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六十七章

蒲观水看到围子里头的混乱,然后赶到柳家宅子附近的时候,尸体已经被盖上了白布。所有柳家小姐的鲜血还没有完全凝固。陷入呆滞状态的柳光毅已经被亲族拽进了俘虏队伍里头。熊明扬正指挥着部队开始核实柳家亲族的名单。如果让柳家残存了余孽,这可就太丢人了。

“万事只怕认真,我们人民党人就最讲认真。”熊明扬对点名的党员喊道。

这是陈克的“名言”。一个人如果不想着把事情做完之后得到了多少,而是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这件事本身上,那就能爆发出无限的主观能动性。

人民党的党员们都是有这种觉悟的。根据人性的特点,点名首先把孩子给分离出来。接着让孩子来点自己父母的名字。孩子不擅长撒谎,不少孩子被单独领进一群陌生人之后,他们已经吓得胆战心惊。一让他们找到父母,“爹、娘!”的喊声就纷纷响起。那些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带走,已经被吓得心胆俱裂。这些柳家的族人在方才那些“土匪”要把柳光英带走的时候,还是一厢情愿的认为这些土匪只是想要年轻女人。没想到那个“土匪头子”说了一番“歪理邪说”之后,对于敢动手的柳光英说杀就被杀了。这样的举动让这些人明白了,熊明扬这些自称是保险团的“土匪”可是鸡犬不留的主。也不是没有人对于柳光英的死亡抱着极大的悲愤,不过当表达这悲愤的时候需要付出死亡的代价,那些人把仇恨的目光垂了下来。

孩子们并不懂事,看到这样的惨剧已经吓坏了。被人一说让他们找出爹爹妈妈,孩子们无一例外的表现出强烈的急迫性,他们忙不迭的就指出自己的爹妈。经过这番指认,以家庭为单位的柳家就被逐渐分离开。

第一次甄别结束之后,就是按照名字的编号。按照预先的编号,这些人的肩上都被缝上了标志。柳家的家人对这个标志表现出了极大的恐慌性。负责管理俘虏的战士立刻告诉这些俘虏,家里一人摘下标志,全家都得挨饿一天。既然已经分出了家庭单位,父母们就是再想摘下,也要考虑一下株连的处罚。他们最终还是屈服了。

这些人再由灾民代表们进行二次甄别。柳家的生者与死者都被对号入座,接着就开始分散押送。

运送被俘人员的船队开始向着根据地集中。柳家的人既不是第一批,也不是最后一批,来回穿梭在河上的大船上,运回的都是细软财物,粮食一颗都不敢运。如果保险团敢从灾区运粮食回根据地。一旦被灾民发现,那就是一场可怕的震动。保险团为了避免麻烦,粮食都是自带,而不是在灾区吃。既然人民党要接管这些地区,对于他们来说,任何的败坏形象的事情都是必须禁止的。

水上支队的船队有专门的囚船,改装之后的乌篷船有着分割的囚笼,条件也不算太差。所有的敌人都需要有计划地消灭,陈克倒真的没有把地主家族们斩尽杀绝的打算。同时,陈克也没有准备让地主们留在本地,让新开辟的地区时刻需要提防。

阶级斗争从来都是十分残酷的,各地被抓住的围子地主以及家族们被送去根据地集中管理。这些素来有影响力的人被强制集中,百姓们私下进行反抗的可能性就极大的降低。这些曾经的豪强被被抓起来,围子里头的那些人无论是想如何,都会在这个威慑下暂时保持安静。

船队当天下午就载着俘虏们出动。这些俘虏们被关押在狭小的囚笼里头,完全不知道外头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而保险团的押运人员却不能如此掉以轻心。船头上的那些人都是极目远望,随时准备发现可疑的迹象。

此次行动的指挥官,是一团一营二连四排见习排长梅川上义。在陈克的亲自命令之下,这位日本籍的革命者终于暂时脱离了饲养场的工作。梅川上义同志被编入运河支队工作。即便运河支队的战士都是接受过足够的强制教育,但是能像梅川这样受过高中教育的同志依旧十分缺乏。而且梅川当过饲养场场长,手下也管几十个人,论级别也该是连级干部,但是由于没有战斗经验,所以被委任了见习排长的职务,承担了船队运输调度的工作。

梅川上义并不因为工作调动而高兴或者失望,他只是不明白陈克威什么这么做。但是党组织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而且梅川也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么多。船队的诸多条例让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了解这些条令之中。上过高中的梅川好歹有足够的知识底蕴,而且梅川只是作为调度长,实际工作有专门的人员负责。梅川需要的是下达指令,而且为这些命令负责。所以梅川的心理压力极大。

头两天还是很太平,到了第三天后半夜,前头突然出现了一支船队。船队数量颇大,负责夜间守卫报告竟然看不到船队的尽头。按理说,在现在的淮河上能够动用这样规模船队的只有保险团一家,但是保安条例要求随时保持警惕。警戒人员立刻就通知了小船队的调度长梅川。

梅川此时正在船舱里头值班,俘虏们已经知道自己要被带去“土匪们”的老巢。虽然心里头很是害怕,不过既然花这么大力气把自己带走,好歹也不会立刻把自己给杀了。否则,船走到半路就可以动手的。此时是晚上,俘虏们白天要么费尽口舌去哀求守卫,或者干脆互相说话,晚上毕竟是累了。到了后半夜,也终于睡下,或者发蔫。梅川趁着这个时间,拿着船队的条例默默背诵。

得知了这个消息,他连忙上了船头。看着远处黑漆漆的夜色中黑漆漆的船影,完全没有战斗经验的梅川立刻觉得紧张起来。在脑海里头搜索了一番条例,没等他下令释放信号焰火,对面船队最后一艘船上已经闪起了两点火光。

“你们是谁?”船队的信号员翻译出了对面船只通过旗语传达的信号。

“是咱们自己的船队么?”梅川有些不太敢相信的问道。保险团的船队现在已经散在整条淮河上,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支大船队出来。

“调度长,除了咱们的部队,谁会用这样的信号?”信号员对梅川的这种过度担心很不以为然。

“小心为上。”梅川一直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斗,加上突然被委托了这么重要的工作,心理压力极大。凡事都希望能够稳妥。“告诉他们,我们是水上支队的船只。并且询问他们是谁的部队。”

信号员燃起了玻璃罩里面的灯火,然后打出了梅川的指示。

过了好一阵子,那边的船队才回话,“我们是直属于党中央的船队,不能告诉你们番号。我们船队速度慢,你们需要超船,请靠左行。”

对这个信号,梅川和信号员都一头雾水。这个对话真的说明对方是人民党的部队,不过大家万万想不到,居然有人敢说自己是“直属于党中央的部队”,这口气可未免大的有些过份。直属党中央的部队现在只有一支小小的卫戍部队。其他部队都是隶属于军委的,这帮人闹得是什么玄虚呢?

心里头疑惑归疑惑,但是大家也的确需要抓紧赶回根据地。超越行进的侧灯被点燃,梅川指挥的小小船队开始超越行进。淮河上很快出现了一列长长的灯火。根据地最新出产的玻璃防风灯罩里头燃烧着烛火。梅川船队除了看守人员之外,其他需要上船舷的干部战士都上了甲板。令他们震惊的是,玻璃罩内的灯火竟然有上百点之多,延续出去几里地。这是一直庞大的船队。少说也有三十艘船之多。每艘船的船舷都被压得很接近水面,可见里头装满了货物。桅杆上,船头上都有保险团的团旗和满清安徽新军的龙旗。甲板上站满了荷枪实弹的保险团战士。夜里头虽然看不太清楚,不过不少人身形也有些熟悉感。

“调度长,我应该没有见过这些船。”信号兵在梅川身边低声说。

“没见过么?”梅川上义疑惑的问道,“那这些船都是哪里来的?”

“一五,一十,这几艘船很新……,十五,二十。这几艘船很旧……”信号员视力都是很好的,随着不断超过这支奇怪的船队,他一面数数,一面评价着这支奇怪的船队。混合了新船与旧船的船队过了好久才被抛在后头,按照纪律,两支船队几乎是同时熄灭了用以指引的灯火。

“调度长,这应该是新来的船,我们水上支队有新船了!”信号员声音里头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梅川能够理解信号员的情绪,有了更多的船,就拥有更大的力量。这次的水灾之后,保险团能够迅速扩大实力的原因之一,就是拥有淮河上最大,而且是唯一的有组织船队。在毫无敌手的情况下,保险团运输物资,调动军队。成为了淮河上的霸主。船队规模的扩大,能够极大的增强保险团的力量。只要是军人,得知了有新的船只加入的消息,就不可能不高兴。或许是梅川加入船队的时间还短,对于这样规模的船队兴趣有限。他心里头感觉更好奇的是,船队到底装载了什么。

“以他们的速度,什么时候能够赶到凤台?”梅川问信号员。

“这个,怎么都得后天上午了吧。”信号员答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