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二十二章

秦佟仁带上了厚厚的工业平光墨镜,抬起头看向天空。通过镜片,灼眼的太阳变成了一个可以直视的微红色圆形。这是要给玻璃厂,还有正在筹建的炼铁厂准备的诸多设备之一。面对放射着高热的融融液体,护目镜是基本装备。所以秦佟仁根本不嫌麻烦,上百副眼镜一个个试过来。这种镜片的透明度不能算太好,质量也不够均一,肉眼就能看出区别来。游缑淡定的看着秦佟仁接收设备,对秦佟仁不时微皱的眉头视而不见,游缑并非对产品的质量掉以轻心,这已经是根据地现阶段最大的质量控制水平,就算是秦佟仁再不满意,游缑短期内也没办法拿出更好的产品来。

“还行吧。”秦佟仁终于慢吞吞的说了句话。听完这话,游缑立刻把签字表递给秦佟仁,签字交接了货物。

一面看秦佟仁龙飞凤舞的签了自己的大名,游缑一面笑嘻嘻地问道:“秦老师,手雷的事情如何了。”

秦佟仁没立刻回答,他看着自己的上司游缑,不是很确定该怎么回答。游缑现在的行政头衔是国防科工委的主任兼书记。陈克这个名字起的很大气,甚至大气到了名不副实的程度。秦佟仁对此颇有些腹诽。当然,这种情绪里头很大一部分并非真的对名字这种无聊小事的不满,在秦佟仁心里头,最适合这个主任位置的不该是政工干部游缑,领导过天津机械局的严复才是让秦佟仁心服口服的对象。

停顿了一下,秦佟仁才说道:“生产了不到八千枚。火药是跟不上了。”

根据地现在还在用黑火药,只是配方上采用了最优化的颗粒黑火药配方,和苦味酸火药相差很远。游缑没有发表评论,只是点点头。在秦佟仁身边的沈松文白了游缑一眼,现在根据地的工业部门由两大派系组成,一方面是北京系,另一方面是南方系。北京系出身天津机械局,属于正牌的军工企业出身。工厂里头从来没有女性技术人员,更别说让一个女子来当国防科工委的主任。如果秦佟仁希望严复能够顶替游缑,是出于对实际经验的考量,沈松文更多的是出于对于女性上司的反感。看着游缑出入政治中心,决定人民党的未来大事,这些决定直接影响到根据地几十万人的未来,甚至能决定沈松文的未来。想到这些,沈松文心里头就有一种不适和不满。最重要的是,游缑还是沈松文的上司,直接管理沈松文。被女人骑在头上,让沈松文觉得有一种极度的不满。

等游缑离开之后,沈松文压低声音对秦佟仁说道:“秦先生,我们还是找陈主席说说,让严先生来当这个主任吧。”

秦佟仁微微一怔,他没想到沈松文说的如此直截了当。心里头虽然同意,但是秦佟仁却不想把这种事情搞成人事斗争。在天津机械局的时候,内部的人事斗争已经让秦佟仁烦不胜烦。游缑既然是人民党的老党员,根基深厚,除非陈克下了决心,否则想把游缑拉下来,走常规的路线并不现实。

“游主任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这点我们必须承认。”秦佟仁说道。

沈松文立刻误解了秦佟仁的意思,他以为秦佟仁是同意了自己的想法,“能力方面她还能有多大能耐?虽然游主任也不能说不能干,可游主任是出身化工。据大家说,最早制药也是陈主席亲自做的。近些日子提出来的各种设计,陈主席倒是出力最大。游主任只是负责推行罢了。那换个人来当这个主任,能有多大区别?”

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秦佟仁以前没有想过这么多,经沈松文一分析,他却觉感觉出其中不对头的地方来了。陈克的学问自然是让大家极为佩服,那么陈克不可能不知道游缑到底有多大能耐。在对游缑和严复都很了解的情况下,陈克依然选择了游缑当这个主任,只能说游缑就是陈克认定的合适人选。大家再去提出让严复来当这个主任,陈克绝对不会轻易同意。严复是内定的教育部长,军校校长,这件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沈松文觉得再让严复兼任了这个国防科工委的主任,严复也不可能真的来搞研究,只是一个名头。而实际上领导国防科工委的到底是谁?是游缑?还是沈松文。

由于见过很多的人事斗争,秦佟仁根本不想再搀乎到这些破事里头去,既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严复亲自指导军工企业,那么想动游缑就千难万难。而且游缑在人民党和部队里头根基甚深,绝不是沈松文能动的了的。

想到这里,秦佟仁就不能不表明自己的态度了,“沈松文同志,我们还是要服从上级的命令,既然陈主席让游缑同志来当这个主任,那就绝对不是胡乱任命的。”

沈松文万万没想到秦佟仁居然是这样的最终表态,“秦先生,我觉得就算是严先生不当这个主任,那也是你来当最合适。一个女子,到底能有多大能耐?还不是沾了陈主席的光。你要是觉得陈主席不同意,那我去说。不用你出面。”

“沈松文同志,现在大家需要团结。游缑同志的能力并不是不适合这个岗位,你现在这么急急忙忙的去要求调换,就跟咱们要闹一样。这件事就此打住,你再也不许提,不许想。”秦佟仁已经下定决心不把自己给纠缠到人事斗争里头,身为一个读书人,秦佟仁不喜欢人事斗争,这是他的习惯。

“哼!”沈松文只是横了一声,却不再说话。他实在没想到秦佟仁居然不支持自己。他也不敢去贸然询问严复是否想出任这个职位。以他对严复认真态度的了解,严复很可能不会同意兼职。如果没有秦佟仁这等重量级的人物支持,想把讨厌的游缑赶下台那就千难万难。走着瞧吧!迟早有一天我要把这个女人给掀下来。沈松文怒冲冲的想着。

游缑并不知道有人已经对自己如此不满,不过以游缑的个性,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真的太在意。离开了交接地点,游缑去了军部,沿途之上,就见部队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战前的训练。战士们扛着长长的木梯奔跑着,向着临时修城的模拟城墙冲去。竖起梯子之后,战士们开始顺着梯子往上爬。模拟城墙只有十米宽,放下三家长梯之后就被占得满满的。远远看去,墙面上都是穿着蓝色军服的身影。大家背着大刀,腰里别着训练用手雷,正在艰苦的训练着。

在城下,步枪队正在列队进行射击训练,还有为数更少的炮兵部队也在进行这其他训练。身为国防科工委的主任,游缑对陈克对现阶段制定的部队装备非常了解,这些装备很简单,步枪,手雷,迫击炮。机枪倒不是不能造,问题在于机枪对子弹的需求量太大,造的起用不起。以后装备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这个游缑也不能确定。不过这次攻打安庆的装备游缑极为清楚,就是步枪,手雷,迫击炮。甚至连战术游缑都非常清楚,炮兵压制,步枪对射,攀爬云梯,半路不断往城头上扔手雷。用种种火力压制敌人,夺取城墙的控制权。最后在工农革命军的火力掩护下,投入近战部队,一举击溃消灭安庆的敌人。

想象着部队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攀爬云梯的场景,游缑就觉得一阵激动。但是想到战士们的伤亡,她又觉得不寒而栗。所以游缑必须确定从军工企业输出的装备都是最好的。在人民党党中央会上已经讨论过了,安庆战役一定要赢。所以部队指挥官决不允许躲灾安全的后方,必须站在前头。民政部门进行了战后大规模抚恤阵亡将士的准备。对游缑来说,这次出征的队伍里头,华雄茂和何足道都是老朋友,以前的战斗规模都很小,伤亡也少。这次安庆之战,游缑不得不承认,她很可能面对着与老朋友的生死离别。所以游缑必须到军部一趟。

进了军部,只见各个办公室里头都是人,每个人的声音都比平日里大出去不少,步伐更加是急匆匆的。不过是走了二十几米,已经有好几个人从游缑背后赶过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游缑的肩头。

进了华雄茂的办公室,一开门就闻到一股难闻的汗味和烟袋锅的辛辣味道。游缑忍不住皱了皱眉,作战室的沙盘边上围满了人,都是各个部队的政委和指挥官。因为缺乏木头,所以这几个桌子都是红砖水泥砌成的。华雄茂拿着教鞭,对着长江水域指点着。对于各个地区的停泊,以及当地的情况,可能会遇到的问题进行着讲解。不仅如此,各个参谋都有自己负责的专项区域,华雄茂大概讲完之后,就会让这些参谋亲自来讲解负责的区域。部队的同志们就进行着提问。参谋们对这些问题一一进行讲解。在这对话过程中,一些原先没有被考虑到的问题会被发现,并且进行针对性的讨论。

这是人民党作战会议的特点。大家不打无准备之仗,更不会把作战计划对众人遮遮掩掩。针对每一个环节都要进行严肃认真实事求是的讨论。章瑜虽然是水上支队的指挥官,但是章瑜没有亲自下场讲解。支队的参谋来回答问题。他只是静静的听,对于同志们各种问题,哪怕是参谋回答不了一些有些过于求全责备的问题,用求助的目光看向章瑜,章瑜也不吭声。

突然,不少人的目光都转向章瑜,甚至讲解也暂时停顿下来,章瑜有些奇怪。接着就闻到女生身上特有的香气。在充满了男同志们的房间里头,这味道是相当的刺鼻。他扭头一看,却见游缑站在自己背后。

游缑坦坦荡荡地说道:“正岚,足道。你们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情打搅你们几分钟。”

华雄茂不知道游缑到底找自己做什么,何足道也先是有些不解,接着脸上微微一红。大家都知道何足道平日里对游缑的态度,几个高级军官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满是深意的笑容。

三人在办公室里头站定,游缑率先开口说道:“这次打安庆很危险。我没什么可多说的,正岚你一定要小心。”

华雄茂没想到游缑过来竟然是说这个,惊愕中倒是颇有些感动。游缑向华雄茂伸出了右手,两个老同志老朋友的手掌随即紧紧的握在一起。“我们一定能打下安庆。”华雄茂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嗯。”游缑紧绷着嘴,几乎是有些夸张的点了点头,这才放开了被握的发痛的手掌。

和华雄茂道别完毕,游缑从挎包里头拿出插了手枪的枪套,那是游缑在上海的时候买的枪,本来是想在农村社会调查的时候防身的。到现在除了练枪之外,一直没有派上用场。

“足道,这支枪借给你。”说完,游缑不由分说的帮何足道把枪在腰间系好。

“游缑姐姐!我一定会打胜仗。”何足道激动的都有些结结巴巴了。

游缑听着何足道那充满激情的声音,她深知何足道的性格。真到了危急关头,何足道从来是敢站出来的。攻打安庆是场大仗,游缑对何足道很是担心。一想到何足道有可能就回不来了,游缑突然觉得鼻子一阵发酸,她连忙忍住了情绪,说道:“回来之后把枪还给我。”

“是!”何足道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只能用一个最标准的军礼向游缑致敬。

游缑点点头,也向何足道伸出了手掌。何足道热泪盈眶的握住了游缑的手。游缑只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只怕要流眼泪了,她不想流眼泪。因为她觉得这样很不吉利。几乎是挣脱了何足道的手掌,游缑一言不发的转过头,快步走出了房门。

走出了军队指挥部,冬天的冷气直接扑面而来。游缑觉得脸上有两道特别凉的地方,她伸手擦了擦。虽然不想流泪,但是她最后还是让泪水夺眶而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