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三十二章

屋子外头阳光明媚,庞梓站在院子正中向周围环视了一圈,之间男男女女百十号人或远或近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包围圈的中心就是这做用来招待庞梓等人的小院落。这些人或者神情紧张,或者满脸怒容,或者洋洋自得。在处于人数的极端优势情况下,村民们还是感觉自己胜券在握的。

庞梓并非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包围,当年他打过的仗里头,有过好多次规模更大的场面。但是他这是第一次遇到双方力量对比如此悬殊的场面。包括庞梓的老婆在内的五个人,面对二十倍的敌人。如此不利的局面,庞梓觉得心灰意冷。这些村民应该是对山寨的土匪们有着深仇大恨吧?庞梓自己并没有压榨过村子,对于这些人的恩怨并不清楚。庞梓同样不清楚村民们对自己的态度。

靠近房子的村民们手里都拿着武器,从土枪,长矛,柴刀,到木棍,锄头,林林总各式武器都有。令庞梓放心的是,这些武器没有一样能精准射击的。庞梓手里有两支驳壳枪,背上有一支步枪,真的打起来,好歹也能拉几个垫背的。反正最差劲的结局不过是去死。一同有人垫背,这种事情也不错。想到这里,庞梓绝望的心情突然放松了不少。

庞梓冲着村民们喊道:“诸位,我庞梓还有这几个兄弟平日里和大家毫无冤仇,你们和山寨里头那些人的事情,我们也不想管。若不是你们的人跪在地上一定要拉我们来,我现在早就带着兄弟们出山去了。现在我们还是要走,你们到底是让不让我们走?”

村民们对这么简明的要求一时回答不了,他们看着庞梓手里头和背上的家伙,虽然没见过这些新式枪械,但是大家下意识的感觉这些看着就很精良的玩意只怕不好对付。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人群中的一个短发青年身上。看着大家瞅向自己,短发青年倒也没有退却,他上前几步,冲着庞梓喊道:“庞大王,你是这山寨的头子,虽然你没干过啥,但是我们也不能就这么信了你的话。”

却又是一个短头发的!庞梓心里头冷笑一声,陈克是短发,陈天华是短发,这两个人都是革命党,也算是有真本事的。却不知面前这个短发青年到底有多大本事。想到这里,庞梓大笑一声,“你可以问你们的人,若不是他跪在地上死拉活拽让我来帮忙,我早就走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们也把话撩个清楚。你们若是说本来就想要我庞梓的性命,那咱们就刀枪上见个真章,大家生死由命。这也痛快。”

这话是庞梓的心里话,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想善了已经没太大的希望,庞梓若是不能和这些人达成真正的协议,对方肯定会千方百计的要自己这几个人的性命。与其被动的迎接敌人偷袭,还不如干脆就靠着武器上的优势杀出去。这是庞梓出生入死积攒出的经验,这是庞梓与普通百姓们一起对抗着强大敌人时候,从无数次失败中总结出的经验教训。村民们毕竟不是官兵,他们在人多势众的时候是有勇气的,但是只要敌人根本不被村民的气势压倒,而是对村民猛烈进攻,只要村民被打死打伤一批挫了锐气,他们也就没有勇气继续战斗下去了。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庞梓才能够冲出去。想到这里,庞梓双手扳开了手枪机头,只要一言不合,他就决定不顾一切的拼命。

青年看着庞梓扳开了驳壳枪的机头,又见庞梓脸色变得极为冷静,这摆明白了就是要拼命的架势。人是不是要下定决心玩命,气势上就完全不一样,虽然外头村民人数众人,庞梓只是一个人,可他的目光扫视过周围的村民,收敛的凛然杀气令不少敏感的村民都觉得背后一阵发凉。因为庞梓不是在看人,而是在看所有人的要害之处,而且在观察谁是第一个动手的目标。

“庞大王,你等等。”青年喊道。他可不是没有见识的人,庞梓一旦发动起来,那真的是不会收手。青年虽然不太相信庞梓能赢,但是村民们定然要死伤惨重的。现在干掉了大多数土匪,大获全胜已经近在眼前,此时完全没有必要再有这么多人的损失。

“说。”庞梓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他此时下定决心,只要对方下一句话不是同意自己走,那庞梓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开火。

青年直觉的感受到了危险,虽然他并不知道危险到底来自何方,可他就是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说错什么了。

“庞大王,我让你们走。”青年喊道。

“怎么走?”庞梓追问了一句。

“你把我们屋里头的那人放了,我给你们当人质。”青年大声说道。

庞梓本来以为大家说什么都谈不成了,不管对方用什么花言巧语来蒙骗自己,庞梓都决定开打。他万万想不到,青年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庞梓犹豫了,看这个青年的模样,应该是领头的。若是拿这个青年当了人质,说不定真的能够出去也说不定。

但是庞梓毕竟不是小娃娃,他并不相信这个青年真的肯如此合作。他说道:“你和我一起先进屋,咱们把话说明白。”

村民们听了这话立刻聒噪起来,“你算老几?你说让人进屋就进屋?”

“周兄弟,你不要信土匪的话。”

“我们人多,怕什么?”

青年看局面已经有失控的样子,他连忙喊道:“父老乡亲,不用怕,庞大王和这些土匪也不是完全一伙的。我就跟他进屋。”说完,青年举起两只手,走向庞梓。庞梓立刻抬起两支驳壳枪指住了青年的胸口,青年笑了笑,大踏步绕过庞梓进了屋子。虽然心里头对青年还是不相信,但是庞梓还是跟进了屋子。

庞梓的兄弟们二话不讲就把这青年给捆了起来,青年也不抵抗,任由他们动手。庞梓坐在桌边,让兄弟看住了大门,这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到底想做什么?”

“在下周文彩,以前在外头读书,回来没多久。这次打山寨的事情是在下策划的。”周文采回答的干净利落。

“果然了得。”庞梓冷笑一声,“那你到底准备怎么办?”

“庞大王,我问过去山寨的那人,他的确说你是要走。咱说个实话,我们是要把土匪一网打尽的,但是万万没想到庞大王你居然放着满桌的酒肉不吃不喝。看都不看。若换了其他人,要么是早就起了疑心,要么就是吃喝起来。你庞大王还真不是个土匪。”

庞梓对这些恭维毫不感兴趣,他喝道:“废话少说,赶紧说怎么办?”

周文彩笑道:“庞大王,我就想问你一句话,你真的不想留在这里了?你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么?”

“回来做什么?当土匪么?”庞梓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

“那马你可以骑走,盘缠就别想了。我们几个村子已经联络好,我们把出来的人一网打尽,山上的寨子已经有人去攻打了。”

庞梓立刻骂道:“放你娘的屁,没有盘缠,我怎么走。沿途当土匪抢掠么?”

周文彩倒也真的没把这件事情想完善,其实他考虑过庞梓若是在酒桌上先起了疑心怎么办,或者没有起疑心该怎么办。可实在没算到庞梓居然对于吃喝毫无兴趣,而是一心要赶紧走人。由于没有算到这种变化,原先种种设计竟然都落了空。周文采只是稍微沉吟了一下,就有了算计,“我们这里有些山货,你带上走。就当做你教大家养鸡的报酬了。出了山你把山货卖了,怎么都能换些钱。你看如何。”

庞梓其实最头疼的就是怎么从村民的包围中出去,既然有了盘缠,他也就不再纠缠回山寨的问题。“那我怎么信你说的没错?”

周文采站起身对着外头喊道:“四叔,您进来。”

过了一阵,原先去山寨的那个青年带着些畏惧走了进来。

“四叔,你把我家的那包山货拿来。特别是那两支灵芝,一定不要拉下。”周文彩吩咐道。

“文彩,你这是啥意思?你要把这东西给这些土匪?”周文彩的四叔很是不解。

“四叔,你也看到了,这位庞大王和山上那群人也没什么瓜葛。而且庞大王好歹也教给咱们一些过日子的法子,这些东西就当是谢礼了。”

“文彩,你这就不对了。咱们人这么多,困也把这些人困死了。咱们怕什么?”青年看来很不服气。

刘永富听了这话,冷笑一声,“就凭你们?老子和官府打仗,和北洋军打仗,千军万马里头都活来下了,你们这些山民也敢说能困住我们?”

山里头人性子直,虽然自己在庞梓的包围中,刘文彩的四叔哪里肯信。庞梓冷笑了一声,“永富,让他们看看咱们的枪法。”

刘永富兴高采烈的应了一声,方才被那么多人围住,庞梓等人一开始被骇住了,现在一看村民们根本没有真的玩命的决心,大家早就看透了这些人的虚实。刘永富拎起步枪,走出屋门,对着远处的房门瞄了片刻,就连放了三枪。这些日子以来,庞梓他们从没有把练枪法的事情给耽误了。这是新式步枪,准头极佳,刘永富是下定决心立威。

村民们看刘永富没有瞄向自己,正不知道他准备干什么。枪声响过之后,刘永富的这三枪竟然把三十多米外挂在墙头的几串红辣椒给打掉了两串。村民们哪里见过如此精准的射击,大家都知道如果刘永富是瞄准自己,只怕此时已经有三人横尸就地了。如同炸了锅一样,原本围观的村民们立刻跑了开去。那些本来拿着武器准备歼灭庞梓的村民也都立刻躲在了墙后,再也不敢探头出来。

周文彩的四叔眼睛瞪得溜圆,方才的气焰荡然无存。周文彩之所以愿意来当人质,本来就是不想让庞梓等人狗急跳墙,和村民们玩命。他之所以暂时妥协,就是不想给庞梓机会撞起胆气。结果自家四叔全然不明白这里头的道理,看到这三枪彻底打掉了村民的锐气,周文彩心里头忍不住叹了口气。“四叔,你听我的,去把东西拿来。大家好聚好散。”

等人出去了,屋里面庞梓一伙已经恢复了气势。刘永富忍不住问道:“庞大哥,咱们杀出去算了。这些人算个球啊。”

庞梓瞪了刘永富一眼,“你还真想当土匪不成?这些人又不是和咱们有仇。搀乎这些破事算什么。”

顾良玉一开始根本不敢说话,此时看到真的能走,她连忙抓住庞梓的手臂,“当家的,你把我兄弟也带上啊。”

一听顾良玉提起她兄弟顾良声,庞梓的火气腾的就起来了,他拽着顾良玉的衣襟恶狠狠地说道:“若不是你兄弟给我惹的破事,我早就走了。哪里用被人困在这里?你要救你兄弟,你自己留下,我可不会去管那王八蛋。”

顾良玉知道庞梓这不是气话,虽然对自己的兄弟依旧担心,但是此时还是能早点走为上。

过了好一阵,周文彩的四叔才拿了一个小包裹进来。打开一看,里头倒也干净,刘文彩说有两支灵芝,包袱里头真的只有两支灵芝。庞梓在南宫县的时候经营过药铺,看了看就知道品质还算可以,能卖七八两银子,几个人省吃俭用的话,坚持一两个月还能行。

“把我们的马给我们。”庞梓说道。

“马已经被人牵走了,这只怕是要不回来了?”周文彩的四叔还真的是贼大胆,他竟然好像根本不在乎生死的样子,这真不知道是该说勇敢还是迟钝。

周文彩知道,庞梓之所以要马,是真的要走,他也连忙劝道,“四叔,把马给他们,让他们走。”

“文彩,这马的事情我说了不算,得你出去说。”周文彩的四叔说道。

雕虫小技,庞梓心里头冷笑一声。他假装应道,“那你出去说。”

周文彩和他四叔刚到门口,庞梓突然在两人背上推了一把,这两人猝不及防,跌跌撞撞的出了门。接着就被门外的两根木棍猛地打倒在地。庞梓拎起身边的一根木棍就窜出门去,只见门外已经埋伏了三个人,都拎着木棍。看着打错了人,都愣在原地。庞梓跟着景廷宾大叔练武,身手极佳,他挥动木棍在三个家伙头上一人给了一棍。三人立刻就跟口袋一样被打倒在地。

其他三个兄弟此时除了一人留在屋里头看俘虏,其他两人都窜了出来。村民们本来埋伏起来准备偷袭庞梓,万万没想到庞梓竟然看穿了他们的计划。五个小伙子拎着木棍冲过来准备救人,庞梓哪里肯给他们机会。他拎着木棍大踏步冲了上去。

自从今天被算计以来,庞梓虽然也是斗智斗勇,始终以能带着兄弟们安然脱离为最高目标,但是心里头这口被算计闷气是越逼越凶。此时看那五个人都没拿火枪,庞梓木棍直刺,如同长枪一样捅在前头那人胸口。那人登时就被戳翻在地。另外四人都是凭着一股子勇气来作战的,勇气可嘉,却没有能与勇气搭配的战斗力。山里人凶悍,却没有练家子。几个人都没有后退的意思,依旧向庞梓猛冲。

庞梓最不怕的就是这个,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依旧是挺棍猛刺,这次是戳中了一人的小腹,那人痛的抱着肚子跪在地上。剩下三人已经冲到了庞梓身边,正准备挥棍,却忘记了庞梓的两个兄弟已经冲了出来。这两人其实也不想杀人,他们一人看准一个村民,挥拳猛砸村民的脖子,顷刻又打倒了两人。最后那个村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一愣神的功夫,庞梓飞起一脚就把这个青年踹翻在地。

“都捆了!”庞梓吼道。

形势发生了如此巨变,周文彩是后悔莫及。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精心策划的剿匪计划在最后居然变成了这个模样。周文彩是本地地主的子弟,在外头读书。接受了些新思想之后,干脆剪了辫子。在外头还没什么,在山里头没了辫子可是很让人“另眼相看”的。为了给自己正名,正好周文彩知道了这附近的山寨里头发生了火并,他就把主意放到了山寨头上。

周文彩先是说服了本地的村民,又去联络了其他几个村子的村民。这里本来就贫困,这山寨的寨主们素来压榨百姓极狠,各村村民看庞梓根本没有好好经营山寨的打算,又得知山寨没什么人了。就同意了这个计划,恰好顾良声带了三个人跑来村里头闹事。周文彩打的是先让庞梓火并,然后趁势收拾庞梓的打算。前半截计划完全是按照周文彩的预计执行的,过程极为顺利。

听自己的四叔说庞梓准备走的消息,周文彩只是觉得庞梓有别的打算,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周文彩万万没想到庞梓居然真的不是土匪。普通的土匪再小心,也不可能面对满桌的酒肉毫不动心。可庞梓就能半天动都不动。

计划除了纰漏之后,一切都走了样。现在庞梓已经抓到了十个人质,形势的主导权完全落在了庞梓手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