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七十二章

早上五点五十分,清晨的薄雾还笼罩在凤台县军营的时候,悠扬的起床号已经被站在操场中央的号手吹响。系在军号上的红布在微风中轻轻摆动着,在黎明天际红色霞光的映衬下,号手笔挺身姿的剪影看上去庄重又孤单。

没过多久,步伐声,军官的呼喊声,就在军营中开始越来越多的响起。这些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响,最终汇成了隆隆的声音。每天的晨操是惯例,包括陈克在内的所有官兵都起床。军队,警察部队,按照各自的部队单位列成方阵。嘈杂声很快平息下来,在军营中回响着各个部队点名的声音。

点名工作很快结束了。负责训练的军官一声令下,军营的大门随之洞开,警察部队按照部队单位先后启动,他们整齐的列队踏着整齐的步点,一队接一队的从大门中鱼贯而出。绕城一周的晨操跑步正式开始。

这是对纪律的训练,对于组织性的训练,对于体力的训练。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展现力量的方式。数百人整齐的队列将沿着几条主要的道路前进,路过过灾民的主要营地。在这个初步解决问题的时候,危险不仅没有比水灾最绝望的时期更小,相反,本地百姓生计确保的同时,进入凤台县的灾民生计依旧没有能够得到保障,甚至没有在灾民当中建成初步的管理系统,人民党对于灾民的影响力完全维系在能够勉强不让灾民饿死的基础上。矛盾爆发的可能不仅没有降低,反而有着全面冲突的可能性。在解决这件事情之前,采取足够的高压手段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陈克并没有参加晨跑,昨天晚上,先是华雄茂谈了最近部队中的各种流传的说法,以及不少党员们自行发表的意见。华雄茂大大抱怨了一番党员们几乎是“目无党纪”的胡言乱语。陈克也没有立刻进行回复,他表示知道了这些情况,然后就让华雄茂赶紧回去保险团在岳张集的旅部。

接下来,陈克与齐会深一直谈到早上四点多,齐会深是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陈克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把精力放在解决具体问题的方面上,偏偏齐会深的问题里头牵扯诸多革命理论的问题,这可是把陈克给难为住了。齐会深提到的不少问题陈克也不是没有想过,但在现在天灾的情况下,也没有那个精力去深刻研究。

齐会深终于精疲力竭的睡下了。陈克根本没敢睡,为了不耽误事情,他干脆就开始处理文件。到了晨操开始,陈克也参加了点名,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头搭了一张简易的草铺,两张长条凳上架了块门板,铺了草席。齐会深盖了条薄被子,躺在上面呼呼大睡。外头的动静根本没有能够惊醒他。

“真是个幸福的人啊。”已经习惯了辛苦的陈克无奈的叹口气。对于同志们,陈克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羡慕。自己身处历史的下游,虽然可以看到无限的成功可能性,但是在陈克眼中看到的更多的,则是失败的可能性。

坐在桌边,陈克随手翻了翻文件。华雄茂昨天急匆匆来汇报的那些东西,其实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根据各方面收集的情报,伴随着根据地情况的好转,各种暗流已经开始浮动了。和这些问题相比,党内的问题也未必能称得上多么凶险。

想到这里,陈克忍不住摇摇头,自己的想法还是想当然的把问题给简化。任何事情都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但是也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保险团现在没有椅子,都是凳子,没有靠背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陈克双肘撑在桌子上,双手十指交叉,撑住自己的下巴。现在的问题说复杂也不算复杂,水灾给群众造成的压力被这次收获缓解之后,曾经被生存危机全面压倒的各种矛盾立刻就浮现出来了。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不少人已经提出了分粮食的话题。

就陈克与人民党同志的讨论结果,这批粮食是绝对不能够分的。且不说根据地的对外扩大需要粮食,稳定新开拓的地区需要粮食。这批粮食能够生产出来,人民党与保险团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流了多少汗水。光这份付出,就没有百姓对这批粮食指手画脚的道理。

但是这个道理绝对不能这么说,如果这么说的话,只是把党领导的势力与人民对立起来而已。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历史上不是没有前例,斯大林同志就曾经搞过颗粒归仓。不能说他这么做不对,但是政策执行过程当中的实际操作手段以及结果,绝对不能说是最好的。

一个政策不仅仅要在纸面上看着完美无缺,符合了理论与理想中的操作。更重要的是,这项政策的实际操作中,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实际。但是就现在陈克手里头的资源,是绝对不可能弄出完美的结果出来。这次的事情注定不会以完美收场的。陈克叹了口气,“希望别弄成斯大林同志在乌克兰搞出的那种结果就好。”

也许是因为定了自己的底线,精神上的压力得到了疏散。一夜没睡的陈克就这么笔直的坐在桌边,下巴架在双手支成的架子上,突然就陷入了睡眠状态。

“到底是怎么回事?”何足道的神色凝重。359旅二团的基层政委们也是一脸为难的神色。这是第一次出现大批战士集体要求脱离保险团。自从保险团建立以来,都是人数越来越多,虽然陈克不是没有在近期告诫过何足道,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真的遇到这种事情,政委们也觉得十分惊愕。

“这些战士到底是怎么说的?”何足道定了定神,然后问道。他今天一大早就听华雄茂说上海的同志们已经赶到了凤台县,他是准备上午完成了工作之后,就抽空去县城的。可是一上来就遇到了几十名战士联名要求脱离保险团回家的报告。本来想去县城见见许久不见的这些同志,何足道已经有些心浮气躁了。再听到这么一个消息,平常也算是很能沉住气的何足道也觉得受不了了。

虽然脸上还尽力保持镇定,但是何足道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牙齿也咬得紧紧的。水灾时候大家为了活命,还算是勉强维持了秩序,日子稍微一好过,人心立刻就开始散了。何足道看到面前的其他政委们一个个瞅着自己,神色都有些诧异。他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失态,送开了紧紧咬在一起的牙齿,松开了紧握着的拳头。但是这样的动作并没有让何足道感觉轻松。他只觉得呼吸都有写发烫,因为激动而有些混乱的脑海里头蹦出一个词来,“忘恩负义”。

“让我先冷静一下,大家也先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过几分钟后再开会。”何足道说完,拿了一个沙漏放到了桌上,自从能够生产玻璃之后,除了彩色的玻璃灯罩之外,陈克特别要求生产了一小批沙漏。根据地生产不了手表,更没钱买什么手表。沙漏虽然粗糙,但是好歹也能当个计时工具。根本不看细沙通过上头的两个锥形中间的细孔漏下来,何足道转身看向窗外。深秋的安徽天空一片蔚蓝,只是这里或者那里点缀了几朵白云而已。一望无际的天空应该让人心情愉悦而已。但是在何足道眼中,这片天空未免太清冷了。虽然大规模收获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临,可要不了多久,冬天就会来临。想到这里,何足道莫名的感觉到一丝凉意。

一度有些失措的情绪顷刻被这股发自内心的凉意给平息了,到了冬天怎么都要抱团取暖吧。身为高层,何足道知道人民党正在筹措棉衣等过冬物资。而且陈克说了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退伍要求之后,并没有像何足道这样惊慌失措。何足道记得很清楚,面对满脸诧异的何足道,陈克平静地说道:“谁想走,就让他们走。强扭的瓜不甜。”

何足道当时就觉得很奇怪,按照自己的习惯,何足道询问陈克为什么会这么想。陈克微微沉思了一阵,给出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或许是我想的太多,你也不用太往心里头去。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何足道自己观察着陈克的神色,他没有看到愤怒或者不满,陈克依然是往常的那种坚定与沉着。而且这话本来也有些过于突兀,何足道觉得或许是真的想多了,于是也没有再问下去。

和以往一样,陈克已经预先想到了会发生的事情。回想起陈克那种镇定自若的神色,何足道立刻觉得有了信心。既然陈克都不认为这种事情是多大的问题,何足道觉得放心多了。终于平复了心情,何足道转过头,沙漏的上半部里面还有大概三分之一的细沙没有漏完。

其他的各级政委们看到方才还有些激动的何政委现在气定神闲,然后就听何足道说道:“大家再去把这些同志要求离开的理由问清楚。然后告诉他们,三天后组织上给他们通知。”

“何政委,真的要让他们走不成?”

“如果他们走了,可能不少人都会要走。”

政委们万万没想到何政委居然是这样的态度,他们纷纷说道。

何足道挥了挥手,拦住了众人七嘴八舌的发言:“我不是要批评大家。这件事大家有责任,但是责任不在这些战士要走。”说完这些,何足道目光亲切的扫视了政委们一圈,“同志们,我觉得大家首先要明白这些战士为什么要走。”

画出了这么一个标准,不少政委们脸色立刻就变得难看起来。这么一大批战士要走,大家立刻就慌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阻止,大家根本没想到要把事情给弄个水落石出。

从众人的脸色中,何足道看出自己说到了点子上,他笑道:“既然人家要走,这就说明这些战士心不在咱们这里了。强留着他们,不过是他们不高兴,咱们看到他们也不高兴。这何必呢?但是,走要走的明明白白。人可以走,但是咱们总得明白这是为啥。大伙就回去问清楚,为什么战士要走。是他们自己要走,还是有别人的压力。这些战士毕竟和咱们相处了这么久,让他们说实话总是可以的吧。”

看到政委们纷纷点头,脸上露出了有了目标的那种坚定表情。何足道连忙跟了一句,“一定要讲方法,让大家说实话,可不是逼着大家说话。你逼着人说话,人家又不想说。那肯定要说些瞎话出来。对待同志,要想春天一样的温暖,你首先要考虑一下这些战士的苦衷。别光想着咱们自己多么为难……”

针对这个问题,何足道又开了一个小会,总算是平息了大家焦虑不满的情绪。看着众位政委们总算是恢复了平静,何足道这才宣布散会。

看着众人的背影,何足道忍不住想,冬天马上就要来了,这些想离开的战士真的认为,脱离了组织就能顺利熬过这个冬天么?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这些人真的想不通?何足道感觉十分不解。

正在考虑这件事,却见华雄茂满脸怒容的走了进来,何足道笑道:“正岚,你不是为了一团有战士要求回家来找我的吧?”

听到这话华雄茂一惊,他盯着何足道不解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何足道指了指办公室里头那堆空凳子,“坐。咱们先别说这个,我来给你说说我的想法。”

“文青,醒醒!”有人边说边在陈克肩头轻轻晃了几下。这种坐着睡着需要的微妙稳定状态顷刻就被破坏了。陈克的下巴从手背上顷刻滑落,脑袋猛地向下一顿,顷刻就醒了过来。抬起头睡眼惺忪的一看,屋子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还有人正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晃醒陈克的是尚远,他带着一幅理所应当的神色去拉自己的凳子,根本没有其他同志那种照顾陈克休息的打算。而齐会深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他用一种不好意思的神色对其他同志道歉,“不好意思,是我昨天拉着文青说的太晚,耽误了文青休息。”

陈克捂着嘴,把又翻上来的哈欠咽回肚子里头。眼看着几个主要的干部都已经到了,陈克说道:“这次来了好多新同志,来自五湖四海,南北都有。有些同志大家以前认识,有些同志大家完全不认识。这么多同志来到凤台县都是为了革命。对于这些新同志,我们要欢迎。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做好接待工作,要针对这些同志各自的特点,特长,安排好他们的工作。让有志于革命的同志都能够发挥出自己的能力来。”

这都是在定调,陈克表明了态度。

“那么这么多同志马上就安排工作么?”尚远问道。

“先把他们组织起来,一半时间上课学习,一半时间参加劳动。”陈克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个建议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所有人都盯着陈克。不过没有人反对,在座的所有人都有过亲自参加劳动的经验,劳动强度还很是不低。如果新来的人直接被安排到领导岗位上,在座的人反倒会不满意起来。

陈克也不管大家的视线,他继续说了下去,“现在革命已经到了一个关口,今年年初,我们到凤台县的时候,百姓们都不知道咱们是谁,咱们有多大能耐。现在百姓们已经知道咱们人民党是谁,咱们人民党到底有多大能耐。现在的问题,说白了很简单。就是一句话,群众们要不要跟着咱们走。”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克神色已经相当的严肃。同志们和陈克都相处了很久,知道陈克出现这样的表情,那是要动真格的了。每个人都在认真的听着陈克接下来要说出的具体办法。

“不少同志肯定有一个疑问,为啥我这么一段时间以来,不怎么讲理论了。大家除了讨论怎么干活之外,对于革命谈得少了。我现在是可以对大家说说真正原因。第一,如果光说些大道理,大家肯定觉得事情很容易。就跟那些读了四书五经之后去考了科举的那些人一样,你不能说这些四书五经里头说的不在理。但是,光认点字,背了么些大段的话,有什么用。不能用道理来指导自己的行动,根本没用。”

陈克这话很不客气,在做的同志们大多数都读过四书五经,但是大家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这么久辛苦工作,在水灾里头挣扎求存,大家真的体会到了以前学过的道理在这些时候根本没用。这种时候,会读四书五经,还真不如会划个船来的实在。

“我讲过《矛盾论》,任何时候都有主要矛盾次要矛盾之分。水灾时候的主要矛盾是什么?百姓要活下去!所以只要能让他们活下去的,他们就跟随。咱们人民党能领着百姓活下去,百姓们就跟着咱们走。但是,这不是革命。对于百姓来说,推翻现有的制度,建立一个新的制度,对他们来说根本排不到前头去。我之所以不对大家说那么多革命道理,很简单,大家知道的道理越多,反倒容易想的多。如果在水灾时候,不能把全部精力用于解决当前的矛盾,而是做事情总想着未来,把建立新制度当成了主要矛盾来对待,那肯定要出事情的。”

齐会深看着陈克对着同志们侃侃而谈,他觉得现在的陈克十分陌生。以前的时候,陈克虽然也有这种态度,不过那时候只是在上海,对着为数不多的同志,所以神色固然冷峻,可实际上态度还是包容的。齐会深听着陈克现在的话,只觉得背后有点冒凉气的感觉。现在的陈克已经完全没有以往的包容,这个人民党的领导者已经有了一种好像是本质的变化,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坚定,有着一种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把问题彻底解决的决绝。

齐会深再转头看向其他同志,大家都非常认真的听着,没有人要反驳,至少从便面上看,大家都能理解陈克的这些话。而齐会深扪心自问,陈可现在的话他能听明白,却不能完全理解。看着这些跟着陈克在凤台县的同志们,齐会深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微微的妒忌。自己和陈克之间曾经合作无间的关系,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距离,而这些远比自己更晚追随陈克的同志现在已经距离陈克更近了。

“既然水灾已经初步平定,曾经的主要矛盾,水灾也就消失了。一个主要矛盾消失,意味着别的矛盾现在就成为了主要矛盾。就我的感觉,现在的主要矛盾已经是要不要革命的矛盾。凤台县人民已经能够活下去了,活下去的办法很多。在我们看来,人民跟着我们人民党走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在别人一些人看来,如果能把咱们人民党撵走,却是最好的办法。对百姓来说,如果恢复了旧有的那一套,也是很不错的选择。我认为,未来的日子要怎么走,就是现在最大的矛盾。各方的利益,想法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的。”

所有同志都阴沉着脸,不少同志听完这话,眼中都露出赞许的目光。就连平常始终非常镇定的尚远县令也忍不住微微点头。

陈克不管大家的表情,他接着说道:“在这个阶段,我们一方面要解决百姓的问题,但是同时我们自己必须加强理论建设。我们自己首先得知道,我们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制度。要知道为什么要建立这么一个新制度。咱们自己都不清楚,怎么能对百姓说明白呢?所以我要求大家,在这个时候谁都不允许乱说话。不能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百姓不是咱们自己的同志,你说的话他们现在不懂,他们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解释你的话。咱们自己不说话,还有各种谣言四处流窜。如果咱们自己说错了话,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对外的时候,只能说当当让你说的话,让这是党的纪律,无论谁都得贯彻到底。”

说完这些,陈克目光灼灼的从那些开始管不住自己嘴的同志脸上扫了一圈。这些人知道陈克为什么要说这些,为什么要看自己。不少人都是脸上一红。

“大家还有什么意见么?”陈克扫视完众人之后才问道。

没有人有反对意见,陈克这才接着说道:“那么我们就进入下一个部分,开始讨论怎么把这些给落实。”

这就是真刀真枪的革命么?齐会深忍不住想。陈克表现出的这种咄咄逼逼的态度,这种几乎是不容分说的作风,实在是让他大开眼界。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会议上,齐会深并没有感觉压抑,相反,陈克的这种作风却让齐会深感到一种真正的昂扬。

他接着听到陈克说:“现在既然已经开了党校,所有党员干部都得进入党校培训。把理论知识弄清楚。上海北京的同志已经来了,我已经派人去通知陈天华和武星辰同志。他们回来之后,等党校培训课程一结束,我们就召开人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