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七十三章

人民党党校的课堂上,陈克写下了“劳动创造人本身”这句话之后,转身面对众人。党课进行了好几天了,不仅仅是陈克已经精疲力竭,下头的同志们同样感觉十分难受。

在这个问题之前,陈克刚讲完了人类的生物性与社会性。社会性尚且好说,中国文化里头,人类的社会性研究水平其实很不低。但是人类的生物性这个问题,就牵扯到人的生物进化问题。对于21世纪的陈克来说,进化论本身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诸多天经地义的基本科学理论之一罢了。新中国的教育体系早就完成了对这些知识的灌输。用进化论看待世界,仅仅是中国人习以为常的一种世界观罢了。

马克思理论体系几大支点就是现代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等知识。这些知识实际上是如何看待世界的角度与立场。在漫长的学习过程中,听课,做作业,参加考试,中国应试教育体系在这样漫长的过程当中,早就通过各种手段把这些世界观缓慢但是有效的灌输给了新中国的青年们。即便是那些长大之后还去信“神创论”的二货,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未必真的从理论上反对进化论的。

对于1906年的这些党员而言,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所谓三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排第一的就是世界观,虽然聚集在人民党的旗帜下,可是基于现代科学知识的世界观,陈克的世界观与同志们的世界观可以说完全不同。这不仅仅是一个世纪的时间差距,更是整个人类社会积累了几个世纪知识差距。在这次党校培训上,陈克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这点。

世界观是你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基本观点,人民党党校的课程并没有给大家拨云见日的感觉,相反,倒是把不少同志带进了一种幽暗神秘的情绪之中。而且必须说明的是,这批听课的党员们都算是中高级干部,很多都是有着在1906年不错的科学知识底子,陈克这才敢讲述如此程度的理论知识。

“大家有什么问题一定要问,一定要问!”陈克再次强调。这是悲惨的教师经历给陈克的体会之一。一开始的时候,陈克觉得自己的课程十分简单轻松,关于地球是什么这个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问题,他就讲了些极为简单的几个基本要点。下头的学生们鸦雀无声的听着,陈克觉得大家应该是听明白了。就继续往下讲,结果他很快就发现,每个党校的同学都好像故意和自己做对一样,陈克毕竟是理工科出身的,面对这种情况,他笔下的各种方程式忍不住就接二连三的往黑板上写,为了证明一个问题,陈克往往就拿出三四个新的理论来解释,于是同学们崩溃了。他们看陈克的眼神如同看道士画符一样充满了对神秘主义的那种惊诧与不解。

还算是陈克以前有过讲课经验,他马上幡然悔悟,从头开始细细梳理。结果启发性的提问,反复的交流之后,下头的同志们终于说出了他们共有的疑惑。地球绕着太阳转,这个大家勉强能够想象,但是为啥地球和太阳都能虚空悬浮,无论如何大家都不能建立起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概念出来。有些领悟力比较深刻的同志,甚至问到了一个更加复杂的体系,月亮怎么绕着地球转,而这个地月体系又怎么绕着太阳转的。

听到这些,陈克立刻就不知道该说啥了。这可是天体力学中的基本力学模型——三体问题。在浩瀚的宇宙中,星球的大小可以忽略不记,所以我们可以把它们看成质点。如果不计太阳系其他星球的影响,那么它们的运动就只是在引力的作用下产生的,所以我们就可以把它们的运动看成一个三体问题。研究三个可视为质点的天体在相互之间万有引力作用下的运动规律问题。

陈克是看过这方面文献的,不过他也仅仅是看过而已。那复杂的方程式,他自己就算是认真研读的时候也没有能读懂,更别说系统的讲述了。而且没有基本的物理学知识,特别是没有物理学与数学的概念,下头的同学们根本不可能听明白的。陈克当年可是用了整整16年的时间来学习科学体系,而下头的这些同学党课时间不过是30天。而且陈克各个学习阶段,都有着知识水平远超陈克的老师们来讲述各种知识。这些党校同学更没有这样的环境。

从这时候开始,陈克就放弃了在这次党校教育中培训出一大批世界观与自己完全一样的革命同志的妄想。他已经把这次党课当成了一次科普加唯物主义强制洗脑课程了。

“劳动创造人本身。我们人类与动物的不同,在于我们能创造性的劳动。”说完这话,陈克脑海里头忍不住想起了几个现代科学证明一些动物也有能够使用工具的案例,不过他再也没有把“全面的知识”教给同志们的冲动。陈克是应试教育中杀出重围的那批人里头的一个,老师们反复强调的就是“知识点”,从高二开始积累起来的垒起来几米高的考试题也在强化这些“知识点”教育。以前陈克对这种方法没有什么评价,现在陈克已经是“知识点”教学最坚定的拥护者。这种教学模式的最大优点就在于,他能够有效的把最关键的世界观要点灌输给学生。虽然看着不那么全面,也绝不温柔,不过却是最好的方式了。至少掌握了知识点之后,不会犯理论性错误。

下头的党校同学们自然不知道陈克校长脑子里在想什么,而且就算是他们真的知道了,也无法理解的。大家的思维都被引导到了“创造性劳动”这个新概念上。

“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就是生产力的发展。最早的时候,结绳记事,祭祀们对于过往的大事口口相传。直到传说中仓颉造字,鬼神夜哭。因为创造出了文字,以及文字的使用与普及,能够记载下来更加丰富的知识。掌握知识的就从祭祀,变成了能够读懂文字,书写文字的这些人。而这书写工具,也从在鼎上头铸金文,变成了竹简,大家用刻刀在竹简上刻字。后来有了毛笔,大家开始用毛笔在竹简上写字。再后来有了纸,文字书写就更加方便了。甚至在纸笔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书法这种艺术。”

听课的都是有文化的人,这些历史掌故大家都是知道的。看着同志们脸上浮现出能够理解这些知识带来的表情,陈克深深感谢中国深厚的文化的伟大。中国的史书把这些“生产力”发展的过程,甚至细节都能够详细记述下来。

“当年刀耕火种,后来有了冶炼技术,各种生产工具随之发展起来。有了我们现在的农业技术。”

听着陈克侃侃而谈,引用了包括“刀耕火种”这样的成语。大家其实都知道这些成语,不过在陈克的讲述中,这些成语竟然突然在众人脑海中活灵活现的勾画出一幅幅古代先人使用着简陋的工具,战天斗地,努力工作的影像出来。这些读书人当中不少人竟然心生出一种强烈的感动情绪。特别是参加过救灾的这些党员们,有着更加深刻的体会。面对滔天洪水,大家就是用着能够弄到的一切工具进行着自救。而战胜洪水之后,这些经历过考验,用尽了体力和智力的同志都感觉自己看待世界有着极大的不同,哪怕是一把草,一根不起眼的木头,大家都觉得不再是毫无用处的。他们能够清楚的想到,在很多危机关头时候,这些平日里微不足道的东西能起到多么重要的作用。

“我们现在的一切,都是在劳动中不断积累起来的。劳动创造出了我们中国人,我们中国人创造出中国的文字,典章,科技,艺术,乃至于创造出我们这个中华文明出来。我们中国人之所以是中国人,我们对待世界的看法,我们赖以为生的这个中国,都是这片土地上的祖先们几千年不断劳动的成果。”说道中国祖先们的辛劳,陈克也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就是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中国如此,外国也是如此。普天之下这个道理都是一样的。现在的中国为什么比不上外国,因为咱们的的确确生产力比不了外国。咱们必须实事求是的看到这个问题。你可以说,外国那些人都是白皮猪,这个我觉得只是个人喜好问题。但是,我们必须面对事实,他们为什么现在比咱们强,肯定是生产力水平比咱们高。”

来参加人民党的同志绝大多数都是反对外国人的。听到陈克说外国人是“白皮猪”的戏谑,不少人忍不住笑出声来。但是这还真的是善意的笑声,经过陈克的讲述,大家能够明白中外差距的真正所在,原本那一腔怨恨反倒减轻了很多很多。

“先到这里吧,暂时休息一会儿、先歇会儿。”陈克只觉的口干舌燥,他对同学们说道。大家也觉得到很是疲惫,听了这么多课,固然有很大收获,可精神上的消耗也是很大的。众人听到下课,便随着自己的喜好放松下来。

何颖从教室最后一排的位置上站起身来。每个学员的都带了自己的碗,何颖开始一个个给大家倒上水。让何颖来听课,是陈克唯一利用了自己地位特权办到的事情。大家对此毫无异议。众人都知道何颖是陈克的妻子,这年头即便是革命党这些开明的人,支持男女平等这个口号的也不过是一半一半,能让自己老婆与自己一同上课的,绝非多数。

党校采用了21世纪的学校方式,也就是说,有班长,学习委员,纪律委员,体育委员,生活委员。组织结构十分完整。何颖是生活委员,分发各种用品,照顾大家的学习生活,包括倒水这个工作。这种新式的组织模式下,所有人都各司其职。

更何况大家都承认了陈克的领导地位,人民党领袖陈克的夫人亲自给大家倒水,这种事情在旧时代想都不用想。众人要么肃然起敬,要么觉得浑身不自在。一开始的时候,何颖做倒水工作的时候,大家都非常不习惯,要么行礼,要么谦恭,总之弄得鸡飞狗跳的。陈克于是当众表态,“何颖同学身为生活委员就是管这个的,大家的工作就是好好学习。把学到的东西应用在革命上。我们只有分工的不同,没有地位的不同。”在这样的明确表态下,众人才算是勉强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即便如此,当何颖倒水的时候,每个人都按照党校礼貌教育,认真的说了“谢谢。”包括陈克,在妻子给自己倒水之后,他也以身作则,认真的说了“谢谢”。

休息了一阵之后,陈克继续开课。“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我们人民党在凤台县救灾的同时,已经发展起了新的生产力方式。这点大家有意见么?”

同志们有些表示赞同,有些同志觉得有些心虚,“校长,咱们不过是组织起更多的人一起劳动,按你前头所说,工具没有发展,生产技术没有发展,这新的生产力只怕有些名不副实吧?”

“如果名不副实,那这水灾之后,凤台县应该什么模样?应该和周边的那些灾区一样才对。为何我们凤台县就能不同?”陈克反问道。

“这?”提问的人是路辉天,他一下子就被问住了。可陈克的话怎听都觉得不对头,路辉天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组织生产的方式,也是生产力的一种。生产关系是说人和人在劳动生产中的关系。谁服从谁,谁领导谁。在这点上,我认为凤台县现在生产力有了变化,生产关系也要变化。”陈克解释道。

路辉天觉得陈克这未免就有些强词夺理了,不过他一点都不反对建立“新生产关系”,所以他干脆也就不再反对了。

“从现在开始,人民到底是要跟着咱们人民党走,去开创一个全新的制度。还是重新回到老路上,继续过去的日子。这点我想咱们人民党的同志,肯定有共同的想法吧?”陈克问。

下面的同学们发出了一阵心照不宣的笑声。大家出生入死这么久,到底要不要建立新的社会关系,这根本不用讨论。如果不是为了建立新制度,大家这么玩命干什么。

“我们现在给人民讲革命是没用的,人民不想听这些虚套。我要强调的还是一件事,人民不是不懂革命,人民也不是不要革命。如果人民不要革命,他们就根本不会在水灾时候跟着咱们走。如果人民真的不要革命,他们就应该在水灾时候和往常一样,听天由命,随波逐流。但是大家看到的完全不是这样,咱们人民党一呼百应,人民跟着咱们干了多少从没有干过的事情?人民反对了么?人民没有反对!人民是在支持咱们的。”

陈克对这个问题很是在意,自打他提出继续革命的口号之后,同志们当中立刻就有了各种说法。其中的主流之一就是质疑人民是否要革命,人民是否真的懂革命。而到现在为止,大多数同志并不认为人民懂得革命。对人民的革命要求基本是无视的。陈克必须解决这种思想。

“我们的革命是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待的,甚至是从世界的角度来看的。这很好。但是,人民革命不是这样的,人民革命要的是让人民知道新的制度是更好的。对人民利益更佳有利的,这就需要我们给人民算一笔账。把新制度的好处给人民算清楚,说清楚。不然的话,光喊着什么革命。人民凭啥给咱们卖命?天下没这个道理的。”

“校长,你这么说,还不是说人民不懂革命么?”路辉天忍不住再次发言了。

听了这话,陈克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不满,连眉头都微微皱了皱。但是陈克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革命工作绝不能搞什么个人意气之争。因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大发雷霆绝对不能说服别人,只会引起各种毫无意义的争执。“我们革命的目的是什么?谁来说说。”

听到陈克的话,何足道毫不迟疑的答道。“革命的目的是为了解放生产力,建立一个让人民能够更好生活的新制度新世界。”

路辉天本来想说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国,没想到被何足道抢了话头。何足道这是堂堂正正的用大帽子顶头里,路辉天虽然想反驳,可是他也很清楚,不好反驳。看了何足道一眼,路辉天不再说话了。

“既然是要发展生产力,我们就必须给人民算账。新制度到底有什么好处。不少同志都是参加过1905年社会调查的,我们就要在凤台县深入调查,土地状况,种植作物,土地所有成分,主要副业,宗族情况,宗教情况,雇工情况,工资情况,佃租,借田,永佃田,商业,手工业,全部调查清楚才能算账。”

陈克说完,就在黑板上把要调查的内容写了一遍。同志们看到这么庞大的调查范围,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百姓们不是不懂道理,咱们把这些调查清楚了,能给百姓说清楚了。老百姓们没有不跟着咱们走的道理。”陈克斩钉截铁的说道。

“但是……,但是肯定有人要说些不同的道理。”路辉天终于说出了心里话,既然开了头,他也觉得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咱们这么干,那些地主士绅们不会等着。他们现在就开始四处串联,准备弄些事情出来。他们毕竟是当地人,百姓们只怕信他们更多吧。”

听了这话,陈克笑了笑,“路辉天同志,我们革命是为了百姓。这首先意味着我们要相信百姓。我们要推行新制度,完全是为了百姓,如果有人要破坏新制度,那就是百姓的敌人。对待敌人我们要怎么做?”

接话的还是何足道,“对待敌人要想冬天一样寒冷。”

这杀气腾腾的话一出,教室里头立刻一片静寂。

“我们不是土匪,我们绝对不会乱杀人。既然要除掉人民的敌人,要除掉革命的敌人,我们要把理由向大家说清楚。而且这个理由是绝对不能咱们自己胡说八道,瞎编乱造出来的。大家担心百姓不跟咱们走,为什么?因为百姓能够说通道理的,不然的话,一边是那些地主士绅,一边是救命恩人,为什么百姓一定要站到地主士绅那里去呢?肯定是百姓觉得地主士绅说的更有道理。我们既然坚信我们没错,那我们的道理怎么可能比不过地主士绅呢?”

路辉天脸色阴沉,陈克的话很有道理,但是路辉天绝对不愿意轻易认同。因为他觉得陈克的态度未免过于乐观了。这个世界上不讲道理的事情多了去了,凭什么在凤台县就事事都需要道理?

不过路辉天没有继续说话,他忍不住又看了看何足道。只见何足道正襟危坐,身体笔直,说话的时候看着陈克,脑袋纹丝不动。根本没有看路辉天一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