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二十七章

齐会深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被陈克紧急叫回凤台县的原因居然是要召开第一次政治审查工作。他更没想到,自己要审查的对象居然是武星辰。政治审查对于现在的人民党并不是特别另类的对待。随着人民党党员数量不断增加,除了入党介绍人这个“连带责任”的保险措施之外,人民党也重新进行了党员的“政治审查”。整个人民党上下,除了陈克之外,所有党员和预备党员都由人民内务委员会进行了初步政审。在别的事情上以身作则的陈克,极为罕见的要求人民内务委员会不对自己进行政审。他表示可以公开关于自己1905年5月后的任何资料。但是1905年前的资料,陈克实在是无法配合。

齐会深领导的人民内务委员会原本就没有打算对陈克进行什么政治审查,既然陈克的话引发了内务委员会的各种好奇,不过大家也仅仅敢私下猜测而已,没有人真的敢违背陈克的意愿。当然,陈克也提供了姓名、性别、国籍、籍贯等信息。这些基本资料对付外面的人倒也足够了。

现在已经进行过的政治审查都是基本资料搜集的初级审查,召开以“忠诚考察”为目的的政治审查,在根据地还是头一次。齐会深对此毫无经验,他听完了陈克介绍了任务之后,有些为难地问道:“陈主席,这种审查要达成什么目的?”

陈克的回答简明扼要,“既然是忠诚考察目的是为了确定武星辰同志是一个政治上可靠的同志。”

“那让武星辰同志留在根据地工作不就好了。何必要进行什么忠诚审查?”

“因为武星辰同志不仅希望能够被组织认同,还希望能够把他在山东发展的势力交给党组织。”

齐会深更加不解了,“那直接派人去山东不就行了?”

“我希望能够给武星辰同志一个交代,让他不至于被认为是外围势力。而且我也不希望这次的工作成为党内山头主义的创始。如果不想让党内有山头,那么所有的根据地的负责人必须是党中央委派的。我们肯定要委派新的党委书记,绝对不会让武星辰同志兼任当地的党委书记。这次政治审查不仅仅是审查,还是一次交流。不是私人之间的交流,而是武星辰同志作为党员,与党组织之间的交流。”

齐会深迟疑地问道:“就是说,得让武星辰同志明白,他得靠边站了?”

“不是他靠边站,而是党中央和人民党山东党支部要领导当地的革命工作。武星辰同志到底是想选择成为当地的进步力量的领导者存在,还是选择作为人民党的一名党员存在。”

“这种事情靠说有什么用?”齐会深有些不解。人民党现在在山东根本没有发展自己的力量,如果武星辰只是嘴上表态,实际行动上却进行抵抗的话,这种表态的意义就可以说毫无意义。权力的转移并非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齐会深现在兼任凤阳府地区党委书记,夺取地方真正的权力有多艰难,他不到一个月就深刻体会到了。

“如果连表态都没有,那就没有以后的可能性了。而且这件事情弄到这个程度,我有责任。如果当时我好歹建立起与山东的联系的话,事情就不会弄到这个程度。”陈克坦然承认了自己的责任,“所以我想给武星辰同志一个机会。这也是我的责任所在。”

陈克既然这么说,齐会深也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工作要旨了。武星辰被带去人民内务委员会的办公室里头写报告,先用文字说明这一年多来他的经历。然后就会是一场谈话,再接下来就是针对性的询问。齐会深对武星辰能在问询下坚持多久很没有信心。人民党发展到今天的程度,根据地的所有党员都在党的直接领导下进行过很多工作,平日里的考核早就不知不觉间进行了很久。武星辰在上海的时候很有些独立的味道,又在外头独自经历了这么久。齐会深能想到陈克的无奈。如果武星辰坚决要尽快回到山东工作,他的纪律性首先就会遭到质疑。人民党的组织纪律中最强调“服从命令听指挥”。无论党员干的是大事还是小事,都要服从党委的决议。党员不能够自行其是的,武星辰无疑已经极大的破坏了这条纪律。

齐会深执掌人民内务委员会工作的时候,就知道这份工作中会遇到很多棘手的问题。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遇到让人如此不愉快的工作。他突然觉得,人民内务委员会如果是陈克亲自执掌就好了。

陈克并不知道齐会深的想法,就算是他知道了,陈克也只会告诉齐会深,这就是革命工作的分工。陈克不可能一个人管辖人民党的所有事情。为了让这个日渐发展的组织能够良好的运行。陈克就必须把权力逐渐分配下去。

作为人民党的主席,陈克发现自己越来越远离基层了。以往陈克可以亲自站在工作的最前列,现在陈克只能通过报告以及谈话来解决问题。对此,陈克不得不感叹,“革命领袖”这个光辉万丈的词汇里头有着多少无奈。除了要进行战略上的设计,以及思想上的宣传之外,领袖们往往只能等待结果。无论下头做成了什么,或者没有做成什么,领袖们无疑都要承担起最高领导人的责任来。也就是说“背黑锅”的工作。

如果是历史上失败的政治组织,他们的传统倒是把责任推给下头,但是陈克一点都不想重蹈这些人的覆辙。历史上的党就是靠着“有错必改,有反必肃”的作风才能够成功,陈克一点都没有推卸自己责任的想法。不仅仅是他自己不能推卸责任,人民党的所有党员都不能推卸责任。

除了要对武星辰负起责任来,陈克还要面对南方来的革命党人。对请黄花岗“烈士”这件事,陈克觉得自己有些孟浪了。当时人民党还没有发动安庆战役,人民党上下对会党的了解不深。加上那时候陈克自己还没有足够的自信,他觉得有革命热情的就该是同志。所以陈克心中未免不自觉的对那些慷慨赴死的革命“前辈”有着过高的判断。

岳王会占领安庆之后的种种“事迹”被人民党的情报部门搜集后,在这两天递交了上来。鲁正平与何进武指挥光复会撤退后也已经平安回 来,陈克了解了大概情况之后,整个人几乎都石化了。他对旧时代革命者的信心空前低落。这些革命者的难能可贵之处或许仅仅是他们能够在需要人挺身而出的时候站了出来。但是指望靠这些人的自发努力去建立一个强大的新中国,陈克对此已经没有了任何指望。

心态不同,态度也不同。陈克接见林觉民等人的时候不自觉的就比较冷静了。与陈克的态度相比,林觉民方声洞等人就显得极为激动。双方见面问好之后,方声洞立刻激动地问道:“陈先生,不知你准备何时起兵推翻满清?”

“我们现在不就在起兵推翻满清么?”陈克一桶冷水就泼了上去。

方声洞完全错误的理解了陈克的意思,他振奋地问道:“难道近期就要起兵北上攻打满清的老巢北京么?”

陈克也不再多解释,他直截了当地问道:“诸位革命同志,我想问件事。你们革命的目的是为了推翻满清,还是为了拯救百姓,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

“这……”方声洞登时就被问住了,他疑惑地问道:“这有什么区别么?打倒了满清之后,百姓自然能够过上好日子。”

陈克冷静的看着方声洞等人,这种程度的革命道理陈克讲过太多次,他甚至连激动的情绪都没有了,“打倒满清是打倒满清,这和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祸害百姓的不仅仅是满清朝廷,我写《狂人日记》就是要告诉大家,现在这个社会制度就是吃人的。如果百姓们想过上好日子,就得从这个制度里面被解放出来。古诗里头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这可不是满清时代的诗,但是和现在满清统制的中国有何区别?只是为了打倒满清,不过是倒了一个满清,再站起一个别的朝代。换汤不换药。”

方声洞听了陈克冷静的话之后,却忍不住大声赞了起来,“说得好,陈先生你说得好!所以我们才要打倒满清,推行共和!若是再搞什么帝制和立宪帝制,中国也绝对没有前途的。只有在共和制下,采取民主的议会政治,人民才能有活路。陈先生的见识果然不一般,除了孙逸仙先生之外,我还真的没见过能把这个问题说的如此清楚的。”

一听自己居然被人拿来与孙中山比,陈克当时就很不爽,他忍不住冷笑道:“别把我和孙大炮这等人相提并论。”

方声洞等人看陈克脸色很是不好看,一个个都愕然了。陈克知道这些青年们都很尊敬孙中山,他觉得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激化不必要的矛盾。他微笑着说道:“我和孙中山先生走的不是一条路子。没有什么可比性。”

“为何这么说?”罗乃林饶有兴趣的问道。

“孙中山追求的权力是希望打倒满清之后得到政权与权力。我们人民党是先把百姓从吃人的旧制度下头解放出来,通过得到百姓的认同与支持而得到的权力。两者基础完全不同。所以没什么可以比较的。”

罗乃林一直没说话,方才就连介绍也是林觉民代为介绍的。但是听了陈克的解释,他倒是追问道,“那这两者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就是我们人民党是为了让人民得到权力而去为人民卖命。孙先生的革命么,说个不好听的,就是让别人给他卖命。”

“陈先生的话未免有些太刻薄了吧?”方声洞立刻激动的反驳道。

陈克再也忍不住了,他毫不客气的反驳道:“那安徽人民面对水灾的时候孙先生在哪里?他正带着他的日本小老婆在四处游说弄钱呢?革命党四处起义的时候,孙先生在哪里?他在日本遥控指挥呢。在每一个面对死亡的时候,孙先生在哪里?反正都不在危险的地方。这种革命家我们人民党是没有的。我们人民党讲的是实干。”

因为有些事情还没有发生,陈克也不好再多说些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孙大炮的一生除了热衷玩弄未成年少女之外,就是抓权和找金主。再有就是对曾经的“革命战友”大开杀戒。唯一一次能称为“直面死亡”的,就是在广东的时候,陈炯明反对孙中山通过开设烟馆和赌场收税,也反对孙中山北伐。孙中山就想暗杀陈炯明,因为势单力孤没人听他的暗杀命令。结果反倒是孙中山被忠于陈炯明的部队给撵走了。当时所谓围攻“总统府”的部队根本没有想要孙中山的小命。他们让开了大路让孙中山走人,只是象征性的夺取了“总统府”作为表态。结果孙中山上了战舰之后,立刻命令军舰连续几天报复性的炮轰广州城,炸死了好几百广东城市民。命令军舰向市民开火的“大总统”,孙中山也算是很有特色的一位。

至于辛亥革命后孙中山的铁杆们对光复会大开杀戒疯狂杀戮,包括迷雾重重的暗杀宋教仁的行动,背后总有孙中山的身影。如果孙中山控制不了这些部下,那就只能说孙中山无能。如果孙中山能够有效的控制这些部下,那么孙中山就是主谋,至少也是首肯了这些人的行动。而且陈克看到的不少资料里头,孙中山生前就已经有了“清共”的想法,只是因为当时他死了,蒋介之后为了夺权,于是弄出一个412反革命政变。追其根源,孙中山绝对脱不了干系。

看的资料越多,陈克就对孙中山的评价越低。“人品低劣,手段毒辣。”这就是陈克对孙中山的印象。如果有机会的话,陈克觉得一定要先下手把孙中山以及他手下的陈其美和蒋介等人除掉。没有他们在的话,中国只会更好。

与方声洞想极力反驳陈克的话相反,罗乃林赞道,“陈先生说得好。”众人的目光本来都在陈克身上,听罗乃林这么说,方声洞愤怒的目光都落在了罗乃林脸上。

罗乃林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他笑道:“陈先生,这几位都是同盟会的人。在下是光复会的。虽然大家都认识黄兴先生,但是我们却不是同一党的。”

这话让陈克大为惊讶,他一直不知道1907年的时候同盟会与光复会的关系。但是看辛亥革命之后同盟会大杀光复会,加上罗乃林的表示。看来这两个政党之间的矛盾绝非辛亥革命后才激化的。

罗乃林继续说道,“陈先生,我对人民党能够有如此作为极为钦佩。却不知陈先生叫我们来安徽有何见教。不会仅仅是让我们来看看吧。”

“我本来听说各位都是革命同志,所以希望诸位能够加入我们人民党,为中国的百姓打下一个新天地出来。不过我们人民党决不允许党内的人有双重政党身份。所以我觉得我是孟浪了。”

“陈先生想让我们加入人民党么?”林觉民问。

“是的。”陈克看着林觉民,心里头觉得很有些可惜。林觉民这等人物陈克还是很在乎的。

林觉民笑道:“我既没有加入同盟会,也没有加入光复会。却不知道陈先生可否招收。”

陈克看林觉民的神色,就知道林觉民此时也没有加入人民党的意图,他也笑道:“我们人民党只招收自愿加入的同志,而且即便是自愿加入,若是没有真正认同我们人民党的革命纲领,我们也是不会招收的。”

“请问人民党的政治主张是什么?”

“人民革命,建立一个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

“人民民主专政?”林觉民收起了笑容,“民主就是民主,专政就是专政,怎么可能又民主又专政呢?陈先生莫非是在说笑话吧?”

“那林兄弟觉得什么是民主?”陈克也收起了笑容。

林觉民正色说道:“自然是共和制,议会选举代表治理国家。自由、平等、博爱。”

陈克问道:“议会制什么时候能够代表人民了?”

“议会的议员是人民选出来的,怎么不可能代表人民呢?”林觉民边说边用诧异的目光看着陈克。他并不相信陈克连这么基本的道理都不懂。

陈克正色说道:“议会制是各个利益集团博弈的地方,这种地方怎么可能选出代表人民利益的民主代表。例如福建的议员,他们敢提出某种程度有利于国家,但是却损害了福建利益的政策么?他们为了选票,就必须代表,或者至少表面上代表选民的利益。你说这种制度怎么可能选出代表整个中国百姓利益的代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