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六十九章 二次反围剿前的准备(一)

郑文杰提供的情报传递到凤台县机要科那里的时候,陈克正在开会。选举工作第一阶段基本完成,各县、各区的区委负责人首先回到根据地开总结会。这种时候本来不该轻易打搅陈克的,不过这情报归属的级别很高,同来的不仅仅有郑文杰的报告。还有北京站的报告,一度聚集在北京陆军部的北洋军官们已经返回天津或者在北京军营。而且运河航运也出现了征集船只的情况。

机要员把文件送去会场,工作人员把情报传递给了陈克。此时正在发言的是路辉天,“阜阳面对的情况主要是我们还没能在农村扎根。不能有效管理的地区还是太多。这需要时间,需要干部。就算是我们能够进入的地区,很多地区也没有土改,只是一支工作队进入该地区。能从事的工作大多数还是些卫生和教育。当地的百姓并不配合……”

这其实不是阜阳一个地区的情况,人民党除了彻底掌握了凤台、寿州以及五河县这么一块地区之外,其他地区的情况都很复杂。呈现出与满清统制颇为类似的局面。都是以县城府城为中心,逐渐向外扩张的局面。现在根本不是农村包围城市,而是城市辐射农村。最缺乏的无外是干部。

宇文拔都听着报告,心里头一阵庆幸。如果他不是担任了凤台县的工作,而是像路辉天这样到了新的地区承担起工作,他知道自己是绝对干不下来的。路辉天已经是根据地里头颇有能力的一位,资历老,地位高,才敢这么坦率的承认工作遇到了很大的问题。不过宇文拔都转念一想,现在能够作为县一级的干部,哪个又是资历浅地位低呢?

由于没有相同的工作经历,宇文拔都对于路辉天的工作没有太大的共鸣,陈克默默翻阅新传递进来的那叠公文的举动洗了宇文拔都的注意力。看着陈克面无表情的翻看着文件,宇文拔都很好奇文件里头写了什么。也就在这时,“咳咳!”宇文拔都身边的任启莹又咳嗽了两声。

会议级别很高,所以门窗都关着。自打根据地能生产卷烟之后,相当一部分工作压力大的领导干部们都有了吸烟的爱好。现在会议场地里头烟雾缭绕,任启莹不抽烟,被呛得连连咳嗽。

陈克抬起手要求发言,路辉天停顿下来让陈克先说。“同志们,咱们抽烟在休会的时间再抽吧。会场里头浓烟滚滚的,万一有人进来救火怎么办?要么就把窗户开开,不抽烟的同志坐上风头。”

会场里头传出一阵善意的笑声,“两个办法选哪一个?”陈克接着问。

“第二个吧。”抽烟的纷纷表示。抽烟是为了缓解压力,整日里如此忙碌,抽根烟提提神也是一种很难摆脱的习惯。不抽烟的同志也不反对,于是众人都盯着陈克。

“别看我,你们赶紧开窗户换位置。”陈克笑道。

大家换了位置之后,因为空气流通以及运动,心情也活跃了不少。陈克笑道:“我得到了消息,最晚一个月内北洋军就到了徐州。要打仗了。”

会议厅里头哄的响起了一阵喧哗,大仗打了这好几次,同志们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敏感。紧张的气氛已经不复存在。反响这么大的原因倒是因为北洋军这么一来搅乱了接下来的人大选举的工作。

陈克笑道:“同志们,北洋军什么时候来我们管不了,我们自己总能管住自己吧。工作还要按照计划来。人大的事情继续办。按照计划走的话,北洋军到徐州之前,人大会议就已经开完了。”

路辉天看了看大开的窗户,“陈主席,咱们是不是要注意一下保密工作。”

“现在谈的又不是党内工作,谈的是选举这些政务工作,有什么可保密的?以后等有条件了,我是觉得这些会议应该允许人民旁听啊。既然是为人民服务,那么人民有权力知道咱们是怎么为人民服务的。”

同志们面面相觑,这等级别的会议里头,若是坐了些百姓旁听,没有任何同志能接受这个做法。

“旁听肯定是要有规矩的,旁听者肯定不能说话,而且也不是什么内容都能让旁听的。这点请大家放心。好了,先不说这个,我说一下这次反围剿的工作问题。第一,地方和部队配合坚壁清野。帮助群众把粮食藏起来,值钱的东西也要藏好。包括满清来了之后群众们躲到哪里,避开满清的骚扰。这些都要准备。当然了,坚壁清野讲自愿,如果群众愿意相信满清会秋毫无犯,那也由他们去。不过该说的,该讲的,该劝的,咱们自己一定要做到。”

陈克讲话的时候,很多人在笔记本上开始记录。书写速度快的还好,有些明显是写字不熟练,记得很不全,他们是边想边写,为难的脸都红了。

放满了些速度,陈克接着说道:“第二,土改和选举工作要继续宣传,我们要发动群众,让群众理解这些政策是真心为群众服务的,是能让大家得到真正好处的。”

说完这些之后,陈克突然响起了一些原先忽略的话,“我补充一点,对于坚壁清野,有些地区满清不回来,所以坚壁清野倒也不用那么着急的搞。但是,满清围攻根据地这件事,我们要向大家说清楚。”

这个说法很是令人意外,不用说太久之前,不到一年前,人民党刚开始对满清作战的时候,陈克是很注重封锁消息的。莫说满清打过来,就是大胜之后也只是在核心根据地里头开开表彰会。这次陈克居然要求在整个根据地里头告知此事,有些思路不太能跟上形势的同志未免开始迷糊。主要领导者都知道陈克的意思,特别是路辉天,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

中午休会的时候,路辉天找到了陈克。“陈主席,我想向你要一个人。”

“什么人?”陈克问。

“能不能把任启莹同志调到我这里来当县委办公室主任。”

“呵呵,”陈克笑了,“你怎么不找宇文拔都商量。”

路辉天也笑道:“找宇文拔都商量那是与虎谋皮,这事如果你不肯出面,那我什么都不说了。”

“我现在肯定不会出面,凤台近期事情也很多。而且咱们根据地里头缺乏干部的又不只是阜阳。而且我也在考虑一件事,是不是把指挥部安置到合肥去。如果经过讨论通过的话,我会把任启莹同志带到合肥去。”

“哎……,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路辉天也叹口气。

“是啊,咱们都得在干部培训上加紧啊。”陈克表示深刻的同意。

“陈主席,我想说件事,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何要这么累。你操办的事情我们大家都放心,但是……”

“但是我未免过于大权独揽了吧。”陈克笑道。

“我倒从不这么想。”路辉天很认真的说道,“原先我觉得我到阜阳的时候,条件比咱们刚到凤台县的时候好得多。我真的干起工作来的时候,才发现比咱们在凤台县又艰难的多。我现在真的恨不得在阜阳来场大水。”

“哈哈,辉天同志,我知道你的感觉。我们刚在凤台县干起工作的时候,有你们这些同志在,工作的确好干的多。我现在看着大权独揽,其实是因为很多同志们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工作,我若是让他们放开了干,他们是要出错的。你那边呢?”

路辉天一点都不觉得陈克的话有什么问题,他脸上是难得一见的沮丧神色,“我这边也是,别说同志们不知道该怎么干,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干。放开了让他们干,他们肯定弄出事情了。现在这个局面和咱们在凤台的时候大不相同。批评和自我批评,我现在天天给自己做自我批评。这问题出在哪里?”

“问题出在土改本来就是一件极其艰巨的工作,咱们在凤台县的时候,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咱们这里,所以看着土改容易的很,其实不是那回事。我没能向同志们分析清楚这件事,这是我工作失误了。”陈克说的是真心话,对陈克而言,土改只是一个结果。早在他出生前几十年土改已经彻底完成了,对共和国政策的讨论与反思都是建立在土改彻底完成后推行的新政策。在这样的惯性思维下,加上凤台县土改根本没有遇到任何像样的阻力,陈克忘记了当年党是在建国后以何等优势的力量强行推进土改的。后来地方的情况不断反馈回来之后,陈克才发现自己犯了这个错。

路辉天看来是真的体会到了事情有多难办,他笑道:“土改进行不下去,就争取不了人民。我以前负责劳动营工作,自己觉得自己很能干。几万人我能管的井井有条。到阜阳之后,让我自己干这摊,我才知道我自己真顶不住……”

陈克对路辉天想说啥心知肚明,他立刻应道:“你别问我要任启莹同志,你问我要我也不会给你。任启莹同志特别擅长组织工作,我和你一样清楚。我提拔她的时候可是没有和组织部商量,现在不少凤台县的同志心里头还有疙瘩,我把她给了你,这可是要出事的。保不准就有人要说怪话,我不能这么干。”

路辉天看要不来任启莹,却也不肯罢休,他说道:“那你得再给我掉两个精兵强将,不然我顶不住。”

陈克也为难的不能行,现在哪里有那么多优秀的干部,表现出色的各部门早就分光了,强行要人的话,各部门绝对不肯防人。想了一阵,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辉天啊,你怕不怕严复先生。”

一听严复的名字,路辉天就有点怯了,不过这时候要到人是最重要的,他鼓起勇气说道:“能弄到人,随便严复先生打骂。”

“他手下应该是有出色的人,不过都没有干过具体工作。素质高,不等于工作就立刻能干好。这点你得想明白。另外严复先生肯不肯向你推荐,我也不能保证。”

严复掌管教育部,这时代的教育部特别讲个人道德和素质水平,唯一问题是严复手下女性居多。不过路辉天能指名道姓的要任启莹,说明他已经根本不在乎性别问题。所以陈克才向路辉天推荐严复。

得了这个门路,路辉天再也坐不住,向陈克告辞之后兴冲冲的走了。路辉天刚走,齐会深就进来了,开口就说道:“文青,你给我调人。问你要十个八个也不现实,任启莹同志给我就行。”

任启莹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炙手可热,她正在和宇文拔都一起吃饭。宇文拔都心里有一个疑问,又不好当众问,所以拉着任启莹一起跑回县委吃午饭,打了饭之后就把任启莹叫到自己办公室边吃边说,“任主任,咱们凤台县也要坚壁清野么?”

对宇文拔都的这个“问题”,任启莹觉得太小儿科了。陈克其实话早就说的极为明白,就差具体布置工作了。坚壁清野虽然是要让百姓少受损失,但是有一重没有出来的真正目的。陈克是希望区分出谁跟着自己走,谁不肯跟着自己走。任启莹甚至怀疑陈克准备在赢得第二次反围剿之后大开杀戒。宇文拔都光理解了说出来的东西,并没有理解陈克没说的话。

但是任启莹也不敢乱猜,这毕竟有可能要杀人,还是大规模的杀戮。凤台县的秩序已经确立,再大规模的处决反革命也不现实。唯一能够大规模处决的,就是在大牢里关了一年的那些人。任启莹知道这事情牵连太多,所以才不肯自作主张的猜测。但是宇文拔都问到这么一个程度,她也不能什么都不说。想了想,任启莹提示道:“第二次反围剿如果胜利了,根据地内肯定要好好宣传一下的。这时候就能干不少事情了。”

“是啊,包括征兵在内的好多工作,群众们肯定会更加配合。”宇文拔都答道。

任启莹知道宇文拔都也就这么一个太平县令的水平了,但是她也没法多说。当年任启莹跟着人民党的时候,那是真的有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觉悟,为了家族的利益,任启莹甚至有了送命的思想准备。宇文拔都就不是,虽然入党时间早,但是宇文拔都只是因为走投无路,就跟了人民党。他可没有经历过任启莹这种直面死亡挺身而出的思想斗争。

“宇文书记,既然有这个工作,咱们就把这个工作宣传下去。毕竟满清知道凤台县是咱们人民党的大本营,他们肯定想打进凤台县来。做好准备没有错。咱们这里现在人这么多,撤退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任启莹顺着宇文拔都的思路说道。

“也是啊,这件事任主任得和我一起辛苦了。”宇文拔都喂喂皱着眉说道,想到要在凤台县进行几十万人规模的坚壁清野,宇文拔都就觉得压力很大。

“我会努力的。”任启莹答道。嘴里这么说,任启莹心里头很是无奈,若是凤台县真的要坚壁清野,哪里轮得到宇文拔都出面,陈克早就会亲自下命令。凤台县聚集了好多单位都是中央直属部门,不说别的,国防科工委的兵工厂就在凤台县。而国防科工委的负责人游缑同样身为中央委员会常委,地位和影响力只在宇文拔都之上。真的要坚壁清野,谁领导谁还不一定呢。但是这话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任启莹把与工作无关的想法从脑子里统统清除出去,然后埋头开始吃饭。

宇文拔都听了任启莹的解释之后,心里头也是大为安定。心情放松之后,他也能专门吃饭了。当然,如果宇文拔都知道在他打饭吃饭的这么一个时间里头,已经有三个县的负责人跑到陈克那里索要任启莹的话,他现在立刻就会感觉如坐针扎吧。

任启莹出名的原因是因为工作,她改进了县委工办公室的作流程。身为官僚体系的一员,任启莹的做法得到了革命同志们的一致赞扬和器重,这点上很不容易。

官僚体系始终没有得到什么好评,这在世界各个中央能够有效统领地方的国家里头基本一样。对官僚们的恶评并不分政治立场,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骂官僚,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一样骂,就是这满清时代,骂官僚也是最基本的常态。

官僚们其实也觉得挺冤的,其实每个具体办事的官僚们手里头都没有绝对权力,权力是分散在整个官僚体系里头的。不说别的政治体系,就说人民党的政府体系里头,为了有效管理,权力同样相当分散。以任启莹最近最常遇到的房屋申请问题,这不可能是任启莹或者负责房屋管理的部门工作人员一拍板,就给谁房子不给谁房子。现在的土地制度已经确定除了人民那三亩地之外,剩下的土地都归国家直接拥有和控制。你农村户口也好,城市户口也好,都是国家盖房之后集中居住。房子不可能盖了好多之后浪费在那里,有单位住房的那且不说,单位不提供住房的,那就得向政府申请住房。

申请住房就得符合申请标准,官僚们坐办公室,也不可能像侦探一样跟着百姓到处查访,那盖公章就成了必须的手段。

而且随着根据地经济发展,其他部门也有自己的职权范围,所谓官僚作风这玩意不可能不建立。人民党倒也尽最大努力宣传了政府职能问题,不过百姓们用不到这些知识的时候,谁肯听你天方夜谭一样的说一大堆根本与自己无关的内容?平时不做准备,到了办事的时候自然不知道该去找谁。

而且官僚体系的本质从来不是为人民负责的,官僚体系是为了国家权力负责的,所以官僚体系的建设方向是“为国家制度制营运规提供最高的服务效率”,在这个体系里头人民占的比例不是特别大。所以官僚体系的作风是细密严谨,根本就不是为了让人民感觉开心舒适而存在。即便是人民党这样的组织,也不可能让此有什么本质性的变化。

现在政府是初创时期,各地的官僚体系在“为人民服务”的纲领下可谓吃尽了苦头。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任启莹制定了凤台县县委办公室的新规定,所有办公室人员,必须轮班做前台接待工作。而领导干部则值双班。

这个规定的原因很简单,办公室人员比较熟悉县委的组织结构,知道哪些部门需要负责哪些工作。他们来负责接待能够极大的提高接待效率。任启莹抓住了要点,现在不仅是人民百姓不知道这个新政府的营运模式,其实包括各个政府部门自己也不完全清楚自己到底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轮流接待之后,政府的同志们对于本职工作的认识和理解程度大大加深,而且各级负责人也能体会到基层同志直面百姓时候的辛苦。

不仅改善了官僚作风,任启莹还有效提高了开会的效率。同志们整日面对繁琐的工作与茫然无知的百姓,接待工作做多了心态自然会烦躁。

任启莹每次开会的时候都和同志讨论如何与烦躁的心态作斗争。会上自然不会大谈什么“发扬革命积极性”这种屁话。任启莹说的明白,“想不心烦是不可能的,只有更有效的解决群众的生活问题才能让同志们的工作更加轻松。解决群众的生活问题,那就得靠宣传引导。”

除了思想上鼓励同志,关怀同志,给通知打气之外。任启莹进一步的改进了官僚工作方式。原本同志们都是坐办公室,现在除了必须留在办公室的人员之外,其他县政府工作人员开始亲自带领群众办理各种手续。体力工作强度增加之后,任启莹采用了缩短工作时间的方法,每天都会提前一小时终止接待新的工作,把已经排上号的百姓问题解决之后,距离下班还会有一定时间,大家要把当天处理的工作内容汇总一下。除了总结当天的工作内容,看看今天到底是什么工作多,而前几天到底是什么工作多。为什么近期这些与百姓生活工作有关事情会变多,是新开了工厂?还是实行了什么新政策。总的来说,官僚体系的成员们都能基本把握住政策与百姓之间的关系。

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不仅仅是政策对百姓生活影响的直接挂钩,让党对于自己工作的影响力有了更加科学的归纳总结基础。统计部门甚至能够用图标和曲线来计算政策制定后的发展方向。虽然这种曲线是需要不断修改的,但是有比较科学的预测总比没有要强出去几条街。

政府工作的同志们建立了这个思路之后,甚至能够凭经验有效的预测会发生什么。预先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烦心事之后,人总会更加容易心平气和,加上针对性比较强的提前组织与引导宣传,凤台县的官僚体系营运速度与效率大大提高。人民的满意度也有很大的提高。

人民党讲实干,任启莹的做法被制成文件向各个地区发布宣传之后,各个地区的负责人都是大为赞赏。在这个优秀干部,特别是官僚干部极度匮乏的事情,打任启莹主意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任启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她吃完了饭,刷了碗。距离下午开会还有一会儿时间。她就回到宿舍去把闹钟定上时间。这是花了她将近一个月工资买的闹钟,根据地推出的新产品,走时肯定不准,不过二十分钟的午睡时间的还能比较准确保证的。定上闹钟,任启莹躺下就睡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