有炮船?”段祺瑞神色一喜,这年头有炮船的船队肯定是官军了。

“炮船上挂着人民党的旗子。”探马连忙纠正段祺瑞的错误想法。

王士珍脸色大变,“那是人民党俘获的湖北水军的战船!”

听王士珍一说,段祺瑞立刻恍然大悟,他怒喝道:“湖北新军这群废物!”

话音还未落地,沉闷的轰鸣就从城外响起。炮弹带着尖锐的呼啸声飞进了怀远城。

这是严复指挥的人民党内河舰队,为了全歼北洋军,并且达成练兵的效果,陈克是不惜血本。陆地上封锁,水路上采用舰队炮击。河对岸升起了观测气球,高高在上的炮兵观测兵们引导着舰队猛烈轰击怀远县城。

发射进城的不仅仅是普通的炮弹,还有铝基燃烧弹。数量不算大,效果是真的非常好。铝热反应释放出的高热,很快就引燃了民房。而炮弹本身点燃了不少火头。秋日风大,火势一旦起来就再也顶不住。北洋军根本不愿意冒着炮弹的射击出来救火,等他发觉不救不行的时候,火势已经大到他们根本就挽救不了的地步。

从城都能看到滚滚的浓烟与烈焰,城门很快就大开,完全失去了秩序的北洋军从城里头滚滚而出。

“杀!”工农革命军各个部队的指挥官已经没有别的选择,这种机会千载难逢。很多北洋军拿着武器,更多的北洋军连武器都没有。相对于野战,工农革命军更擅长城市战,各个部队来不及完全整顿队伍,就派出了先头进攻部队。

看着气势汹汹杀过来的工农革命军,北洋军还想着抵抗,而十三混成协的部队已经放弃了抵抗的打算,他们惨叫着向着城里头又冲了进去。这下,把原本试图整队的北洋军的队列也给冲散了。工农革命军的官兵根本就没给他们机会,距离城墙越近,官兵们就越有熟悉的感觉。“投弹!”排长与班长们几乎同时喊道。

一方是训练有素,一方是乱糟糟根本无法迎战。战斗从城门很快就发展到了城上,工农革命军的官兵撵着官军,一路杀进城里。他们也不贸然继续进城,而是率先抢占城墙制高点,堵住城门。

也就在此时,或许是城内大火扰乱的气流起了作用,王士珍与段祺瑞曾经无比期盼的雨水终于从阴沉的天空中落了下来。密集的雨点很快就变成了大雨,北洋军最后恢复指挥系统的机会被大雨无情的冲毁了。雨战中看得就是谁更有组织,枪声混在雨水里头,根本辨不清东南西北。大雨遮蔽视线,湿滑道路。而城内的大火看似被雨水剿灭,火场被雨水一淋,向着四处散出高温的蒸汽,依旧让人无法进入火场躲避。

工农革命军的有着充足的城市战经验,当他们夺取了一部分城墙之后,北洋军也就失去了最后机会。

战斗从接近中午打到下午雨势变成小雨,工农革命军完全占据了城墙,北洋军的残余被包围到几个据点里头。

虽然雨势变小,天色却更加昏暗起来。段祺瑞用僵硬的手指掏出怀表看了看,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天色阴暗得如同入夜。城里头的枪炮声也逐渐停了。还有不到七十名北洋军的军人跟在段祺瑞身边,他们现在守在一处被大火焚毁的院子里头。北洋军没吃早饭,结果午饭之前又被工农革命军打进来,到现在包括段祺瑞在内,困守在这里的几十号北洋军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饭。他们的衣服早就被雨水淋透,原本还能感觉到衣衫冰冷,现在他们连冰冷的感觉都已经没有。

墙外的大喇叭里头有人喊话,“段祺瑞,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投降吧,我们工农革命军优待俘虏。我现在向你们宣布我们的俘虏政策,第一、搜身,但是只搜缴武器,不拿你们的个人财物。第二、不大骂俘虏,不杀俘虏。第三……”

这些声音传入段祺瑞的耳朵里头,他知道对方在喊话,具体内容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段祺瑞心里头只有困惑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已经完了,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这就是自己的下场?从北京千里迢迢来到安徽,十天不到,曾经统帅上万北洋军的段祺瑞身边就剩下了不到七十个人?而那些安徽本地出身的土匪,就这么得意洋洋的对着北洋军统制大人劝降?即便是在甲午战争中,段祺瑞也没有遭到这等惨败。

段祺瑞甚至怀疑自己在做一场噩梦,只要能够醒来,这一切都会消失。他依旧是第三镇的统制大人,麾下精兵过万,正在想方设法的剿灭安徽乱党。

抬起手摸了摸额头,无论是手指与额头都没有真实的触感,一切仿佛在梦中一样,知道手指与额头都存在,却没有感觉。段祺瑞从军这么久,这是他与敌人进行过的最接近的战斗,也是段祺瑞自始至终都没有能够完全明白的一场战争。下一个瞬间,段祺瑞完全失去了知觉,他昏倒了。

陈克完全没想到,战争居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开战之前,陈克以为这将是一场北洋军直扑凤台县,工农革命军不断层层抵抗,不断削弱北洋军,最后以一场完全的合围歼灭战结束的战争。等到把段祺瑞与王士珍包围在怀远县,陈克又认为最终解决战斗的将是北洋军突围的野战。万万没想到,最终解决北洋军的战斗却是工农革命军最擅长的攻城战。

“我真是个不合格的指挥官啊。那些历史上的军事家,都能把战斗引入自己预测的轨道。而陈克的战略设想一变再变,与原先的计划天差地别。”陈克已经忍不住做起了自我批评。这种想法只是出现了一瞬,陈克就完全放弃了继续深思的打算。

战斗不是打赢了就算了,战斗之后的事情才是千头万绪。收拢俘虏,治疗伤员。在这大火与战斗摧残过的怀远县城里头,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地方可以居住。雨水混着血水,整个怀远县城内真的是腥风血雨。天马上就要黑了,部队不仅没空庆功,反而要用更大的努力来打扫战场。

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陈克开始与军委同志们分工,开始紧张繁杂的收尾工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