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九章

被任启莹劝来观看公审大会的胡行至穿了身很普通的衣服,县城附近的宗族长老,即便是有些名声,却不等于全县大多数人都见过的人物。反倒是任启莹身为人民党的干部,经常在部队和垦荒旅出入办公,认识她的人远超过胡行至。相比较而言,对任启莹行“注目礼”的百姓远超过注意到胡行至的人。对这位年轻的人民党女性干部,大家的目光里头更多的是羡慕、尊重与好奇。任启莹对这样被大众瞩目已经习以为常。她平静的看着主席台,根本不在乎周围的视线。

百姓们当中也有不少胡行至认识的人,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胡行至觉得这些百姓对待自己的态度相当冷淡。见到胡行至出现之后,友好的顶多冲胡行至笑笑。更多人只是看了胡行至几眼,然后就满脸兴奋的看向公审的台子。胡行至一开始还不习惯,不过很快就想开了。这半年多来,胡行至基本没有出现在百姓面前,拯救百姓的都是人民党保险团的人。百姓自然也不再怎么买胡行至的帐。而且审判大会也已经开始了,百姓们的注意力也全部放在台子的那些地主身上。

公审大会第一个流程就是诉苦。已经有被害人的亲属跳上台子,咬牙切齿的指着地主开始沉冤诉苦。百姓们以前分散在各个村子里头,打死人虽然是大事,多数却是各种传言。当死者的亲属指着地主开始陈诉冤情,那种感受真的是无法形容。

第一个被揪出来的是刘翼瑄,这个曾经明确表示支持人民党的地主,在当年陈克向地主们借地的时候是坚定的支持了陈克。他是万万没想到,人民党居然会翻脸不认人。别说许诺过的“人民代表”根本不给兑现,现在竟然准备要自己的性命。在地主里头,刘翼瑄觉得自己最“冤枉”。只是当一个披麻戴孝的女子一步步走上台来,一步步走向刘翼瑄的时候,那种委屈的情绪立刻灰飞烟灭。

“陈主席,这个女子是刘翼瑄村里头有名的美女。刘翼瑄为了霸占这个女子,勾引不成干脆就用强。女子的丈夫发现了此事,竟然被刘翼瑄打死了。”徐电和陈克站在简陋的望楼上,徐电向陈克介绍着情况。

陈克冷笑一声,“丑妻、近地、破棉袄。徐电同志,这是被称为农家的三宝。其实谁不喜欢美丽的女孩子,但是农民们往往保不住自己的老婆。哼,我的故乡离少林寺不是很远,少林寺是嵩山最大的地主,也租地给农民种。管租地的和尚们就敢明目张胆的说,有好媳妇的租好地,没好媳妇的租坏地,没媳妇的没地种。”

徐电在负责调查案卷的时候对地主们的恶行已经极为愤恨了,听陈克这么一说,徐电紧紧咬着牙,眼睛里面闪动着愤怒的光芒。“陈主席,审问刘翼瑄这家伙的时候,他还居然敢叫屈,说你许了他人大代表的官位。”

“我当时的确许了他,没错。”陈克坦率的承认了事实。说完,陈克问道:“徐电同志,你竟然没有跑来问我这件事,我很满意。”

徐电叹了口气,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其实当时是想去问陈主席您来的。但是林深河同志阻止了我。他说既然是审案子,司法机关审问的是犯罪份子,与这些犯罪分子是不是人民代表毫无关系。所以他不让我去找您。”

“哦?林深河同志很能掌握原则。这点值得学习。”陈克的声音里面根本听不出什么情绪。徐电好奇的看了陈克一样,却见陈克面无表情的看着公审大会的台子。从脸上也看不出别的东西来。

“陈主席,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徐电觉得陈克的平静里面的意味并不是不太满意。他问道。

“徐电,你不要把你个人的想法带到工作里面去。我是让你审案,不是让你给我表态。你不要觉得你要当一个不畏强权的青天大老爷。就算你是青天大老爷,你也等有强权来压迫你的时候再给我不畏强权,坚持法律。现在根本没人说这个刘翼瑄不能审,你却要拿他是不是人民代表做文章,这是何必呢?你是怕事后有人打击报复?还是害怕人家不知道你对谁都敢下手?”

陈克的话一说完,徐电的脸登时就红到了脖子根上。而陈克看都没看徐电一眼,而是继续说道:“徐电,打击犯罪份子。对于人民来说,这是发泄他们愤怒的方式。对于社会体制来说,这是维护秩序的方式,对于政治来说,这是贯彻政治纲领的方式。每个不同的层面都有不同的满足需求。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彰显你自己的威风。”

等陈克扭过头看向徐电的时候,只见徐电深深的低下头,微微侧过身体,甚至不敢让陈克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一样。陈克连忙拍了拍徐电的肩头,“徐电同志,你这么做可以说是年轻,年轻人总想建立属于自己的功业。这个很正常,我一点都不生气,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你的表现在我看来,难道你的心里头就没有想过,你不想让自己和旧制度下的那些搞法律的一样,你想当一个清正廉洁公平公正的司法工作者。你希望法律面前不分高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知道的,你一直是这么希望的。我也希望徐电同志你永远都能坚持这样的态度,永远都有不畏强权的骨气。这才是一个法律工作者该有的态度。”

说完,陈克又拍了拍徐电的肩头。

陈克的话其实说出了徐电内心里头的不少东西,徐电之所以强烈的希望司法独立,的确很大的原因是想成就个人的声望。中国传说中的那些著名的法官,保证也好,狄仁杰也好,都是不畏强权,敢于斗争的硬骨头。一个清官是需要风骨的。虽然是在日本学的法律,还是西式法律,但是徐电骨子里头还是那种“清流”的态度。他希望自己能够同样名留青史,为后人传诵。所以徐电才对陈克始终坚持政治领导法律保持着一种抵触和否定。

被陈克直截了当的揭穿了心里头那点子私心,徐电的羞愧远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加激烈。因为羞愧难当,徐电始终不敢抬起头。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陈克的声音深沉有力。徐电咬着牙,一脸懊恼和羞愧,但是最终还是抬起头看向了陈克。

陈克双手按在徐电的肩头,带着鼓励的笑容看着徐电,“徐电同志,你是为了理想参加革命的。你犯了这些错误在我来看根本不算什么,因为我年轻的时候也干过这种事情。我干的恐怕只比你多,不比你少。只是后来我明白了,一个人想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就像你想当一个名垂青史的好法官,你的出发点不是要去表演好法官要做的事情,不是要让别人看到。而是你面对工作的时候,你发自内心的去好好断案。而不是为了让别人看到你是在好好断案。”

正在这时,公审会场的台子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叫声,“杀了他!”“杀了他!”“杀了刘翼瑄这个狗东西!”一开始喊叫的人不多,很快更多的人开始喊起来。陈克和徐电都转向台子那边,之间台上那位披麻戴孝的女子一面大哭,一面疯狂的扑上去用力捶打跪在地上的刘翼瑄的脑袋。工作人员怕女子把刘翼瑄给打死,连忙上去把两人拉开。而台子下头的百姓则愤怒的喊起了口号。

因为离得远,只能看到女子痛哭时候肩头的剧烈耸动,却听不到声音。看着这样的景象,即便是羞愧难当的徐电也觉得心里头的情绪逐渐被人民的愤怒所带动了。好一阵子之后,群众愤怒的声浪稍稍平息下来。徐电扭头看向陈克,只见陈克盯着审判大会的台子,依旧是一脸平静严肃,好像根本没有被群众的情绪影响一样。

但是当陈克转过头看向徐电的时候,徐电才发现陈克的目光却变得极为锐利。

“徐电同志,你不要为自己去当个好法官,你要为这些人民去当个好法官。当年那些地主杀戮人民的时候,人民和现在一样愤怒。但是当时没有咱们人民党和咱们的军队给人民撑腰。人民有冤无处申诉,还要被那些地主恶霸打击报复。现在有了人民的队伍,才有属于人民的公正。司法就是人民革命的利剑,但是人民革命的目标不仅仅是为了完成司法公正。他还要让人民过上更好的日子。所以我一直反对政治不能干涉司法这个说法,我认为这是错误的。”

“在这件事情上我错了。”徐电第一次向陈克承认了自己错误。“在这方面我会向林深河同志学习。”

“林深河同志和你是不一样的。相比较起来,我宁肯你保持现在的样子。”陈克毫不犹豫的提出了反对。

“为什么?”徐电觉得非常意外。

“因为你是个革命者,你相信你的正义和力量来自于一种理想和追求。你首先忠诚的是革命的理想。但是就我现在来看,林深河同志则是一名很优秀的官僚。对于官僚而言,他们忠于的对象是给予他们权力和利益的制度。林深河同志现在忠于的,是我们通过革命建立起来新制度。在这点上,你和林深河同志是不一样的。”

方才觉得有些明白陈克想法的徐电现在又开始糊涂了。革命者和革命制度下的官僚到底有什么区别,徐电现在并不清楚。

陈可也不想过多的解释,他干脆给徐电下达了可以操作的目标,“以后你就会明白的。我现在要求你保持现在的状态,只是不要再想着为你自己的名声去当法官,而是要为人民好好的断案。如果你不能保持这样的状态,我就要把你给撤了。林深河同志有他的优点,你则有你不可替代的长处。在你弄明白这两者的区别之前,我要求你保持现在的自己。记住了么?”

虽然还是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徐电依旧斩钉截铁地答道:“是,我记住了。”

“好吧。你现在下去吧。很快就该你上去形式法官的职务了。记住,什么都别想,按照你自己的理想,司法必须公正。按照这样的理念去做。”陈克说完重重的在徐电的肩头拍了一掌。

看着徐电下了望楼,陈克微微的叹了口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