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六十五章 革命先行者们(七)

选举继续进行着,陈克看到了一半就觉得没必要再看下去。但是有始有终是做事情的要诀,在陈克从能听懂话开始,他家里人就给他灌输这种理念。但是直到穿越前,陈克都做不到,他觉得自己可以掌握局面,有些东西就算是没有看到底也不是不行。而且现在陈克思路完全不在选举上,就是勉强看下去他也无法从集中精力从选举中洞察出什么来。衡量了一阵,陈克最后还是决定离开会场。

黄兴与宋教仁跟着陈克回到了岳张集附近工农革命军的军营,终于能够与陈克正面会谈,两人都感觉有些紧张。沿途见到人民党将根据地治理的秩序井然,百姓们生活虽然看不到有什么明显起色,不过与江浙地区相比也不见得差。要知道,这可不是普通年景,去年安徽刚遭了大水。黄兴与宋教仁在南京看到很多灾民,那些人到现在都没能回到故乡。和那些衣衫褴褛的灾民一比,凤台县这种与往常年景相似的生活就显得很不正常。

整理了一下心情,黄兴说道:“陈先生,我们同盟会的会长孙中山先生邀请人民党加入同盟会。孙先生说,以人民党的革命功绩,加入同盟会之后我们定然让您担任同盟会副会长一职。”

在黄兴说话的时候,陈克一直态度专注的注视着黄兴,明亮的目光让黄兴感觉很不舒服。一分神间,黄兴竟然有些说不下去。他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不知道陈先生意下如何。”

陈克坦承地说道:“黄先生,我很感谢孙先生的盛情邀请,不过现在满清马上就要大兵压境。我们实在是没空处理这件事。不如等我们打退了满清之后再商谈此事,不知黄先生意下如何?”

黄兴与宋教仁最怕的就是这个,如果人民党独力打退了满清,那这场胜利与同盟会就毫无瓜葛。孙中山的意思很明白,无论如何都要让同盟会拉上人民党。这是攸关同盟会未来发展的大事,光复会指责同盟会的首领躲在国外,根本不是革命的样子。虽然同盟会也发动了不少起义,但是每次起义都是以完全失败告终。只要一次胜利,现在同盟会需要的只是一场能够证明他们力量的胜利。

如果按照陈克所说,黄兴与宋教仁现在就得回日本。再与人民党谈判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黄兴性子本来就比较急躁,只是因为他声望比较高,孙中山也不愿意回国,这才不得不由黄兴担当这次的谈判代表。被陈克巧妙的拒绝之后,黄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把话题延续下去。

宋教仁看黄兴张口结舌的无法继续说话,他连忙接上了话头,“陈先生,孙先生已经说过了,同盟会副会长的位置现在已经为陈先生您虚位以待。您现在军务繁忙,也不用您亲自去日本。只用您说句话,同盟会副会长就是您的。”

陈克对孙中山的打算心里头跟明镜一样,作为同盟会的会长,孙中山必须为同盟会的政治利益尽最大的努力。陈克很能理解孙中山,不过陈克却不会因为孙中山在历史上的名望而对同盟会有丝毫的偏向。作为人民党的主席,陈克也有让人民党的利益最大化的义务。人民党的组织章程里头中明确规定,“中国人民党党员在加入我们的队伍以前,必须与那些与我们的纲领背道而驰的党派和集团断绝一切联系。”

历史证明同盟会以及同盟会衍生出来的国民党与共产主义的政治纲领背道而驰。孙中山他们试图建立的是一个资本主义共和国,人民党要建立的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两者基本是水火不容的。陈克认为同盟会是人民党潜在的敌人,仅此一点陈克不仅不可能答应与同盟会的合作,更不会让同盟会借用人民党的名号。

看着宋教仁期待的目光,陈克一点被打动的感觉都没有。他平静地说道:“我们人民党的声望是靠人民党的同志们辛苦劳动,靠那些革命烈士们牺牲生命换来的。我不能把人民党的声望与其他政党联系在一起。这是我们的原则。我赞赏孙中山先生以及同盟会诸位的革命热情,而且我再次感谢孙先生的好意,但是我绝对不可能出任同盟会副会长一职。在人民党党委举行全体代表的大会讨论前,我也不能允许人民党与同盟会有任何联系在一起的事情发生。”

这番外交辞令让黄兴一时没明白,他仔细的想了想才清楚了陈克所说的意思,黄兴的眼睛瞪大了,他声音里头都是屈辱和愤慨,“陈先生,你这是绝对不和我们同盟会合作的意思么?”

“为了中国革命的利益,我们会在大家都需要的时候进行合作。现在暂时没有看到合作的基础。如果两位没有别的事情……”

“陈先生,”宋教仁知道黄兴不善言辞,他打断了陈克的话,“陈先生,为什么革命总是要分个彼此呢?一起合作推翻满清难道不好么?”

看着宋教仁满脸的焦虑,黄兴满脸的愤怒,陈克一时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要彻底撕破脸。他没有与外头的政党做斗争的经验,以陈克的脾气,一旦撕破了脸那就绝对不会再有丝毫的宽容。陈克虽然不是“小人报仇从早到晚”的性格,不过一旦得罪了他,他也是能做出老死不相来往的选择。但是历史上同盟会的德行可没有陈克这么宽容,辛亥革命之后同盟会大杀光复会的事情就连陈克这等对光复会历史不怎么了解的人都知道。不仅仅是对同盟会外部的光复会,现在在陈克面前露出一副备份莫名神色眼前的同盟会首领之一宋教仁也是受害者。刺杀宋教仁的案件背后扑朔迷离,不少人认为刺杀宋教仁的主谋就是孙中山,至少孙中山也是知情与默许者。

陈克的本性很怕无谓的麻烦,他认为对付同盟会的那群流氓,撕破脸之后就只有斩尽杀绝这条路。陈克也知道自己不是那种特别能沉住气的人,一旦现在下定了决心,除非达成目标,否则的话他心里头就会有这件事始终存在。现在不是和同盟会计较的时候,陈克面对的主要敌人还是满清。但是让陈克敷衍,他还真的没有学会怎么稳住同盟会的这些人。

到底该怎么选择?面对难题陈克习惯性将自己的思路回溯,希望从自己接受的教育中找出相应的解决方案。他想起了一件事,陈克少年时候也曾经认为革命是打倒反革命的伟大事业,有一次他和父母谈起这个来,被父母大大嘲笑为毛孩子胡说八道。陈克理屈词穷,一怒之下高声说道:“我懂政治。”父母不再嘲笑陈克了,而是爆笑起来。那笑声里头根本没有针对性,而是那种听到最离谱笑话后自然而然引发的大笑。这笑声让陈克感觉到一种极度的屈辱。

现在陈克偶尔想起这件事,他自己都会在没人的时候爆笑起来。对于自己当年的幼稚,陈克觉得真的可笑与可怕。政治讲的是利益,政治讲的是立场。站在剥削阶级的角度上自然有剥削阶级的立场,站在被剥削阶级角度上则有完全不同的立场。陈克不久前彻底明白当年自己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因为年少的陈克是把革命看成游戏一样的“伟业”,而根本没有站在任何立场上,那就是小孩子玩游戏过度形成的妄想而已。就那种儿戏的态度,莫说被剥削阶级根本不会把陈克当作自己的领路人,剥削阶级同样会对陈克不屑一顾。这就是立场。谁都不会接受一个把你死我活的政治的斗争看成游戏的人作为战友。

现在的陈克终于感觉自己站到了人民的立场上。那么“谁是革命的敌人,谁是革命的朋友。”根本不用再多想。毛爷爷说过,“斗争中求和平,则和平存;妥协中求和平,则和平亡。”陈克现在还试图暂时妥协的想法就是他政治不成熟的表现。

想到这里,陈克对宋教仁说道:“宋先生,我们人民党是为了人民的利益打倒满清。在我看来,你们同盟会如此热心的介入这次战争,目的无外乎是想通过这次真正扩大你们同盟会的利益。如果我现在就任了同盟会的副会长,我们人民党失败了,同盟会本身没有任何损失,还能宣传同盟会又发动了一场悲壮的起义。如果我们人民党成功了,同盟会就可以宣布,你们获得了一次伟大的胜利。我作为人民党的主席,我绝不可能统一用我们人民党战士的血染红你们同盟会的顶子。如果我同意了,那就是对人民党的背叛,我就是人民党最大的叛徒。”

说完这些之后,陈克感觉浑身轻松,这可能就是所谓“坚定的革命立场”吧,陈克觉得自己只站在人民革命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之后,所有烦恼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一边是单纯的革命事业,一边则是复杂的自我存在。有一种透明但是实实在在的屏障隔绝在两者之间,像畏惧、同情、烦恼、怜悯这些属于个人的情绪虽然还在,却再也不是陈克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陈克觉得这种感觉非常好,再接下来,他甚至忘记了这种感觉。整个世界就不一样了。

黄兴知道陈克说的没错,知道事实与能坦然接受事实是两码事,他愤怒的站起身,指着陈克大声说道:“陈克,你这话太过分了。”

陈克身后的警卫员看黄兴要造次,已经拔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黄兴与宋教仁。若是以前,陈克总会下意识的觉得这伤了和气,不太好。现在陈克只是觉得黄兴这么戳在屋里头不方便说话,他不看身后的警卫员,指着黄兴身后的凳子,平静地说道:“黄先生,请坐。”

黄兴没有选择坐下,倒是宋教仁也站起身来。看到两人都想和自己辩一辩,陈克也就放弃了在气势上压倒对方的努力,他挥了挥手。警卫员们这才收回了手枪。

宋教仁在政治上相当出色,他在历史上能够成为国民党的实际缔造者,绝不只是因为他资格老而已。与黄兴不同,宋教仁已经看出陈克反对与同盟会达成合作,绝不只是因为“党派利益”。宋教仁不知道陈克为何态度如此决绝,他很想弄明白这件事,“陈先生,我知道这次咱们定然是合作不成的。但是我有一事不明,且不说你我两党的利益,我看陈先生是全面否定我们同盟会。这点上请陈先生讲明白。”

陈克对宋教仁这种政治敏感程度很赞赏,与明白人说话是很轻松的,“同盟会的诸君是把自己当作革命者的,他们要领导人民去革命。没错吧?”

这个问题实在是超出了宋教仁与黄兴的意料之外,他们眉头皱着,虽然本能的想否定陈克的话,但是却否定不了。

“我们人民党从来认为我们自己也是人民,不是我们人民党要革命,而是包括我们人民党在内的人民需要革命。这就是我们人民党与同盟会本质的不同。你们是阳春白雪,我们是下里巴人,你们要利用人民,而我们本身就和人民在一起。”

“我们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中国!”黄兴真的是这样想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倒是态度坚定。

“为了人民的话,那就给人民带来利益。你们到我们根据地来,我觉得除了想从我们这里捞好处之外,我没看出你们哪里对我们根据地有任何实际好处。所以你这话没有说服力。”

宋教仁答道:“陈先生,你成为同盟会的副会长,名声更上一层,海内都能知道陈先生你的声望,这对革命事业大有好处。”

如果是以往,陈克可能会先笑笑再说话,现在他脸上任何表情都没有,只是平静地答道:“当了同盟会的副会长那只是我个人的好处,我得到了个人的名声对人民有什么好处呢?把属于人民的胜利强加到我头上,嘴里说着为了百姓,其实只是盗取人民的利益。那我陈克只是个欺世盗名之辈。”

陈克这么直言不讳,宋教仁也干脆说出了心里话,“陈先生,你这一定是要让人民党独占推翻满清的功劳么?”

“宋先生,你这话这就是人民党和同盟会本质的区别。不是我们人民党要推翻满清,而是人民要推翻满清。你们若是不明白这点,那咱们就根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你们同盟会大可继续你们的革命,从有钱人那里弄笔钱,自己花花,然后弄些人起义去。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

黄兴本来就不擅长这种理论的争辩,他虽然也宣传革命,但是总是宣传满清如何差,外国如何如狼似虎。看似切中时弊,其实是高高在上。陈克谈起人民革命,黄兴并没有成系统辩论的能力。但是陈克隐隐的嘲笑同盟会骗钱自己花却触到了黄兴的痛处。他拉住正想说话的宋教仁,原本激愤的语气变得沉痛起来,“陈先生,不少国内的革命党人都以为我们同盟会很有钱。其实我们并没钱,不说别人,我黄兴革命到现在,身无分文。宋教仁兄弟前些日子收到他哥哥的信,说家里的衣物都拿出去典当得差不多了,刚长出青苗的田地也卖了,老母亲很想念他,希望他回家,并希望他能寄钱回家或者自己带回家,缓解家里的经济困难。宋老弟读完信后,愁苦不堪,一筹莫展,他恨不能长出翅膀飞回家去看望母亲,又想从哪里想办法弄一笔钱寄回去,可他左想右想,最后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们并没钱,每个支持我们革命的同志,都是倾家荡产的支持革命。你说别的,我自认才疏学浅。你天纵之才,我们比不了。但是我绝不许你凭白的扣屎盆子在我们同盟会头上。”黄兴最初的口气很是沉重,说到后来,黄兴双眼紧盯着陈克,声音坚毅,明显是动了真情。

陈克看着宋教仁突然变得沉重的神色,心中知道黄兴没有说瞎话。其实同盟会真的能黑多少钱,就他们的能耐,骗到的钱肯定有限。同盟会若是财大气粗,浪费点钱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但是财力枯竭的时候,弄到一笔钱肯定要小人得志一样的吹嘘,稍加挥霍反而更加令人厌恶。

斟酌了一下,陈克才说道:“两位,你们都是革命前辈,包括同盟会在内,大家开创革命的功劳不容抹煞。但是,同盟会的立场与我们不同,我们人民党要建立一个反对剥削的社会主义制度,而你们的革命走下去注定会让你们选择剥削阶级的立场。在这方面,我们没有什么可合作的。若是两位先生真的把自己当作普通百姓,真的站在为普通百姓谋福利创明天的立场上,那不妨加入我们人民党吧。在我们这里,两位定能见到千千万万为了更好生活而革命的同志。但是两位如果只是为了一人一家的利益,或者只为了一党一派的利益,那我们人民党是绝对不收的。”

黄兴与宋教仁本来是要劝陈克加入同盟会,最后弄到陈克反过来劝两人加入人民党。他们都知道已经再没有谈下去的可能。宋教仁答道:“陈先生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既然陈先生不肯与同盟会合作,我们就回去禀告孙先生。”

陈克点点头,这件事到此告一段落也不错。“如此也好。另外,我马上准备回凤台县。还请两位与我同行。”

三人路上都没说话,一回到凤台县,陈克就让警卫员去人民银行陈克的户头下取了一百银元。他把每一封裹了五十块银元的油纸卷交给黄兴与宋教仁。“两位,我是人民党的主席,自然不能取用人民党的党产。这是在下的私房钱,却不是支持二位革命的。这是请二位给自家老人带去的一点心意。还请二位不要推辞。另外,如果两位不担心根据地被满清围攻,可以把家人里暂时迁到凤台县来。我不是要把二位的家人当作人质,在我们根据地,老百姓活下去还不是问题。生活也都不算拮据。”

宋教仁自然是推辞,黄兴知道宋教仁品行高洁,从来不取用同盟会的私产。他家的情况黄兴很清楚,而且向陈克提及此事的又是自己。黄兴干脆就把两封钱都给收了。他苦笑着说道:“陈先生的心意我领了,我们家人自然不敢烦劳陈先生照顾。这钱就当我黄兴借的,将来定当还与陈先生。”

陈克与黄兴宋教仁的分别也没什么特别的,大家握手道别,陈克与黄兴宋教仁转头向各自的方向走去,都是头也没回。

虽然陈克是真心的送钱给黄兴与宋教仁,不过他自己也是个穷鬼。这笔钱里头有一部分是他夫人何颖的私房钱。取用了这笔钱,陈克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下班之后,陈克回到家就有些吞吞吐吐的向何颖说了此事。

何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文青,你觉得这钱该送的话那就送了。不过咱家可真的没更多的钱,这送钱一事千万别变成规矩才好。”

看夫人没生气,陈克连忙答道:“我知道了。兜里没钱,我想烧包也没法子继续烧包啊。”

听了陈克这装可怜的话,何颖被气乐了。不过何颖突然脸一红,她还算大大方方地说道:“文青,我好像有了身孕。”

陈克一开始没有明白这话什么意思,然后陈克忽然打了个寒颤,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陈克的眼睛瞪的越来越大。自己要当父亲了,这是陈克从未想象过的事情。虽然可以指挥千军万马,可以承担起根据地百万百姓的生计,但是陈克第一次真正的感觉有一种东西竟然能够如此沉重的压住自己。陈克的脑袋里头仿佛沸腾着千百种思绪,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呵呵。”一声傻笑终于把陈克从这种境况里头给唤醒,然后陈克发现这居然是自己的傻笑。

“哈哈!”何颖看到自己的丈夫这幅傻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是何颖结婚之后第一次放声大笑。陈克觉得这笑声很好听,反正他自己怎么听都觉得,美的无法形容。听着何颖的笑声,陈克觉得骨头都要酥了,夫妻两人都不知道该说啥,不知所措之下他们干脆紧紧抱在一起。

感受着妻子柔软的身体,闻着妻子身上的芳香味道,陈克觉得自从结婚以后,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与自己的妻子有了一种真正联系在一起的感觉。那不是理性可以解释的东西,那是种感觉,那是种相信。

“文青,我喜欢你。”何颖在陈克耳边说道。

“我也是。”陈克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他呼吸急促的说道。

夫妻松开臂膀,两人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何颖今年还不到19岁,陈克觉得自己的心境如同十几岁一样,他又忍不住傻笑起来。何颖也在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她漂亮的眼睛里头都是柔情。

如果不是有人敲门,天知道陈克与何颖会这么手拉着手站到何时。何颖突然害羞的扭开身体,陈克却把何颖扭开的肩头掰过来。这是陈克第一次觉得有种正大光明的想把妻子带在身边的想法。看着陈克的目光,何颖也明白了陈克的意思,她笑着推了陈克一把,“开门去。”

进来的是县委的通讯员,“陈主席,岳张集的一部分百姓要求重新举行地方选举。”

“为啥?”陈克有些迷糊了。他走的时候选举进行的很好啊。

“大家对候选人不满意,大家要求重新选举。”通讯员说道,“具体情况岳张集的区委主任马上就会来汇报。”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公室。”陈克说道。

等通讯员走后,陈克觉得方才的幸福情绪中让他手足无措的部分已经消失,他拉住妻子何颖,“钧洁,”陈克称呼了自己妻子的表字,“怀孕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好么?”

“好。”何颖点点头。

陈克怕自己的妻子不理解,他解释道:“我作为党主席,我不能开这个先端,咱们不收礼。”

“收礼还要还礼,我懒,我不想费这事。”何颖笑道。陈克看得出,这是他妻子的真心话。

“说的好,我爱你!”陈克边说边在妻子脸上亲了一口。

何颖拉着陈克的手把他送到门口,陈克又扭过头看了妻子好几眼,这才突然想起,“晚上我不回来吃饭了,你去食堂打点饭。”

“好,我现在就去。”

“等我回来,我们商讨一下怎么定菜谱。”

“好,我等你回来。”

“我……”陈克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啥,最后说了一句,“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

不情不愿的放开妻子的手,陈克跟在等候在大门外的通讯员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