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八十六章 第二次反围剿(五)

在段祺瑞痛骂部下的时候,王士珍皱着眉头举起望远镜观察着前方的树林。树林并不稠密,不过是些普通的林子罢了。从望远镜里头隐约能看到树林深处有些影影绰绰的东西,却看不到敌人士兵的身影。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方才激烈的交火,王士珍甚至不敢相信林子里头藏匿着数量巨大的敌军。

此时,段祺瑞已经骂完了手下,他转过头对王士珍说道:“老哥,看来能不能歼灭乱党就在此一战了。”

“呃?这怎么说?”王士珍稍微有些不明白。

段祺瑞指着树林方向大声说道:“看这林子里头的乱党们与那些普通乱党完全不同。咱们这么打,他们竟然根本不退。这些人定然是乱党的精华所在。只要把这些人给灭了。剩余的乱党不足为奇。”

在这个时代里头,任何一支部队都要有精锐。就是用银子喂饱了之后,再用残酷的军法威逼。最后挑选出一批“虎狼之师”。到了关键时刻,这批人就得冒着枪林弹雨往前冲,“进者重赏,退者杀头。”北洋之所以能够成为新军中的翘首,就是袁世凯能搂钱,能喂饱北洋军。既然段祺瑞是这么认识军队的,他就认定自己面对的是人民党的精锐部队。

王士珍赞同段祺瑞的观点,每次剿匪,北洋军的排枪阵猛烈开火之后,敌兵立刻就崩溃了。林子里头的人民党部队不仅没有崩溃,还能顽强抵抗,这不是精锐才怪。

“老哥,我们围住这林子,三面夹击。应该能胜。”段祺瑞说道。

“先把炮队调过来,用炮轰吧。”王士珍补充道。北洋原本只是为了砍柴而已,却没想到发展成这样一场战斗。到现在为止,北洋的炮兵还没有出动。

如果蒲观水知道自己以前在北洋军里头的上司如此高看自己的话,他或许会很感动也说不定。四团在104师里头属于比较弱的新部队,只是因为蒲观水请战,这才得到了一系列的机会。二团三团的任务以及驻扎位置是为了彻底包围北洋军,现在暂时参战而已。而且现在陈克带着师政委何足道就在四团团部,如果蒲观水没有打好仗,这脸可就真的丢大了。

陈克不太想越级指挥,他作为军委主席和党主席,召开了一次四团的联合战时会议。

“我现在不清楚,咱们四团能不能重创北洋军。我想问问大家,愿意不愿意试试看。”陈克说话时候的神情一点都不轻松。

听了这话,下面的同志们一个个都亢奋起来。四团也是满编部队,一个团就有四千多人。对面的北洋军现在有一万五千多点,以一打四,光想想就让同志们背后汗毛直竖。

“二团三团在华师长的带领下赶过来了。他们赶到之后,北洋军一定会撤回城里头。大家倒不用太担心我们全面展开的话会收不住。”陈克先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根据通信员传来的消息,我们只要再打四个小时就行。”

“陈主席,你准备让我们怎么打?”四团政委曾洪庆问。

“我们怎么训练的,我们就怎么打。现在看,就是侧击战术了。既然人数处于劣势,我们对于杀伤力投放的效率就必须更高。”陈克平静的说道。

解放军作为世界上最强轻步兵,就是靠了步兵班排战术。在步兵班排战术里头,包抄,侧击不过是家常便饭。当年的世界第一强国美国,照样被志愿军从鸭绿江击退了三百公里。在朝鲜战争中,美军战争意志顽强,战斗决心坚定。重炮削山,炸弹洗地,进攻时放手一搏,撤退时也不拖泥带水。美军官兵能顶着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温奋勇作战,打得真的是可圈可点。若他们的对手不是志愿军,换别的对手美军早就彻底胜利了。

陈克一度认为革命精神是胜利的关键,等他亲自搞起革命来,这才明白自己错了。无论什么革命精神,如果官兵兵们根本就看不到胜利的希望,那什么都是白搭。只有在胜利的必然性存在的时候,战士们才能克服对个人死亡的恐惧感。如果战争根本就没有胜利的可能性,谁也不是心甘情愿送死的傻瓜蛋。让战士们确信战斗的必然胜利,那就得靠平时的训练。战士们必须知道自己进行的战术训练的目的性,以及这些战术训练的科学性所在。当四团的干部们询问怎么能打胜仗的时候,陈克只能从这最基本的问题开始询问大家。

工农革命军的训练的确抓的很紧,不然的话在树林里头的战斗根本不会这么轻松的就顶住了。一开始大家面对数量处于优势的敌人,也只能选择防守的模式。听陈克这么问,干部们立刻开始讨论进攻问题。根据平日的训练,进攻的办法理所当然的选择侧击。

进攻不是为了送死,四团的一个营在树林里头打防守。侧击部队到底要投入多少兵力。该怎么实现进攻。既然数量处于劣势,近距离的对射自然不行。能选择的就是采取前线运动的模式,先突袭敌人的侧翼,打乱敌人的部署。接着就投入兵力进行肉搏战。四团在此战之前还有不少战士使用冷兵器,也进行过专门的这种战斗模式演练。问题在于,肉搏战对于数量处于劣势的部队是很不利的。

讨论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进行到了这个关键点上。以一比四的数量而言,进攻成了一个很不好的选择。

虽然面对的是陈克,而且讨论的结果是进攻战不利,同志们的脸色都相当难看。即便如此,同志们依旧正式的向陈克提出了最终的观点。全面进攻不可行。

陈克一点都没有不高兴。实事求是是人民党的办事纲领,说实话有什么丢人的。他真色说道:“如果打不了,那就受不住。在这里被动挨打,只不过是凭白损失兵力,消耗战毫无意义。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如果大家都认为情况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准备撤退。”

“那我们只打北洋军一路呢?”何足道开口了。人民党的政委不是文职官员,战斗中政委们也是奋勇作战在第一线的。二团的熊明杨一度以政委兼任团长,这种兼任的情况在工农革命军里头并不少见。

何足道继续说道:“北洋军正面打不下来,就肯定要采取两翼包抄的战术。我们打掉他的一翼,这个兵力还是够的。现在战场的宽度有五里,这就需要树林里面的部队能够挡住优势的敌人,让他们不能援救近在咫尺的友军。北洋军会用大炮轰击咱们在树林里头的阵地,在树林里头的同志们就要承担敌人三面的攻击。这个阵地一定要布置好。”

四团的党员干部们听了何足道的计划,只觉得心跳不由自主在加快速度。何足道的计划是可行的,但是其中要进行的艰苦战斗大家都能想象的到。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陈克。

陈克笑道:“我还是那话,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我在这里不是当监军,逼着大家一定要打什么大胜仗。我在这里就是看看同志们怎么打仗。看看大家能不能把自己的作战计划坚持到底。”

曾洪庆身为政委,他率先说道:“咱们本来是为阻止北洋军砍柴,结果战斗发展到这个地步。即便是现在撤退,北洋军仍然砍不了什么柴火。这作战目标已经达成了。我觉得应该选择撤退。撤退前在树林里头埋设地雷,足够阻止北洋军大规模砍柴。而且二团三团一旦赶到附近,北洋军的确是没办法继续砍柴。”

蒲观水不同意这个观点,“即便是二团三团赶过来,事前又不是做好了合围作战计划。我们不可能有效的协统作战。如果咱们在树林里头坚持一下,对后面的作战会有些帮助。”

曾洪庆摇摇头,“如果想守住树林,就只能按照何政委方才说的那个战法。部队根本就没有训练过在这五里地的宽度上冒着敌人的火炮围点打援。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听了这个理由,蒲观水也说不出什么来。他知道时间紧迫,也就当机立断地说道:“撤退。”

战争从第一枪打响的时候就已经脱离了控制,在战场上想进退自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也亏的是人民党注重训练,部队投入战斗前,撤退计划也就相应的制定了。按照预定的撤退路线,树林里头的部队静悄悄的撤出了阵地。大部队也同时进行着撤退。

此时北洋的马队早就以二三十骑兵为一组的规模开始侦查,大部队的撤退很快就被他们看到了。这些骑兵虽然不敢靠前骚扰,报信总是能做到的。段祺瑞与王士珍得知人民党部队撤退的消息,都皱起了眉头。

“段统制,王提督。咱们赶紧追上去吧。”旁边的军官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喜上眉梢。以前面对农民起义军的时候,起义军开始撤退就意味着他们顶不住了。北洋军追上去没有不是大胜的。前些日子北洋军在人民党伏击下被打的很惨。现在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

“老哥,你怎么看?”段祺瑞当然希望能够追上去打一个打胜仗。不过他毕竟吃过这么多亏,却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以往的农民起义军是在正面作战崩溃以后才撤退逃散,人民党在树林里头可是丝毫不落下风。这次撤退是主动撤退。很难说里头会有什么埋伏。

面对战机,王士珍却比段祺瑞更能下决断,“气可鼓不可泄,现在不追一下,对士气打击过甚。咱们不要追的太急,小心没有埋伏就行。我们选三千精锐追一下。”

工农革命军的大部队一脱离了前线,很快就完成了行军队列的编组。运动速度立刻就加快了。根据地本来就有自己的骑兵,靠着骑兵驱逐北洋的骑兵小队,行军丝毫没有受到干扰。而情报同样迅速的传递过来。

“北洋军派了三千人追过来了?”陈克一面大步流星的行军,一面听着报告。

四团的主要几个干部以及现在指挥四团的蒲观水都在陈克身边,听了这个消息,几个干部眼睛都亮了。四千人打一万五千人的确是不现实,不过四千人打三千人并不是件多为难的事情。北洋军在野地里头人生地不熟的,这不是自投罗网么?

陈克转头看向身边的侦察营营长,“能让北洋军变成瞎子么?”

“北洋的那点子骑兵不算啥。”侦察营长咧嘴一笑。

这是一场标准的解放军式的运动歼灭战。北洋军在左翼派遣的骑兵由于追的靠前,遭到了一场伏击。在他们刚通过一个小坡的时候,突然遭到了优势骑兵的袭击。这支北洋骑兵小分队随即全军覆没。北洋军并没有感受到其中的危险,只是稍稍放慢了速度。

在前面行军的那支可恶的匪军部队这么做,明显是想摆脱北洋军的追击而已。既然都被北洋军盯上了,哪里有轻易让匪军逃脱的道理。被北洋军狂追不舍,最后自己在行军中崩溃的匪军那可不是一支两支。

“你别说啊,北洋军行军还真的有一套呢。”陈克笑嘻嘻的对身边的蒲观水说道。

“他们好像没带干粮。”蒲观水对北洋很熟,在望远镜里头观察到了这个情况。

“那就是说,他们不会穷追不舍了?”

蒲观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反正是不坚持不了太久。”

“那咱们把他们给带远点。”陈克笑道。

“他娘的,这群匪军还吃上了。”带队的北洋军官放下望远镜后骂了起来。

人民党的部队从方才就放慢了行军速度,北洋军以为是部队顶不住了。没想到人民党部队放慢速度的原因居然是拿出了一些吃的边走边吃。北洋的追击部队是轻兵前进,人民党明显带着很全的行军装备,结果北洋军怎么都追不上。看到人民党的部队吃上了饭,北洋军的军官更是虚火上升。

“大人,咱们能追上么?”旁边的低级军官问道。这么两个多小时的追赶,北洋军也真的累坏了,又没有吃的。他们有些顶不住了。

“再加把劲,肯定能追上。等等,你看。”军官指着前方说道。人民党部队前去的方向,有一个村落。北洋军在这个方向没怎么侦查过,看人民党往村落的方向去了,军官立刻想到,村落里头有人,有人就有粮。大家可以吃上饭了。就现在看,人民党根本没有交战的意思,就算是追不上,也不妨吃了饭再说后头的事情。

“继续追!”军官喊道。

两小时之后,军官以一种很舒坦的姿势躺在一片草地上。他的手放在胸口,天空中虽然云彩很厚的样子,不过云缝之间还是有阳光倾泻下来。如果不是军官手掌下头的伤口中鲜血汩汩而出,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午后小憩。

奇袭来的太突然了,北洋军的大队逼近炊烟袅袅的村落后,突然看到村前头冒出几股白烟,随着通通的几声爆响,炮弹就落入了北洋军的队列里头。接着后方就想起了枪声。

这是工农革命军四团的一个临时驻地,在这里留守的两个连早就得到通知,然后埋伏起来了。等北洋军进了伏击圈,他们立刻从北洋军的后方和中段发动了袭击。两个连四百人杀进北洋军的队伍自然不现实,不过打乱北洋军行军队列那是绰绰有余。

遭到意料之外的袭击,北洋军登时就乱了。而绕过村子后就改变了部署的四团则发出山呼海啸一样的呐喊声,向着北洋军杀了回来。追击的北洋军根本就没有随军的火炮或者机枪。一度想聚齐队伍,以排枪抵抗的北洋军成了炮兵的好靶子。炮弹在密集的人群里头一发发的炸开来。战斗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北洋军追着工农革命军追了几个小时,体力也快耗尽。面对这样的局面,整个部队完全崩溃。士兵们嘴里发出毫无意义的喊叫,没头苍蝇一样躲避着炮弹和子弹。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们好歹都吃了饭,此时又卸下身上的新军装备。体力上比北洋军好出去太多。反击很快就变成了包围。

由于对北洋军的战斗力有着超乎其上的判断,工农革命军的部队根本没考虑劝降这档子事情。面对对面人型靶子一样的北洋军,子弹泼水一样的打了出去。北洋军连组织突围的余暇都没有,整个部队都放了羊。他们四散奔逃的举动被误以为是突围,工农革命军战士们把手榴弹嗖嗖的扔进了奔跑过来北洋军混乱的队列里头。

每一颗手雷都夺去了几条生命,让硝烟中密集的北洋军队列变得稀疏起来,接下来的射击又把剩下的人一个个打倒。北洋军与各地起义军交战经验丰富,他们曾经血腥的对待过失败的起义军,在他们被包围,遭到彻底覆灭命运的时候,这些人却想不起投降。他们曾经大肆屠杀过投降者,所以他们本能的畏惧投降。尽管面临覆灭的境地,北洋军却任由自己被屠杀,却没一个人发出投降的声音。

等到陈克发现事情不对,命部队开始喊起劝降口号的时候,这场只能称为屠杀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满地都是死者和伤者,能站立在当场的没几个人了。

陈克也是第一次真正采用运动战,面对着胜利,他心中固然有着极大的喜悦与兴奋。眼前修罗场却把笑容冻结在陈克脸上。仿佛要把胸中难受的感觉发泄一下,陈克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对身边的蒲观水说道:“若是北洋军没有追这么急,只怕也不会败的这么惨。”

蒲观水的脸上同样是极为难看的神色,他也没想到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回马枪,就能轻而易举的歼灭三千北洋军。陈克说的没错,北洋军若不是追的这么急,定然不会遭到这么惨烈的覆灭。但是工农革命军也是人,他们同样经历了与北洋军一样距离的行军,而且在行军后立刻就投入战斗。炮击与袭击仅仅是打乱了北洋军的队列。真正歼灭北洋军的,还是返身杀回来的四团战士。

高级军官或许还有些怜悯或者伤感,投入了极大的精力与意志力,尽力了激烈战斗的战士们却没有丝毫的这种情绪。“胜利了!”“胜利了!”战士们举着手里的武器高声欢呼着。

“陈主席万岁!”不知谁率先喊起这个口号。随即其他战士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陈主席万岁!”“陈主席万岁!”

这是发自内心的呼喊,今天与他们一起行军,一起战斗的陈克,是那个把大家从死亡线上救出来的那个人,是创建了这支军队,并且带着这支军队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人。

之前,工农革命军虽然也打了几个胜仗,那确实经过仔细设伏,精心准备的战斗。而且那些战斗也是陈主席教会大家该怎么打才能赢的。现在这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仗,这场把曾经在大家眼里头高高在上的北洋军彻底踩到脚下的大胜利,彻底激发了战士们的兴奋与敬仰。

“陈主席万岁!”这句口号恰如其分的喊出了战士们的心声。

“陈主席!”情报科的干部带着一名满头大汗的通讯员走了过来,他边走边喊道:“陈主席,华师长指挥着二团和三团赶到了怀远县城,段祺瑞和王士珍退回了城里头。咱们可以合围了。”

歼灭了这三千北洋军之后,人民党三个团一万两千人。城里头的北洋军也只剩了一万两千多点。而且王士珍本人是北洋出身,他身为江北提督统领的部下却不是北洋军。段祺瑞所部的北洋军现在已经不足六千。战前,人民党甚至做了放开大路,让北洋军突进凤台县的准备。没想到真的开打之后,北洋军仅仅进入了怀远县,就走到了他们的穷途末路。

打到这个程度,工农革命军最精锐的第一团甚至都没有参与战斗。第一团正奔向北洋军在江苏的出发点徐州。虽然还没有最终歼灭段祺瑞与王士珍,但是工农革命军的完全胜利已经是看得到的结果。这不能让情报科的干部不喜形于色。

“打扫战场之后,开始合围。”陈克冷静的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