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七章

岳张集已经是保险团的部队总部所在。在西北角落,总是防卫森严。那里是监狱所在。

张有良一家还有各处抓来的围子地主们就关在那里。没有拷打,没有审问和逼供。人民党对这些俘虏的态度就是无视。每天每个人二两饭,按时打扫卫生,除此之外这里就再也没有人被如何了。

地主们的从来不知道蹲监狱是如此度日如年的事情。自打围子被破了之后,这些人被送到这里来蹲了监狱。每天二两粗粮,饿不死,吃不饱。缓慢的饥饿状态无情的折磨着大家的心灵,地主们一开始还商量着逃走。也有人趁着还有些体力的时候,尝试着想把越狱行动给实践了。不过饥饿远比这些人想的更有威力。保险团的部队防卫森严,想靠双手攻破一堵墙,需要的体力远超过二两粗粮提供的卡路里上限。

大家一开始还议论纷纷,这突然冒出来的保险团到底是个什么组织。是土匪,还是乱党?作为监狱里头资格最老的张有良一家,就成了大家的信息来源。得知张有良已经被关了快四个月,大家都吓得不轻。能长期关押人,至少说明了一件事。这个组织甚至有余力组建监狱这等机构。

不过讨论也没有进行太久,饥饿的效果之一就是能有效减少脑部供血,脑部供血不足引发了思维能力下降。而且这天是一天冷似一天,为了保持体温,大家更不愿意说话,甚至动弹都不愿意。

监狱的生活可以说是度日如年,这些人很快就失去了判断日子的能力,就这么在监狱里头苟延残喘。

突然间,保险团就开始往外头提犯人了。

张有良一家人被关的最久,也饿的最久,面对审问人员,张家人上上下下都表现出了一种麻木呆滞的情况。

审问的房间门窗不大,虽然是白天屋里面依旧相当的昏暗,甚至不得不点着一盏灯。看着就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氛。桌子一身蓝衣的审问人员很年轻,用一种故意装作很平淡的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张有良木然的坐在一张很特别的凳子上,这凳子是整根圆木桩削成的,下面大,上面小。坐着很不舒服。不过张有良跟完全没有感觉到一样,让他进屋他就进屋,让他坐下他就坐下。当审问员问话的时候,张有良却一言不发。

“你叫什么名字?”审问员再次问道。张有良依旧一言不发。

“再问一次,你叫什么名字?”年轻的审问员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就在这时,审问员旁边的那个人把手按在了审问员肩头,“小张同志,别着急。”

说话的是林深河,人民党下达了任务,最近要把地主欠人民血债的问题给解决了。其实稍微用点手段,把地主们都在监狱里头给弄死实在是太容易了。不过这么做的结果之一就是根本没办法发动群众。暂时关押地主的目的主要是不让地主们跑去告官,在人民党选择战争之前,人民党必须避免突发性的军事冲突。到了现在,人民党已经做好了战争准备,清算地主血债的工作终于可以正式进行了。

负责审问的工作是张自杰,身为检察院的临时负责人,林深河也必须参加审问。张自杰是岳张集本地人出身,从保险团一开始招人的时候,他就跑去参军了。现在能负责审问以前岳张集的大地主,他脸上虽然强装着严肃,可心里头实在是激动万分。没想到对面的张有良跟木雕石刻般毫无反应,连问几句都不回答,张自杰反倒有些失去冷静了。

被林深河提醒之后,张自杰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他连忙定了定神,这才继续问道:“我最后问一次,你叫什么名字。”

张有良依旧不吭声。

“哼,”张自杰冷笑一声,“张有良,你平日里不也是横的不行么?怎么现在问你叫啥你也不敢吭声了?”

听到这话,原本一直木然的张有良眼睛微微动了一下。

“那我接着问你,张恭良是什么死的?”

这个名字没有完全触动张有良,他依然是沉默不语。对于这种漠然抗拒的态度,张自杰已经再也维持不下冷静,他猛地一拍桌子,“我问你话呢?你觉得你装死狗就可以不说话么?你干脆直说,张恭良到底是什么死的?”

张有良的眼睛终于眨了一下,因为这四个月每天只有二两粗粮,张有良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他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干涩的声音缓缓的传了出来,“我早就知道你们要杀我,要杀就杀,还找什么借口。你们还想说自己是替天行道不成?”

“张有良,我们要是想杀你,早早的就能杀你。但是我们人民党不爱杀人,你一个乡下地主,说了几句胡话而已,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现在有百姓要我们人民党来主持公道。张恭良是谁杀的?他是怎么死的。”

张有良的回答很是简单,“他去年不肯交租,我让人打了他几十棍。他就死了。”

张自杰完全没想到张有良居然说的这么痛快,倒很是意外。继续下了张有良的口供之后,张自杰接着问道:“你让谁动的手?”

“哼,我当时是让人把张恭良拖出去当众打,到底是谁动的手,你可以去问别人。我是不知道。”张有良还是缓缓的说道。说完之后,他突然笑了笑,“张自杰,你小子是运气好。年初你偷了我家半袋粮食,我那时候就让人去抓你,没想到你已经跑了。后来居然去投靠了保险团。若不是这样,这张恭良就是你的下场。你也肯定会被活活打死。”

林深河完全没想到张有良会说出这件往事,虽然脸上没有变色,但是心里头倒是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些日子林深河与何足道关系就比较亲近了,组建检察院需要人手,陈克说了要清算地主们欠下百姓的血债。林深河就向何足道提出,希望何足道支援点政治过硬的同志。何足道就推荐了张自杰,推荐语就是“敢于斗争”。现在一看,张自杰与地主之间的斗争颇为深刻,张自杰若不是投奔了人民党,现在就又是一条命案。

面对张有良指责自己盗窃,张自杰一点都没有被压倒的意思,相反,张自杰大笑一声,“张有良,你夺了我家的佃,我才从你那里才拿回了半袋粮食。靠这半袋粮食,我家人才算是撑到人民党到了凤台县。你欠下大伙那么多条人命,现在是该你还给给大家的时候啦。我还要告诉你件事,人民党马上就要分地了,只要是普通百姓,每个人都能分到土地。而且这地,你们是再也夺不走的。这些土地就永远是老百姓的,你们这等吃人不吐骨头的土豪劣胜的好日子彻底到头啦。”

如果一开始张有良还能保持冷静,听完这话,他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眼睛中那种仿佛看开的冷漠彻底消失的干干净净。张有良胸口激烈起伏着,像是要准备冲上来把对面的张自杰撕得粉碎。张自杰倒是神情自若的看着张有良。审问室的桌子四条腿都是埋在水泥里头的,根本掀不动。张有良的激动表现让张自杰很满意,这个曾经威风八面,可以任意决定岳张集居民生死的张有良现在这种绝望的表现,如同冬天饮了一碗热酒,每一个毛孔都舒坦开来。报复的美妙快感令张自杰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要杀了你!”张有良突然抓住那个形状奇特的“凳子”,准备拿起来砸向对面的张自杰。但是这凳子的奇特造型突然就起到了作用。整根圆木制成的圆柱形的外表颇为光滑,根本没有可以抓拿的地方。张有良弯下腰就想把这“凳子”抱起来,可又发现另一个难处,这“凳子”下大上小,下重上轻,坐着很是稳当,想抱起来就完全失去了平衡。加上体力很是有限,张有良试图寻找凶器的努力全部落空。门口的卫兵听到声音已经冲进来,正看到张有良跟拔萝卜一样,抱着“凳子”在摇晃,卫兵上来一脚就把张有良连人带凳子一起踹到,接着把张有良牢牢的绑了起来。

林深河忍不住咧了咧嘴,这种凳子是陈克提供的样式。包括审问室的建造方式也是陈克提供的。桌子买进水泥地面里头,目的是如果要把犯人拷在桌子上的时候很方便。有人认为没必要给犯人凳子坐,陈克的回答是“让犯人站着很不人道。”林深河坐过那个凳子,凳子面不大,坐着颇不舒服。可没想到的是,当犯人准备把凳子当作凶器的时候,居然完全无法利用。陈克没有当警察的经历,这从与陈克的交谈中就能判断出来。不过完全没想到的是,陈克除了能够提供各种理论上的支持之外,在这等属于“阴暗性质”的设计上,他居然能拿出这么多绝妙的思路。想想还真的是挺吓人。

张有良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一面挣扎,一面大骂。张自杰对卫兵说道:“先把他带下去,把张有良的儿子给提上来。”

证据收集工作远比想象的要轻松得多,张有良的罪行根本不是偷偷摸摸干的,对这等有围子的地主来说,他们的嚣张甚至超出了陈克的想象之外。这次审判的基准是地主们三年内对人民犯下的命案。同志们一开始对这种具体的要求不太理解,陈克不得不说了自己的考虑。

陈克在发言之前,让陈天华详细介绍了河北邢台的饲养场对小农经济的冲击,大伙听的是津津有味。只是一个村办的饲养场居然就能在一个县甚至更远的地区制造出如此巨大的影响力,甚至极有可能逼迫的不少人家破人亡。经济的诡异也让同志们感到不寒而栗。

等陈天华讲完之后,陈克很满意同志们的震惊,他说道:“这就是交易体系。小农经济的特点就是尽可能的避免交易,因为生产资料的分在无数小生产的手中,大家的选择都一样,首先要种地,吃饱。极少有剩余物资进行交易。用那些剩余产品进行的交易规模小,但是这点子钱恰恰很有可能决定了一个家族的命运。你要看病就要钱,你要买布可能就要钱。至于你要上学就更加需要钱。而这些交易在大规模生产的竞争对手面前,那是根本竞争不过的。农民用来交易的商品卖不出,他们白白的花了力气去生产这些产品,最后还换不到钱。如果没有陈天华同志组建的农会,这些百姓只怕不少家庭就要出大问题。”

看着议论纷纷的人民党的同志,陈克说道:“同志们,我们为什么要打倒旧制度,建立新制度。因为工业化生产需要一个能够配套的制度,这个制度是非常复杂的。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大家都知道没有见过的东西信不过。所以我们大家自己必须先弄懂这个制度,然后还要先把这个制度的框架给搭起来。人民享受到了这个制度的好处,才能逐渐的相信我们。大家继续努力工作吧。”

这次讲话的说服效果极佳,虽然很多同志都有想说的话,可让他们能彻底理解大规模生产对于小农经济的作用,大家有更多需要想明白的事情。所以众人干脆也就不再多说,而是把问题的焦点放回了最初的问题,为何要重点查三年内的命案。

“这三年内,凤台县才有大规模的洋货进入的迹象。安徽这边地主们很多都有自己的买卖,地主们无法应对洋货的挑战,而且有些洋货对地主们也非常重要,地主们也需要更多的钱来进行交易。一方面是地主作坊的破产,另一方面地主们需要更多钱。除了从农民身上上榨取更多粮食,以换取更多的钱财之外,地主们没有别的方式。而且安徽的围子多,这些大地主们的嚣张程度可想而知。这三年里头地主们的命案最多。而且,咱们很多人都不是本地人,三年前的很多案子,咱们手里头的信息少,我不是说三年前的案子不要查,而是三年前的案子查起来就未必像三年内这些案子一样事实清楚。既然要办案,那就要办的事实清楚。不能为了追求结果去办案。”

而最终结果真的是令人惊讶,三年内仅仅张有良一家,就在岳张集犯下了十几起人命案。其他好几个地主手里也有人命案。至于夺田,夺佃的案子更是数以百计。这还仅仅是凤台县附近的案子。根据地打下的周边围子,每个围子的主人手上都有命案。如果这算是阶级斗争的范畴,还容易定性的话。淮北这一带盛行帮会,各种民间矛盾引发的械斗案子,导致的死亡更是数以百计。这种械斗案牵扯的人更加广泛,甚至有些部队的战士也都牵扯进了这些事情。

“现在先抓主要矛盾。地主和人民的矛盾是主要矛盾。先重点办这些案子,其他的都暂时冻结。”陈克下达了指示。

徐电这次没有反对,这些命案都是根据地建成前的案子,牵扯阶级斗争的,还能说有人民的需求,但是民间纠纷案,人民党当时还没有出现,从法理上也没有资格管这么多。

“徐电同志,我上次让你安排审判那些盗窃农田的那些人。这次公审地主的时候,这批人也要陪绑。把地主们审完,就把他们也给公审了。这帮人已经被抓起来强制劳动了这么久,这个阶段的时间也得按照刑期来算。”

徐电没有反对,他问道:“陈主席,这次公审什么时候召开?”

“运铁的船队一旦回来,就立刻召开。”

“是!”徐电眼睛里头都是热情,这是他第一次实践法官的职责,其激动和兴奋可想而知,“我现在就回去把法律条文更加确定一下。赶在船队回来之前准备的更加完善。”

在严复的指挥下,船队终于抵达了汉阳。一路之上的管卡多出来很多。如果不是船队有安徽新军旗帜和一部分已经志愿加入人民党的新军同志护送,肯定会被敲诈的很惨。即便如此,船队也给了沿途的关卡不少好处费。安徽大水灾,官府不仅不救济,反倒加大了盘剥的力度。对这样的现状,水上支队上上下下都是义愤填膺。

水上支队的政委李照专门召开了一次动员会,这次动员会让严复印象深刻。

“同志们,我知道大家对这些关卡恨之入骨。因为大家给他们的钱都是咱们党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都是根据地的百姓们汗珠子摔八瓣挣到的钱。那些贪官污吏们什么都不干,就平白坐在那里收钱。对这帮王八蛋大家该不该生气,大家该生气!因为我们都是人民党的党员,都是人民党的战士。我们是要拯救人民百姓的,是要把这些贪官污吏彻底消灭干净的!”

严复静静的听着,看着。人民党的同志都很年轻,最大的也不到四十岁。听着李照的动员,所有人脸上都有着愤怒。就连章瑜这个平日里很不爱有表情的人,脸上也是阴沉似水。

“当然了,在这帮人眼里看来。水灾之后,这些人的日子苦不堪言啊。日常的敲诈勒索没了来处,除了在河道上收钱之外,他们根本没有别的营生。同志们,这帮人从来没有想过,面对灾害,只要团结起来,只要真心为了拯救百姓,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咱们在凤台县不就做到了么?而且凤台县水灾最厉害,咱们这里这么多河,这么多湖。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四处的水都往咱们这里来了。但是咱们怕了没有?我得说,我当时是害怕的,不过那么多相亲们眼看着就要死在这大水里头,光救人就来不及,我也没空怕这怕那了。”

水上支队的同志都是老同志,很多都有救人的经历,大家纷纷点头。

“汉阳是个大地方,好玩的东西多,稀罕玩意多。大家来到这个地方,都想见见世面,看看稀罕。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是我现在要说,咱们这次来汉阳是为了把宝贵的铁给运回咱们凤台县。咱们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游玩的。汉阳再好,再繁华,都不是我们这次来的重点。我要求大家在汉阳的期间一律不能下船。大地方就有各种坏人,咱们这么大的一支船队,想打咱们主意的人多的是。一旦下了船,就会有人想方设法的给咱们动坏心思。咱们就算是能摆平这些事情,也要耽误行程。同志们,这水灾之后,大家的家里头都需要农具,把这些铁运回根据地,咱们的家人明年就有农具可以耕种。而这个冬天,咱们要干这么多水利上的农活,大家都眼巴巴的等着咱们把铁给运回去。若是因为咱们自己贪玩,耽误了这些重要的工作,大家觉得合适么?”

“放心吧,政委。我们一定会听指挥。绝对不会闯祸。”

“不是怕你们闯祸,我现在要求大家,在汉阳的期间,没有命令一律不得下船。咱们来这里是为了工作。我向大家保证,等咱们解放了安徽,解放了湖北。我会请求咱们党组织同志们来汉阳专门来玩。但是,这次,我要求大家一律不得下船。各个船的船长必须管好自己的船,自己的船员。咱们不是为了自己才出来玩的,咱们是为了咱们的家人,为了革命而来这里的。”

“政委,我们一定服从命令听指挥。”

“不让下船我们就不下船。”

战士们全部表态。

严复看着战士们的神态,那绝不是应付的神色,而是能够完全理解的淳朴神色。海军最讲纪律,战士们整天在水上漂着,到了港口自然就想去放松一下。北洋水师在日本花街还闹出过人命。这些人很多都是加入不久的战士,在纪律上已经能与北洋水师相比,甚至在其之上。对此严复很是满意。

张之洞对严复很是客气,汉阳钢铁厂的废钢铁这么多,价钱自然好商量。当然,严复肯拿真金白银也是另一个原因。人民党这次带了很多914过来,倒是也卖上了很不错的价钱。随着武汉的租界日渐兴隆,花柳病的问题非常严重。钱给的够,加上有效的贿赂,最后买到的钢铁总数竟然达到了二万吨之多。

作为儒者的张之洞为了表示对严复这位真名士的尊敬,甚至在严复准备装船走人的时候还亲自来,并且给严复派了两位官员引水路,让严复在湖北不会遭到过分的刁难。而严复也知道了张之洞马上就要进京的消息。

“几道,你从哪里弄到这么一群运货的人的。”张之洞本来想着这二万吨钢铁,怎么运起来都不会太快。没想到船上的那些人分工合理,组织井然有序。而且每个人干起活来都在玩命。于那种被沉重的工作折磨的麻木的码头工人完全不同。虽然汉阳钢铁厂那边负责把钢铁运到江边。却没想到三百多人一起玩命干起来。两个多小时就把钢铁都给运上了船。

“张公,这些人也是偶然遇到的。我原本没想到能遇上这么一群人。”严复笑道。

本来张之洞还想请严复一起吃个饭,看到如此景象,又见严复脸上都是想赶紧上船的急迫。张之洞笑道,“几道,看你们如此着急,我也就不多留你了。”

严复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向张之洞告辞。

看着船队驶入长江航道,张之洞很不解。严复这么倾尽全力,到底是在给谁帮忙呢?

九天后,严复的船队进入了根据地控制范围内的消息终于抵达了等待很久的陈克那里。陈克随即召开了党委会。会议上正式决定,下一步工作开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