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各式各样的波线 第九章

不管人类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世界对待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每个人每天的时间都是二十四小时。时间无声流过一切,人民党的书记们或平静从容,或着急上火的面对着各种文书处理和会议。军委的同志们就攻打寿州忙碌的制定着计划。党校的老师们讲述着书本上的知识,党校的学生们兴奋或者不解的听着讲课,还有人不时举手发问。军校的学员们进行着整齐的队列操演以及武器装备的使用技术。新成立的工业部则围着运来的机器设备忙碌讨论着。士兵们要么忙碌的准备战斗,或者听着政委们进行着政治宣传。

至于凤台县的百姓们享受着假期的最后一天,和家人相聚,讨论着最近听到的各种消息。从收获的分配,到也许有房子住的消息。

三天假期彻底活跃了百姓们的情绪。首先能和自己的家人自由的团聚,已经是好久没有过的事情了。但是水灾之后房倒屋塌的,想自己做饭来聚聚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植被都被淹死,烧火的柴火什么的也没有了。大家都是农民,收获的时候因为粮食要上交,所以每个人都私藏了一些土豆,大家聚集在一起的现在只能生吃了。

孩子们是不甘寂寞的,在爹妈身边聚了两天,此时已经腻了。小家伙们就聚在一起开始玩起来。因为缺乏游戏器械,游戏类型都是在学校上学期间学到的跳房子,老鹰抓小鸡,丢手绢,还有接力跑之类的运动类游戏。看着统一蓝色服装们的娃娃们如同一群欢快的小鸟一样聚在一起玩耍,打闹,争执。大孩子们带着刚回走路的小娃娃一起,转眼间大孩子就跑去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闹起来,小家伙们被丢在原地,一开始是莫名其妙,然后就开始哭哭啼啼起来。大人们立刻朝着不忠于职守的大孩子叫骂起来。但是这也只是身为父母的普通责骂。最后母亲们干脆把小家伙们带到身边,得到了安全感的小家伙们安静了没几分钟,看着其他孩子欢快的玩耍,就着急的在母亲怀里头用力挣扎,想跑去和大家一起玩。母亲们只好安抚着这些小家伙。如果是在自己的家中,这深秋原野上的景象到还真的是可以称为其乐融融。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以前唱花鼓的百姓开始支摊唱曲了。大家身上也没有什么钱,现在垦荒旅里头也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只要你不想弄到什么“奢侈品”,吃饭住宿穿衣都不用花钱。百姓都是把一个钱看的比磨盘还大的,特别是这种日子,谁肯花钱?只有那些公认的败家子们才会在这时候花钱。唱花鼓说书的也知道自己赚不到什么钱,但是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了,唱唱花鼓全当调节自己的情绪。这锣鼓一开,周围的人立刻就人山人海了。十好几处人堆立刻就扎了起来。

对于这些情况,垦荒旅的警卫队也算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一队队蓝衣的队伍不时在人群中进行巡逻。大家已经习惯了他们或者她们的存在。卫队从身边经过,大家也毫不在意。继续享受着自己的难得假日。

百姓们聚在一起,大家的话匣子也打开了。这些日子以来,先是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威胁下。虽然在之后的日子里人民党全面介入凤台县事物,百姓们从水灾中被拯救出来,生活也终于稳定了。但是这样的稳定生活不是没有代价的。人民党和保险团真的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得管大家拉屎撒尿。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多之后,在这中生活中难得的假期,众人都有说不完的话题。

“你说人民党真的要给咱们分房子么?”这是所有话题里头讨论比例最高的一个。

经过这段时间的宣传,百姓们也知道了现在凤台县大概的政治格局了。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只知道保险团的存在,毕竟大家的子弟最初都是加入保险团的,大家以为这支武装力量是凤台县的实际统治者。随着人民党开始大规模招收本地的入党积极份子,众人才算是知道了,在保险团之上,还有一个政治组织控制着一切。所有决定都是人民党下达的,保险团仅仅是一个执行机构而已。

“这可难说了。按理说,他们是该给咱们房子的。”说这话的应该是乐观主义者,不过乐观主义者的语气也不是那么坚定。

果然,立刻就有人出来嘲笑了,“按什么理?要是按理说,这赈济的粮食早就该下来了。哪里用咱们这么辛苦的干活。”

这话立刻得到了大伙的认同,“这保险团和人民党又不是官府,他们可没有这个理。”

“那尚远县令不就是官府么?”于是话题就开始扩展开来。

“尚远县令虽然是官府的人,不过就现在看,说话管事的还是陈克旅长。你看平日里,尚远县令啥时候走到过陈克旅长前头?而且陈旅长说的什么,尚远县令啥时候说过个不字?咱们县里头做主的绝对不是尚远县令。”

“不管谁做主,只要能有房子过冬,谁做主都行。”一位酱红脸庞的农民看来已经不耐烦诸多事情的百姓干脆地说道,“这个灾年都能过,我就不信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分了房,分了地,我只要好好的过日子就行。人民党不早就说了,以后只收三成租,除此之外我们什么都不用交。我只要守好我这一亩三分地就行。”

这话说出了众人的理想,其实百姓们想要的就是这么简单。有地,有房子,和家人在一起生活。千百年来大家不都这么过来的么?现在虽然一无所有,但是有了这样的未来远景,没有人不希望这些景象能够立刻兑现的。

但是泼冷水的人什么时候都不缺,立刻就有人说道:“这地可不是你的,这是借地主的。以后若是要还给地主的话,你准备怎么办?”

“我家也有地,顶多到时候换地了。还能咋样?这房子我是要定了。”酱红脸庞的那位愤愤的说道。

“这房子会平白给你么?人民党为啥要给你房子?你觉得有这个理么?”泼冷水的那位继续着自己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发言。

听了这话酱红脸庞的也真来了火气,“唉?你这啥意思啊?人民党和保险团一直说他们是咱们百姓的队伍,为啥他们不给我们房子?我没钱,可我卖力气不行么?”

那位冷静的凉水党不屑的笑了笑,“咱们卖力气到现在,给咱们什么了?每天都吃的啥饭,干的啥活?你连这点都看不明白么?吃他们顿饭都要累成这样子,给咱们房子那就更别说要干多少活。更别说现在房子连影都没见到。你这就要分房子?做梦呢?”

“我家就有人在保险团,分房的事情绝对不会没有我们的份。”酱红脸庞的兄台大声说道,“这保险团既然是咱们百姓的队伍,不可能不给咱们百姓做主。”这话声音极大,不仅仅这个圈子里头的人,就连远处的其他圈子里头的人也听到了。众人纷纷瞅过来。

泼冷水的那位实在没想到这位酱红脸庞的兄台如此激动,看着酱红脸庞的兄台对自己怒目而视,气势上立刻就弱了一筹。不过就算是如此,他也不肯轻易的服输。泼冷水的这位絮絮叨叨地说道:“你说保险团站到百姓这边,他们就站百姓这边了?每天除了让咱们干活,你说这人民党还做了什么?他们自己整天吃饱喝足,到地头逛一圈,然后就回去享福了。要说是百姓的队伍,也先让大家吃饱了再说么。整天这么累……”

酱红脸庞的兄台立刻打断了这种絮叨,“朱三,你就是个懒鬼,整天好吃懒做。如果不是住在这营地里头,你只怕早就饿死了吧。和你一队干活的,谁不笑话你。就你这样的货色,分了房子分了地,你照样还是穷。”

泼冷水的这位叫做姓朱,在家排行第三。被酱红脸庞的兄台这么一揭底,这脸上立刻就挂不住了,他也梗着脖子大声说道:“这也不是我不能干,你见过这样的营地么?这帮人民党的小鬼计算起人来比那些最黑心的老地主们还毒。干活也不让你好好干,每天干多少,吃多少,他们早就计算好了。都是挖条沟,还要定下挖多深,大家干活是那个意思就行了。每次挖不到那么深,干的不如他们的意,就要克扣口粮。他们画条线,说个数,咱们就要往死里干,这不是折腾人么?”

朱三的话虽然是情急之下说的,却得到了大家的普遍共鸣。凤台县的百姓们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规模的共同居住,更没见过平日里能有这么大的规矩。以前总听说过豪门大户规矩大。现在这些凤台县的百姓亲身体会到了规矩能大到什么地步,以往的日子里头啥时候起,啥时候睡都是自己做主。现在每天一大早,就是起床号。你不起床还不行,早上的饭是定时供应的,不起床就没饭吃。

下地干活的时候也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数万人干活的场景。最初能吃上免费的饭,大伙也没多想什么。可是这分配到的活却让他们无法接受。对于农民来说,怎么干,干多少都是自己的事情。虽然对于每一个工程的目的都要公开讲清楚的,但是这些百姓认为这些事情和自己毫无关系。你保险团要修灌溉渠,又不是只浇了我一家的地,我为何要干那么多?你要修路,又不是我一个人走,我凭啥要费那么大劲去挖路基,夯土。几百年来路不都是越走越坑洼,凭啥到了你保险团这里就要筑成好路?随便修修不就行了。

人民党和保险团倒是啥时候都自称是百姓的队伍,这保险团里头的低级官兵倒也大都是当地百姓的子弟。可这上头真正能说上话的却都是那些外地来的人。大家和这些人非亲非故的,想找这些人办些事都不行。在百姓们看来,乡里乡亲的不都是关系么?关系到了,大家都可以行得方便。这才是本地人的意义所在,这才是同乡人的意义所在。千百年来大家都是这么过的,这也是唯一能够保证自己利益的途径。

而像这人民党这样,说着为了大家的利益,实际上只是让大家更加辛苦的劳动。这根本不是自己人。如果不是现在百姓们知道自己能活命,只能靠吃人民党掌握的粮食,只怕就不是说这些话,而是早就有人要闹起来了。

酱红脸庞的难得的没有反对,其实他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疑惑。这倒不是如同朱三这类人那样,对于干活斤斤计较。他之所以一直“帮着”人民党说话,但是在内心深处,这位兄台有一种怀疑。人民党是不是真的站在人民这边的。人民党的话说的其实有理,如果不能趁现在把水利给修了,把地给平整了。明年的粮食就没法有收获。而且地方上也绝对会乱起来。这些被反复灌输的内容不仅这位兄台相信,其实包括朱三这类人也说不出什么其他道理来。

酱红脸庞的兄台知道,越是说这种大话的人,就越不可靠。在建设水利项目的时候,保险团那边的人已经说了,现在重点兴建的几条沟渠都是要用砖垒了,然后用什么“水泥”砌了表面。凤台县农民精通农活的可不少,大家光听这些工程的量,立刻就泄了气。那些什么“水泥”到底是什么大家并不清楚。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些工程若是没有三五年根本就干不完。对于百姓来说,谁肯为了三五年后的利益办事。自己能不能再活三五年还不好说呢。这就是那些不怕干活的百姓为什么心存顾虑的原因。

不过即便如此,朱三的话却没有让这位酱红脸庞的兄台彻底失望。人民党这些人看着都是有学问的人,而且到现在为止,这些人说到的东西可都是做到了。只要这次他们真的能在冬天来临之前把房子给大家修了,那么就说明他们没有说瞎话。这帮人就有跟随的价值。

虽然很多人对与这个垦荒旅的营地非常不满,但是凡是肯劳动的人都清楚,在这个灾年里头,如果不这么办,大家根本活不下去的。饭总不能生吃,平日里收集烧火的燃料就得费多少事,大家都很清楚。水灾之后凤台县到底是什么一个惨状大家也都很清楚。若是让大家自己做饭,不说别的,光这烧火的柴火就闹能出人命来。

人民党与凤台县百姓们共同创造出来的这个局面固然混乱,固然充斥着各种矛盾,但是好歹还算是“人民内部矛盾”。在凤台县有着另外的一大批人,甚至在人民党的同志眼中,他们也不能完全归为“人民范畴”。甚至很大一批人根本就把这些人视为麻烦。他们就是聚集在凤台县的灾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