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二十六章下

“武兄,好久不见。”陈克的笑容与在上海的时候没太大变化,如果一定要说变化,那就是陈克看着更加坦诚。神色中没了丝毫做作的东西。武星辰不太清楚这是陈克没有了以前或多或少的假惺惺的东西,还是这些东西被陈克巧妙的给掩藏起来。

“陈兄,咱们这得有一年多没见了。”武星辰也坦率的说道。

陈克的笑着说道:“好不容易回来了,咱们就好好聊聊。咱们的老同志基本都在根据地,游缑同志这会儿负责运载设备,你也看到了,会深、庆国、足道他们都在根据地。只是他们现在都在其他县里头,一时半会是见不到面。你这一回来,咱们的老同志就齐了。”

武星辰知道陈克不得不拉这些家常,但是他却不想说这么多没用的东西,“文青,我这次回来是想问你几件事。最近要的一件事,庞梓现在是不是在听你的号令?”

“没有,陈天华去年一直和庞梓在一起,但是北洋去围剿庞梓的时候,大家就分开行动了。”陈克回答了武星辰的问题之后,奇怪的问道,“庞梓又闹出什么事情了?”

“他已经回了南宫县。最近可是闹出了好大的动静。我派人去和他联系,却怎么都联络不上他。而且我听说你在安徽闹出这么多事情,觉得怎么都得回来看看。”

陈克看了看周围的来来往往的人,“咱们回去再说这些事情吧。”

武星辰点点头。陈克又招呼了一下新来的那些南方革命党人,让人带他们先安顿下,然后这才与武星辰一起回了军营。

“文青,我这还算不算是人民党的人了。”武星辰一坐下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武星辰同志,你也是参加过入党宣誓的老同志了,你要是觉得你是人民党党员,而且实实在在的做到了人民党党员应该遵守的纪律。那么你依旧是人民党党员。”

听了陈克的回答,武星辰点点头,“文青,按你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只怕已经不能算是党员了吧。”

陈克觉得不太好回答这个问题,他以前看很多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党对于一度中断联系的党员们要进行严格的审查和甄别。那时候陈克觉得这种做法未免有些不近情理了。但是面对武星辰这个“长期中断了联系”的老党员,他才发现那种严格的审查与甄别并不是不近人情,而是一种对于组织本身的负责任的做法。

武星辰一年前自告奋勇去山东的活动,这是陈克同意的。这件事情无可厚非,武星现在突然回来,陈克并不怀疑武星辰背叛了革命,武星辰与满清有着不共戴天的怨恨,他不可能投奔满清的。但是这种标准根本不足以确定武星辰的党员身份了。如果一年多前,武星辰还能以反清而确定其党员的立场。在一年多后的今天,人民党的组织性与纪律性都高度强化。武星辰长期脱离了党的领导,而且他自己至少没有非常主动的试图建立与党组织的联系。按照现在人民党的组织模式,武星辰其实已经被降为了外围人员。如果武星辰真的希望重新被党接纳,他的党性与原则性无疑会遭到严厉的质疑,那可是得脱几层皮的。在这方面,陈克都不敢出面保武星辰。

看陈克迟疑着不说话,武星辰笑了笑,“文青不必如此为难,我们这么久没有联系,我自己都没脸说我是人民党的老党员。文青有什么不妨直说。”

陈克想来想去,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就是决定按照外围人员的方式对待武星辰。要么就是让武星辰通过严格的审查。陈克认为让武星辰一个人孤立在外,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至少陈克并没有试图建立与武星辰的联系。这一年来党组织全力建设安徽根据地,陈克差不多把武星辰彻底给忘记了。所以陈克还是希望能够挽回自己的错误。但是这种挽回就不得不让武星辰受委屈了。陈克很担心武星辰是否能够自觉自愿的接受这种委屈。思前想后,陈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武星辰同志,现在咱们人民党变化很大,你不妨在根据地好好看看,好好学习一下。若是你还想继续在咱们人民党干下去,就得通过组织上的审查。”

武星辰听完之后沉默了好一阵,这才说道:“文青,你说的审查是不是投名状啊?”

“不是投名状,我看比投名状还严厉的多。武星辰同志,你要是想继续跟着党走,就得让党相信你是真心的。这件事我也有错,不该对你不管不顾。但是无论我有多大错,你都得接受党的审查。确定你是真心的跟着党走才行。”

“让我递投名状,文青你总得给我划条道出来吧。”武星辰问。

“有两条道,第一条道你就在根据地重新开始工作,把你在山东干了什么向党组织汇报一下,山东的事情你以后就别管了,专心在根据地工作就行。这条道最方便,而且也不会太折腾你。但是武星辰同志,你在山东这么久,你愿意不愿意离开山东呢?这是我比较担心的。”

武星辰听完陈克的话,觉得陈克提出的条件居然十分合理。他暗自松了口气,“我这次回来,一来是因为庞梓的事情,二来是因为我在外头自己干了这么久,我是真心觉得文青你以前说的东西在理。所以我这次回来也是下了决心,我在山东经营的势力,我全部交给咱们党来主持。我以后不再自己立竿子了。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山东去。如果我想回山东继续干的话,把权交了行不行。”

陈克最担心就是武星辰以自己在山东的势力为背景,不服从党组织的安排。根据地马上就要在更大的范围内开辟根据地。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容许了武星辰,那以后根据地建设肯定会变成党内山头派系的先端。党的历史早就证明,如果想革命成功,就必须由党中央掌控党组织,而不能允许党内存在独立半独立的势力。

武星辰的表态让陈克安心了不少。不过陈克也没有盲目的乐观起来,“武星辰同志,审查会是一个很严厉的事情。你绝对要受委屈。这点你得准备好。另外审查也不会是短短的几天,审查会经历很长时间。不仅仅在根据地,而且还会到山东去。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你把山东发展的势力交给咱们党组织。但是你却被调离了山东。虽然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是要针对你个人,这是党组织的统一安排。但是你是不是能真心接受党组织的安排,这个就得看你自己是不是把能够做到人民党党员的操守了。”

“文青,如果这两条路我都不同意的话,那是不是就要开除我出党了?”武星辰问。

“是的。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所以本着对你负责任的态度,我会要求开除你出党。以后咱们还能合作,但是你就不再是我们人民党的党员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