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二十八章

在1907年的世界,能够支持“共和制度”而不是君主制度的,都算是左翼份子。在中国,这种人绝对是激进的革命党。所以林觉民听到陈克对议会制度嗤之以鼻的时候,他的脸色猛的涨红了。这一瞬间,林觉民突然生出一种疑惑,他怀疑陈克是个保皇党。或者陈克自己准备当皇帝。

但是林觉民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未免有些过激了。因为林觉民知道,他心中的不满大多数是因为陈克方才毫不留情的嘲笑了“议会制度”。

定了定神,林觉民这才问道:“陈先生,你觉得不该推行平等自由么?”

陈克反问道:“什么叫做平等,什么叫做自由呢?你总得说出个道理来吧?”

林觉民试探着说道:“就是谁也不能凌驾别人之上,这就是平等。你干什么都不能被别人无端的阻止,这就是自由。”

“我就不用什么杀人放火的自由来玩什么文字游戏。我问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你们有没有人信旱田求龙王爷就能下雨的?”

革命青年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这些青年都算是开明青年,对于封建迷信这些东西都是比较不信的。但是即便如此,让他们也不是陈克这种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

陈克看青年们一个个不爽快的模样,他换了一个说法,“那么我问一个更简单的,诸位坐船之前,有没有去给妈祖上过香?”

这些青年都是广东和福建人,妈祖这种海神,他们都是不敢不敬的。众人都点点头,或者干脆直率的承认了。

“我们人民党是唯物主义者,我们不信什么神佛。至于诸位呢,你们若是想求个安心,那么去拜神,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们认为应该有宗教自由的权力。如果一个人只是为了自己安心而求神拜佛,这是个人的自由。我虽然觉得这很可笑,但是这是允许存在的自由。不过如果有人出于个人的目的,操纵宗教来实现自己的利益追求。你觉得这种宗教自由可以存在么?例如那帮洋教,上来就说你有罪。然后威逼恐吓让人信教。大家觉得这种自由允许存在么?”

革命青年们大概听明白了陈克的意思,众人纷纷表态决不允许这种自由存在。

“所以,我要说的是,任何自由,任何人民的权力,都是有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科学与民主。科学不仅仅是那些常识性的知识。科学是一种唯物主义的态度,科学首先就让我们明白,这世界最终是能够被我们认识的,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认识到世界的全部。所以必须通过发展生产力,来扩大我们的认知范围。而不是弄出个虚无缥缈的玩意来糊弄大家。而民主就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通过发展科学与生产力,来推进人民的生活水平,文化水平,认识水平。所以很多东西对我们而言,是一定要彻底打倒不可的,一定要通过人民专政的手段来镇压不可的。我们不允许反科学,反民主的东西存在。更不允许借用什么平等自由的旗号来反对科学与民主。”

林觉民不吭声了,他一贯主张平等自由,而且林觉民自幼聪明好学,在学校期间和朋友们谈论政治,从来都能让众人叹服。但是面对陈克反对“平等自由”的这套革命理论,他觉得自己竟然完全无力反驳。虽然他不知道陈克全部的理论基础,但是林觉民很直觉的感受到,陈克所说的仅仅是这套理论中极小的一部分而已。

“那就是说不要平等自由了么?”林觉民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平等和自由不是理论层面的东西,因为平等和自由只是人类用来表达自己感情的词汇而已,词汇绝对不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东西。而科学不一样,科学是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大家都应该知道大地不是平的,我们脚下的是一个叫做地球的行星。不管你信还是不信,这都是实际存在的。因为万有引力的存在,你往天上扔个石头,它肯定会落到地面上来。只要你在地球上,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好,老人也好,小孩也好。往天上扔石头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这种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科学,就是我们人民党坚持的纲领。而农民种出来的粮食,被旧制度下的官府、士绅、地主们通过剥削制度给弄走了,那人民吃不到自己种的粮食,这是任何农民都要面对的事实。所以打倒这种旧制度,建立一个劳动者们都能吃上饭的新制度,这就是我们人民党的纲领。”

陈克的态度很是严肃,他再也不想通过说服教育“劝说”别人入党了。发动群众是一回事,“劝说”别人入党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码事。安庆的事情让陈克很是大开眼界,他假设是自己在安庆城的话,反思的结果是,除了采用制度和暴力来约束之外,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没有暴力支持的任何制度都是软弱无效的,而对于革命这种空前暴力的运动,软弱无效意味着失败和灭亡。

所以面对英勇无畏的“革命前辈”们,陈克选择了直来直去的陈述,他现在也想开了,即便没有这些“革命前辈”,人民革命也必将会胜利。如果这些人不能够接受激烈的革命理论,陈克觉得大家好聚好散才是正经。

“所以,在推行科学与民主的人民革命过程中,我不管那些人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我只看他们做了什么。如果那些人是反对革命的,他们叫喊再多的民主与自由,我都要把他们给打倒。哪怕他们喊的是科学与民主,我也一定要把他们给打倒!”

林觉民彻底不吭声了,与他同来的这些革命青年们也不说话。方声洞性格激烈,听完了陈克这番内容暴烈的话,他整个人都呆在那里,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陈克,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样。

罗乃林年纪最大,也最早恢复过来,他用一种敬畏的目光的看着陈克,“陈先生,那你的革命就不仅仅是要打倒满清,恢复中华么?”

“不是我的革命,而是人民革命。人民受了这么多年罪,他们想过上更好的生活。能拯救人民的只有科学与民主。所以必须把整个旧中国彻底粉碎,然后在科学与民主的理论上重建一个新中国。而不是把满清打倒了之后,用什么议会共和制这种骗小孩子的理论来制造军阀混战。”

“陈先生为何对议会共和制如此敌视?”林觉民这次开口的语气已经不是因为气愤而导致的反驳,他是真的对陈克的这种态度很不解。

陈克能够理解林觉民的这种态度,对林觉民而言,议会共和制是从未出现过的一种形态。至少从理论上来说,议会共和制的确比满清现在的制度先进很多。但是陈克是站在一百年后的历史下游。他知道狂风暴雨一样的人民革命洗净了尘埃,创造了一个崭新的强大中国。

1949年,那个人在天安门城头庄严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而那时候的中国还仅仅是一个公认的软弱国家。可以说1949年的时候,卖国者们是卖国无门的。因为外国想从中国掠夺什么,直接打过来就行。但是朝鲜战争之后,那些卖国者们终于有了一个强大的祖国可以卖上价钱了。

而1949年后仅仅过了23年,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证明了中国已经是世界上举足重轻的一股力量。所有中间盘剥阶层被清洗一空。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中国人均寿命增加了一倍,建成了海量的农业水利设施,实现了基本的人民教育。几次对外战争向世界证明了中国强大的军事力量,两弹一星证明了中国的科技能力。

23年就能让中国从深渊中重新成长成为世界公认的重要力量。而从1911到1949,整整38年时间,中国的世界地位是江河日下。陈克怎么可能对议会共和制有丝毫的好感呢?不管这玩意听起来多蛊惑人心,如果这个理论不能实际上让中国踏上复兴的道路,那么这个理论的价值甚至不如一泡能够肥地的狗屎。

而且这种制度如果仅仅是没用就算了,陈克知道辛亥革命之后,打着议会共和制旗号的势力在中国制造了多少邪恶与杀戮。他更清楚欧美这些以民主自由标榜的国家到底干了什么破事,他甚至有机会看到欧美因为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缺陷,造成了什么样的危机。

所以对于林觉民的反问,陈克感觉无法回答和不屑回答。他总不能告诉林觉民,这是陈克看到的历史的证明。而且陈克又从来不是一个对失败者抱以深厚同情的人。陈克认为追随正确与有效的理论是天经地义。是一个不愿被时代抛弃的人应该具有的基本素质。

不过陈克也不能一言不发,他寻思了一阵之后才说道:“这种事情我也只是坚持我自己的观点,至于未来会变化成什么样子,历史自然有公论。”

“历史的公论么?”罗乃林低声重复了一句,这才问道:“陈先生叫我们来,到底是有何用意?”

“我本来是听说诸位都是优秀的革命青年,所以希望诸位能够加入人民党,为人民革命尽份力量。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诸位已经加入了其他党派。我们人民党愿意和其他党派一起通力合作,推进革命。但是我们绝对不接受坚持其他政治观点的人加入人民党,更不可能接受其他党派的人以个人身份加入人民党。所以大家要是对人民党有兴趣,那就不妨留在我们根据地看看,或者参加力所能及的工作。如果各位没有兴趣,我们就给大家回家的路费。”

“陈先生这是说什么话?”方声洞已经从方才的震惊状态里头恢复过来,“我们来根据地,本来就是想出把力推动革命,来了就没准备走。是否加入人民党可以从长计议,但是为人民革命效力,我们义不容辞。”

陈克心理上不为所动,他笑道:“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根据地欢迎诸位。我们会安排诸位在根据地工作。”

陈克让后勤处把这些人安排去后勤部门工作,这倒不是故意刁难。后勤部门现在负责饲养场,饲养场可以说是现在中国科技含量最高的农业部门。而且饲养场里面雇佣了大量的女性劳动力,也是中国现在男女最平等的劳动企业。这个世界是不断变化的,例如21世纪的各大工业国中,即便是保守的右翼也一定程度的宣传“男女平等”的政治观点,这种政治观点已经是一种共识。但是在1907年,如果哪个政党敢公开支持“男女平等”,他就铁定会被认为是不折不扣的极端左派。既然林觉民他们是革命党,陈克认为他们有必要接受“劳动最光荣”和“男女平等”的观点。如果这些革命青年觉得自己不该“干这些低三下四的农活”,那这些人就可走人了。陈克随他们没有丝毫的挽留想法。

方声洞等人并不知道陈克的安排,他们怀着高兴与忐忑不安的心情参加了“革命运动”。人民党的根据地很大,这些人都知道了。所以他们根本想不出会给自己安排什么工作。当天晚上他们发现自己居然被编入了几百号日本人里头。这份震惊让这些革命青年无言以对了。林觉民是最感到意外的。如果不是因为陈克的邀请,林觉民就要去日本读书了。他还专门学习了日语。林觉民很是好学,对日语掌握的很快,他本来还在担心自己日语水平有限,准备到了日本好好向日本人学习日语。他现在发现,跟着日本人提高日语水平根本不用去日本。

第二天出完操之后,革命青年被先是上课,接着就被填鸭式的灌输了一番基本生物学。接触了“食物链”与“蛋白质”的概念。

第三天开始,众人就下乡开始参与“革命工作”,也就是宰鸭子的工作。母鸭子能留着下蛋,公鸭子就只能提供肉食。林觉民他们虽然觉得自己敢于上阵杀敌,但是让他们手脚麻利的宰杀鸭子却是个很不小的刺激。一手拎着屠刀,一手捏着鸭脖子,林觉民怎么都割不下去。教官对这种事情见多了,他过来和颜悦色地问道:“你们是不是还要给这鸭子念段《往生咒》啊?”

林觉民被弄了个大红脸,他抬头看着教官和蔼但是毫无回旋余地的神色。心里头发发狠,也不敢看鸭脖,一刀就割了下去。手里头的鸭子本来还算听话,这一刀下去,鸭子剧痛之下竟然从林觉民手里头挣脱出脖子,然后嘎嘎叫着乱飞乱跳。因为脖子受伤,鸭血喷溅,旁边的方声洞脸上被溅上去不少。吃惊之下方声洞手掌用力,他手里的鸭子因为感觉窒息,立刻也是垂死挣扎。方声洞生怕鸭子跑了,两手一起死死攥住鸭脖。不久之后鸭子倒是老实了,却不是因为鸭子不再感到恐惧,而是被方声洞给活活掐死了。

日本同志们已经杀鸭子已经颇为熟练,他们之所以没能到其他岗位上,是因为他们的汉语教育还没有完成。他们熟练的杀鸭放血,林觉民方声洞等人弄死一只鸭子,他们最少杀了四只。弄得这些南方革命青年很是不好意思。

教官没有批评这些人,大家刚开始的时候都一样,干多了就好了。但是日本革命同志们开始熟练拔毛的时候,教官则把南方革命青年们叫到一起开始解剖鸭子的尸体。养鸭子的若是连鸭子什么生理结构都不知道,那就未免太儿戏了。被剖开的鸭子尸体血淋淋的,南方革命青年们看着闻着都是一阵反胃。

晚上的时候,吃着鸭肉汤,南方革命青年一半以上都没什么胃口。罗乃林练武,远比众人恢复的更快。他平素就不爱说话,看这同志们的表现,他不得不说了一句,“快吃,不吃饭明天哪里有力气干活。”

众人吃完了饭,就回宿舍休息。林觉民也不再想去学什么日语。他听下铺的方声洞问道:“这就是革命么?”

这些南方革命青年没有一个是穷人出身,他们在做起义计划的时候,后勤工作素来是靠买。对人民党这种自给自足的模式很不适应。上课时候教官是讲过人民党的后勤供应体系的简单问题,林觉民心里面能够接受这种自给自足的模式,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方声洞的问题。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方声洞也没有完全想得到别人回答的想法,他长长的出了口气,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却也听不到方声洞再问什么。劳累了一天,林觉民只觉得越来越困,他对于自己的工作并不太理解,为同志们准备伙食这件事并不离谱,也谈不上是什么会被小看的工作,林觉民心里面有一种莫名的抵抗,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各种知识,见闻,以及实际工作的体验五花八门的搅和在一起,让林觉民的脑袋里头昏昏的。年轻人瞌睡足,他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