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二十一章

林深河靠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坐的很放松,如果看着紧张未免就会让面前的江湖人士小看了自己。单纯论个性而言,林深河本人可以归于比较正经的行列。不得不装作大大咧咧的模样让林深河心里头着实不怎么高兴。

“林爷,我们今天找您是想来投奔。”对面坐的几个人稍微有些忐忑的问。他们都是凤阳府一带的帮会首领,或者说前帮会首领。帮会是靠了财力和武力共同支撑起来的,水灾一过,乡间财产基本上荡然一空。这财力自然是不用再说了,人民党四处攻略,现在已经是凤阳府最大的暴力团伙,帮会根本无法抗衡。而这几位前帮会首领处境更惨,他们甚至不得不跑来凤台县的难民营求生。

“你们难道又犯了什么事?”林深河看似毫不在意的问。

“林爷您就别笑话我们了,我们兄弟几个服气了。”前帮会首领不好意思的答道。

这些人背着帮会首领的名声,若不是在人民党的治下,就算是在难民营里头也不会混的太差。传统的放粥场所总是有各种以强凌弱的问题,他们通过组建小团伙能得到不小的利益。如果运气好点,甚至可以勾结官员,承接下“维持秩序”的买卖。那可就是咸鱼翻身了。当然,前提是不在人民党的治下。

今天这帮人是彻底服气了,俗话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如果说警察在初期有效的镇住了难民营的场面,自打林深河成为警察系统二把手之后,这些以往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算是被镇住了。难民营采取的是重点打击的政策,也就是说通过一次次的行动,分重点,分次数打击各种刺头。

在林深河加入前,警察系统总算是把抢夺别人口粮的那些家伙给打击下去。打击这部分人的方法也挺简单明快,抓到之后就吊死。十几万难民的营地,至吊死了不到200人,就让其他人再也没有抢夺的胆量。

林深河走马上任之后,发动了深化秩序的行动。第一轮打击的是盗窃份子,难民身上总是有些值钱的玩意。至少是难民觉得值钱的玩意,偷盗在难民营里头是最容易引发骚动的。自己随身携带的“贵重物品”丢失,难民们立刻就觉得天都塌了。依靠“反动群众斗群众”的态度,林深河一面对报案者进行拉拢,一面招人化妆混进了地下黑市,成功的破获了几个盗窃集团,当这些人也被当众挂上了绞刑架之后,盗窃团伙们也是人人自危。在群众的揭发下,盗窃团伙纷纷被揪了出来,在当着难民进行公开审判后,这帮人被送去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劳改营”。

“恩威并施”不仅仅是要立威,林深河调查清楚了难民里头那些比较有影响力的人物,针对把人多势众的那些家族,吸收一部分精装进入警察系统。针对那些相对人单势孤的,则进行了“谈话”。

知道自己不可能躲在背后操纵,又不可能站出来直接反对人民党,这帮曾经的帮会头领们也明白了形势,于是他们干脆就来投诚。面对看着懒洋洋的林深河,这些以往的豪杰恭恭敬敬地说道:“林爷,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林爷您这样的人物,我们是真心想投奔人民党。”

林深河心里头虽然高兴,但是嘴上却冷冷地说道:“我们人民党不讲什么老称呼,你们以后叫我林同志。不要什么林爷林爷的,我们不是帮会。”

“是,林同志。我们是真的想投奔人民党。”

“想投奔人民党,那就得给老百姓办事。若是你们愿意,干脆就加入警察吧。至少能吃饱。”林深河直接撂出了一个方案。

“这……”帮会头子们对这个建议并没有兴趣。他们觉得自己没必要和那些晚辈混在一起巡逻,人民党的警察也不是好干的,“我们野惯了,林爷,哦,林同志,当警察只怕耽误了您的事情。能不能让我们干些别的事情。”

“那你们想干什么?”林深河终于从椅子上坐直了身体。

“帮你们打仗如何?听说保险团最近四处攻城略地,打下了好大的地盘。我们能帮你们打仗。”

“哈,”林深河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保险团又不是土匪,我们不是为自己打仗,是为了老百姓打仗。我也不瞒诸位,诸位打仗还不是为了自己?你们哪个觉得自己打仗为的是分到几亩地,然后好好种地的。我就让诸位加入保险团。若是想在这乱世当个草头王的,那还是算了。”

听了林深河的话,这帮首领们立刻不忿起来:“林爷,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啊!你觉得我们兄弟们怕死不成?”

“叫我林同志,别叫我林爷。我倒是有件事想拜托诸位,我们人民党想去打合肥,不知道哪位肯自告奋勇前去合肥。”

听了这话,这帮帮会头领立刻眼前一亮,这可是个好机会,其中一位立刻说道:“我在合肥有朋友,我愿意去。不知道林同志准备让我做什么?”

“能做到什么就做什么,你要是能打下合肥那就最好。”

“那你给我多少人,给我多少枪。”

“我们到了这凤台县的时候,啥人也没有,啥枪也没有。白手创下了这么一番事业,若是觉得有胆量的,那就到哪里先开始干着。”

听了林深河这话,帮会首领人一个个面面相觑,“林爷,你这是在消遣我们么?”

“我说的都是实话,怎么是消遣大家。”林深河终于看着正经了一些,“诸位,若是觉得不能干这攻城略地的买卖,那总有一桩买卖能做吧?”

好不容易谈完了,林深河觉得颇为疲惫。送走了这帮人,林深河立刻前去向陈克汇报。在门口通报的时候,警卫员拦住了林深河。“林院长,陈主席正在谈事情。请等一会儿。”

“好的。”林深河正准备站在门外等,却听到门被拉开的声音,陈克站在门口说道:“你进来吧。林深河同志。”

屋里面和陈克谈话的是严复,三人坐定之后,陈克问道:“林深河同志,你这次和帮会的人谈的如何?”

林深河一反在帮会首领面前露出的那种大大咧咧的模样,他坐的笔直,先是简略的把谈话过程给介绍了一番,就很认真地说道:“那些人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重建帮会,并没有真心投靠咱们的意思。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想借了咱们的力量。就我看,这些人都是祸害。”

“那林深河同志有什么想法么?”陈克微笑着问。

林深河回答的干净利落,“我看这帮人都有些忍不住的意思,如果给这帮人机会,肯定要出事。干脆把他们派出去,半路上偷偷除掉算了。现在水灾刚过,路上也不怎么太平。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陈克听了这话只觉得很是满意,这次清理根据地难民营里头的不稳定因素,是陈克交代给林深河的任务,林深河的法子虽然残暴了些,不过从短期和长远来看,都是很可取的方案。短期内,消除了不稳定因素的核心,效果立竿见影。长期来说,帮会素来有奶就是娘,新制度是主张“劳动者最光荣”,双方一个希望不劳而获,一个要全力发展生产力,最终肯定尿不到一个壶里头去。现在的确是清理这些人的好时机。以后法治推行起来,杀人很是麻烦。不过陈克突然心里头一动,林深河的想法颇能说到自己心里头去,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好。

严复倒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林深河浓眉大眼长相颇帅,怎么看都该是个正气凛然的人物,而不该如此狠辣。但是说起暗杀人,林深河竟然毫不在意,甚至有种本该如此的坦荡感。这不能不让严复感觉很不适应。不过这等事严复也不好插嘴,他看着陈克若有所思的神色,默默猜测着陈克的想法。

陈克的确在想事情,即便是他这样厌恶满清的人也不能不承认一件事,满清没有特务机构。不过每次承认了这个事实后,陈克都要稍微解释一下,没有特务机构意味着政府效力的极大弱化。绝对不能建设一个无法无天随便抓人的特务机构是一码事,但是有没有建立起特务机构是另外一码事。

但是根据地的同志里面多数都是性子比较刚阳的,特务机关的头子绝对不能是这种性格。作为比较阴暗的工作,历史上党的特务机关是掌握在周总理这位腹黑帅哥手里的。林深河只是一个新同志,无论怎么能干,都不让陈克太放心。可最近的局面变化这么大,如果没有这么一个组织的话,也的确不合适。

转过头看了看严复,陈克却又觉得还是得抓紧建立这个组织。攻打安庆是计划内的工作,打下安庆之后敌人就不仅仅是满清了,与那些革命党的交道就必然多起来。而这时期的革命党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热衷于暗杀活动。而且历史上这帮人是针对满清搞暗杀,而革命稍微“成功”了没多久,各路“革命同志”之间暗杀就开始了。特别是同盟会与光复会这两大势力,都是以暗杀出名的。

严复带回的消息里头,岳王会已经全部加入了同盟会,光复会的著名首领陶成章也对安庆充满了兴趣,以后南边有这么两个“邻居”,陈克心里头其实很不踏实的。

“那林深河同志现在准备怎么做?”陈克问。

林深河也不避讳,他还是严肃地说道:“民政上的事情不是我能插嘴的,但是我想问问,到底什么时候让这些灾民回家乡?我们也好先做些准备,其实这些灾民里头很是有不少愿意好好过日子的百姓,现在把他们组织起来的话,要比以后再动手要好些。”

“林深河同志,我会在党委会上讨论这个问题的。你现在的工作是要保证咱们的主力部队出发之后,根据地的安全问题。所以尽快写一份报告上来。该做什么什么准备的,该有什么调整的,都要写清楚。”

“是,陈主席。”林深河知道这也是逐客令,他接着问道:“还有什么要吩咐的么?”

“抓紧把这件事办好,你下去吧。”

等林深河出门之后,陈克才转过来对严复说道:“严先生,我有一个看法和林深河同志比较接近,帮会靠不住。我的主张素来是靠山山倒,靠河河干。但是帮会的想法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家不是一路人。这次我们是要打下安庆,所以我绝不能会希望寄托在岳王会身上,不管岳王会怎么想,我们必须把所有东西放在我们自己的计划上。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唯一靠得住的。”

陈克说的很坦荡,虽然严复也算是奔波辛苦,而且带回的消息并不算坏。但是陈克依旧说的很不客气,丝毫没有估计谁的面子。

严复听完这话,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陈主席,我也是这个想法。”这不是严复在客气,这是严复的心里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