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三十章

中国形容美丽风景的时候,经常会使用山清水秀这个词。庞梓对于文学毫无兴趣,身为一个河北平原出身的农村人,在他看来,远远看去山清水秀的山区意味着极为贫瘠的土地。为了散心,庞梓沿着人踩出崎岖小路向后山上爬去。山上的土呈现出一种毫无营养的淡黄色,要么就是结成硬的如同石头一样的硬壳,要么跟粉末一样,一脚下去就尘土飞扬。崎岖不平的山区有的就是这种土地,以庞梓贫乏的耕种经验,他也知道山上的这些土壤只能称为“生地”,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积肥与反复垦殖才能种庄稼的。现在的情况下是根本不适合种植庄稼的。更别说这里有土的地方还是少数,更多的是各种在裸露的岩缝中艰难生长的杂木,而这好大的一片贫瘠山林,就是庞梓的地盘。方圆三十里地范围内,分散着四个连村名都没有的小村落。这就是庞梓的山寨能定时收上贡品的全部范围。再远一些就有些比较大的镇子,但是哪里有着富户组织的一些队伍,想去那里打秋风难度太大。

庞梓站在后山上,看着这片“青山”,只觉得心里头一阵阵的抽搐。他曾经觉得自己是个很有运气的人,无论是庚子年在北京,还是跟着景廷宾大叔,包括后来自己扯杆子单干。每次都遇到危险都能死里逃生。但是,仔细想来,自己的人生就是江河日下。从在京城与各国军队厮杀,到纵横河北与北洋军打仗,再到南宫县走镖。他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结局也越来越差。眼前这片荒无人烟的穷山沟里头,加起来不到四十人的手下,五百多把自己看成土匪的百姓。这就是庞梓现在的一切。而能够得到这些,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

这个山寨的二当家是庞梓以前在京城时候认识的义和拳兄弟,大家交情也不是很深。只是后来有了些联系,走投无路之下,庞梓只好投奔去那里避避风头。到了山寨之后,庞梓立刻从山寨的寨主眼中看出了贪婪。庞梓虽然落魄了,但是跟着他的八个弟兄却好歹也有十二匹马,人人都有长短枪。这对于土匪们而言,可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山寨的大当家完全不了解庞梓,只是看他年纪轻,又是落难而来的。虽然想对庞梓下手,却又想争得二当家的同意。就这么一疏忽之间,给了庞梓思考的时间。庞梓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再等。他带了兄弟干净利落的来了一场“火并王伦”。虽然庞梓和兄弟们的实力对付不了北洋军,对付一群土匪还是绰绰有余的。九个人杀进大厅,轻松的解决了大当家。二当家倒也很是识时务,干脆就带了自己的人“弃暗投明”,与庞梓一起灭了大当家的手下。

二当家现在成了大当家,他又招了庞梓当了女婿。庞梓当时也没地去,不得不暂时留在山寨里头。不过庞梓很清楚,要么就是二次火并,要么就是自己等风头过去了之后赶紧离开。但是新的大当家运气不好,当家作主没几天就不慎摔成了重伤,回来之后把山寨交给了自己的儿子,没多久就断了气。

计划之中的火并立刻就在灵堂前爆发了。所谓女生外向,庞梓的老婆的确是向着庞梓的。她向庞梓透露了自家兄弟的计划,庞梓轻而易举的就赢得了胜利。这次他倒没杀人,只是把自己的几个“姻亲”还有他们那一派的人撵走了了事。庞梓终于占据了山寨。经过这两场火并,原本也有四十多人的山寨只剩了二十出头。其中四个还是庞梓和他的兄弟。剩下的十几个人,都是些无处可去的老弱,他们来当土匪的目的根本就是混口饭吃,完全不堪重用。庞梓自己也无处可去,索性就暂时当了“土匪”。

眺望了一阵山林,庞梓就坐在一块石头上开始盘算。正想着,就听到有轻盈的脚步声。山上人不多,光听这脚步声就能知道,来的是庞梓的“老婆”顾良玉。

“当家的,你在想啥呢?”顾良玉对庞梓是死心塌地,庞梓到哪里,她就忍不住跟到哪里。

庞梓对自己的这个“老婆”并没什么感情,当时同意娶她只是因为不得已而已。但是顾良玉在第二次火并的时候是站在庞梓这边的,庞梓没办法对这份恩情置之不理。而且顾良玉虽然粗手大脚,模样却也很周正,所以庞梓容忍了她的存在。拍拍身边的石头,庞梓说道:“坐吧。”

听庞梓这么说,顾良玉跟小鹿一样几步跃到庞梓身边,紧挨着他坐下。“当家的,我看你最近一直在想事情,都在想什么呢?”

庞梓很随意地答道:“我想起以前一个先生对我说过很多东西,但是时间久了,好多东西都忘记了。”

“我听说那个人吗?”顾良玉问。

庞梓听完这话,心里头立刻就不高兴起来。这就是庞梓很不待见顾良玉的原因之一,山里人没见识,啥事情好瞎问。顾良玉也不想想,她怎么可能听说过陈克与陈天华的名字呢?

“你没见过,这两个人都是南方人。”庞梓好歹不愿意和老婆计较那么多,他用了最大的耐心解释道。

“当家的,他们都给你说过啥?让你这么记挂。”

“养蚯蚓,养鸡养猪的法子就是他们教给我的。”

一听庞梓说起这个,顾良玉立刻就兴奋起来,“当家的,你那法子可实在是了不得。有了这个法子,几个村里头的人可都佩服的很呢。这一年好歹能多出几百只鸡来。”

庞梓实在是对自己老婆的见识绝望了,去年他在南宫县的时候,经常一天就吃上百只鸡。这几个小屁村子的几百只鸡在庞梓看来什么都不算。如果陈天华还在的话,想来这几个村子就不止是多出这几百只鸡,肯定还会更多。

心里的情绪立刻就表现在行动上,庞梓把顾良玉往外推了推,不让她靠在自己肩头。顾良玉也已经习惯了庞梓的表现,她也不生气,只是接着问道:“那这位先生在哪里住?”

“他好像去了上海。”

“上海在哪里?”

“上海离这里几千里地,我怎么在哪里!”庞梓没好气的说道。

“那么远啊?”顾良玉其实完全不知道几千里地有多远。她试探着问道:“那比到你老家远多少?”

庞梓用手抹了一把脸,他最不想提起的就是不久前回南宫县的事情,而顾良玉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开春之后,躲了一冬天的庞梓终于能够出山了。他根本不想当什么土匪,就带着自己的兄弟一起回南宫县。等他回到南宫县高家寨,看到的就是一片废墟。废墟之上有人开始重建家园。当时农会组织大家撤离高家寨,乡亲们把能带走的都给带走了。北洋焚村泄愤的时候,只是烧了房子。越是富户反倒是损失大,茅草顶房子的百姓家损失很是有限。庞梓的家是彻底被烧了。见庞梓居然有脸回来,孙是极大的富户们立刻围住庞梓大骂。

而其他的百姓同样冷眼旁观。庞梓看着自己家被烧成白地的院子,本来就心头不爽,哪里听得了这样的一通怒骂。富户们的怒骂中有意无意的透露了不少消息。谁家被北洋绑了人勒索赎金,是谁告了官举报庞梓。

庞梓还记得,自己对这些富户们是彻底失望,但是其他的百姓们好歹是受过自己不少恩惠的。他把普通百姓们召集到一起,向大家赌咒发誓,只要这些百姓们支持自己,庞梓绝对不会让相亲们失望。庞梓甚至赌咒发誓,只要大家再给庞梓一次机会,他会把族田分给大家。最后的结果是,庞梓失望了。不少人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庞梓,没听完庞梓说什么就转身离开。庞梓拉住农会的人,希望他们能够帮忙向百姓们解释,庞梓亲眼看到,农会的饲养场也同样在恢复建设。有人已经开始继续在那里劳动了。

农会的会员景思德回答的很简单,“如果是陈先生替你作保,我可能还能说说。陈先生没有回来,我什么都不能说。”这话把庞梓给逼到了绝境上。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本地人,在乡亲们的眼里信用还不如一个到这里不足一年的外地人。当年这些人吃自己的,和自己的,这就白白吃白喝了?

那些富户们一听庞梓居然吆喝着要分族田,更是怒火万丈。但是庞梓毕竟和几个骑马带枪的兄弟在一起,他们也不敢正面招惹,他们立刻逼着庞梓给钱把那些被北洋军绑去的人赎身。

庞梓自然不会想着替那些被勒索的人出钱,他满心都是那些举报过他的人。当天,庞梓就带去寻找那些战死的兄弟的墓。当时北洋军杀了上百的兄弟,他们自己是不肯花力气埋了的。找了一些民夫随便挖了坑把尸体给埋了。有些兄弟被生俘,后来被带去县里头给杀了。

找到了兄弟们在高家寨的埋骨之地,庞梓根本没有停留。当天晚上就去十几里外的一家赵姓小地主家,带着兄弟们灭了这家的满门十五口。带了这十五颗人头,庞梓跑去兄弟的墓前大哭了一场。但是这案子做的实在是太大,庞梓不得不离开了南宫县,他也没地方去,只好暂时回到山寨。

这次经历让庞梓知道,回想着乡里面无论穷人还是富户,那种愤怒和厌恶的眼神,庞梓其实很清楚,除非他能有一支强大的队伍,让当地人彻底服气,而且绝对不会被任何势力赶走。否则的话,他这辈子是别想回到南宫县高家寨了。但是他现在手里头就这么点子人马,自顾尚且不暇,哪里有力气去对付别人。跟着庞梓一起回高家寨的八个兄弟,重回太行山山寨的路上,有三个人不辞而别,两个人向庞梓辞了行。跟着庞梓的只剩了三个兄弟。

对顾良玉来说,跟着庞梓到了邢台南宫县,已经是她这辈子走过的最远的路,她不知道几千里有多远,就只能用这次远行做比较。而这次远行对庞梓来说,也是一次绝望的远行。他最不想提及的就是此事。庞梓不是背井离乡,而是无家可归了。

沉默了好一阵,顾良玉又问道:“当家的,我们留在这山寨里头也很好啊。你这么有见识,又有能耐。只要好好经营,这山寨肯定能红火起来。我们生好些娃娃,等他们长大了继承这山寨。”

听着顾良玉对未来的憧憬,庞梓虽然感觉有些安慰,却完全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未来。

或许我应该去找找陈天华先生?庞梓想到。陈天华一顶会有办法的。或者去找武星辰?不,应该说凡是跟着陈克的那帮人都会有办法的。

正想着未来的去向,却见又有人急匆匆跑了过来,定睛一看,却是庞梓的一个兄弟钱玉杰。他气喘吁吁的跑到近前,“庞大哥,出事情了。顾良声那家伙跑来跟咱们抢地盘了?”

“怎么?他们打到咱们山寨这里了?”庞梓着急的问道。

钱玉杰答道:“没有,方才有村子的人过来说,顾良声带了人跑去村子里头,要那些村子以后给他们上贡。村子里头的百姓不肯,顾良声就动手打伤了村子里头的人。大哥,你得赶紧去看看。”

庞梓连忙往山寨那里去了。他突然心生后悔,如果当时自己不是一念之仁绕过了顾良声,而是干净利落的斩草除根就好了。但是转念一想,当时顾良玉怎么都是对自己有恩的,当时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下那样的狠手。就是这次,如果不是到了不杀不行的地步,庞梓也不能杀了顾良声。这不仅仅是要对顾良玉有一个交代,如果庞梓做事这么心狠手辣,自己的这些手下们会怎么看?

进了山寨,之间一个青年用手捂着头,额头上,脸上都是血迹斑斑,看来受伤可不轻。一见到庞梓,青年就喊道:“庞大王,你可要给俺们做主啊。俺们给你们上贡就已经不轻了,现在再来一批,这是要逼死俺们么?”

庞梓听完这话心里头就是一阵厌恶。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当什么土匪的打算,所谓的上贡,也是上上一任的寨主定下的。自打庞梓当了寨主之后,他不仅没有要求上贡,还帮着这些山民们建了养鸡场。虽然这是庞梓无聊中的行为,但是不管怎么说,庞梓都认为自己对百姓们是有恩情的。看着这些百姓们的模样,庞梓突然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有人来抢地盘,这样也不错,他自己干脆就趁机离开山寨算了。本来庞梓就没有当土匪的自愿,他纯粹是来避难的。这次虽然闹出了不小的事情,但是庞梓已经知道北洋不再到处通缉自己。自己跑去山东寻找武星辰,或者干脆就去上海寻找陈天华和陈克。

陈克以前对自己说过的话,那正是庞梓踌躇满志准备干一番事业之前,陈克的话庞梓还记得很清楚,“小闹么,庞兄弟你就可以随便闹。反正闹起来官府就派人来抓杀你和你的兄弟,下场肯定是个死。所以咋闹都成。”那时候庞梓是勃然大怒的。但是事情的结果与陈克预言的一模一样,庞梓还没有来得及造反,官府就把一顶造反的帽子给庞梓扣上了。

庞梓还记得,陈克说过另外一番话,“庞兄弟如果大闹起来,最后还是得革命。”庞梓想去看看陈克到现在都干出了些什么,如果陈克真的如他所说,搞起了革命,那庞梓就干脆投奔陈克算了。小打小闹是个死,不过是早死晚死而已。把事情闹大,闹成革命也顶多是个死,那还不如往大了闹。

想到这里,庞梓正准备告诉面前的村民,自己不管这事,然后他就带着兄弟们走人。但是看着眼前焦急的村民,胖子仿佛又看到陈天华疏散灾民的时候,灾民看向陈天华的目光。那都是一样惊慌、焦虑、以及求助的目光。而庞梓当时选择的是彻底无视这种模样,陈天华则完全不同。他带领着农会的会员们坚持到了百姓们彻底疏散,这才离开。庞梓那时候还问过陈天华为何要如此拼命,陈天华的回答很简单,“我们人民党,不能让老百姓吃亏。”

如果自己此时如同以前一样撒手不管,庞梓很清楚会有什么后果。以后他就再也别想回到这个穷乡僻壤来。这里的山民提起庞梓,只会无视,或者干脆就嘲笑起来。同样是撤退,庞梓就再也不能被南宫县老家的百姓接受。而陈天华却没有被大家遗忘和拒绝。至少农会的那些成员们依旧愿意相信陈天华,支持陈天华。而这些人却无情的抛弃了庞梓。

庞梓不得不承认,陈天华比自己有担当。在南宫县的时候,陈天华好像就很容易的融入了南宫县的生活。胖子曾经反思过这种区别到底在哪里,他后来才有点想明白了。陈天华是通过让大家一起过好日子的劳动与大家一起交朋友的。而庞梓自己却是想出人头地,所以庞梓风生水起的时候,大家只是不说话而已。当庞梓遭难之后,就没有一个人支持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