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二章

有些事情所蕴含的意义往往在发生的时候并不被意识到,但是总有些人能够意外的感受到。陈克把这次根据地司法工作暂时委任给公检法三巨头之后,戴恩泽是秉持着“听党的话”这个基本原则。徐电满脑子都是自己将成为根据地第一部法律的制定者,对别的事情已经全然顾不上了。只有林深河立场客观,他既没有单纯的效忠之心,也没有建功立业的强烈使命感。所以林深河对于陈克提出的“解体小农经济”的政治方向问题颇为好奇。

身为租界巡捕里头锻炼出来的人物,林深河很明白一点,不懂的时候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去问懂行的人。而根据地里头公认何足道是最懂得陈克想法的人。所以林深河就带着礼物前去拜访何足道去了。

礼物很简单,林深河拿了条牛皮腰带。这年头牛皮腰带还是很稀罕的货色。林深河从上海逃出来的时候颇是带了十几根,这次是第一次拿出来沟通感情。看到了皮带之后,何足道拒绝了这份礼物,这让林深河有些惊讶。但是林深河观察到陈克本人也没有什么与其他战士不同的打扮,何足道能入了陈克的法眼,拒绝礼物也没有太过于惊世骇俗。

人没有必要注重毫无意义的面子,林深河一直这么认为。送礼是为了满足别人的面子,如果送礼者自己也是个讲面子的人,那就未免太傻。所以林深河丝毫没有羞耻的感觉,他坦率的提及了自己前来的目的。“摧毁小农经济”到底是一个什么意思。

“小农经济的缺点就是极少加入贸易。摧毁了小农经济之后,人民不得不投身到出卖劳动力的体系里头,这才能最大限度的发展生产力。”何足道做出了自己的解释。

“何政委,容我想想。”林深河被这番话给弄的又明白,又不明白。这句话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思路,以林深河的政治理念是无法全面理解透彻的。可外国人的经商,却给了林深河很多提示。难道陈克的意思是,先把人民剥夺的一干二净,然后再给他们工作机会?

但这样的话,陈克就没有必要给人民分土地,特别是要给女性分土地。这可是要引发很多事端的。

想到这里,林深河继续问道:“何政委,我想问问,有人说发动人民斗人民,这是个啥意思?”

“那是个玩笑话。”何足道笑道,“本意就是说,想解决人民的一些问题,不能一味的靠上头强行推动一些政策,需要让人民自己去选择立场。一个政策注定会支持一部分人的利益,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你若是强行推行,倒是让百姓们觉得人民党行事过分了。所以,必须找到要解决的矛盾关键,引导那些被旧制度压迫的百姓们来争取自己的利益。而这时候,这部分百姓就必须无条件的支持制定这个政策的人民党。我们就能够在这件事上得到人民的支持。”

这话一说,林深河是恍然大悟。怪不得陈克要给女性同等的分地权力。还要制定婚姻法,这年头公开声称保护女性利益的只有人民党。一旦女性遭到了不公平对待,肯定有人忍气吞声。可那些不愿意忍气吞声的女性们,就只能够找人民党当做靠山。基于经济利益的矛盾,从来都是最深刻的,不到一方彻底屈服那是绝不会终止。人民党通过分地和《婚姻法》,就将对宗族进行真正的打击和瓦解。陈克的决心看来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不过百姓们若是因为此事对咱们很不满,那该怎么办?”虽然知道形势比人强这个道理,但是林深河觉得还是小心为上,万一陈克要学曹操“借人头”,那自己很有可能成为牺牲品。

何足道并不清楚林深河这种深刻的自保心态,他笑道:“这种不满是肯定要发生的。不过这种事情正好可以当作移风易俗的开端。女性必须得到解放。这地是咱们主持分的,一开始的时候这件事就必须说清楚。如果想把女儿的土地给据为己有,咱们人民党绝对不支持。而且这男人得没用到什么程度,才能贪图自己女儿的土地呢?”

看何足道说得如此坚定,林深河也觉得不好意思泼凉水,他只能心中暗笑何足道幼稚,其实想剥夺女儿土地的人未必是父亲啊。

有些事情点到为止,林深河也不可能真正的让何足道给自己出谋划策,话谈到这里他就起身告辞了。慢慢的走着,林深河脑子里头开始运转自己该怎么办。编写法律的工作徐电肯定不会放手,林深河也绝对干不了这种差事。政治工作也同样不在自己的权限范围之内。看来自己在此事上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了?

想到这里,林深河并没有感觉轻松。有些事情,不能让别人吩咐你之后再做,那你就永远不可能得到上头的赏识。今天与何足道的谈话,在林深河看来,何足道能够成为“最懂陈克的同志”,是因为何足道能够吃透陈克政策的核心概念。陈克到底想通过这个政策来达成什么目的。

现在林深河看似无事可做,实际上现在也真的没他什么事情,他现在要做到的并非是去争夺什么,而是好好跟着另外两个老同志学习。一方面调查研究警察系统内部同志的想法,一方面等待属于自己的机会。

徐电熬了两个通宵的《婚姻法》草稿被陈克改的面目全非,然后被发回徐电这里,要求他重新修改。陈克的原话很简单,“《婚姻法》的基础首先是男女平等,既然是平等,你就既不要倾向男性的利益,也不要倾向女性的利益。也不要强调政府在婚姻事物里头的主导作用。法理、法意、法度。这三者里头的法理,也就是立法的理论基础是不用直接说出来的。解释法律是人民代表大会的工作。不是你司法部门的工作。”

对此,徐电的脸色很是难看。这位法律专业的大学生内心里头根本就是把这部法律当作自己创造和指导的金科玉律了。被陈克这么一通解释,又仔细看了陈克的修改批示,徐电真正的明白了一件事,陈克以前所说的“讲政治”到底是什么意思。

修改的稿件里头有着本该让法律信徒徐电感到兴奋的完善。婚姻的法律基础,婚姻的责任与义务,终止婚姻的方法。特殊婚姻,例如军婚的特别条例。陈克没有受过法律专业的培训,也写不出那些无懈可击的条文,但是陈克作为一个革命家,把婚姻这件事情从头到尾的描述了一番。而且是一种政治为纲的方式。

这部婚姻法强调的无外乎两件事,男女平等,国家保护合法婚姻。虽然这样的法律并非不合理,但是徐电怎么都感觉不对头。在他看来,法律是要为统治阶级服务的。而不是用来挑起政治上的斗争的手段。如果这样的话,法律的尊严何在?

第二次修改可以说相当成功,陈克的指导并非不合理。即便徐电再有意见,他也不能否定这个事实。在陈克表示首肯,而且要在当天晚上的党会上讨论这份法律文稿之后。徐电有些吞吞吐吐的表态了,“陈主席,我希望根据地能够先进性政治运动,然后再制定相关的法律。”

“为什么?”陈克不太理解徐电的想法。

徐电坚定的回答了陈克的提问,“法律是准绳,而不是斗争工具。如果我们把推行法律当成了政治工作来抓,这法律就成了一个政治文件。这就完全不是法律的本来意义了。”

“徐电同志,法律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法律本来就是政治的一部分,你那种超越了政治的法律根本行不通。政治决定制度,制度需要法律来划定标准。归根结底,法律都是为了政治服务的。”

“那么如果政治要干涉法律呢?”徐电还是没有想通。

“举个例子。”陈克不太理解徐电到底坚持什么。

“如果有人犯了罪,那么谁来审判这个人?”徐电问。

“法院。”

“如果党要求放过此人呢?”徐电继续追问。

看着徐电那充满期待的神色,陈克突然有些感动了。一个人如果有着自己的坚定信仰,而且不遗余力的推动这种信仰的实践,很多时候会给人一种感动。陈克的感觉仿佛回到了以前在论坛对喷的日子,那时候大家把释永信这种佛教CEO称为“佛贼”,同时又把坚守佛教传统的苦行僧称之为“邪教徒”一样。

政治必须领导一切,操纵一切。这是陈克的理念。可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法律必须让步于政治这种话。如果有人违背了《刑法》,《民法》,《婚姻法》等非政治类的法律,无论是谁,陈克都可以保证,党是绝对不会放过这种人的。但是,陈克也绝对不能说出法律超脱了政治的控制,成为独立一极的说法。

徐电这种单纯的青年现在还无法理解,或者说徐电坚信,法律是一个绝对的存在。而且必须是绝对的存在。姑且不说以后徐电会不会成为依靠司法去影响政治的那类人。但是陈克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制度凌驾政治之上。政治本身才是应该是绝对的,是所有社会制度的根本。法律或许可以妥协,但是政治绝对不行。

思前想后,陈克终于开口了,“徐电同志,我想问你,你首先是一个人民党党员,还是首先是一个法律工作者?”

“这……”徐电一时回答不出。或者说,他本人还不能理解陈克想说的话。

“人民革命的纲领就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但是,这是人民革命的法律概念。而不是法律要求人民革命这么干。”

徐电几乎被陈克的这番话给激怒了,尽管面对陈克这个在根据地里头几乎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徐电依旧不能被这种想法说服。“陈主席,这不对。法律是准绳,是道德纲领,是道德底线。法律不能屈从其他的影响。”

“那么徐电同志,我也必须告诉你一个事实,在法律出现之前,政治就已经存在了。是政治需要法律,所以才创造了法律。并非是法律创造了政治。你的错误认识,就如同鸡蛋天经地义的有资格对生蛋的母鸡说三道四一样。你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你必须纠正。”

徐电又说了什么,并没人听到。大家知道的结果是这样的,“徐电同志暂时停止司法方面的工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