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各式各样的波线 第五章

“胡有道得杀了,还有他这个侄子胡从简,绝对不能放过。”人民党现任七名书记当中唯一一名凤台县本地出身的书记宇文拔发表了自己的言论。由于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愤怒些,宇文拔都拍着桌子大声说道,“一定要杀一批。让他们知道咱们不是不知道他们干了什么!”不过很明显,这种努力失败了。宇文拔都有着深沉庄重的嗓音,那是一种布道者般低沉浑厚的感觉,有着直指人心的震撼力。当这种声音在屋内自然顺畅的响起时,会让人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感慨。但是当这种沉稳的声音试图变得极为情绪化时,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让大家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笑意。

这次会议是七书记和齐会深一起参加的。看着宇文拔都,目光里头毫无恶意,或者要追究宇文拔都责任的意思。不少人眼中甚至有压抑不住的笑意,不过这时候发笑实在是不合时宜。所以同志们并没发出让宇文拔都尴尬的声音。

由胡有道亲自书写,被胡从简带到了凤阳府通判衙门大门口的那份状纸在桌边的书记们手中传递了一圈。胡从简从衙门大门口逃走的时候,情绪极度激动,所以对状纸的保存就失去了“认真精心的态度”。用力握紧状纸导致的皱褶,以及胡从简情绪激动导致大量出汗后印在状纸上的汗渍,都让这份曾经精心书写和保存的纸张显得皱褶与破旧。

大家传看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之所以有这样的表现,倒不是因为宇文拔都方才其实并不合时宜的表现。这种事情还不足以扰乱众人的心思,而且宇文拔都虽然号称是负责本地群众的工作,实际上承担最多工作的并不是他,而是路辉天与何足道等人。如果冷酷的说,宇文拔都存在的意义仅仅是“千金马股”,作为本地人,宇文拔都在保险团身居高位,这个事实的号召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书记们其实并不真的惶恐,甚至连愤怒的情绪都基本没有。如果真的到了危急关头,一贯有着敏锐感觉的陈克肯定会首先定调。而这次陈克在开会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出了这么一件事,大家说说自己的看法。”然后就沉默了。基于这些日子以来书记们形成的习惯,大家觉得很是安心。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反倒没有人急着说话。七位书记里头其他六位不说话,宇文拔都的表态很明显没有得到大家的相应,他更加着急了。好歹名义上,宇文拔都是负责凤台县民事工作的,出了这等事,他有着一定的责任。

陈克看宇文拔都脸涨的通红,知道如果自己还是不说话,未免有些难为宇文拔都了。他笑道:“拔都同志,你不要着急。我们并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其实就我看,同志们其实没有把这件事当多大个事。”

听了这话,宇文拔都心里头立刻轻松了不少。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被追究责任。如果说别人不知道,宇文拔都不可能不知道现在人民党在做什么。那的的确确就是在造反。所以宇文拔对自己工作内的事情格外的敏感。“这……,陈书记,你让我负责根据地民事工作……”宇文拔都还是觉得自己得表个态。

路辉天负责保险团垦荒旅的工作,作为和宇文拔都同样负责民事工作的书记,他觉得自己此时必须发言了,“拔都同志,这种事情肯定会发生。矛盾么,不以你我的个人意志为转移。地主阶级绝对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立场。我们人民党有自己的立场,除非我们人民党站到地主的立场上去,成为地主们的走狗。否则这个矛盾只有啥时候激化的问题,不存在是否会激化的问题。张有良反对过我们,现在胡有道反对我们。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地主反对我们,这种事情不是你的责任。”

看着宇文拔都释然的表情,陈克说道:“同志们交心的话暂时说到这里吧。以后咱们需要像这次一样经常交交心,革命不是让咱们铁了心肠去杀人,革命同志们是志同道合的同志。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就是要让咱们的乡亲父老生活得更好,让全中国的百姓们能够更好的生活,咱们中国人谁也不能欺负谁。外国人也不能欺负咱们中国人。”

说到这里,陈克停顿了一下,他用一种稍带遗憾的表情叹了口气,“我先做个自我批评,这些日子来我的工作作风一直很霸道。我知道的。也不管同志们能不能理解,只要是我下了决心的事情,我就一定要推行到底。让不少同志觉得委屈,我知道的。在这里,我向大家先陪个不是。”说完,陈克向同志们低下了头。

同志们万万想不到陈克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向大家道歉,众人用诧异的神色看着陈克深深低下的头,等陈克抬起头,众人才反应过来。

“陈书记,别这么说。现在已经证明你当时的安排都没错。我现在是心服口服。”宇文拔都连忙说道。

齐会深一直不在根据地,他自然不会发言,这位上海本地青年静静的看着其他书记们的表情。

华雄茂、游缑和尚远都没有吭声,他们一直是陈克最坚定的支持者,他们三个人知道,陈克的自我批评其实不是针对他们两人的。

秦守是做人力调派和司法工作的,这个素来沉默寡言的青年也没有吭声。只有路辉天惊讶之下倒是颇为感动的样子,他也忍不住轻轻舒了口气。大家都是目光如炬的,除了陈克之外的几个人目光都落到他的脸上。

原本路辉天也没想不说话,见大家目光看过来,他干脆就朗利的发言了。“陈书记,我想说一件事。原本我是个急性子,恨不得现在就能推翻满清朝廷。不过我觉得现在不是时候吧。咱们马上就要分地,打了寿州之后,消息肯定要传到这里来。那时候百姓怎么看。咱们前一段的工作基础是建立在没有公开打出革命旗号的基础上的。不然的话,也费不找让尚远来负责压制地主他们。那分地合同还是用官府的名义来写的。现在还没有发动群众开始革命,咱们就打寿州。这不是要激起事情么?”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尚远突然问了一句,“路辉天同志,你这是自己的意思,还是下头同志的态度?”

听了这话,路辉天脸色当时就难看起来,但是尚远平日里就是这样的冷静,路辉天虽然心里头十分不爽,但是好歹把不满给压下去了,他尽力实事求是地说道:“这是我的看法,下头的同志有些支持我的看法,有些则觉得早就该打寿州了。”

说完这些,路辉天原本以为尚远会说些什么,没想到尚远只是点点头,居然一声不吭了。这让路辉天心里头的火头立刻又蓬勃兴起来。这算是什么意思啊?真的要找茬么?还是要审问我呢?

尚远很明显的看出了路辉天的情绪,他淡淡地说道:“咱们不要闹意气,我发展的党员里头也有不同的看法,所以我想问问。看你这边是不是这样。”

这个解释虽然很合理,不过尚远的那种表情怎么都让人心里头不太高兴。陈克连忙打断了有可能继续的冲突,“路辉天同志,百姓们其实完全不在乎寿州官府的存在。如果他们在乎,这些人早就跑去寿州了,不可能继续待在凤台县。这点上,你管理垦荒旅,肯定是最清楚的。”

听了陈克的话,路辉天点点头。

陈克看路辉天已经有些接受了自己的说法,这才继续说下去:“既然如此,我们只要不大张旗鼓的宣布我们攻破了寿州,你觉得百姓们会真的在意寿州是不是变了天么?”

“啊?”路辉天瞪着陈克,“陈书记的意思是,咱们就当寿州啥事情都没发生过,继续该怎么办怎么办?”

“嗯。”陈克点点头。

“这……,这……,这不是掩耳盗铃么?”路辉天万万想不到陈克居然提出这么一个答复出来。难道陈克把根据地的百姓当做瞎子傻子么?

华雄茂听到了“掩耳盗铃”干脆忍不住笑了出来。路辉天看向华雄茂,只见华雄茂根本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对路辉天引用的成语感到好笑。

陈克解释道,“第一,只要咱们不大张旗鼓的宣传,别说凤台县的百姓未必知道怎么回事。只怕寿州的百姓也未必知道怎么回事。你真觉得百姓们知道官府到底是什么构架么?他们怎么知道接掌寿州官府的不是朝廷,而是咱们自己的人呢?第二,百姓们对这种事情根本没兴趣。大家现在想的都是怎么分地。第三,就是有地主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反对咱们,你觉得他们敢在公开场合反对咱们么?他们这不是找死么?寿州咱们都打了,他们还敢如何?起来造咱们的反不成?”

路辉天目瞪口呆的听着陈克的话,虽然每句话都如此在理,但是整体让人感觉十分不合理。不,应该称之为“荒谬”。

“所以,我们该怎么办还怎么办。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陈克非常认真的说道。看路辉天震惊的神色,陈克语重心长地说道:“路辉天同志,对于凤台县的百姓而言,外头有什么谣言都是假的。但是哪怕是一个官府的人踏上凤台县的土地,然后宣布咱们是反贼。这才是真真切切的。只要没有官府能进入根据地,咱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路辉天看着陈克平静的阐述着这种大事,只觉得很是不解。突然间,他总算明白了一件事,陈克能到现在始终立于人民党的领袖位置上,他和路辉天最大的差距并非能力,而是那种气魄。陈克根本不惧怕任何事。而路辉天知道,自己真的没有这种气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