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四十一章

石德宽一身安徽新军的军服,只是左臂的红色绣箍上写了“纠察”二字。这位1885年出生的青年,今年刚刚22岁。跟在石德宽身后的四名岳王会的会员神色都不太高兴。一行人沉默的走在安庆街头。现在还没有到正月十五,如果是以年的话,街上应该是极为热闹的。零星的鞭炮声中,小孩子们在街上到乱跑,生意人也该开门做买卖了。而现在,街上行人稀少,各个店铺都关门落锁,热闹的安庆仿佛成了一座死城。

一行人巡逻到安庆巡抚衙门口附近的时候,就见到一些身穿长衫的人正围在巡抚衙门门口要求见革命军陈独秀陈大帅。卫兵们拦着这批长衫党不让他们进去。与石德宽在一起的几个人看到如此情形,忍不住低声骂道:“那些该死的人民党。”

石德宽没有接话,他在岳王会里头担任纠察员一职,是负责岳王会内部纪律的工作。这些士绅围堵在安庆革命政府门口,这并非内部纠纷。石德宽和同志们绕过了这批人,继续自己的巡逻工作。

“德宽,咱们还是往南边走吧。”有人劝道。

石德宽听到这话,步伐缓了片刻后又变得坚定有力起来。说话的人看到石德宽根本不听劝,连忙赶上两步拽住了石德宽。“德宽,那些会党们行事就是如此。而且不过是逛了窑子,你何必这么较真?这打起仗来,咱们还得靠会党手下的人。”

“革命军不许宿娼,我身为纠察不管,谁来管?”石德宽问道。

“你管了这么多次又有何用?那些人都快恨死你了。又有谁支持过你来着。”方才说话的同志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石德宽。其他几个纠察队的成员的目光也很不友好。

“前有人民党掳掠女学生,会党进了城之后又是赌博,又是宿娼。这个革命到底是怎么了?人民党我管不了,会党我总能管管吧?”石德宽的声音里头有着压抑不住的怒气。

正在此时,后面赶来一个新军通讯兵,见到石德宽之后,通讯兵喊道:“石先生,陈大帅请你回去。”

劝阻石德宽的同志听到这话神色立刻变得轻松不少。石德宽愤愤的看了通讯兵一眼,但是他也没有拒绝这个命令。转回头,石德宽向着方才的来路走了回去。

安徽巡抚衙门里头比街上就热闹了不少。岳王会的人在各个房间里头进进出出,这种纷繁的场面很能安定人的心情。巡抚衙门大堂还保持着威严的原装,石德宽穿过大堂进入后厅,后厅里头的格局已经有了大变。主座客座都已经挪开,屋子里头以三张四方桌拼成了一张长桌,坐在首位的就是现今安徽革命政府的大帅陈独秀。在陈独秀两边的是岳王会的两大干部柏文蔚与常恒芳。坐下更下手的则是一些其他的干部。一些会党的首领则坐在更靠下的位置上。

陈独秀正在和柏文蔚与常恒芳交谈,一见到石德宽进来,三人就停下了话头。

“大帅,叫我来有何事?”石德宽问道。

“德宽,我记得你是寿州人吧。”陈独秀问道。

“寿州石家集人氏。”石德宽给出了更加准确的答案。

柏文蔚接过陈独秀的话头,“我们准备委派你作为代表,前往凤台县和人民党谈一次。人民党掳掠女学生这也太不像话了,不仅你去,有些士绅会和你一起去。”

听了这话,石德宽觉得精神一振,声音也响亮了不少,“那何时动身?”

柏文蔚答道:“明天就动身。你现在就去准备吧。”

“是!”

看着石德宽快步离开,柏文蔚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样子。而会党的首领们则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着石德宽的背影。

岳王会的诞生历史并不长,1905年,柏文蔚在位于芜湖的安徽公学任体操教习,陈独秀也在公学兼课,两人遂相约暑期访游皖北。归来后,柏文蔚遂与陈独秀、常恒芳等联络安徽公学中先进学生,成立岳王会。岳王会的意思是崇拜岳王精忠报国的精神,地址在当时芜湖的关岳庙。1905年七八月份,岳王会才正式诞生。参加组织的最初有30多人,第一次开会在芜湖关帝庙宣读誓约。并在芜湖租了两间屋子,作为联络点。岳王会的大部分领导者同时接受了同盟会的政治纲领,主要领导成员除陈独秀外,都参加了同盟会,一般会员也算集体加盟了。

1905年10月,柏文蔚应南京赵声之请,去新军第九镇充任三十三标第二营前队队官。冬天,常恒芳赴安庆任尚志学堂训导主任。由此岳王会就分成了三部,在芜湖的为总会,由陈独秀为总会长,南京、安庆为两分部,由柏文蔚和常恒芳任分部长。

到1907年的2月底,这个比人民党的建立还要稍微晚了几天的革命组织诞生还不到两年。

经历过安庆战役之后,岳王会的上下都已经知道,与陈克组建的人民党一比,岳王会的实力相差的绝不是一点半点。柏文蔚没有能亲眼见过人民党发动的攻城战,但是一晚上就能攻下安庆,这种彪悍的战斗让柏文蔚十分震惊。等他亲眼看到安庆城内一处处战斗痕迹,大片的鲜血,尸体,手雷爆炸留下的一片片黑色痕迹,都展示着战斗的激烈和残酷程度。有用如此武装力量的人民党绝非现在的岳王会能够挑战的。为了尽快能够提升岳王会的实力,他们不得不尽快拉拢会党。

“柏先生,这今天的军饷是不是该发了。”坐在下手的一名会党首领大言不惭的问道。

既然有人提头,其他的会党首领立刻就开始跟进,“是啊,这大过年的,兄弟们怎么都得要双份吧?”

柏文蔚对会党这样的表现已经不得不习惯了,这些日子以来会党除了要钱之外也不干别的。他连生气都不再生气,只是平静地说道:“这不是说好了三天一发饷么?”

对于柏文蔚的说法,会党的首领们根本不接茬,“柏先生,你们夺了安庆,哪里缺这点钱?给兄弟们发个双饷,等打起仗来兄弟们也肯卖命啊。”

“哎?诸位,早已经商量好三日一发饷,咱们总得讲江湖义气吧?”柏文蔚对应付这些会党早就烦了,看会党们不依不饶,他的语气也有些不耐烦起来。

听柏文蔚的语气变得很不客气,一个会党首领突然一拍桌子,大声说道:“柏先生,我觉得你这个人就只是嘴会说!我们兄弟们跟着你出生入死,你连这点子钱都不肯出,你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们好打发是不是?”

“你给我放尊重点。”会党首领还没有来得及接着说下去,范传甲已经拍案而起。“该给你们的军饷我们啥时候欠过你们的?你们出生入死,到现在为止你们打过仗?还是干过什么?我们只是嘴会说?我看你们才是嘴会说!”

会党首领没想到一直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岳王会突然强硬起来。范传甲身穿新军的军服,腰里头插着手枪,站起身来也是威风凛凛。方才大骂柏文蔚“只是嘴会说”的会党头子也不敢直接顶撞范传甲。

他转头不看范传甲喷射着怒火的双眼,而是看向陈独秀,“陈大帅!”这一声叫出来,会党首领的声音里头仿佛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兄弟的么?有啥话咱们好好说,弄得这么凶神恶煞一样,你们这是让我们来帮你们革命的么?你们这么做,不怕寒了大家的心?”

陈独秀对隔几天都要发生的这等事情头痛的不能行。看着得到了安庆,但是陈独秀的欣喜根本没有能够维持几天。他突然发现,安庆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而不是以往想的那种革命的起点。

人民党撤退的时候,安徽新军有大概300多人投奔了人民党,他们跟着人民党一起撤回了凤阳府。安徽新军总兵力曾经有4000多人,原本就有300多人在蒲观水带领下投奔了人民党,战后又走了300人,加上战死的,受伤的,还有不肯投奔革命逃跑的。岳王会手里的兵力只有不足1800人。这1800人光防卫安庆就极为吃力,更别说组织什么远征了。

没有兵力,岳王会就只能靠了会党的人力。但是会党除了要钱还是要钱。打仗没打,岳王会倒是得先和会党们进行着“战争”。

本来在岳王会的计划里头,安庆附近的士绅是他们可以争取的对象。通过士绅的“捐款”,岳王会可以凑到一笔钱,这笔钱用于雇佣各地会党的武装力量。也可以暂时打开局面。

但是人民党掳掠女校学生的行为让岳王会头痛不已。以陈克的角度而言,女学生们天性就更容易对现实的强权屈服,根据地需要的是能够老老实实当人民教师的知识份子,而不是一群不属于人民党阵营,并且读过书,血气方刚的愣头青小伙子。但是站在女学生的家长角度,他们的看法就完全不同。肯出钱让自家闺女读书的士绅,那都是绝对心疼女儿的。现在安庆经过一场兵灾,自家闺女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士绅们自然不肯和占据了安庆的岳王会合作。不仅是不肯合作,他们首先就要岳王会把自家闺女交出来再说。

人民党撤退速度极快,又带走了马营的所有马匹。当岳王会得知人民党的部队完全撤出安庆的时候,他们只盼着人民党走的越快越好。掌管安庆的头几天,候岳王会完全沉浸在一种狂喜当中,直到陈独秀等岳王会在芜湖总会的干部抵达安庆,才算是初步稳住了局面。

在此期间,安庆城中的光复会的革命同志在岳王会有意的排挤下已经全部撤往了长江南岸的池州。直到三十几名士绅在大年三十起“拜见”安庆革命政府陈独秀大帅,询问自家女儿下落的时候,岳王会才知道人民党掳走了二百多号女学生。

陈独秀立刻派人去追人民党的部队,但是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岳王会从此就陷入了两难的地步,若是对士绅们照实讲,打下安庆的是人民党,岳王会在其中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士绅根本就不会相信。他们从没有听说过人民党这个组织,而且人民党凭啥打下了安庆之后,立刻撤走,平白把安庆交给岳王会?普天之下就没有这个道理。

但关于女学生的事情,岳王会的确是背了黑锅。

为了解决这件事,岳王会不得不派遣石德宽前去人民党的地盘要人。当然,石德宽作为纠察,一直严肃纪律,很是得罪了会党的首领。把石德宽打发出去也是种考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