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六十九章

“调度长,检查完了。没发现什么问题。”战士们完成检查后说道。

梅川稍微迟疑的点点头,他亲自参加的检查,理应没有什么问题。不过那种说不出的感觉还是不能完全排除在外。“加双岗。”梅川下了命令,这才带队上了甲板。

直到第二天下午船队抵达凤台县码头,梅川都没有能够从这样的不安状态中解放出来。甚至到交接完俘虏,船队得到了原地修正的命令后,梅川依旧觉得十分不安。他也不想休息,干脆就下船舱开始打扫卫生。

俘虏们毕竟不是乘客,他们被强行关押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头,当然不可能注意什么卫生情况。船舱里头散发着人体和便溺的气味。这样的味道对于梅川来说并不奇怪。其实这些日子以来,他每天都是在和这样的气味打交道。拎着水桶一桶桶的往船舱里头泼水,然后用刷子奋力刷洗木质板面,梅川突然感觉自己好想回到了日本。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或许我根本就不适合当这个船队的指挥官。”梅川终于想到出这样一个答案。和农副部门的同志们一起工作的时候,梅川觉得很辛苦。但是那时候什么都不用想,只用干活再干活。而当了船队调度长之后,梅川觉得自己根本无法进入这个角色。

“我可能真的只适合干些农活吧。”对这样的自我认知,梅川完全没有丝毫的抵触。和十几天前的工作相比,虽然每天都是繁重的体力劳动,但是心里面却很安宁。拎着泔水桶倾倒饲料也好,或者抡着锄头干农活也好,心里头却始终很宁静。因为这样劳动的目的和结果梅川很清楚。但是指挥一只小船队,哪怕是两艘船组成的小船队,那种时时刻刻都要为各种未知事情做准备的心态,梅川无论如何都适应不了。

想到这里,梅川终于下定了决心,一会儿打扫完毕之后,他就去找陈克提出回到后勤部门工作。虽然这样要求的结果很可能是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工作可以干了。但是梅川心里头并没有丝毫的后悔。

船舱清扫完毕之后,梅川就把自己的想发给实践了。

陈克接见了梅川,听完了梅川要求回到后勤部门工作的要求之后,他有些意外。在保险团大力扩张的时期,只要有些上进心的同志,都通过各种渠道提出了调动到军事部门工作的请求。陈克之所以选择了梅川,是因为梅川从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陈克觉得梅川上义这个踏踏实实工作的同志比较可靠,所以想给他机会锻炼一下。没想到梅川居然这么快就提出回农副部门工作的请求。这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

“梅川同志,你要知道,现在组织上需要人手。”陈克试图劝说梅川。

“十分抱歉,我觉得我不适合军事工作。压力太大,我承受不了。”梅川低下头恭恭敬敬的说道。

听到“压力太大”这个词,陈克突然觉得心里头一阵烦躁。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是啊,压力太大。谁的压力不大呢?身为人民党的第一书记,陈克的压力比梅川大出去不知道多少。梅川觉得压力大,就可以申请回到压力小的后勤部门。陈克感觉压力极大又能如何?他不仅不能当了逃兵,还要顶住压力继续向前。

不过陈克并不想驳回梅川的请求,一个人如果有自知之明的话,起码不会把自己的事情搞坏。怕的就是那些没有自知之明,而且还要强行干些本身承担不了工作的同志。

“好吧。梅川同志,我同意你的申请。你现在就去把工作和尚远同志交接一下。然后就可以回后勤部门了。”陈克说道。

等梅川离开了办公室,陈克觉得一阵心烦,他干脆站起身来,走到窗户前往外头眺望。办公室在保险团的军营里头,与几个月前相比,这里的风景变化不大。军营里头曾经装满了士兵,又有一段时间因为部队转移到岳张集那里,曾经安静过一段。现在这里再次呈现出热闹的景象。伴随着革命局的好转,加上外地灾民的涌入,保险团招收了很多新进人员。作为干校和军校的场地,军营再次热闹起来。不仅如此,新的制服也出现在军营里头。新制服的样式与保险团的蓝色军装相同,不同之处在于新制服是黑色的。这是内卫部队的制服。

共和国历史上有一个小问题,就是内卫部队的建立时间很晚。直到“八平方”之后,才有了真正的内卫部队——武警。军队是不能用来维持根据地内部治安的,这倒不是军事能力不足,而是出于政治宣传的需要。现阶段,如果用军队来弹压根据地内部的敌人,名声就不好听了。军队是用来打击敌人,至少也是用来救灾的。这就是建立人民军队的理念问题。

内部的敌人,好歹也是内部矛盾,用军队来解决内部矛盾,这与在军队中反复强调的“人民军队”有冲突。陈克的历史知识告诉他,这很有害。所以内位部队,警察部队就应运而生了。而警察部队里头装备最强大的,就是武装警察。根据组建的警察部队分为治安警察与武装警察两种。但是制服都是采用了黑色,与军队相区分。

新组建的警察部队正在进行紧张的针对性训练。从队列操练到武器使用,其实和现阶段军队的军事训练基本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警察部队进行专门的警棍项目训练。而军队则是军用匕首训练。

一手持盾,一手持警棍,警察部队正在进行驱散人群的队列训练。和军用匕首的刺杀格斗训练相比,这样的警用训练模式毫无美感可言。警察部队的行动,恐吓性远比实战性来的现实。所以很多地方必须很夸张。这与生死相搏的匕首刺杀那种冷酷的美感一比,就显得夸张而且虚张声势。

看了一阵,陈克叹了口气,又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这是张陈旧的方桌,一条桌腿从上到下裂成两半。用细麻绳捆住之后,总算是保持了能用的状态。保险团的条件也就是这样,大家都先凑合着使用能用的一切。无论是干部还是普通战士都是如此。如果一定说什么的话,那就是新生产的各种器具,都是有限供应给第一线的部队,后方坐办公室的,都是最后得到供应。这点是陈克自己强调过多次的,他自己必须以身作则。虽然知道这么做其实很有些做作,但是为了贯彻革命理念,这样的做法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在陈克的桌子上,放着一份文稿。陈克拿起笔,准备继续修改,但是半天也没有能够落笔。这对陈克来说是非常罕见的情况,一般来说,陈克现在处理事情是非常麻利的。现在没时间弄什么虚头,要做的事情堆成山。不能快刀斩乱麻的话,时间根本来不及。

但是这份文件是根据地的正式党政组织建设计划,陈克很想麻利的干完,可实际情况千头万绪,陈克怎么都不能轻易下手。

穿越者有一个好处,就是极为精通社会组织结构。可以说,从小学开始,大家就是在各种组织中存在,从初中开始,政治课本上就要讲有上到国家组织,下到民间组织,这些社会组织的组织模式。在上学的时候,陈克背诵这些组织结构的时候,总是痛苦不堪。

直到现在,陈克才有些明白为何要进行这些看似毫无用处的组织体系的学习。即便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国也没有敢说完全摆脱了外敌入侵的威胁。所以任何一个社会组织,从学校到工厂,如果面临外敌入侵的局面,就很可能要面对各自为战的局面。而一个组织化的社会体系,就能够有效的进行国土防御战争。所以从小教育社会组织结构,本身就能够让国家成员知道国家管理的级别,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力量。

而这样的教育,本身也在让中国学生们得知了国家组织体系的大概面目。

现在,陈克就要建立一个正规的凤台县党政军的体系。这样的工作,让陈克十分烦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