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三十二章

1907年2月2日凌晨4点,伴随着一声巨响,安庆城东北的城墙上被炸开了一个大口子,这里的城墙本来就年久失修,豁口之大甚至超出了想象。城墙上的岳王会的人在革命军的劝说下一同下城逃命避难去了,爆破口附近没了清军,直接伤亡倒是很小。巨大的冲击波震顺着城墙传了出去,将远处的清军震得七荤八素,失去了战斗力。

安庆城的护城河吸收了大部分冲击波,工农革命军没有遇到这个问题,但是漫天飞舞的砖石碎块倒是对战士们构成了不小的威胁。当各种尺寸的碎块狂风骤雨般向着各个方向飞来,把进轨道上的所有的阻挡物打的粉碎,那震动感让位于护城河附近的战士们心生庆幸。大家本来还觉得奇怪,大半夜要偷偷在地里头挖什么掩体,掩体上还要支了竹子编的护盾。炸围墙的事情大家经历的多了,这么夸张的做法还是第一次。有人提出质疑的时候,华旅长还是特别交代,这是陈克主席的严令。既然是陈主席的命令,众人不管能否理解,都心悦诚服的去做了。现在众人都已经很清楚,没有这些掩体,大家暴露在这样的碎石攻击下,绝对不可能安然无恙的。

碎石纷纷落地没到一分钟,尖锐的冲锋号随即响了起来。“同志们,为了革命,跟着我冲!”各级指挥官们率先跃出掩体,战士们跟着自己的指挥官向着前方,向着还笼罩在浓厚烟雾当中的豁口方向冲去。

与此同时,章瑜率领的部队也开始强攻东门。

“章队长,我们稍微等等再攻城?”战斗开始之前参谋吴启贤问道。

章瑜的视线如同刀子一样在参谋脸上划过,“哪里那么多废话,炸城墙是炸城墙,我们该打东门还是继续打!”

吴启贤只觉得章瑜的目光里头充满了不屑,仿佛在说,“你怕死了就别吭声。”

这种无言的嘲讽让吴启贤的脸涨的通红,被人看穿了怕死的念头,那种强烈的羞耻感立刻反弹成了一股激烈的勇气,“章指挥,让我带着突击队上。”

“下回吧。”章瑜冷冷的答道。

无论是城东北还是东南的进攻都很顺利,安庆城内的敌人几乎是一触即溃。面对战争,这些新军官兵的反应十分迟钝,甚至比围子里头的地主武装还要迟钝的多。但这是事后军事总结会上的结果。战斗进行的时候,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们哪里能想那么多,敌人行动缓慢只是好事。各部队猛烈冲杀,直奔第一阶段的目标而去。

安庆军火库在城东北,战前陈克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把军火库拿下。这次攻打安庆,几乎耗尽了部队的弹药储备。在未来可预见的时间内,部队弹药根本就不可能大规模依靠购买,安庆军火库就是最大的弹药来源。

“杀!”“缴枪不杀!”华雄茂的部下向着前方猛冲。掷弹兵们人人手握手雷,紧跟着手持步枪的突击队冲在队伍的最前头。虽然嘴里喊着“缴枪不杀”,只要前面的敌人不是立刻投降,掷弹兵们直接就是一手雷过去。虽然大家已经把自己的生死早就忘在脑后,但是这样的专注也让战斗变得更加激烈。“缴枪不杀”几乎成了一种战斗口号。

进入近战之后,部队的手雷使用程度不亚于步枪射击,黑夜里头影影绰绰的,想确定敌人的位置实在是太困难了。但是昏暗中确定敌人枪口的火焰位置倒是容易的很,一颗手雷过去,立刻就能解决敌人。这次战斗准备8000颗手雷,每个安徽新军的官兵人均都能摊上两枚。弹药充足,大家自然不会舍不得用,工农革命军的部队仿佛是一道洪流,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一切敢挡在面前的障碍,向着目标涌去。

“报告!部队已经抵达了军火库。”

“报告!部队已经拿下了东门。”

“报告!部队已经抵达了安徽布政司衙门和安庆知府衙门。”

“报告!部队正在抢占北城城墙。”

“报告!……”

通讯员们飞奔而来,把一个个消息传达给陈克。陈克表情严峻,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好消息。倒是旁边的陶成章先是惊讶,然后就是一脸狂喜。“革命成功了!”他忍不住喃喃的说道。这话一大半是陶成章对自己说的,一小半却是让陈克听的。

陈克始终阴沉着脸,仿佛没听见一样。

“不许再扔手雷了。军火库里头都是火药,引爆了要出事的!”华雄茂已经上了第一线。

军火库四周颇为开阔,守军火库的新军们所剩无几,只有十几个新军还在门口负隅顽抗。但他们只是发疯一样的往外头打枪,而且准头极差,根本就没有瞄准。更像是在开枪壮胆,而不是要阻挡工农革命军的进攻。

华雄茂下了第二道命令,“派人喊话,告诉他们,立刻投降。不投降我们就用大炮轰军火库,把里头的这些人一起炸死。”

这种听着自相矛盾的命令立刻得到了执行,指挥官们让掷弹兵往后退,几个嗓门大的政委已经靠前,大声吼道:“火药库的兄弟们听着,你们马上就投降吧。不投降我们就用大炮哄你们了。火药库里头的弹药一爆炸,你们通通上西天。这是何苦呢?我们人民党优待俘虏,只要你们投降,我们绝对不会打你们,杀你们。放下枪投降吧。我们人民党优待俘虏。”

这通劝降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对面听到之后,至少疯狂的射击倒是停顿下来了。

“军火库的兄弟们,你们有什么要求,说出来听听。我们是要打下军火库,咱们就别说些没用的东西。你们要投降的话,想要什么保证?”

准备进攻的革命军战士们焦急的等待着,战士们感觉等了好一阵,已经有性急的忍不住喊道:“你们这帮龟孙,肯不肯投降说个痛快话。”

这话一出,其他同样心急火燎的战士们也跟着聒噪起来。“要死要活,说个痛快话。我们可没空等你们。”

华雄茂看战士们如此表现,忍不住苦笑了。其实从喊话劝降开始到现在还不足一分钟呢。

“我们投降了,你们真的不杀我们么?”从军火库里头传出了胆战心惊的声音。

劝降的“我们是来抓恩铭那条满狗。你们都是百姓出身当兵吃粮的,我们杀你们作甚?只要大家放下武器投降,我们绝对不杀俘虏。等这仗打完,我们就把大家都给放了。”

军火库里头又陷入了沉默。

华雄茂指了指旁边看着颇为结实的围墙,“往那里扔一束手雷。”在战前,陈克提供的制造集束手雷方案也得到了执行,这是针对敌人重兵集团冲锋时候开发的装备。制造的数量非常有限。而且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派上用场。听华雄茂这么一命令,一名魁梧的掷弹兵越众而出,他拉燃了引信,如同投掷铁饼一样,原地360度旋转一圈,五颗绑在一起的手雷划了一条四五十米的弧线直奔军火库的围墙而去。战士们本能的全部匍匐在地。一声巨响后,碎片乱飞。等大家抬起头来,烟尘滚滚之中,那堵墙上竟然被炸出了一个大坑。

华雄茂举起了手,“突击队准备。”

手持步枪的战士们随着这声命令半蹲在地上,只要华雄茂手掌一挥,他们就会向着军火库的大门冲去。

也就在此时,军火库里头传来了一阵夹杂着咳嗽和哭腔的喊声:“咳咳!咳咳!长官,别用炮打了,我们投降,我们投降啊!”

“大家小心过去,把他们抓出来!”华雄茂命令道。

“报告,军火库已经被攻下来了!”这个消息传到指挥部,一直阴沉着脸的陈克终于松了口气。

陶成章有些好奇,人民党并不缺装备,战斗打了快两个小时,枪声,爆炸声一直没有中断过。唯独攻下了军火库之后,陈克才有些放松的神情。

“报告,安庆内军械所已经攻下了。”

“设备有没有被损害?”陈克终于主动发问。

“设备都完好无损,包括铸币局的银库也被占领了。”通讯员挺直了腰杆,自豪的说道。

陈克站起身,脸上的阴沉神色已经一扫而空。“现在开始,指挥部移到城内去。位置就在安庆内军械所。”

安庆城内的新军防守体系已经崩溃了,新军官兵们从来没有见到如此凶悍的敌人。如果让他们来总结的话,这些贼兵就是“得寸进尺”。新军并没有实际的战争经验,他们最接近战争的就是各种操演。而操演是有尺度的。或者是夺旗,或者是抵达某地。而且操演的成绩也是军官们的事情,大家的争胜不过是为了在操演结束之后多得到些好处罢了。

当战争真的降临之后,安徽新军才知道,战争是要死人的。而敌人根本不是和自己对练的新军同袍。敌人是那些要来杀自己的人。子弹,还有敌人手里的那种手雷雨点一样的向自己飞来的时候,自己前后左右的新军同伴被割草一样打倒的时候,这些安徽新军的官兵竟然完全找不到和敌人拼死一战的理由。他们几乎是完全按照逃避死亡本能,向后退,向后退,再向后退。

而敌人却以更快的速度,逼近逼近再逼近。落在后头的新军同伴或死或降。幸运躲过了死亡的士兵完全没有了士气,向着最后面熟悉的地方逃去。当黎明的曙光隐约照亮安庆城的时候,大半个安庆城已经落入了敌人手里。新军们要么纷纷投降,要么逃入了最后的据点——那是安庆新军的军营。

安徽新军的协统余大鸿在这个噩梦一样的夜晚里头彻底被打蒙了。原本还只是在城外骚扰的贼兵突然就开始猛攻,接着西城就失守了,余大鸿调动东边兵力的命令刚传出去,随着东边的一声巨响,安庆城几乎都震动起来。过了好一阵,城东传来了消息,数不清的贼军已经攻入了城内?

外头到底有多少贼军?余大鸿已经弄不明白了,以他的战争经验来看,想攻破安庆这等大城,就算是城外有几万兵马,不打上两天也是不行的。但是密集的枪声,爆炸声根本就没有停顿过,贼兵们突然就打进了安庆城。余大鸿突然生出一种不合理的念头,难道外头的贼兵们都是刀枪不入么?

但是事已至此,余大鸿也没有别的办法。他连忙命令留在军营里头的铁杆部队赶紧把机枪拖出去,在街上架起街垒,无论如何都要守下去。贼兵来的太快,现在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到了这个时候,余大鸿协统反倒放下了一切,按照自己学习过的军事知识开始布防,准备最后的战斗了。

天色渐明,余大鸿协统亲自指挥着亲卫队建成的防线也大概完成了。他已经派人把安庆巡抚恩铭大人和他的人一起接进了军营。恩铭被吓的不轻,看到余大鸿之后连话都说不出来。余大鸿对自己的上官完全置之不理街垒。此时若是让这位恩铭大人歇斯底里的对战斗指手画脚,余大鸿觉得自己还是干脆投降算了。

安庆新军军营里头没有炮,只有六挺六连珠的机枪。现在机枪都被拖了出来,用在防守几个接口。训练用的沙袋都被运出来堆街口垒成了街垒。大概的阵地已经架设完毕。从黎明到现在,溃兵们纷纷的逃进了最后的防御阵地里头。余大鸿扫了一眼,剩下的人不到五百。曾经有近四千人的安徽新军现在也只剩了这么多点。

很快,街口就出现了一些穿着深蓝色衣服的贼兵。余大鸿举起望远镜向对面看着,只见那些穿深蓝色衣服的贼兵们一个个很有章法的躲在街角和别的能藏身的地方,他们每个人都有步枪,样式居然和新军的一样。拿步枪的姿势竟然完全不是外行。

“这帮人难道真的是叛乱的新军不成?不过这衣服看似军装,又像是普通的百姓的短衣。古怪的很。”余大鸿心里头很是不解。

那些穿深蓝衣服的人越来越多,双方隔着一条空荡荡的街,不久之后,余大鸿的望远镜中看到了红色的旗帜,冬天的江风很大,安庆就在长江边,风把那红色的旗帜给吹起。上头的那个奇特的符号十分显眼。余大鸿仔细辨认了一下,那是好像镰刀与铁锤交叉在一起的黄色符号。他好像见过,仔细一想,竟然是不久前严复带的那支船队的旗帜。

“难道严复居然造反了?”余大鸿不解的想。

也就在此时,街角有人喊道:“安徽新军的兄弟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吧,我们工农革命军优待俘虏!”

“赵承礼,把那人给我打死。”余大鸿对身边的一个亲兵说道。

赵承礼原先是个江湖上的“炮手”,一杆枪使得极为精准。后来犯了事被抓,余大鸿听说过此人的名头,把他从大牢里头放出来,又重金雇了他当了亲兵。听余大鸿如此命令,赵承礼一声不吭的上前,举起了步枪瞄了一阵,只听一声枪响,那个喊话的人应声向后倒去。

“好!”凡是能看到的新军官兵都忍不住喊起来。被对面的贼兵压住打了半夜,现在突然见到赵承礼如此精准的枪法,新军官兵们都是精神一振。

虽然那个贼兵被打死,穿蓝衣服的士兵们却仿佛被激起了怒气,他们知识稍微躲了躲,然后一队人已经顺着墙边攻了过来。

“机枪!”余大鸿命道。

六连珠机枪手推上弹匣,向着那些蓝衣人开始设计。伴随着“吐吐吐吐”的响声,子弹在街上开始横飞,墙面上被打出了一个个深坑,白色的墙皮被子弹削下,化为齑粉飞舞着。那些穿深蓝色衣服的人一开始是不知所措,但是他们靠着墙也不管用,顷刻就被打倒了几人。令新军瞠目结舌的是,这帮人根本没有被吓住,反倒有人也不再躲闪,从腰间抽出了一个玩意,直挺挺的向着新军这边重来。“呯”的一声枪响,那人应声而倒。开枪的是赵承礼。

即便如此,那些蓝衣服的贼兵们依旧没有放弃,他们尝试着在扑在地上,一面左右翻滚,一面努力向前爬。

“大家一起打!”余大鸿命道。

新军士兵们纷纷加入了射击的行列,在密集的弹雨下,那些贼兵纷纷中弹,在地上不动了。

余大鸿平静的看着战斗,直到街上再也看不到动态的人,街对面也没有蓝色身影出现,他才命道:“就给我这么打,大家守住。水军很快就会回来。那时候咱们就能赢。”

说完,余大鸿协统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赶去。那里也开始有了枪声。

战斗在光天化日下展开,新军未必占了下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