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三十一章

“庞大哥,到底怎么办?”站在庞梓身边的刘永富问道。刘永富是现在还继续跟着庞梓的四个老兄弟之一。庞梓扭头看向刘永富,只见这个老兄弟也是一副意气消沉的模样。庞梓心里头咯噔一下,从南宫县回山寨的路上,其他几个不辞而别或者辞行而别的兄弟,当时脸上都是这种神色,那是一种对前途毫无指望的神色。

“你觉得该怎么办?”庞梓下意识的问道。

刘永富奇怪的看着庞梓,“庞大哥,这山寨里头你是老大,你得给兄弟们拿主意啊。”

庞梓知道自己得给兄弟们拿主意,但是他现在发现自己只有一个想法,跟着自己的兄弟们不能再少了。如果这四个兄弟再没有了,庞梓自己就被抛在这山寨里头,外头是敌人,里头是些排不上用场的老弱。这根要庞梓的命没啥分别了。

到了这等山穷水尽的地步,庞梓干脆豁出去了,“兄弟们,我早就想和大家说说心里话,以前我怎么都丢不下这个面子。今天这事情出来了,我不说是不行了。我庞梓一直觉得人走江湖得讲义气,所以不管做什么买卖,我都想让跟着自己的兄弟们能好好活下去。现在看我是错了。怕死到最后还是个死。当年咱们在南宫县,若是听了陈先生的话,咱们不是各路狂撒银子,而是跟着陈先生一起搞农会,怎么都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北洋来了咱们就跑,怎么都不会落到现在的下场。我以前错了,以后就不能再错。我是觉得再维持这么一个山寨没一点用。我根本就不想当什么土匪,只是在这里暂时避避风头。现在既然那些人打回来,那我就走。兄弟们愿意跟着我的,我们就一起去山东找武星辰大哥去。若是不愿意跟着我的,我现在就给路费。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以后见了面还是兄弟。”

山寨里头的人根本没想到庞梓居然下了这么一个决定,不等庞梓的几个兄弟说话,山民焦急的扑过来拽住庞梓的手臂,“庞大王,你可不能走。”

“为啥?”庞梓很是奇怪,自己被当作土匪,只听说土匪要走,百姓们高兴的,哪里见过不让土匪走的。

山民焦急地说道:“庞大王,你领着这个寨子,至少从不平添贡品数量。而且你还肯到村里教我们些养鸡的营生。你若走了,顾良声这些人再回来,我们的日子可就更难过了。”

庞梓奇怪地问道:“他来又能怎么样?贡品不还是照旧?”

一个老匪众插话解释道:“庞大王,你是不知道这山里头的规矩。山寨换了当家的,一般都要再收一次坐寨礼。上任当家的是靠你打下了山寨,所以没有收。你做了当家的也没有收。可这顾良声若是当了这宅子的当家的,那肯定要收的。”

刘永富插话进来,“我们既然都要走了,这以后收不收坐寨礼和我们有何干系?”

山民知道刘永富的这个道理说的没错,他却根本不想让庞梓走,情急之下山民给庞梓跪下了,“庞大王,你不能走。咱们村子本来就没啥东西,经不起折腾。你在的话,好歹能护住大家。你不在,这不是让我们遭罪么?”

庞梓以前从不知道,这土匪收贡品还有如此的讲究,看着山民激动和恐惧的神情,庞梓虽然有着同情,但是他依旧不愿意为这些人卖命。他把山民拉起来,正准备告诉山民自己已经下了决心。却听旁边的老匪众说道:“当家的,我们也不想让你走。你看我这个年纪,没几年活了。却也不肯自己了断,跟了你之后,当家的仁义,对兄弟们都很照顾。可那顾良声本来就没有把我们当成他们顾家的人。若是你们走了,我们可是有罪受了。”

毕竟在这几个月里头大家也算是相安无事,听老匪众这么说,庞梓忍不住解释道:“老哥,我留在这山里头干啥。我本来就没想当土匪,留在这里我也当不了土匪。”

“庞大王,你是个有能耐的人,既然你不愿意当土匪,我们就跟着你一起干些正道上的营生。但是那顾良声若是执掌了这个寨子,我们绝对没有好日子过的。”

山民也连忙说道:“庞大王,我们村里头的人都说你根本就不是坐寨的样子。既然这样,我觉得庞大王你也别走了。我们村子每年给你供养,你组个马队走货吧。我们山里头人少,也不懂山外头那些人的道道。你本来就是山外头的人,走山货,赚的钱可不少呢。”

听这些人说来说去,竟然希望庞梓走镖,庞梓只觉得很是滑稽。上次在南宫县走镖,庞梓就吃了大苦头,差点全军尽墨,自己好不容易捡了条小命。这再次走起镖来,天知道会有啥下场。

庞梓说道:“诸位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是决定要走。”

老匪众见庞梓真的不是玩什么猫腻,他正色说道:“庞大王,你若是一定要走,我们也不拦你。只是求你把顾良声那些人给灭了,给我们一条活路。不然他们再回了这山寨,我们真的就是死定了。”

庞梓就是不想为别人卖命,这才决定要走。若是他还有心思和顾良声对着干,那他何必要走呢?但是转念一想,庞梓却又觉得很是不甘心,他倒不是留恋这山寨土匪头子的生涯。庞梓觉得郁闷的是,自己每到一处,最终的结果居然是生生被撵走,再也回不去了。难道自己就这么命犯冲字么?庞梓心里头的天平在想争口气和不想给人卖命之间左右为难。

到底应该怎么选择,庞梓真的是不清楚。抬起头向周围看了看,庞梓的目光忍不住落在了自己的“老婆”顾良玉身上。他之所以觉得这件事很麻烦的原因就是因为顾良玉的存在。若想把顾良声驱逐走,那绝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完成目标的,想要解决问题那就得斩草除根。但是有顾良玉在,庞梓实在是不能下那种狠手。左右权衡之下,庞梓还是决定一走了之。

此时却听刘永富说道:“庞大哥,当时我们连北洋都敢打。顾良声算什么东西?当时咱们不照样把他给打的落花流水么?若不是你放他们一马,他们坟头上的草都多长了。咱们也不用大打,直接过去教训他们一下。他们就没胆子再来祸害。那时候再走也不晚。”

庞梓原本意气消沉,心里头打了退堂鼓,自然是什么麻烦都想避开。但是听刘永富这么一说,庞梓觉得很是对路。“就这么办。”

决心一下,庞梓的脑子就灵便了不少。他先让山民和几个人回去打探消息,山民兴奋地问道:“庞大王,你何时到我们村里?”

“你们先走,我叫上人马随后就到。”庞梓吩咐道。

山寨里头的人一听说打仗,要打的是以前的手下败将顾良声,大家都颇有信心。“当家的,这次绝对要把顾良声这小子好好的教训一番。”除了跟着自己的三个老兄弟,有加上了八个比较年轻的部下,十二个人组成了队伍。倒是顾良玉死活要跟着去,看来她很是担心自己的弟弟。庞梓本来也没有真的想要顾良声的性命,顾良玉态度十分坚定,他也就默许了。

庞梓他们几个老兄弟还有顾良玉骑马,其他的八个人步行。一行人就往村子方向去了。到了村口附近,庞梓让人停住。根据约定,先走的那几个人会来通报消息。庞梓现在谨慎得多,对于不是可靠的消息,庞梓一概不敢确信。村民看着不像是说瞎话的模样,可万一是村民说了瞎话,庞梓绝对承担不起这样的损失了。

等了一阵,却见原先那个村民兴高采烈的跑了出来。“庞大王,我们已经把顾良声给抓住了?”

“什么?”所有听到这话的人都觉得不敢相信。方才还被打的满头满脸的血迹,这片刻之间就把顾良声给抓住了,这莫非是有什么圈套吧?

庞梓连忙派刘永富进去看看,刘永富很快回来回报,村民说的一点都没错。顾良声果然被抓了。庞梓他们这才进了村子。之间在村头,四个人被绳捆索绑。为首的果然是顾良声。看来村民对顾良声很不客气,被抓没多久,顾良声已经被打的满脸都是伤。此时还有村民手里拎着棍子对着顾良声等人一阵乱打。

“到底怎么回事?”庞梓即便亲眼看到,依旧有些不理解。

跟着村民一起回来的老匪众笑道:“当家的,这次我们回来之后,知道你马上就来。这心里头胆气就壮的多。见到顾良声这小子,这位兄弟一时没忍住,直接就上去打。其他的百姓们也跟上来打,这不,顾良声这小子就被大家抓住了。”

看来村民们对于能够如此奇松的解决顾良声很是高兴。又见到庞梓出现,大家立刻就围上来。“庞大王,你得让我们招待你一顿饭才行。”

庞梓连忙拒绝道:“乡亲们,吃饭就不用了。上次你们已经拿过鸡了,这次就不用大家破费了。”

但是村民一个个热情洋溢,他们死拉活拽的一定要庞梓等人留在村里头吃顿饭。庞梓和三个老兄弟看不上山里头的饭,他们几个虽然不想吃,但是山寨里那些匪众哪里顶得住吃饭的诱惑。一闻到烧鸡肉的香味,他们腿都哆嗦了。庞梓瞅着那些土匪们一个个可怜巴巴的眼神,他虽然心里头骂这些人没出息,却也不愿意让这些人太失望。反正庞梓也要走了,他也就答应了。

山里头修房子墙不是平原上的土坯墙或者砖墙,而是用石头垒的墙。作为招待的这家看来也是富户,居然有三间房。正屋里面是庞梓和他老婆顾良玉以及三个老兄弟坐了一桌,其他八个山寨的土匪是在坐厢房摆了一桌。庞梓自己根本无心吃喝,顾良玉是一个劲的要胖子出面放了自己的兄弟。其他的兄弟看庞梓夫妻吵架,也不愿意动筷子。倒是隔壁的土匪们放开了吃。山民们招待的不错,居然还有酒。只听得隔壁是吆五喝六,猜拳行令的,好不热闹。

“当家的,你到底放不放人?”顾良玉毕竟心疼兄弟,她又在逼着庞梓表态,“让我兄弟给你好好认个错,教训一番就好了。何必弄得这么僵呢?”

陪坐的村民听到这话,脸色立刻就变得十分紧张。庞梓心里头把不得顾良声多受些罪,哪里肯轻易放话。陪坐的村民看庞梓不说话,就连忙上来敬酒。

顾良玉已经拦了好几次敬酒,见村民依旧不依不饶,她也忍耐不住,抢过村民手中的酒杯,把一杯酒直接泼在村民脸上。村民下意识的惨叫一声,转身就跑出了房门。顾良玉看没有碍事的人了,又拽住庞梓的胳膊,“当家的,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庞梓一面心里头暗笑这村民未免太小题大做,又对老婆的举动烦不胜烦,正准备说吃完了饭就放人。但是他心里头却觉得很不对头,脸上被泼一杯酒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么?转眼看另一位陪酒的村民,只见他脸色微微发白,肩头僵硬,竟然也在害怕。

一把推开老婆,庞梓站起身拽出腰间的手枪。“兄弟们,抄家伙。”三个老兄弟都经历过生死的考验,虽然不知道庞梓为何这么做,他们却不迟疑,也抽出了腰间的手枪。

踹开房门,庞梓向外瞄了一眼。却见这家院子外头隐隐有人躲灾石头墙后。三个兄弟抽出枪之后,已经制住了留在屋里头的那个百姓。庞梓上前问道:“你们在酒里头给我们放了什么?”

“庞大王,我们什么都没放啊!”村民吓得声音都抖了。

“什么都没放?好啊,来,你把这杯酒给我喝了。”庞梓说完就抄起了桌上一个酒杯。

村民惊恐的盯着酒杯,他连声说道:“我不喝酒,我喝不了酒。”

“只要这杯酒没毒,喝一杯不碍事。”庞梓狞笑着把酒杯伸向村民。

村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猛的一发力,竟然挣开了两边按住他的人。然后村民就往大门冲去。庞梓早有准备,他一拳揍在村民的太阳穴上。把村民当时打昏在地。

“看好他!”庞梓冲着兄弟们说道。看兄弟们已经撕了块布,把倒地的百姓给捆好。有了人质在手,庞梓才朝外喊道:“外面的是哪路英雄。报个名号出来。”

此时隔壁已经彻底没了动静,想来那些胡吃海塞的土匪们已经被酒杯里的毒药给放倒了。庞梓觉得极为庆幸,若不是自己当年吃喝的如此凶猛,自己这些老兄弟根本看不上这些饭菜,又加上自己老婆一直在捣乱。一旦吃了酒,只怕现在自己就交代到这里了。

隔了良久,就听外头有人喊道:“庞大王,我们就是本地的百姓。不是哪里的英雄。”

“那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庞梓喊道。

外面的人喊道:“我们不想要什么,我们只想要这些土匪的命。庞大王,听说你准备走了。我们也不想拦你的道。只要你发个誓,再也不回来。我们就让你们走。”

“放你娘的屁。”刘永富知道自己死里逃生,听外面的人居然要他们发誓再不回来,他立刻回骂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东西,我们庞大哥啥时候亏待过你们。还教你们养蚯蚓,养鸡。更没有动过你们什么财物。你们现在是知道动不了我们,这才说的漂亮话。谁知道你们有什么鬼心思!”

这番话骂的理直气壮,外头倒是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阵,外头那人才继续喊道:“你既然当了这山寨首领,我们怎么知道你怎么想。而且这些土匪们欠我们这么多,他们现在又是你的手下,我们也是不得已。既然现在土匪们也都被我们放倒了,我们也不想让大家再弄出什么伤亡。只要庞大王你老老实实的走,我们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庞梓看了看兄弟们,之间兄弟们一个个虽然怒火中烧,脸上却都有紧张的神色。庞梓他们虽然带了长短枪,但是其他的土匪们也是有土枪的,村民们手里有多少枪庞梓从来没有调查过,真的对打起来,虽然村民定然会有伤亡,但是庞梓他们肯定落不了好去。

但是拖得久了反倒没用,庞梓对外头喊道:“让我们走,这也可以。不过你们既然知道我要离开这山寨,除了马匹之外,我还得回山寨取些盘缠衣物。不然的话,我们怎么走?”

“你还想要马要盘查?给你留条命就不错了!”外面有人喊道。

庞梓觉得此时绝对不能在气势上落了下风,加上庞梓也没有得罪过村民。他让三个兄弟看好俘虏和自己的老婆,庞梓自己大踏步的走出了屋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