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三章

徐电被停止司法方面工作的消息飞一样传遍了根据地上层,停止工作代表着极为严厉的批评和否定。这是陈克第一次公开对一个党员进行如此严厉的表态。虽然徐电本人依旧是纪检委的主任,依然是监察党内纪律的重要干部,依旧大权在握。但是同志们看徐电的眼神却有了相当的不同。

《婚姻法》草案拿到了党委会上讨论,很快就得到了通过。其他同志们可没有徐电那种认为法律至高无上的态度。倒是陈克在会议上强调,“既然这个法律得到了通过,以后所有根据地内的婚姻问题,都必须按照《婚姻法》来执行。而且,咱们也要着手准备法律解释的工作。根据地内部的对于法律的质疑,我们必须要拿出说法来。法律就是政治理念的现实化的规定。大家必须摆对自己的政治立场。”

“陈主席,按照前面介绍的男女平等,百姓的个人权益受国家保护原则。我们的工作要不要更加主动一些?”发话的是任启莹。这次党委会议,人民党的女性党员列席的极多。任启莹很清楚陈克这么做的意义所在,她率先表示了积极的态度。

男性党员们对这位新同志的积极表态有些不以为然。说真的,人民党里头对女性的态度虽然已经是中国最平等的,不过让男性真的认为女性是对等的存在,现在仅仅是开始。

“我们的目的是要保护大家的正当利益,而不是要去跳动矛盾。大家可以想象得到,一旦这个法律开始宣传,不以为然,甚至说怪话的人肯定很多。大家不要争什么地位的高下。也不要搞什么意气之争。我之所以要给女性们分得同样的生产资料,原因何在?谁来说说自己的想法?”

男人们都不吭声了,搞不明白陈克意思的同志是不知道该说啥。大概明白陈克意思的同志则是不肯发言。游缑身为人民党的资深党员,也身为女性。可以说,人民党的同志对女性们不太敢小看,游缑居功至伟。她的工作成绩,面对水泥厂恶劣劳动环境中表现出的一流的工作态度,让男人们都不得不服气。

看到没有男人肯说话,而女性党员们却各个有着自己的顾虑,游缑站起来发言了,“分给女性们相同的生产资料,只是为了表示一件事,女性们同样可以通过劳动来养活自己。我不认为女性在体力方面能够占据优势,就如同我不认为男性在普通缝纫方面比女性强一样。但是,身为劳动者,男女是平等的。”

“那为何不用别的方式来表现这种平等呢?例如同工同酬。”宇文拔都问。他的话立刻得到了不少人赞许的目光。看到这么多男人的赞许,以及女性们绝非赞许的目光,宇文拔都有点胆怯了。他不是怕女人,而是害怕同样身居书记地位的游缑。还有提出男女平等理念的陈克。

严复饶有兴趣的看着党员们进行着辩论,他现在已经是火线入党。虽然只是预备党员,可是严复在人民党不少党员心中颇有地位,而且陈克已经表态,准备让严复完成这次购买铁的工作之后出任根据地教育部部长。他列席此次会议,没人说三道四。人民党的会议模式让严复很是喜欢。身居组织最高位的陈克以超出众人的理论与实践能力领导众人,党内重实践,轻空谈。完全符合了严复所渴望的法家那种组织模式。而同志们能够直抒胸臆,不玩什么盘下招数。有啥事情直接在台面上说清,让严复感觉尤其满意。

和严复并肩坐在一起的是陈天华,这两人都知道对方的名声,都看过对方的书。在男女平等这件事情上立场很是接近。

听宇文拔都这么一说,严复和陈天华脸上都露出了一丝不屑。

“矫枉过正,虽然看着平均分地不太合理,但是这是一个态度问题。”陈天华忍不住发言了。

“那就是说,还是不公平啦。我们既然要释法,总不能用这个当作理由。”路辉天起来反对了。身为民政工作实际上的一把手,路辉天对于陈克这种激进的做法相当不满,“给那些还在读书的女孩子分地,这些地还是他们的家人来种。与其让那些不喜欢男女平等的爹妈心里头很是不满,何不等以后条件有了变化的时候再说呢?”

陈天华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以后再说的话,就是现在承认了男女不平等。我们现在承认男女不平等,以后再改成男女平等,这是说我们人民党是朝令夕改么?”

女性党员们看向陈天华的眼光立刻就热烈起来,这是除了陈克之外,第一个真正站出来表示绝对支持“男女平等”的男性党员。以往最支持男女平等的是何足道,不过何足道很难理解女性的心思,他在女性心目中的形象其实没那么正面。根据地里头大家嘴里不说,心里头都知道,何足道很仰慕游缑。在女性们心目中,何足道因为缺乏“男人气”,被当成一个“小弟弟”来看。失分很多。而陈天华身为著名的革命者,能如此坚定的支持男女平等,就成了一个绝对正面的角色。

“理论虽然很好,但是在实际推行里头肯定有很多问题的。咱们这么做,不仅男人们不会心悦诚服,女性们也未必领情。”路辉天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从事实际工作,他对这个理念的执行很是担心。

游缑立刻进行了反击,“劳动最光荣!男女平等的基础是劳动最光荣!懒人可不分男女,如果把懒女人当成攻击男女平等的借口,那就是故意扭曲事实,那就是狡辩。如果把懒女人当成男女不该平等的借口,那么懒男人的存在,是不是说明男女更不该平等?”

这话从工作勤劳的游缑嘴里说出来,格外的有份量。原本不少心里头其实不支持男女平等的同志立刻就不敢再吭声了。游缑的地位与声望是靠她的工作挣出来,根据地里头没人敢对游缑的工作表示质疑。路辉天也不敢。

徐电默默的听着大家的辩论,心里头百感交集。监察部门本来就是个得罪人的职位,众人与徐电的私交都不咋样。而且陈克处罚了徐电之后,也没人敢给徐电出头。除了华雄茂亲自跑来问过原因之外,其他人连来询问徐电的都没有。这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很糟糕,徐电虽然身处坐满了人的会场,却感觉自己完全被孤立了。

但是仔细听着大家的讨论,徐电又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徐电知道陈克说的也没错,任何法律的执行都需要诸多配合。在这点上,徐电并不认为司法系统应该凌驾其他组织之上。就跟男女平等这个政治理念一样,各个部门执行的时候,都会遇到问题。徐电也知道,法律不是万能的。让徐电不能接受的其实只有一件事,就是法律不能成为最后的遮羞布。其实在满清也好,在日本也好,法律都是最后的遮羞布。平常的时候法律倒也在维护着社会的基本秩序职能,看着倒是威风八面。但是一遇到权力的介入,法律立刻就成了任人操纵的工具。

徐点在东京大学法律系的教授们对此十分不满,他们认为法律是不容许被这样玷污的。而日本的明治维新根本就没有树立起法治社会的概念。在法律面前绝非人人平等。徐电跟着陈克前来安徽革命,而不是留在北京找份差事。是因为陈克所描述的人民革命给了徐电一种感觉,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必然会建成。既然是人民当家作主,那么遵守法律就该是人民的义务。但是陈克让徐电感到了失望,即使是陈克这样的革命者,也不认同法律不可玷污的神圣性。

这倒不是说徐电本人是一个完全不通世情的毛头小子,即便是在法律系专业里头,大家嘴里不管如何说,心里头也都知道,法律不是万能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民法讲民不告,官不究。”也就是说,如果没人告官,那么不平等甚至违法行为是可以继续存在的。就如同婚姻法里头关于女性出嫁后土地也会脱离了父母的家庭,随着出嫁的女性自动转到新组成的家庭里头去,但是如果有人私下玩弄什么手段,只要没人告官,这种事情就是可以存在的。

徐电不认为法律就可以做到完美无缺,他不满的只有一点,陈克不能接受法律不受其他的影响,陈克不认为法律不该受政治的控制。如果是陈克执政,徐电对陈克还是有信心的。他不相信陈克会通过玩弄法律的方式来达成个人的目的。但是人治是没有前途的,不能确立法律不会被玩弄扭曲的制度,陈克死了之后怎么办?

正在徐电左思右想的时候,关于男女平等问题的辩论已经到了最后。游缑提出了“劳动最光荣”的政治理念之后,再也没有其他同志愿意出来反对了。《婚姻法》草案随之得到了通过。看到这个结果,徐电暗自松了口气,至少到现在为止的讨论都在他能接受的范围之内。陈克坚守着徐电一直以来很钦佩的那种立场和态度。虽然同样是陈克毫不客气的停止了徐电司法方面的工作。

会议的下一个议题与法律无关,根据地已经做了决定,只要这次严复他们带了铁回来,部队就将扩大解放战争的军事行动。实际上根据地破围子的时候,也有几个地方有漏网之鱼。革命战争的扩大化已经是无可避免。

一听说要打仗,年轻人们就来了热情。到现在为止,部队始终是战无不胜,以绝对优势压倒了所有的敌人。这样的现状让同志们相信,敌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这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的前提是把铁运回来。这件事就完全得依靠严复的关系了。很多同志对严复不陌生,对这位德高望重的学者加入人民党,同志们都很高兴。大家对严复同志表示了热烈的支持。严复也很喜欢与这些生气勃勃的年轻人在一起,但是他不肯表现的那么明白,只是很礼貌的和大家打了招呼。

会议结束之后,华雄茂叫住了徐电,两人也算是共同经历过生死的老战友。华雄茂严肃地说道:“徐电,你去向陈主席认个错,说你认识到了自己的政治错误,要求恢复工作。陈主席不是小心眼的人,如果他真的对你不满,根本不可能把你的这个纲领那出来讨论的。你的事情我问了陈主席,你当时都说什么胡话。法律不能被政治干涉?你当时就骂你糊涂。你猜猜陈主席说了什么?”

徐电没想到华雄茂居然也会骂自己的观点,他心里头更是失望。但是华雄茂肯给自己说话,这也是仁至义尽了。为了表示礼貌,徐电强打精神问道:“陈主席说了什么?”

“陈主席说,徐电这个同志就是怕辛苦,想走捷径。他想着我出来说句话,大家就都听了?这种想法就根本没有抓住要点,徐电这不是要完成工作的态度。这是在逃避责任的态度。他应该对那些试图干涉司法公正的人说这些,而不是对我说这些。他应该通过自己的辛勤工作去让人民接受法制的理念,让大家明白,遇到事情要去通过法律和制度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去找熟人,托关系。如果徐电真的如他所想,如此忠于司法,他就该在工作中去完成他的理念,而不是想一劳永逸的找捷径。革命永远是在不断进行的,遇到难点,自己不去想法,这不是搞革命,这是要当老爷,自己一句话就要当了真理,别人必须听他的才行,不听他的就是不对。要所以我才要停止他的司法工作,让他去反省。”

听到这里,就是徐电再迟钝也能明白陈克的意思。华雄茂看徐电不吭声,倒是误解了这沉默的意义所在,“徐电同志,我觉得作为革命同志,我们得体谅一下陈主席的难处。有时候他不能说太多。咱们现在的情况,很多事情做不到。就跟这次《婚姻法》一样,军队里头是绝对要严格执行的,可是我现在偏偏不能向战士们直说这件事,得把这些基本工作都给完成了。包括法律条文,还有分地的规章,这些都没有准备好,我就大吹一番新式婚姻,除了引发混乱之外,没啥别的效果……”

徐电这半年多被晒得黝黑的脸变成了紫红色,他忍不住打断了华雄茂,“华旅长,你不用再说了。我知道我错了。我现在就去找陈主席承认错误。我要求恢复工作,以后我再也不会闹情绪了。”

华雄茂本来也挺忙,看徐电这话很是真心,他也就不再浪费时间,“现在就去,马上去。自我批评要诚恳。陈主席很看重你的。根据地里头就你一个学习法律的,你就别添乱了。”说完,华雄茂大步流星的走了。

徐电立刻就去找陈克。却见陈克与一众参与运铁任务的干部们往码头方向走去。严复和陈克并肩走在一起,正说着话。他也不敢去打断,干脆就远远的尾随着队伍。

严复正在向陈克告辞。在严复的指挥下,船队的运行计划已经完成。现在安庆府还没有接到任何革命党的消息,只要这次买卖速度快,不用太担心被拦截。

“文青……,陈主席,这次我来之前,袁慰亭来信,想让我和你一起进京去参与立宪大纲的事情。看来他那边是开始准备行宪了。”

“看来袁慰亭先生的好日子也到头了。”陈克笑道。这不是嘲笑,倒是有些同情的意味在里头。袁世凯这个人虽然是自作孽,但是本来好好的一把天听牌,让他称帝的愚昧行动给打成了相公。陈克一直觉得袁世凯这人可惜了。

“北京的局面要变了。乱起来对咱们也不是坏事。”严复不是个坏人,也绝非对待敌人有什么妇人之仁的“好人”。北京因为立宪的事情发生了变化,朝局混乱,对待安徽革命的反应自然会慢很多。

“汉阳那边的事情就拜托严复同志您了。”陈克笑道。

“我会早去早回。我上次去看的时候,汉阳的废铁堆积如山。想来汉阳那边也希望早点脱手才对。”

哈哈笑声中,一行人就此握手告别。看严复他们走了,徐电急忙赶过来拦住陈克,“陈主席,我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请求恢复工作。”

陈克上下打量了徐电一番,看徐电再也没有怨怼的表情,是真的恢复了生气,他才说道:“恢复工作是可以,不过你要先给我写一份检查出来。写完之后,你要在党会上宣读。得让大家认可才行。”

“是。”徐电立刻答道。

“你给我记清楚,你作为司法部门的负责人,你的工作是要和违法犯罪活动作斗争,而不是和同志们讲条件,要待遇。明白了么?”

徐电站的笔挺,大声答道:“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写检查。”

“去吧!”陈克命令道。

徐电的检查在党会上得到了通过,大家对徐电居然敢要挟陈克的勇气其实还是挺钦佩的。陈克一开始只是停了徐电的司法工作职务,而没有把徐电给彻底停职,然后发配去养猪。大家觉得陈克主席的脾气也实在是太好了。

但是那些能够理解政治的同志却能理解到陈克的心意,陈克不仅仅是要敲打徐电,而且陈克要通过徐电的这份检查表达两个态度,“第一,任何事情都不能当作对党指手画脚的理由。第二,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司法公正。”因为在徐电念完了检查之后,陈克亲自表示,维护司法公正不是一个短期行为,而且试图干涉司法公正的力量绝对不仅仅来自外部,历史证明,更多试图干涉公正的力量都是来自内部。陈克认为,人民革命所要建立的新制度中,司法公正绝对是一个必须坚持的原则。

徐电重新恢复了司法工作。参加了会议的林深河也确定了一件事,身为公检法三头目之一的自己,不久之后就绝对会升官的。如果陈克不是为了开销玩笑的话,司法体系很快就要扩大组织规模。自己的机会终于要来了。

果然如同林深河所料,两天后,建立公检法机构的草案正式公布。徐电成为法院系统的负责人,公安系统由戴恩泽负责。而检察院系统暂时没有委派专门负责人,林深河身为公安系统的副手,暂时负责检察院的起诉工作。根据地的司法体系初步搭起了架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