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连锁反应 第十二章

在石德宽的陪同下,秋瑾等人进入了安庆城。距离人民党攻打安庆城已经是快两个月前的事情了。和那时候相比,秋瑾最直观的感觉是安庆城变得又脏又乱。战争爆发前,安庆城的城市运作好歹还在正常水平,官府的城市清洁工作在运作,安庆城百姓自己的清洁工作也在运行。城市卫生好歹维持在一个基本水平线上。岳王会占据安庆将近两个月了,本该由官府主导的城市卫生完全停滞,人民虽然也在打扫自家门前的卫生,不过大家总不可能把城市内的大量垃圾给运出城去,其结果就是垃圾四处堆积如山,城市内污水横流,便溺满地。曾经还算不错的安庆城,现在整个被污秽和臭气污染了。

沿途走来,秋瑾看到安庆市面极为萧条,家家户户关门闭户。不仅没有商家开门,很多院落的大门上都挂着大锁。想来已经全家逃出了安庆城。这局面倒与池州城颇有相似。秋瑾曾经以为革命之后,人民会踊跃支持。现实无情的给了秋瑾一个教训。革命首先就是破坏,在建成一个全新的体制之前,人民并不会无条件的支持革命。

秋瑾被刺鼻的便溺味道熏得捂住了口鼻。但是她依旧忍不住问道:“鲁正平同志,你们人民党在凤台县是怎么组织打扫卫生的?”

鲁正平很平静地答道:“在我们看来大小便是很好的肥料。从一开始,我们就建立公厕,用粪便积肥。随地大小便在根据地是被禁止的。”

秋瑾微微叹了口气,“文青总是出人意料。”

鲁正平傲然答道:“根据地刚开始建立起农业积肥体系的时候,陈主席自己也亲自掏过公厕,拉过粪车的。”

这年头掏粪可是比较低贱的工作,听说陈克自己曾经亲自这么做,石德宽和秋瑾都是一惊。石德宽用震惊的目光看向鲁正平,却见鲁正平脸上满是一种自豪的模样,丝毫不以人民党主席干过掏粪的工作而有丝毫的羞愧感觉。

秋瑾微微摇摇头,“文青何必这么作践自己?”

“啥叫作践自己?”听了秋瑾的话,同来的何进武当时就恼火了,一路上秋瑾对两人代答不理,他们没生气,听到秋瑾说干活是作践了自己,何进武登时就忍不住怒气,“我们人民党上上下下人人掏过粪坑,拉过粪车。不积肥哪里来的好收成?这丢人么?这丢什么人啊?再说了,看看,你们占据了安庆怎么也得把安庆当成你们家吧。瞅瞅城里头的模样,有这么对待自己家的么?”

被何进武这么一顿呵斥,石德宽与秋瑾都讪讪的不敢再说什么。

鲁正平对何进武的愤怒非常能理解,人民党的教育里面素来是强调“中国是我们大家的家,我们要好好对待她。”除了这种口号式的宣传之外,人民党在执行方面同样有着详细的规定。除了坚决不许部队侵扰百姓之外,只要部队有闲暇,就要负责起当地的公共卫生工作。整理垃圾就是其中一项。鲁正平现在已经是人民党侦查分队的一名政委,党校的集体培训他必须要参加的,陈克兼任党校的校长,在干部培训课程中他专门讲述具体工作方法,“如果我们对公共卫生置之不理,大家觉得这种心态是什么心态?这就是过路心态,土匪心态。我们人民党必然要解放整个中国,哪怕是在某些地区只是短时间内存在,我们也要把在这段时间内承当起政府的指责来。时间上来不及,大的事情干不了,打扫一下卫生的小事情还干不了么?从军事角度来说,通过打扫卫生,大家熟悉了当地的地形。从政治角度来说,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干了什么,人民没有不知道的。在一个干净的环境里面生活,总比在肮脏的环境里面生活舒服些。人民绝对不会支持流寇土匪,我们的行动如果不能展现出我们有长期建设的意向,如果我们的行动不能证明我们是人民的军队,那么我们就不可能得到人民真心的认同和支持。”

陈克的很多课程一直让很多同志感到莫名其妙,原因之一就是这些内容太琐碎,过于细腻。同志们私下讨论的时候,有时候会认为陈克主席经常“比大姑娘心都细”。工作内容事无巨细,按照陈克要求的干了之后,效果仅仅是让百姓们冷眼旁观,一言不发。直到亲眼瞅见安庆城的现状,鲁正平算是明白如果不按照陈克所说的去做,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鲁正平坚信,如果自己是安庆城的居民,他绝对不会支持岳王会的统治。

一行人进了安徽巡抚衙门,岳王会的首领们勉强能够称为客气的接待了三人。大家互相通报了各自的来历,柏文蔚开门见山地问道:“不知道人民党的同志来了多少人。”

“只有我们两个,我们是负责护送秋瑾先生回池州的。”鲁正平说道。

“没有别的援军么?”柏文蔚问。

“没有。”鲁正平说话直来直往。

一听说没有援军,大厅里面的气氛登时就冷了下来。

陈独秀还没有想好接下来该怎么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却听到自己这边的一位已经站起身来,阴阳怪气地问道:“我说秋先生,还有人民党的两位。你们既然没有援军,那来我们安庆干什么?看笑话么?”

“请问这位是……”秋瑾皱着眉头问道。

“在下刁德章。”说话的那位大大咧咧的应道。

秋瑾冷笑道:“我连听都没听过你的名字,你这样的还在我面前撒野么?”

刁德章万万没想到秋瑾居然如此不客气,他自觉的被削了面子,怒气冲冲的猛然起身。

鲁正平不等冲突爆发,就向陈独秀大声说道:“陈先生,这位刁德章先生说的话是你的意思么?”

陈独秀被猛地将了这么一军,他其实并不完全反对刁德章的话。但他的确也没有授意刁德章的意思。此时批评刁德章也不是,不批评也不是。

刁德章眼睛一翻,嘴角撇着,冷笑道:“没想到你还这么能说会道。那我问你们,你们一不是派兵援救,二不是送钱送粮,来我们安庆干什么?什么过来看看,不还是精诚合作那番屁话。没有我们在这里扛着满清,你们光复会的池州,还有什么人民党的凤阳早就被满清打去了。哪里轮得到你们在这里假惺惺的装慰问。我老刁是看明白了,人民党根本就是不安好心,捅了安庆这么一个马蜂窝,让我们岳王会给你们顶缸。”

看着刁德章唾沫横飞的在这里大骂人民党和光复会,秋瑾气的脸色铁青。倒是鲁正平和何进武觉得刁德章倒是彻头彻尾“无利不早起”的江湖痞子。人民党上层都知道,把安庆交给岳王会本来就是不怀好意的做法。只是岳王会的首领们看不透形势,没等人民党说话,他们自己急急忙忙的冲上来顶缸。人民党也乐得做这么一个顺水人情。而对于刁德章这种人,占据安庆的目的就是为了发财,反倒不容易上这种当。

就在此时,只听得呯的一声,柏文蔚一掌拍在桌上。“刁德章,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大敌当前,你不说怎么抗敌,反倒说这么些玩意,你想做什么?”

面对愤怒的柏文蔚,刁德章根本不在乎,“柏先生,我早就想说,这安庆要不得了。满清这么多人,这么多炮船。咱们就四五千人,怎么能守住安庆?我的意思,咱们赶紧撤出安庆,以后有的是机会东山再起。死守安庆就是死路一条。”

柏文蔚怒道:“撤出安庆?撤出安庆之后咱们往哪去?跟着你回你老家么?”

会议厅里面就这么争吵起来。鲁正平本以为刁德章是要向人民党发难,结果听了一阵,却发现刁德章根本就不是这个目的,他竟然是要临阵脱逃。而且附和刁德章的竟然也有那么几个人。

争吵持续了好一阵,最后陈独秀带着疲惫的神色对秋瑾说道:“秋瑾先生,我们先去里面说话吧。德宽你也一起来。”

避开了巡抚衙门大厅里头的争吵,巡抚衙门的客厅倒是清静了不少。与会的人很少,秋瑾、鲁正平和何进武,陈独秀,石德宽,大家落座没有多久,柏文蔚也气呼呼的走了进来。

六人围坐在桌边,陈独秀虽然神态依旧疲惫,但是没有那些内部分裂份子在场,倒也很快恢复了文人特有的文雅。他开口问道:“这位鲁先生,不知这次陈克主席派你过来的时候,可否交代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鲁正平是最早提议解放根据地外的人民党同志之一,在五河县刘家铺战斗中态度兼具,表现出色。之后的诸多战斗中积累了不少的战功。现在是侦查营的一名政委。侦察营是人民党绝对的精锐部队,安庆战役中表现的极为出色。虽然编制上只是一个营级单位,但是实际上比其他营级单位高了半级。如果只是护送秋瑾,是绝对不会用到鲁正平,与侦察营二连连长何进武的。

“却不知陈先生说的特别事情,指的是什么?”陈克的确交代给鲁正平一些任务,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让鲁正平给岳王会与光复会提供一些军事指挥上的帮助。但是陈克也交代的极为清楚,就算是救不了岳王会与光复会,鲁正平也得与何进武活着回到根据地。对于陈克如此爱护同志的态度,鲁正平是极为感动的。所以鲁正平并没有急着接腔。

陈独秀也不卖关子,他坦然说道:“现在满清已经打过来了,我们需要支援。贵党的部队骁勇善战,我们只需要借一千人。一千人就够了。”

“那陈先生准备怎么用这一千人呢?”鲁正平继续问道,“守城,还是出城打仗?”

陈独秀不懂军事,柏文蔚接过了话题,“我们想让贵部出城作战。”

何进武听到这话,别过了脸。感情岳王会向人民党借一千人,就是用来送死的。看到何进武的表现,柏文蔚也觉得很是不好意思。接下来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鲁正平倒是没有太在意这个,他继续问:“那现在战时到底如何呢?可否请陈先生告知?”

“昨天开始,清军的水师就猛攻安庆,被我们的炮台打退了多次。”陈独秀只能捡拿得出手的战绩来说。

鲁正平跟没听到一样,他继续问道:“我听说来的是湖北新军,不知道湖北新军的水师驻扎地在哪里?陆军的驻扎地在哪里?都有多少人。谁统领这些人马的?”

“这……,暂时还没有查清。”陈独秀对此也是非常失望。

岳王会占领了安庆将近两个月,居然连一个像样的情报系统都没有。人民党远在千里之外,只怕得到的消息比岳王会还要多些。鲁正平是侦查部队现役军人,对于岳王会的表现是极度失望的。若是陈克询问鲁正平这些,鲁正平是宁肯自杀也没脸说出“没查清”三个字。

敌人打上门来还不知道敌人的基本情报,想借兵出去打野战。这证明了岳王会在军事上已经彻底失败了。外头屎尿遍地的安庆城已经足以说明岳王会在政治上的失败。方才的那场内部争斗足以证明岳王会在组织上也失败了。政治、军事、内部组织全部失败,鲁正平实在不知道岳王会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革命党”。

作为人民党的党员,鲁正平很清楚自己和人民党的主席陈克一比,能力天差地别。但是和岳王会一比,鲁正平相信自己绝对能胜任这等“革命党”的领袖。

把思路从这无用的感想中强行收回来,鲁正平开始考虑怎么才能帮助岳王会,但是左思右想,除了让人民党彻底接管岳王会与安庆,竟然没有别的方法。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死马也得当作活马医啊。鲁正平回想了一阵陈克给他说过的几个军事计划,这才问道:“陈先生,贵部里头能拉出去打仗的到底能有多少人。我的意思是,能四天内带出去三五百里路还能打仗的,你觉得到底有多少人?”

“这……”陈独秀转过头看向柏文蔚。

柏文蔚不知道鲁正平的意思,“鲁先生这是何意?你是在笑我们不能打仗么?”

“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就我所知这次来的是湖北新军。”鲁正平一面说,一面从挎包里头掏出一张地图扑在桌上。这是人民党绘图科提供的战场地图。

“既然是湖北新军,水军也颇为厉害。沿着长江一百里内只怕已经被封锁了。所以少说也得走出一百五十里地去,才能在渡江的时候不被发觉。我本来想着岳王会知道新军的驻扎情况,然后我们不在江北打。而是渡过长江,绕到湖北新军背后打。而且不能走东边,东边有池州,湖北新军定然有防备,必须从西边渡江才行。所以,我才问贵部到底有多少四天内能带出去三五百里路的部队。”

众人的目光随着鲁正平的手指在地图上移动,这么细致的图纸是他们从所未见的。上面密密麻麻的标志着各种地名。

“当然,若是岳王会与光复会通力合作的话,两边同时出兵倒是更好。”鲁正平说完看了秋瑾一眼,这才继续说道:“既然大家都在这里,我觉得不妨就说了实话,到底岳王会与光复会有多少能战之士。”

柏文蔚和秋瑾面面相觑,四天内行军三百多里,这种标准他们根本没有概念,更别提进行过训练。鲁正平的问题他们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根本回答不上来。柏文蔚试探着问:“不知人民党麾下能做到这个地步的有多少人?”

秋瑾听了这个问题,立刻想到,鲁正平和何进武就绝对能做到。

鲁正平正色答道:“柏先生,现在占据安庆的是岳王会而不是我们人民党。你这说来说去的,不觉得离题太远么?”

柏文蔚强辩道:“我军能达到这个标准的,大概有五百人。可是现在满清兵临城下,我们守城尚觉得吃力。哪里还能把这些精锐派出城去?”

鲁正平立刻反驳道:“你们死守这座安庆干嘛?只要消灭了湖北新军,这安庆城必然是岳王会的。消灭不了湖北新军,岳王会就必然被动挨打。柏先生,这点子道理你应该能想通吧。”

“鲁先生,按你这么说,贵党不要这座安庆城,难道早就知道守不住么?”柏文蔚忍不住问道。其实他也早就对人民党这么痛快的放弃安庆感到不解,虽然对刁德章想逃跑这件事很不满意,但是刁德章指责人民党的话,柏文蔚倒是很赞同的。

听了柏文蔚的指责,鲁正平已经连不高兴的感觉都没有了,他反问柏文蔚,“就我所知,战前的时候岳王会坚决要这座安庆城,现在你们得到了安庆城,反倒要怪罪我们人民党给你们这座城市了不成?”

看情形又要变成无意义的指责,早对此极为厌烦的陈独秀连忙打断了两人的话,“鲁先生,除了出城作战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陈先生,我们人民党素来主张野战,我们也只懂野战和攻城战。让我守城,我真的不会。而且据我们所知,湖北新军现在只有一镇加一协的兵力。总数不过一万七千人。能拉出来打安庆的,顶多一万人。我们推演安庆防御战的时候,觉得不能和湖北新军打阵地战。湖北有兵工厂,他们的子弹与炮弹都占优。让他们压住之后,怎么都会让士气受损。只有在野战中削弱他们的火力优势,集中兵力打歼灭战才能胜利。却不知陈先生对军事是怎么设想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