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新开始 第一章

窗外黑漆漆的,却偏偏有青白色的光线映在窗纸上,让沈曾植不辨外头是白天还是黑夜。对面铺上的严复已经不再翻身,呼吸也逐渐平静下来。监牢里头的床铺和保险团军营的床铺相差无几。一定要说的话,监牢不怎么通风,甚至还暖和些。身上的床单很薄,根本挡不住凉气。沈曾植挺羡慕严复,这么寒意凛然的夜晚,严复照样能睡得着。

白天的事情给沈曾植一种沉重的压力,他心中其实没有怨恨,也没有不甘。陈克的革命道理没有能说服沈曾植,但是沈曾植却被陈克的坚定态度彻底给压倒了。儒家虽然讲仁,但是儒家绝不相信也绝不鼓吹人民的力量。陈克这种怪物一样的存在让沈曾植很是不解。一个坚信没有学问的百姓拥有至高力量的人,在儒家看来就是货真价实的疯子。回想着白天的一切,沈曾植很明白,陈克这个疯子是有真材实料的。可疯子就是疯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沈曾植坚信,人民一旦拥有了权力,除了胡闹之外,不会干出别的来。

夜色越来越深,寒意也越来越重,沈曾植裹了裹身上的床单。据陈克所说,人民党的待遇都是这样,干部也没有丝毫的特权。普通官兵用什么,人民党干部们就用什么。怪不得人民党这么着急的要盖房子,没有房子,这冬天真的没法过。

沈曾植很不明白,严复到底为什么要加入人民党。为了赎罪?或者是为了野心。总之,当陈克痛斥了沈曾植一番之后,严复却出人意料的表示愿意加入革命。沈曾植知道严复不是一个容易说服的人,既然他下了决心,那就不可能改变。不过陈克居然能够说服严复,这真的是令人不解。严复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或许是身体逐渐适应了寒冷,或许是倦意抵抗不了。想着想着,沈曾植就睡着了。

军号声响起的时候,沈曾植没有被吵醒。吵醒他的是轰隆隆的步伐声,那是成百上千的人一同迈步的声音。睁开眼睛,沈曾植觉得身体毫无感觉,如同一根木头一样。他转动着僵硬的脖子,却见严复已经起身。

“严兄这是准备去哪里?”沈曾植费力的问道。

“出去跑操。”严复一点都没有迟疑。早上的晨操是严复许久以来的习惯。倒是离开了军队之后,严复很久没有体会这种感觉了。“沈兄,你再休息一会儿。”说完,严复把自己的被单盖在沈曾植身上。残留在被单上的热气传到了沈曾植身上,他立刻觉得暖和多了。

一出门,严复就听到呼喊声。那是各个部队召唤自己战士的喊声。对严复这个从事军事建设和军事教育二十多年的老军人,人民党的营地是如此的令人熟悉,如此令人亲切。甚至不用眼睛看,严复光听声音就能知道哪些部队是老部队,哪些部队是新部队。对于陈克在上海时代的老底,严复很清楚。陈克当年就那么几十个不太忠诚的追随者。现在营地里头上千号人,不管部队组建时间长短,但是自上而下的纪律已经建立起来了。严复视线最终落在一个地方,果然如他所想,在那最训练有素,最精锐的团队前头,严复见到了陈克那高高的身影。严复快步走过去,“文青,要我加入哪一队。”

“严先生,以后咱们都是同志相称。这是我们的规定。”陈克严肃的说道,“革命队伍里头没有谁高谁低,一旦加入了革命,大家都是同志。每个人的尊严都必须同等。”

虽然很不习惯陈克的这种说话,但是严复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他点点头,“那我怎么称呼文青呢?”

“大家一般叫我的职务名称,陈主席。”

“这个称呼很有古意啊。”严复赞道。

“我准备委任您为特别行动小组的组长,我们一两月内就要攻打安庆,所以我希望您能在一个月内把那批铁运到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今天就不要跑步了,我马上就带您去见水上支队的支队长,他会负责带领船队前去汉阳。这件事越快越好。”

人民党的效率之高超出严复的想象,没有客套,主官也没有要包揽一切。介绍了水上支队的支队长章瑜与政委李照之后,陈克就离开了。负责人聚集在一起开会,章瑜明确表示,自己将亲自带队。对此严复非常满意。这种高度负责制的模式与严复习惯的海军模式一脉相承。当讨论结束之后,章瑜带着严复去看了船队,那经过反复擦洗的干净甲板让严复又想起了北洋水师的习惯。

部队没有在达成了初步计划之后立刻出发,参谋部负责制定行船方案。路线和时间的规划都是很大的事情。这种参谋工作是严复的长项,章瑜这等后学末进在老前辈面前只有心悦诚服的份。

在严复领着“内河船队”从事工作的时候,陈克也不可能闲着。他召集了公检法部门的同志开会。“我要制定《民法》和《婚姻法》。”陈克直接下达了命令。

徐电立刻如同吃了兴奋剂一样高兴起来。其他同志没有基本的司法理念,对于陈克提出的这个任务完全摸不着头脑。

“既然要分地,我们就要有一个章程。大家党课上都学过小农经济这个部分吧?制定法律的长远意义我就不说了,现在这两部法律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要全力瓦解小农经济。小农经济的基础就是家庭,家庭是靠婚姻结合起来的社会基本单位。大家觉得在这个方面,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公检法现在其实还是一家,或者说就是警察系统。对这么一个深刻的革命问题大家都很不理解。“陈主席你直说吧。”林深河问。

“我们的敌人就是宗族。封建宗族对于家族成员有着莫大的影响力,宗族长老甚至可以直接判处家族成员的死刑。这些宗族长老靠的是什么?就是靠了对土地和司法的影响力。既然要我们要把消灭小农经济,把人民控制在政府的控制之内。就必须彻底消灭宗族势力对百姓的影响力。”

公检法的同志们还是不明白陈克说的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唯一真正明白的就是人民党必须直接控制人民生活。戴恩泽在上次的会议上学到了一个词,他忍不住问道:“还是要发动人民斗人民么?”

噗哧,徐电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笑声里头满是赞同的意思。

看陈克没有要批评这种说法,林深河问道:“怎么个斗法?”

“给那些处于最受压迫,处于最底层的人群以利益。为了保护这种利益,人民才能跟着我们走。”陈克指点到,“我们是要革命,革命追求的就是普遍的平等利益。我们必须抓住这点才行。”

法律系大学生,前巡捕干部,以及前普通百姓为首的公检法三头子低着头思量了一阵,却不得要领。听陈克的意思是要搞个惊世骇俗但是合情合理的东西出来,可是怎么同时满足这两点,三个暴力机关的头子都很是不解。不过三个人当中两个都是老党员,他们知道人民党的规矩。陈克允许你认真思考后说胡话,但是陈克不允许你不思考。人民党里头的干部都是能够干事的,那种混日子的同志都在最基层干着毫无前途的工作。反正大家已经习惯了陈克最后拍板,即便自己说错了也不会有人秋后算账。所以徐电首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通过婚姻认证的方式么?凡是咱们不认同的,就不能结婚?”

“这肯定不行,这么搞百姓们绝对不会同意的。”戴恩泽立刻否定了这个态度。“不过军队的军人结婚倒是可以让咱们通过才行。而且好歹军人得给自己人撑腰才行。”

“用继承权的方法吧?”林深河毕竟是前巡捕干部,对于外国的法律有一定的了解,“国家不认可,他们就不能得到继承权?”

看来这就是同志们的极限了,陈克已经确定。他也不想浪费时间,所以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我要确定这次分地是针对人而不是针对家庭,女人和男人有同样的标准。男人能分三亩地,女人也要分三亩地。按人头算,而不是按照家庭算。而且,女性出嫁的时候,这三亩地要陪嫁。”

司法口的三个头子实在是没有想到陈克居然会想出这种法子来。戴恩泽是彻底被震惊的模样,农村里头女性地位之低真的是最底层。就连戴恩泽都不觉得这样分地有什么合理之处。想到自己女儿分的土地,以后就要陪嫁给别家的儿子,他心里头立刻就是一阵抵触。

林深河倒是接触过外国的司法,他虽然觉得不解,不过震惊程度远没有戴恩泽那么强烈。但是林深河对于人民革命感觉不深,对于陈克这种方案的内在意义很不解。

徐电毕竟是法律系出身,他片刻之后高喊道:“妙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