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十四章

安庆地处安徽南部,位于长江北岸,是安徽的省会。自从恩铭做了安徽巡抚之后,他一直致力于推行新政。作为恩铭的弟子兼干将,徐锡麟也得以成为安庆陆军小学和警察学校的主要负责人。

1907年1月12日,徐锡麟完成了日常工作,就前去拜访恩铭,听听恩铭还有什么吩咐。从警察学校的院子里头出来,没走多远就见到一辆平板车上堆着几具骨瘦如柴的尸体正在往长江边的南门去。沿街乞讨的众多灾民每天都有饿死的,特别是入冬以来,原本每两天清理一次尸体,现在几乎是一天清理两次。看着这些饿死的百姓,徐锡麟心里头也有些不忍。不过这种情绪倒也没有维持太久,与运尸体的车子擦肩而过之后,徐锡麟很快也就把这种怜悯抛在脑后了。他并不知道此事凤阳府已经被陈克领导的人民党所攻克。攻打安庆的战役部署也正在紧张的进行着。徐锡麟满脑子里头想的都是别的事情。

一个月前,他接到了陈克的来信,信里头表示陈克在春节左右有可能会带兵攻打安庆,希望徐锡麟在此之前能够准备足够的人手,等陈克打下安庆之后,他会退回凤阳府一带,安庆就交给徐锡麟。

对陈克信里头所说的这些,徐锡麟最初连将信将疑都谈不上,他认为陈克是在说瞎话。直到徐锡麟看到了人民党的船队,以及船队上的奇特红色镰刀锤头旗帜,他才稍微有些相信了陈克的话。当时船队的负责人之一居然是严复,而且严复居然还是陈克的老师,这给了徐锡麟相当的冲击。

徐锡麟离开上海之后,本来想去日本军校学习,结果因为日本开始严禁中国留学生们的革命行动,设置了诸多限制。他不得已回到了国内,于是产生了“以术倾清廷”的想法。于是通过发动利用各方关系,徐锡麟谋得筹办安庆陆军小学之事。后因表叔俞廉三的推荐和徐锡麟本人的精明干练,终于得到安徽巡抚恩铭重用。而徐锡麟更是拜恩铭为师,更是成为了恩铭的心腹。却没想到,陈克竟然也走了这样的路线,拜在了严复的门下。也不知道得到了严复的何等大力帮助,陈克居然能建成一支船队,甚至自认为有力量攻打安庆府。这对徐锡麟的刺激是非常巨大的。

严复口风极严,而且对徐锡麟刻意避开,徐锡麟根本就没有办法单独与严复相处。船队来了又走,只给徐锡麟留下了一大堆的谜团。秋瑾也在安庆督办安庆女子学校,两人对此事进行了深入的讨论。陈克是先见到徐锡麟之后,才见到秋瑾的。但秋瑾和陈克倒是有过更多的合作,徐锡麟感觉秋瑾对于陈克评价极高。陈克在上海能办起仁心医学院,能制药赚钱,能把陈天华招到旗下,光这三件事,秋瑾就觉得陈克绝非等闲之辈。

但是徐锡麟的看法就很有些不同,他感觉陈克对光复会的态度十分冷淡,对徐锡麟虽然客气,也够仗义,却并没有打开心扉的意思。当然,陈克最初见到徐锡麟的时候也说过,要借了徐锡麟的帮忙前往上海,等陈克在上海稍微混出点名堂之后,他就不怎么与同在上海的徐锡麟打交道了。虽然嘴里头没有提过,徐锡麟心里头却觉得很不对味。“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话徐锡麟是知道的,也是赞同的,可做到陈克这种人不走茶就凉的程度,也算是精于算计到了极点。

徐锡麟想到,陈克与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一样,抛了一个自己绝对不能无视的大馒头过来,那背后的算计又是什么呢?

秋瑾性情朗利,她看完了信件之后说道:“文青信里头也说清楚了,打安庆不用咱们出力,打完安庆之后他就把安庆交给咱们。虽然管理安庆绝非易事,不过咱们光复会怎么都能召集数百之众,好歹也能把安庆给管好。再说,有文青同在安徽呼应,咱们怕什么?”

听了这么乐观的话,徐锡麟却觉得事情绝非如此简单。他只是摇摇头,却不说话。

看着徐锡麟忧心忡忡的模样,秋瑾突然笑起来:“哈哈,伯荪,其实我是觉得文青这是有话没直说罢了。文青为人谦逊客气,伯荪你就没看透么?”

和徐锡麟相比,秋瑾对于人际关系也不是特别精通,听秋瑾这么一说,徐锡麟并不是太相信秋瑾真的能提出更好的解释,他依旧皱着眉头问道:“我哪里没看透?”

秋瑾也不在意徐锡麟的表情,她坦然说道:“当年文青落魄的时候,是求到了你的门上。现在文青应该是有了些家底,且不说他能否能打下安庆。只说他若是真的打下了安庆,你又在安庆督办学校,到时候他要怎么对你这个恩人?”

“嗯?”徐锡麟觉得这个思路是自己没有想到过的,听了这话之后,徐锡麟精神一振。“你的意思是,文青怕和我在安庆起了争执?”

“不仅仅是怕和你在安庆起了争执,文青知道咱们是光复会的同志,陈天华投奔文青之后,同盟会的事情也瞒不住文青。文青应该是担心和光复会起了冲突。若是文青先让咱们帮忙,攻打安庆不成功,事后两边岂不是要撕破了脸面。若是成功了,两边只怕总得说出一个谁听谁的指挥吧?那时候你我在安庆,文青总得给咱们点面子。我看文青办事很是果决,我猜想他觉得与其和光复会撕破了脸面,还不如干脆就把安庆让给咱们算了。”

前面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就为了不愿意撕破了脸面就把安庆让出来,徐锡麟根本不信。“我看文青气魄很大,若只是一个脸面,他只怕也不会那么顾忌。肯定有别的原因。”徐锡麟说道,“而且安庆这里虽然交通便利,但是却很难防守,我们本来的计划里头是准备先在学校里头发展同志,然后说服新军一起起事。若是按照文青所言,咱们在安庆没有那么多革命同志,平白落了这么一个安庆,又有什么用处?”

“这就是文青会做人的地方,既然我们知道凭借咱们的力量难以守住安庆,那就剩下两条路。要么咱们就不要安庆,要么咱们就求到文青那里,要求加入文青那边。反正不论如何,文青既估计了大家的面子,又能拿到安庆。”

徐锡麟听了这话,忍不住变了脸色。原本他并不相信陈克真的能打下安庆,现在他心里头的想法是,就算是陈克打下了安庆,徐锡麟也不会把安庆这么交给陈克。但是形势比人强,既然徐锡麟手里头力量有限,而且距离陈克所说的时间也所剩无几,他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就被陈克这么算计了,要么就向在江浙的光复会请求援兵。徐锡麟立刻决定走第二条路。

自从下定了决心之后,徐锡麟一方面抓紧在陆军小学和警察学校宣传革命思想,招揽同志。一方面对安徽巡抚恩铭更多汇报工作,以得到更多消息。同时,他焦急的等待着江浙一带的光复会同志们的消息。半个月之后,陶成章居然亲自前来安庆,他带来了江浙光复会的同志们的消息,如果陈克真的能打下安庆,那么光复会立刻就增援人手到安庆,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安庆交给陈克。

经过与徐锡麟讨论之后,陶成章认为徐锡麟大可与陈克暂时合作,帮着陈克拿下安庆。在大家约定的时间内,光复会会分批派遣人手上路,如果陈克真的能打下安庆,各路人马就互相联络,赶紧安庆城。让陈克兑现承诺,把安庆交出来。如果陈克没有拿下安庆,各路人马就原路返回绍兴去继续当地的革命事业。对于徐锡麟提供的陈克拜在严复门下的消息,陶成章表示,蔡元培与严复都是马相伯先生的老友,光复会已经通过这层关系去联络严复,希望严复能够与光复会合作。

谈完了这些,陶成章再次询问徐锡麟,陈克说瞎话的可能到底有多大。

徐锡麟想了好一阵才答道:“到现在为止,安庆还没有传出其他地方造反的消息,那支船队最少有四五百之众。文青能把这些大一支船队派出来,想来手里头也得有千把号人。而且他信里头说的明白,攻打安庆不要我们帮忙。到现在他也没有别的消息传来,就我想来,三成该是真的,七成只怕是他一厢情愿而已。”

听了这个评价,陶成章脸上稍微露出了些失望的神色。叹了口气,陶成章说道:“我倒是希望陈克这个人没说瞎话才好。”

陶成章没有留太久就走了,徐锡麟本以为陈克别有用心,没想到昨天居然又来了信使,陈克告诉徐锡麟,春节前要攻打安庆,希望徐锡麟做好准备。徐锡麟询问信使,陈克到底在何处,信使终于明白的告诉徐锡麟,陈克在凤台县已经扎住了脚跟。打发走了信使,徐锡麟一面立刻修书把情况汇报给了在绍兴的光复会同志,另一方面他也在考虑,到底是留在安庆,还是亲自去凤台县看个究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