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十四章

湖北水军对安庆迎江寺的炮击在第二天上午继续进行。在水军炮击的同时,安庆城西终于出现了湖北新军步兵的身影。原本信誓旦旦要把新军“全部杀光”的岳王会干部们明显分成了两派。

听到湖北新军的陆军投入了战斗,有会党党首带着紧张与畏惧的神色说道,“我们能打过湖北新军么?”

“湖北新军有什么了不起?到城下咱们一顿枪就把他们都给放翻了!”有人则是胆气豪装,跃跃欲试。这些会党们并没有参加过战斗,对于战争并无理解。站在高高的安庆城墙上居高临下的巡视,总能让他们有种豪迈的心态。

与会党不同,以新军为核心建立的安庆革命军正规部队因为有过战争经验,知道这城墙什么都不算。这些正规部队的指挥官们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很明显有着各自的心事。

“我们有四五千人,有枪有炮,有安庆城。怎么可能守不住安庆城?要不是被人民党带走了那么多装备,我们就冲出去把湖北佬全部干掉了。”岳王会的干部们中有人继续散步陈词滥调的话。这话依旧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就是,有什么怕的。我们现在还是出城会会湖北新军,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耐。”有会党首领甚至请求主动出击。

看着这些会党的态度,陈独秀心中忍不住生出与湖北新军在安庆决一死战的想法。经过了在安庆近两个月的“静坐”,敌人终于打来了。岳王会现在面对的正是一次对革命的考验!几个个小时前,他虽然被迫向人民党的鲁正平承认了“失败”。不过那种承认在看到满屋子的“革命同志”之后又动摇了,甚至要烟消云散了。陈独秀觉得自己当时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在动摇状态下才承认了“失败”。实际上真的想起来,岳王会有四五千人,就算是新军有上万人,攻城战里面进攻方占据两倍人数优势,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优势么。而且新军的战斗力也未必有人民党强大。陈独秀心中开始列数各种有可能战胜湖北新军的理由。

就在陈独秀又开始陷入“革命成功”幻想中的时候,秋瑾在池州城门口向迎接而来的陶成章介绍着鲁正平与何进武。

昨天晚上鲁正平向陈独秀讲述完自己的看法之后,就向陈独秀辞行。这是原本就已经告知过陈独秀的。湖北新军封锁了江面,想白天过江并不容易,所以鲁正平他们就要大半夜起身出发往安庆下游,再找机会渡江。陈独秀当时对鲁正平深为佩服,干脆就让人带鲁正平去安庆水门那里挑一条船。鲁正平也不客气,与何进武一起去叫醒了秋瑾,然后到安庆水门挑了一条小船。趁着夜色就出发了。鲁正平与何进武都是水上支队出身,驾船能力相当了得。他们又跟随着运钢铁的船队,以及安庆战役中在长江上行过船,虽然只是一条小船,却行的极快,上午时分就到了池州。

陶成章听了秋瑾的介绍,知道陈克没有能够提供援军。他对这件事并不太在意,陈克远在凤阳府,如果能提供大量部队反倒是稀奇了。听秋瑾谈及一路上兼程的辛苦,陶成章根据自己的经验深刻知道长途行进需要何等精力与意志力。看着面前的鲁正平与何进武虽然也是风尘仆仆,但是丝毫没有精疲力竭的模样。心中对这两人的评价就变得极高。

众人进城之后,池州与安庆差不多,不过好歹也有那么几家店铺在经营。地面上也远没有安庆那么脏乱。上午时分,竟然能够看到打扫卫生的人。虽然从装束上看还是以前池州城里头负责打扫卫生的那些人。不过比起安庆那种全盘的失败,池州还是好了不少。

一行人进了池州知府衙门,只见衙门里头的人进进出出,等在大堂里头的人也不多。看来光复会的办事效率比岳王会好些,而且派头也远没有岳王会大。

落座没多久,就见徐锡麟匆匆从外面赶来,一见到秋瑾,他如释重负的露出了笑容,“璇卿,你回来了!”

秋瑾也急忙站起身来,“伯荪,我刚到。陶先生说你带人去查看敌情,这么快就回来了?”

听到这话,徐锡麟的笑意顷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他向陶成章说道:“陶公,湖北新军在离咱们二十几里的地方设了哨卡。我见他们盘查甚严,就没继续往前去。”

“不妨事。你又不会说安徽本地话,贸然上去反倒不妥。”陶成章并不在意,“既然伯荪也已经回来了,咱们的人也就齐了。咱们就听听鲁先生到底带来文青的什么口信。”

说完,陶成章目光炯炯的看着鲁正平。

光复会因为是浙江的会党,安徽本地的会党并没有人来投奔。所以参与这次会议的人不多,只有七个人。众人围在一张八仙桌旁,看着鲁正平拿出的地图。“我们陈克主席建议光复会面对强敌走为上。”

“不战而逃么?”陶成章的声音里面并没有什么情绪。反倒是徐锡麟听了这话之后抬眼看了看鲁正平。

“既然肯定打不赢,何必要无谓的牺牲在这里呢?”鲁正平说道。

没有人反驳,没有人争辩。光复会的领导者们的目光落在了陶成章身上。陶成章沉默了一阵,这才说道:“打安庆之后,我算是明白打仗的事情我是不如文青的。这两个月来,我们只是占据了这么一座池州城,发动革命的事情毫无进展。士绅们推诿,百姓们根本不相信我们。既然文青觉得我们该撤,那我们不妨就撤退回浙江吧。”

徐锡麟连忙说道:“陶公,咱们怎么也得打打才行吧。这么灰溜溜的回了浙江,怎么向蔡元培先生交代?而且安庆还在,湖北新军也不可能主攻咱们,咱们何必这样率先逃走呢?”

没等陶成章说话,鲁正平就说道:“安庆守不住的。我刚从安庆过来,不用打就能看出来安庆绝对受不住的。”

“你在安庆待了多久?”徐锡麟疑惑的问道。

“不到一天。”

“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就能知道安庆守不住么?”

“外无必救之兵,内无必守之城。岳王会只想着守城,根本就没有消灭湖北新军的想法。一味的守城能守住么?现在已经不是当年大刀长矛弓箭的日子了,装备了步枪火炮这些新式火器之后,守城一方的优势大大降低。更别说安庆守城一方根本就是群乌合之众。”

徐锡麟对军事了解不多,听鲁正平这么说,还是将信将疑,怀疑多而相信少。陶成章果断接过话头,“鲁先生认为安庆能守多久?”

“十日内必败。”

“为何是十日?”陶成章对这个准确的数字很不解。

“因为我不知道湖北新军的战力到底如何。不过既然是新军,想必不会稍遇挫折就打不下去。我这次来之前,陈克主席专门统计了安庆方面的火炮和炮弹数量。一旦开打,安庆的火炮顶多撑五天。五天之后炮弹就会用尽。以安庆那帮人的实力,在城头上经不住两天的炮轰。一旦他们被夺下了城墙,定然士气低落。失败也不过是一天的事情。所以我说他们十日内必败。”

鲁正平用数字说话,以量化的方式来解释安庆正在进行的战斗。光复会的众人听了之后将信将疑。与会的干部平智础问道:“打仗又不是非要守城才行,若是岳王会采取夜袭等方法的话,也未必不能赢过新军吧?”

对这么一个已经算是“非常有常识”的错误观点,鲁正平觉得光复会的确比岳王会的水准高出很多,他解释道:“肯定不行。新军的各种操练要比岳王会多得多。生手打熟手,绝不会有什么胜算。这可不是单打独守,乱拳打死老师傅。这是成千上万人大规模的战斗,没有严格的训练,根本不可能胜利的。”

平智础对鲁正平的话还是将信将疑。他看了看陶成章,见到陶成章正在微微点头,很明显是赞同鲁正平的态度。平智础也不再方便多说什么。

“那怎么撤退呢?鲁先生有什么见教?”

“撤退的路线,撤退的速度,遇到突发情况的预案。”鲁正平毫不迟疑的说道。他指着地图,“诸位准备多长时间内撤到哪里去。这就要看诸位能够带多少物资。这就决定了撤退的速度……”

讲了半个小时,鲁正平才把撤退的基本要领讲述完,其实陈克在军校讲述这些知识的时候,是用搬家当作例子的,那时候陈克用词轻松愉快,学生们经常是忍不住哄堂大笑。但是鲁正平毕竟打仗这么多,就忍不住把自己在军事上的体会掺杂进去讲述,光复会的众人第一次听到有人比较系统的讲述“军事行动”,看似比较简单的撤退,竟然有这么多门道在里头。一个个都听的傻了。在他们看来,撤退就是败退时的逃跑。却万万没想到连一个逃跑居然也有这么多学问在里头。

陶成章是第一个恢复过来的,他两眼瞪得极大,热切地说道:“鲁先生,你可否留在我们光复会?这次撤退我想让鲁先生你来指挥。”

鲁正平没想到陶成章居然反应如此激烈,人民党的军事行动都是参谋们负责制定的,鲁正平并不是参谋人员。他连忙推辞道:“我这也是纸上谈兵。我自己根本没有指挥过撤退行动。”

对于鲁正平的解释,陶成章根本不在意,他态度坚决地说道:“鲁先生没有指挥过撤退,我们也没有指挥过撤退。好歹鲁先生学过怎么撤退,难道文青派鲁先生来只是走走过场么?”

陈克派鲁正平来的时候,只是让鲁正平见机行事,尽可能的给与光复会帮助。陈克倒是觉得光复会很可能选择坚守池州。没想到光复会居然能够果断选择撤退,这倒是出乎鲁正平的意料之外。他与何进武对视了一眼,何进武眉头微皱。思忖一阵,何进武问道:“我们不可能跟着诸位撤回浙江的。”

“不用回浙江。”陶成章说道,他指着地图,“只要能过了芜湖就行。从池州到芜湖,一路上满清驻军之处甚多,只要过了芜湖,我们就有同志接应。”

这是实话,陶成章之所以能这么快下定决心撤退,原因之一就是清军隔断了浙江到池州间的联系,浙江支援的同志很难到达池州。他知道光复会在池州势单力孤,所以才下了决心撤退。

听完这话,何进武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了。他和鲁正平来之前,陈克交代的是,如果光复会与岳王会根本没有合作的意思。那么两人就可以直接回根据地。如果这两个革命党真心肯合作,特别是光复会肯合作的话,那就尽可能给与一些帮助。当然,前提是鲁正平与何进武两人不能把自己给搭进去。现在看,光复会合作的意向极为坚定,而且两人也只是负责撤退事宜,倒也没有违背陈克的命令。

“鲁政委……”何进武暗示道。

鲁正平点点头,“那么我们就暂时帮大家打打下手。若是诸位觉得我们做的不行,就直说。我们绝不会耽误大家的事情。”

陶成章连忙应道:“鲁先生哪里话,既然我们请鲁先生指挥,那就绝对不会不听鲁先生的命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