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四十六章

石德宽四处打量着陈克的办公室,这是一间真正的“办公室”,也就是说一张大桌子,几张凳子,放置文具纸张茶杯等日常物品的一个破书架。然后就是墙上的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除此之外就是门边放置的笤帚和簸箕,初次之外再没有任何多余的私人物品。

被带到陈克办公室的路上,石德宽也自己观察过人民党的总部,走廊两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房门。与现在岳王会占据的安徽巡抚衙门相比,实在是简陋的很。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石德宽自己绝对不相信这房间就是方圆数百里地域的政治中心。

陈克阅读了文件后在上面做出批示,接着就由人民党的人拿走。中间陈克还会口头的做些简单的追加说明。工作的内容都是春耕,农具,种子,住房,饮用水,还有很多石德宽虽然不太明白词汇的意思,却是与耕种饲养有关的内容。总体来看,陈克还是写的很多而说的很少。

石德宽微微的咬着嘴唇,紧紧地盯着陈克。做出这样的下意识的举动并不是因为感到无聊,而是石德宽觉得陈克的做法未免太不可理喻。有了数千精锐的人民党不仅没有充分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摧枯拉朽的打倒满清。反而在凤台县干起了农活。好歹也要通告天下,人民党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地盘,号召各路豪杰投奔到人民党旗下啊。这才应该是石德宽想象中的革命。陈克现在的做法,倒像是地方上那些围子的主人,整日里都是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紧张的工作干了接近一个小时,陈克把面前的文件暂时处理完毕,这才放下手中的笔。他抬头看了看石德宽,很严肃地问道:“石先生,不知你这次到凤台县来,除了这些学生的事情之外,还有别的任务么?”

石德宽在等待的这段时间也想了不少开场白,针对陈克的问题,石德宽选择了一个很含糊的说法,“陈先生,我们岳王会还是很想和贵党进行合作的。”

“这是岳王会哪位革命领袖的态度呢?”陈克继续问道。

石德宽毕竟还是年轻,在这种事情上远没有达成睁眼说瞎话的实力。被陈克刨根问底的一问,他立刻就答不上来。强压住微微的慌张,石德宽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都是革命的同志,大家自然都会这么想。”

“呵呵,”陈克轻笑一声,“既然是革命同志,石先生也是岳王会的干部。你是怎么看的?”

石德宽并不知道陈克这是故意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他还以为自己说动了陈克,陈克决定和岳王会进行全面合作了。石德宽立刻来了精神,“我们岳王会已经占据了安庆,只要贵党与我们合作,咱们联手夺下长江以北毫无问题。咱们两方联手,往西可以攻打武汉,往东可以攻打扬州和芜湖与南京。完全能沿着长江搅个天翻地覆。”

说到这里,石德宽站起身走到那张中国地图前面,方才陈克办公的时候,石德宽对这张地图已经看了很久。不过当时他离得远,还看得不够清楚,走到地图前,看着那详尽的各种地图标识,石德宽反倒有些看不懂了。但是年轻人就喜欢纸上谈兵,石德宽一面根据以前对着粗劣的地图指点江山时的回忆,一面仔细辨认着这张地图上的对应标志,然后开始给陈克来了一次“军事教育”。

陈克看着石德宽的表现,真的是哭笑不得。好歹陈克初中时候开始,就对着家里头的地球仪考虑着征服世界的“大战略”,对着中国地图谈论解放中国的这种事情相比未免太小儿科了。

陈克一直觉得自己属于很有耐心的,可听着石德宽的纸上谈兵,陈克的耐心正以极快的速度消磨掉,到了几乎忍无可忍的时候,陈克终于说道:“石先生,你说的这么多战略,我只想问,你计算过在外头打仗需要多少粮食了么?”

“嗯?”石德宽微微一怔。

陈克继续把问题问得更加清楚,“一万人在外头行军打仗,一个月需要多少粮食,你计算过么?”

其实陈克差点想问出,在激烈的战争中,每个人每天需要多少卡路里。而这些卡路里又需要多少粮食来提供。但是真的这么问的话,那未免就太过于刁难石德宽了。所以陈克把这个问题给简化。

果然如同陈克所料,石德宽答道:“这……,我没有算过。不过百姓们肯定是支持我们的。”

“百姓为什么要支持我们呢?”陈克追问道。这是人民党政治课程上的一个很普通的问题,既然人民党要依靠人民,那么人民为什么要支持人民党?陈克从不认为人民有理由无条件的支持任何一个政党。想得到的人民的支持,这必然有其内在的因果关系。“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人民党只有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实实在在的为人民服务,人民才会真正的支持人民党。所以陈克对党员们反复强调,在灾年拯救人民不是人民党的施恩。作为人民百姓的政党,人民党不去拯救水深火热之中的百姓,才是违背了人民党的政治纲领。

石德宽没有接受过人民党的党课教育,他自然不可能像陈克这样的考虑问题。对陈克的问题,石德宽思忖了一阵,这才答道:“满清丧权辱国,推翻了满清,建立共和,中国就能摆脱现在被外国人欺负的境地。百姓们只是不知道这些而已,当他们知道了这些之后,他们肯定会支持我们的。”

这也不过是这个时代革命者的普遍认识,他们知道一定要推翻满清的统治,知道一定要抵抗外国的侵略。从大体上来说,这种认识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如果把这种认识当作行动纲领,那结果必然是一场悲剧。历史已经无情的证实了这些旧时代的革命者们的革命,到底会导致何等结果。旧时代的革命者们都感受到了痛苦,但是他们的问题在于没有从根本上弄明白这痛苦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也只有当年的党才深刻的认识到,在所有的痛苦中,只有解决了人民承受的痛苦,通过唤起人民来推翻压迫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中国才能得到最终的解放。而旧时代的革命者们首先想解决的则是自己所感受到的痛苦。而这些旧时代的革命们所代表的利益集团并非是人民,而是那些旧时代的地主和士绅。在陈克看来,这就是人民党与现在的其他政党本质的不同。石德宽的表现无疑又证实了陈克的想法。

石德宽虽然没有陈克的这种认识,但是他毕竟也不是三岁的娃娃,陈克所保持的反对态度他还是能够感受出来的。石德宽忍不住悲愤地问道:“陈先生,你们人民党有人,有钱,有枪。我们岳王会的确是比不了。但是陈先生你为何不把这些东西用来推翻满清呢?”

面对石德宽的质问,陈克并没有生气,他突然想起了在21世纪论坛上的一段发言,你和他讲军事,他和你讲技术。你和他讲技术,他和你讲工艺。你和他讲工艺,他和你讲山寨。你和他讲山寨,他和你讲体制。你和他讲体制,他和你讲民主。你和他讲民主,他和你玩抒情。

如果石德宽是人民党的部下,光凭现在这番话,他早就被拖出来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了。陈克突然觉得很是庆幸,因为人民党的组织建设是完全基于“干实事”的基础上的。这是毛爷爷当年致力于的建党核心。陈克完全照搬过来,这才有了人民党的今天。一个政治组织,如果光凭着某种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政治想法来办事,那绝对是没有前途的。

想到这里,陈克已经对继续和石德宽讨论失去了兴趣。今天接见石德宽,陈克就是想看看岳王会到底有多少份量,石德宽的表现让陈克彻底放弃了与岳王会进行更深入合作的打算。当一个政党的中低层干部没有一个明确的政治态度,无论这个政党的领导者是如何的有见识,都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如果有人询问人民党的中低级干部,为什么要革命,这些人都无论心里头怎么想,他们至少口头上都会回答,革命是要解放百姓的。而陈克一年来,始终千方百计的教给这些同志们,怎么通过实际行动来解放百姓。虽然效果并不让陈克完全满意,但是好歹这些同志们一直在做事,而不是在说事。

“石先生,我知道岳王会的革命领袖们并没有让你来和我商谈合作的事情。”陈克直接戳穿了石德宽的底牌,“我本人很希望和岳王会的革命同志们合作。我想拜托你一件事,不知道可以么?”

听陈克揭穿了自己的谎话,石德宽心里头立刻觉得羞愧难当。不过陈克好歹还是给石德宽留下了台阶,石德宽满面通红地问道:“不知道陈先生有什么吩咐?”

“我想让石先生带话给岳王会的革命领袖们,我们人民党很希望与岳王会进行合作,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想法。石先生,这件事很重大,我想拜托你来全面负责联络的事情,不知道石先生可否愿意?”

“我一定会把陈先生的意见带回安庆。”石德宽连忙说道。

正说话间,人民党的工作人员又拿了几份文件进来,陈克说道:“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忙,石先生,现在天色也晚了,我让人给你安排住处。”

因为“谎话”被戳穿,石德宽现在只想早点离开陈克这里,他连忙说道:“好的,我就不打扰陈先生了。”

陈克向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工作人员就带石德宽出去了。

石德宽出去之后,陈克并没有继续开始处理公文,他吁了口气,心里想到,真的是谈不拢啊!也不知道当年党到底是怎么操作统一战线的。不过转念一想,当年能让党进行统一战线的那些对象,好歹都是有着自己势力的政治力量。岳王会现在自身难保,就是和他们进行统一战线的工作,只怕结果也是很不乐观的。想到这里,陈克干脆先把这件事放到一边,他让警卫员进来。

“去请秋瑾先生,就说晚上我请她吃饭。”陈克说道。看着警卫员立刻出去传达命令,陈克忍不住觉得有些头痛。如果岳王会不成器的话,那么无论如何都要支持光复会了。想到这中间的艰难,陈克实在是无法简单的乐观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