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三十六章

人民党的会多,对这件事陈克自己都没有否认。不开会怎么能互相沟通?怎么能确定工作完成程度?开会虽然讨厌,但是不开会是完全不行的。

大年初四一大早,凤台县的人民党中央委员会的会议厅里头就已经坐满了人。两天前部队主力回到了根据地,在安庆战役当中外出作战的同志与留守根据地的同志也稍微见了一下面。但是大家都有自己紧迫的事情要做,直到今天才算是能好好聚在一起说说话。因为担心难民营里的某些人看到部队大规模调动之后有“自己的想法”,所以部队出发的时候比较低调。现在打了大胜仗,参加战斗的同志自然是意气风发。

战争能极大的纯化人之间的关系,无论是让大家互相认可也好,让大家互相敌对也好,经历过战争的生死考验之后,参与战争的战友之间关系都会有极大的改变。柴庆国以前和蒲观水不怎么对付。但是现在他和蒲观水站在一起,向着留守的同志笑道:“作战计划是蒲观水领着做的,我本来想强攻西城,蒲观水这小子还说要遵守作战计划。我觉得他说的有理,就带着马队往城北走。等我们的马队走出去没有两里地,蒲观水自己就开始强攻西城了。”

蒲观水知道柴庆国对此事颇为耿耿,他能理解身为“猛将”的柴庆国对于不能亲自指挥对西城强攻的遗憾。不过就是到了现在,蒲观水却也不认为强攻西城就一定是正确的。安庆之战当中新军的作战意志很是问题,加上对突如其来的战争并无准备,所以才被打得落花流水。即便新军有着这样的战斗意志和战场不适应的问题,当残存的几百新军在军营开始负隅顽抗的时候,工农革命军依旧被挡住了。如果不是陈克立刻拿出了解决办法,想攻进新军军营远不会那么顺利。

虽然这样想,蒲观水也不认为自己该在现在大泼冷水。至少通过安庆战役,柴庆国与蒲观水的关系是明显改善了的。蒲观水原本就没有想和柴庆国闹矛盾的打算,好不容易不再被柴庆国用白眼看,蒲观水觉得没必要在现在说出自己的想法。

华雄茂来的比较晚,一进门就听到柴庆国在这里大吹,他笑道:“柴旅长,听你这意思是说作战计划制定的不好了?”

这不是华雄茂在赞同柴庆国,安庆攻城战里头,城西的柴庆国和蒲观水独领一面。华雄茂和章瑜都是在陈克直接指挥下作战的。而城西支队的表现可以说相当的抢眼。不仅降服了马炮营,还以极小的代价攻上了城墙,彻底打破了敌人的防御系统。在这方面,柴庆国的战功可算是第一。尽管在回来的路上召开的临时战斗总结会上,大家一致认为这次的胜利是建立在工农革命军从训练到准备的全面优势上,不过华雄茂扪心自问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妒忌柴庆国的战功。听到柴庆国在自吹自擂,他就忍不住稍微泼点凉水。

出乎华雄茂意料之外,柴庆国没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否认。他一点都没有矜持自夸,反倒是心悦诚服地说道:“陈主席制定作战计划的确好。我当年在河北和山东打仗的时候,遇到北洋军和洋鬼子大家都闷着头上,哪里有什么计划。结果每次都是一打起仗来就觉得自己错了。根本没遇到过在安庆这种越打越顺手的事情。我老柴是服了陈主席。”

柴庆国这么一说,华雄茂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再多说什么都是多余。他只能哈哈一笑,“你老柴打仗的确是比我们强,毕竟是几年前就带过几万兄弟的人。在咱们陈主席带领下,老柴你一定能成为当世名将。”

“当不当什么名将都我都不在乎,只要能让我将来灭了北洋,把洋鬼子都从中国打出去。替当年的兄弟们报了仇,我老柴就心满意足了。”

“肯定能有这一天的。老柴你放心好了。”华雄茂说道。

正说话间,陈克已经进了会议厅。人民党中央委员会的同志们立刻终止了交谈,原本坐着的统统站起身来,原本就站着的立刻面向陈克站的笔直,部队的军官们不约而同的向陈克认真敬礼。

安庆战役可以说是陈克一手推动的战役,打仗之前中央委员会里头部队的同志只是知道这次战役将十分艰难,但是到底能有多艰难,那都是军委领导着参谋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才从纸面上体会到的。不少部队的同志在出发的时候心里头都是惴惴不安的。大部分干部战士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行军如此之远,战斗部署和展开又如此复杂的战役。很多人直到安庆战役获得全面胜利,返回根据地的今天,还觉得仿佛做了一场梦一样。自己真的曾经远行千里?在从未到过的长江里头扬帆扳撸的行军?在长江边一个叫做安庆的大城市浴血奋战,而且获得了伟大的胜利么?虽然只是十几天前的经历,但是很多人只是能清楚的记得具体行动中的种种艰难细节,但是对这次战役本身的感受却是十分模糊的一个概念。

但是运回来的战利品却是实实在在的,三千多支步枪,十万斤火药,几十万发子弹和十几万个弹壳,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那些机械设备,各种金属物件,还有几十万两金银与上百万的银元,这些也都是实实在在的。参与战斗的同志们为了搬运这些物资,沿途之上可以说辛苦的无以复加。而留守根据地的同志,接收了这批物资的时候,同样是瞠目结舌。一直不留啥隔夜物资的仓库,现在堆得满满的。

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同志们跟随着面前的陈克主席搞起了革命,大家才能体会到如此不可思议的经历。看到这个创造出神话般功业的陈克,所有人都忍不住肃然起敬。

“大家新年好。”陈克并没有在意部下们的态度。他走到了主席的位置上,先是拱拱手,“大家新年好,我向大家拜年了。”

“陈主席新年好。”同志们立刻七嘴八舌的说道。

“都坐,都坐,赶紧开会。后头的事情多如牛毛,咱们得抓紧才行。”陈克边说边坐了下来。人民党中央委员的同志们本来还想多说些拜年的话,听了陈克这么一说,赶紧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会议厅里头一阵轰隆隆的桌椅响动声。

陈克的开场白很是急切,“一年之计在于春,尽管大家都是刚打完了仗,很累很辛苦。但是我不能让大家休息,我们得抓紧干。打安庆之前,我就说了,现在不打安庆,我们是死定了。打了安庆,我们有一年的战略主动时间。同志们,今年这一年如果搞不好,大家就会陷入很危险的境地。那时候满清是四面围攻,我们自己也会缺衣少粮,日子苦不堪言。所以大家必须辛苦的先撑过这一年再说。”

如果是以前,总是有人要有人对陈克的话提问的。但是这次陈克说完之后,会议厅里头竟然是鸦雀无声,所有与会同志都全神贯注的听着。自打同志们跟了陈克以来,陈克的预测都应验了,所有策划的行动都成功了。特别是安庆战役的成功,让众人对陈克生出一种无法形容的信赖感。大家都知道,自己根本制定不了如此庞大的计划,没有陈克的话,甚至连想象一下这种计划都做不到。

人民党里头并不爱搞什么秘密计划,只要是一定级别的同志,更具体说,今天能坐到这个会议厅里头的中央委员会的同志,都能接触到全面计划内容的。这个计划就是在陈克进行立案后,由这些同志们辛辛苦苦亲自制定完善的。所以他们才更知道,如果没有陈克的话,单靠会议厅里头的这些人,他们自己绝对不行的。那不仅仅是能力的差距,那更是战略观和气魄的差距。就因为清楚的知道了这些,同志们才真的心悦诚服了。

对这样的变化,陈克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不高兴。他一直认为,人民党还是缺乏足够的凝聚力。革命政党的凝聚力应该是对革命理念的忠诚产生的。也就是后世小说、电视剧和电影里头出现过无数次的“共产党人的胸怀”,当年陈克看这些影视和文学作品的时候,每次遇到这种“豪言壮语”,未免都有些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当他亲自走上革命的道路之后,陈克才突然发现,自己对同志们的要求其实只是他们成为一个真正的党员,拥有“共产党人的胸怀”。

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制度的两大基础就是科学与民主。尽管对“革命的豪言壮语”十分腻味,但是陈克最终在政治和哲学观上选择了马克思与毛爷爷作为自己追随的对象,不就是因为在现有的思想体系中,这两位所指出的东西是最正确的么?

陈克的父母有一位做生意的朋友,生意做的极大。每当遇到生意上的挫折感觉山穷水尽的时候,夫妻两人都会偷偷在家唱起国际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信神仙皇帝。想开创人民的未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一遍唱完如果不能鼓起勇气,他们就再唱一遍。直到能够振奋起精神为止。唱完了奋发向上自强不息的《国际歌》,夫妻两人就再把毛爷爷的《矛盾论》和《方法论》朗读一遍,开始平心静气的寻找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他们从一个普通的小店铺做起,到后来坐拥十几亿财产。他们谈及自己发财的奥秘,评价就是“我们不过是学了马克思与毛爷爷思想罢了。”

一个文化程度不过高中的生意人尚且知道通过追随科学社会主义的理念发财致富,而自己面前的这些革命党同志如果只是被表面的成功迷惑了自己的眼睛,陷入盲信或者无端崇拜的歧途,那就不能不让陈克失望了。

但是一定要说的话,这位商人前辈也是经历了无数的艰难困苦,无数次的反思和挣扎,才能有之后的成就。与之相比,面前的这些人民党的青年党员们还是太嫩,经历的太少。孟子说“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这些同志们到现在为止,甚至连绝望的感觉都没有经历过,若是指望他们现在真的具有了“共产党员的胸怀”,这绝对是不科学的。这是反马克思与毛爷爷思想的。

陈克把本来还想关于思想教育的话咽回肚子里头,继续开始布置工作。首先就是总结会,攻打安庆的战役胜利结束,军事总结会在从安庆回根据地的路上就在开。更详细的总结工作预计到一个月后才能结束。军委的同志们毫无异议的表示同意。

接着就是表彰会。现在既然连安庆都打了,再装作“良民”就毫无意义。这次表彰大会里头,涌现出来的战斗英雄们将披红挂彩,在根据地里头带头游行。告诉凤台县百姓,我们不仅能打安庆,还能打赢。但是陈克本人不是很喜欢搞庆典,他希望同志们能够自告奋勇的把这件事干好。人民党内部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一听要搞这个表彰会,原本崇拜陈克的心情就立刻被能够万众瞩目的期待给替代了。毕竟人民党里头的会议习惯就是民主发言,同志们逐渐恢复了平常的习惯,开始提出诸多想法了。

听够了眉飞色舞的年轻同志们提出的种种不负责任的点子之后,陈克干脆就强行拍板,把这项工作委托给尚远来办。同志们有什么建议可以在会后找尚远商量。既然陈克做了决定,同志们也不再争执。

看大家同意了这个想法,陈克接着说道:“这些庆典活动都可以慢慢商量,但是有件事我们不能耽搁。必须给战死的同志们开个追悼会。追悼会必须马上开始策划,要赶在庆典之前进行。攻打安庆的战役里头,在安庆城里头就牺牲了一百二十二名干部战士,受伤的二百多干部战士到现在,又因重伤去世了十五个人。为了祭奠这牺牲的一百三十七名同志,必须召开一个追悼会。”

一提到这个问题,本来喜笑颜开的同志们神色都黯淡了不少。部队在攻打安庆城的时候,投入了3000人的兵力,伤亡就已经超过了十分之一。因为战斗呈现一面倒的模式,在战斗的时候大家热血沸腾,身边的战友倒下了之后,只是激起了干部战士同仇敌忾的情绪,鼓动起了战斗的意志。到了战后总结会上,众人看到数字之后才真的感觉到一种后怕。每九个人里头就有一个人受了伤,每二十一个人里头,就有一个人牺牲了生命。而且承受最大伤亡的是突击队,突击队里头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比例极高。几乎达到了六成的比例。人民党现在的正式党员和正式的预备党员数量也不到一千人,也就是说,将近十分之一的人民党正式和预备党员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了。

人民党现在规模不大,党员们几乎相互之间都认识,这种比例的牺牲让大家觉得心里头很是难受。

路辉天管民政,他率先说道:“咱们一定要厚厚的抚恤才行。不能让这些烈士的家属们觉得不够意思。”

不少人对此都直接表示了同意。甚至有人开始提出该如何抚恤,抚恤的金额该是多少。也有不少人抬头看着陈克,希望从陈克的神色里头判断出抚恤的额度到底该是多少。这次从安庆运回了很大一笔钱,安庆有铸币局,光银元就运回了上百万枚,这点子抚恤金大家还掏得起。

但是众人从陈克的深色中看到的是一种否定时才有的冷峻。这让不少同志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一时间,讨论竟然慢慢终止了。同志们都看着陈克,等着他说话。

“我们革命是为了建立一个新的制度。这个新制度的基础是发展生产力,让大家的日子过的更好。如果给两个钱就能买了命,那这些牺牲同志的命就只值这几个钱?牺牲同志的爹妈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只是为了让他们送了命之后,领这么点子抚恤金?而且我们也不能不承认一件事,钱这玩意是惯用的。有些人为了点钱就能铤而走险。就是为了这点子钱来卖命。咱们的队伍里头如果充斥了这么一群亡命之徒,大家觉得合适么?”

有些同志觉得陈克的话挺合理,有些人则觉得有亡命之徒的加入,军队也未必没有战斗力。而且抚恤金能够解决问题的话,事情反倒容易得多。倒是政工系的同志们是负责思想工作的,他们对陈克的话相当支持。何足道率先说道:“我支持陈主席的态度,牺牲的同志是为了建立一个新社会,一个大家都不挨饿受冻的新天下。如果只是把抚恤当作买命,那也太小看了这些同志了。”

熊明杨这次战斗中表现的极为出色,他率领着突击队登城作战,又打垮了敌人在城西的兵力集结处。打死和俘虏敌人极多,而原本二十多人的突击队,打到最后只剩了十二个人,这十二个人也几乎人人带伤。伤亡比之大在全部部队里头首屈一指。连熊明杨的手臂也中了一发流弹,现在手臂还包扎着纱布吊在胸前的吊带上。

“没错,咱们人民党的党员,部队的官兵,都是相信跟着咱们人民党走有盼头,这才去战斗的。若是只图个买命,留在根据地安安全全的多好。何必去打仗,何必流血牺牲呢?我不同意用买命的方式抚恤牺牲的同志。”

听到这里,大家的目光又转回了陈克脸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