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七十三章 遣返(一)

安徽巡抚衙门门口的牌子已经换成了两块,左边是人民党安庆市市委,右边是安庆市人民政府。不过两块牌子都简陋的很,不过是原木上随便刷了清漆,然后找写字好的人写了名字而已。安庆市市长章瑜自己都没把这两块牌子太当回事。作为人民党最前哨的安庆市,现在只有一个营的驻军。这个营是四四制满编部队,总共有一千人。包括章瑜在内的部队上下,没有任何人觉得这一千人能够靠武力守住安庆。湖北新军还会打过来,并不是什么秘密。部队里头对此心知肚明。但是部队也没有撂挑子的想法,工农革命军自然有工农革命军的做法与风气,部队早就把撤退路线、撤退计划制定完毕。在确定了后路之后,部队反倒毫无后顾之忧的展开着工作。

在章瑜的组织下,这一个营与其说是驻军,倒不如说是工作队。恢复秩序,营运城市生活。章瑜和同志们干的热火朝天有滋有味。自打回到安庆之后,首先恢复的是城市卫生,然后码头也至少恢复了营运。虽然客商大减,但是好歹安庆的生活秩序恢复了正常。接下来人民党开办了合作社,建立了安庆市银行。靠了外面运来的粮食,加上人民币的发行,安庆的生活也能维持下去。这半年多来三次经历战火的安庆市总算是能正常营运起来。

现在在人民党中,章瑜无疑拥有规模最大的办公室。安徽巡抚的办公室现在由章瑜和市委书记两人占据了。一大早,章瑜早早的就到了办公室。今天他有一个重要工作,就是交接湖北新军伤兵的任务。在合肥战役中,人民党俘获了好多伤兵。没有能顶住的伤兵都已经死了,能顶住的伤兵也都完全脱离了危险期。现在马上就要打仗,人民党把这些伤兵送到安庆,然后由章瑜把他们送过长江,这样遣返工作就算是完成。

虽然现在安庆号称也是党政两套班子都完整,其实大家根本没有把这个当真。章瑜身兼安庆市市长兼安庆武装部部长,市委书记则是营政委鲁正平。这党政两套班子完全是军队这套班子给套上民事机构的头衔。既然主要领导都是军人,讨论遣返问题的时候自然没有那么温情脉脉。

“押送俘虏的只有一个连的部队,咱们要不要把这个连给留下来?”鲁正平问道。虽然他现在的地位实际上被章瑜更高,不过鲁正平还是不习惯对自己的老上司发号施令。讨论问题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以章瑜为主。

章瑜答道,“我已经给军委发过报告,咱们等军委的回信就知道了。”在战争随时都会爆发的时候,哪怕只是多了一个连,很可能对战事有不同的影响。

“另外这次据说送来的还有一些战死者的骨灰,家属们摆灵堂让他们摆到哪里?”鲁正平毕竟是搞政委工作的,对这些民政工作有着足够的敏感度。人民党做事倒不藏着掖着,这次俘虏遣返前,人民党专门派了几名被俘的湖北新军官兵前往武汉,通知了新上任没几个月的湖广总督赵尔巽。而且让他们告知湖北新军第八镇统制张彪。希望他们能够派船来接回这些新军官兵。

湖北军政两方都没有回应,倒是有不少被俘的湖北新军家属赶到了安庆,准备接回自己的亲人。人民党把他们安排到城西的马营军营集体居住。当然,这些人里头混进了不少湖北新军的探子。人民党已经抓到了不少带枪的人,不过这些人被抓后坚称自己是亲属。人民党没收了他们的枪后,依然他们在军营居住。

面对这个祭奠的问题,章瑜答道:“就让他们在马营那里自己摆摆令堂好了。对了,通知安庆搞这个丧葬的买卖人,让他们准备卖纸钱香烛什么的。不许他们涨价。”

又讨论了一阵细节,两人觉得基本上没问题了,鲁正平就出去安排工作。

在安庆城里头,除了人民党之外,还有一股政治力量。他们就是重返安庆的岳王会。现在岳王会在安庆的风评很低,安庆百姓对岳王会带来的麻烦记忆犹新,除了妓院和赌场之外,谁也不肯搭理他们。而这次陈独秀等人严格了岳王会的纪律,凡是岳王会成员绝对不允许宿娼赌博,结果现在岳王会在安庆根本无人理睬。陈独秀不气馁,他主动要求承担工作。于是被分配到了看守暂住马营的那些湖北新军家属的任务。

岳王会四百多人分了三班,守住了马营的要点,而且日夜巡逻。上午是陈独秀当班,他带了巡逻队出门巡视。走到半路,柏文蔚与范传甲带了几个人加入了队伍。陈独秀知道他们肯定有事情,于是放慢了步伐。果然,柏文蔚拉住了陈独秀,“陈先生,同盟会那边传了消息过来。孙先生已经去了南洋,说是要在南洋重建同盟会总部。”

“重建?”陈独秀对这个词很是意外。从字面上讲,这个词意味着同盟会的总部遭到了毁灭。即便是同盟会的总部不再继续留在日本,那也只能说是“转移”。难道同盟会真的四分五裂了么?虽然岳王会脱离了同盟会,但是陈独秀对于同盟会依旧很关注。“到底怎么回事?”陈独秀问。

柏文蔚脸色很不好看,他拿出了两封信,“这是我今天收到的。”

第一封信是孙中山的,孙中山在信里头大力赞扬岳王会“首倡革命力量占据省府”的功劳,接着就是一番要继续精诚合作的话。

第二封信则是黄兴与宋教仁联名的,信里头说原来在两湖活动的华兴会重新建立,作为“邻居”,他们希望与岳王会全力合作。

陈独秀是聪明人,他已经猜到孙中山与黄兴宋教仁已经分道扬镳了。微微叹了口气,陈独秀把信给收起来。

“陈先生,信里头怎么说。”跟在陈独秀身边的许佑丰问道。

“自己看吧。”陈独秀不想说同盟会的坏话,他把信递给了许佑丰。

“陈先生,若是同盟会移到南洋,我们怎么办?和黄兴先生合作么?”范传甲已经看过信,他有些焦急的问道。

“范连长,咱们既然决定与人民党合作,其他的势力咱们就不要招惹了。”陈独秀答道。他这话已经很是不客气了。而柏文蔚干脆就瞪了范传甲一眼。这次回到安庆之后,原本岳王会的一些人还算是老实。可是看到人民党只在安庆留了一个营的兵力,而岳王会的人数又到了四百。那些原本就对人民党不服气的人心里头又开始活动了。范传甲就是其中的代表。

“大帅,我们何必屈居人民党之下?”范传甲随着知道这并不现实,但是还是忍不住抱怨道,“大帅你在安徽名望出众,怎么都该你当这个安庆市长。”

“我当了安庆市长又能如何?再让湖北新军撵走不成?”陈独秀问道。

这下范传甲不吭声了,湖北新军早晚还是要打来的。这个消息并不是什么秘密。人民党若是撤走,那岳王会也绝对不会自己留下死守安庆。数千人的时候岳王会尚且守不住安庆,现在四百人更不可能守住。

正说话间,却见远远的跑来了一个人民党的传令兵。传令兵带来了消息,湖北新军的伤兵们已经到了安庆,章瑜让岳王会准备接待伤兵。等传令兵跑远,许佑丰把信还给陈独秀。众人也不再多说,都向着马营去了。到了营门口,许佑丰抽了个机会离开了陈独秀身边,他叫过一个岳王会的人,吩咐了一阵。那人就悄悄的离开了马营。

章瑜或许是整个人民党里头唯一关心同盟会命运的人,他一直在收集同盟会的消息。这不是章瑜关心“革命同志”,岳王会一度加入过同盟会,即便是宣布退出同盟会,与人民党全面合作的今天,岳王会里头对同盟会依旧抱有幻想的人还不少。而现在的岳王会虽然已经被安庆市的市民所唾弃,不过身为安庆市市长的章瑜依旧不太敢小瞧岳王会。毕竟人民党在安庆只有一个营的兵力,而岳王会现在则有近四百人。

自从岳王会返回安庆之后,曾经脱离岳王会的人就回来不少。那些投奔人民党的人都被章瑜给送去合肥,有一部分前岳王会成员不愿意去,这些人都选择了重新加入岳王会。岳王会的成员数量有所恢复。当然,有些岳王会的成员是在章瑜安排下“重返岳王会”的,他们的任务就是向章瑜提供。许佑丰就是这部分人里头的负责人。把最新的消息差人送给章瑜。许佑丰有找到了陈独秀开始张罗。

这些等待家人的湖北新军家属有些来的久的已经到了五六天,有些则是刚到。听说自己的亲人就要到了,一个个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聚在营门口。人民党提供了名单给湖北军政方面,很明显湖北方面并没有把这些名单公布出来。家属们是通过那些士兵知道自家亲人被俘和被遣返的消息的。但是这里头到底有谁生还,有谁死亡,他们是到了安庆之后才看到了名册。

在名册上看到依旧活着的亲人名字,他们的家属们自然是喜不自胜。看到自己的亲人已经战死的那些家属当时就嚎啕大哭,但是他们却抱着人民党弄错了的希望。听说亲人来了,无论是哪家的亲属,都脸上带着焦急,伸长了脖子开始张望。

伤兵们的长队终于出现在视野里头的时候,家属们忍不住就要奔上去。岳王会的成员立刻列队挡住了准备冲出去家属。“不要乱,不要乱。”岳王会的士兵们高喊着。好不容易挡住了家属,但是背后却传来了密集的奔跑声。岳王会的人扭头一看,却见湖北新军的官兵们快步奔来。他们进城之后被告知,有些人的家属前来迎接。他们大多数觉得这是人民党开的玩笑。没想到远远的真的看到自己熟悉的亲人身影,士兵们心中都是狂喜。经历了那残酷血型的战斗,他们实在没想到居然能够这么快就见到自己的亲人。又见一些拿着枪的人挡住了自己的亲人,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众人都奔向自己的亲人。

“让开吧。”陈独秀看局面已经控制不住,连忙喊道。

岳王会的人连忙闪到一旁。两股人流就这么直接冲到了一起。

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亲人,重逢在一起的亲人,欢欢喜喜,喊爹娘的,喊哥弟的,叫肉儿,跳的跳,笑的笑。暂时没找到亲人的,也忍不住在人群里头乱走,见到认识的乡亲邻里就开始问自己的家人是否来了。

在这一片欢腾的气氛里头,突然有人开始嚎啕大哭起来。那是确定了自己亲人已经战死的亲属们开始痛哭。看着这痛苦与欢乐并存的场面,无论是岳王会的人还是人民党的同志都是百感交集。

能从湖北跑来安徽的人都是家里头不缺钱的,他们数量其实有限。至少一半以上的新军没有人来接。看着别人一家团圆,这些湖北新军士兵们心里头也是极为不好受的。

人民党看大家都见得差不多了,领队的拿着喇叭筒喊道:“湖北新军的兄弟们,湖北的父老们。我们已经派人通知了湖广总督和新军第八镇的张彪统制,让他们派船来接诸位。现在船还没有到。但是我们也不能让大家在这里多留。大家现在想过江的,我们有船送。若是想走江北回去的,那就请上路吧。”

听了这话,不少新军家属脸色都变了。他们连忙拉住自己刚团聚的亲人。人民党的领队以为大家误会了自己的说法,他又喊道:“诸位,我们请大家赶紧走不是要加害的意思。这马上就要再打仗了,诸位留在这里真的不方便。请诸位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

“这位同志,能不能让我们在这里歇一阵子?”有湖北新军的士兵喊道。

“在这里歇是可以的,我们还给你们提供食物,虽然不多,但是每个新军兄弟七天的干粮还是有的。另外,若是有亲人想在这里祭奠阵亡的亲属,我们也卖香烛黄纸。因为我们部队没有这些东西要用,所以大家得出钱向商家买。放心,绝不会涨价坑了诸位。”

听了这么人情化的处理,新军和家属们的脸色都好看了不少。此时却听有人喊道:“诸位,咱们不要这些反贼的东西,他们打死咱们不少兄弟,咱们绝不能和他们善罢甘休。”

听到这话,众人都愣住了。岳王会的人都带了枪,不少人就准备举枪瞄准人群。陈独秀看形势不对,立刻高喊道:“谁都不准动枪。咱们岳王会的同志回城里头。”

岳王会的众人听陈独秀发了命令,忍住怒气开始撤退。整撤退间,却听到俘虏和家属人群里头有人喊道:“你是谁?你不是我们的兄弟,为什么要乱喊?”听这话,很明显是刚获得释放的俘虏们揪出了方才乱喊的人。

片刻后,已经有几个被释放的俘虏拽了人出了人群。岳王会在人民党的监督下曾经搜查过这些家属的身和携带的行李。当时章瑜与陈独秀都严令,可搜身,但是绝不能拿百姓任何财物,违者杀无赦。所以搜出不少武器出来。被拽出的那人大家看得清楚,众人有印象。此人带了一支很不错的手枪。手枪已经被没收,现在归岳王会常恒芳所有。

那人看自己被揪出来,煽动俘虏的行动明显失败了。他干脆梗着脖子喊道:“你们瞎了狗眼了,你们看看我是谁!”

俘虏们中军官仔细看过去,有人忍不住喊道:“他是满营的管带。”

这话一出,新军和家属们都怔住了。

湖北新军里头有满营,他们负责搜寻革命党。等于是监军,这些满人自视高人一等,平日里嚣张的很。现在看到满营的人出现,还是军官,新军已经心知肚明。湖北官方虽然没有派船,其实根本就是有准备的。

看自己的身份曝光,满营的管带冷笑一声,“大家别信这些乱匪收买人心的话,他日我们打回来定然要了这些人的命。”

但是家属们明显不信这话,突然有人喊道:“大伙自己回湖北吧,千万别跟他走。前一段回湖北的新军可被这些人折腾惨了。”

兵源的新旧之别势必影响到士兵的内在素质。旧军“人皆乌合,来去无恒”,“里居不确,良莠难分”,“积习锢弊,一入膏肓”,由此改编的“新军”必然带有浓厚的旧军积习。张之洞起初也曾尝试改编旧军,但在发现由武铠左营改编的护军中营“操练未见起色”后,即“令全行裁撤”。从此,他基本放弃改编旧军,专心一意,“另募精壮”。招募新兵时,除要求身强体健外,皆规定须报明家口住址,族邻保结,并拒收“素不安分、犯有事案者”。这样募集的新兵必多是质朴强健的青年。也就是说,与半由旧军改编的北洋新军相比,基本由新兵组成的湖北新军,士兵相对质朴,少成见无习气。

但是湖北对新军的连带株连可没有一点放松。这些家属们赶来的目的就是赶紧带着自己的亲人离开新军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