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六十六章

柳光英从来没有大声说过话,身为柳家的大小姐,她自幼就被教育要和气,对人不要高声。她也从来没有辜负爹妈的教育。柳家大小姐在围子里头的风评其实很好的。而当柳光英看到不远处爹妈和哥哥焦黑的尸体,看着周围那些拿着刀枪的蓝衣人,还有自己那些亲族。柳家小姐再也不能坚持原有的温和,一种岩浆一样情绪在她胸中沸腾着,让柳光英大小姐的声音变得无比尖锐。

自己对面的那个蓝衣人居然敢说因为自己家的粮食不是自己家种出来的,所以就要打自己家的围子,杀自己的爹娘。一种怨毒在柳光英大小姐胸中燃烧起来。“种地交租天经地义,我们家要是自己雇工种,收的只会更多。”虽然知道这些话只会让自己的下场更惨,但是柳光英大小姐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没有我家,那些交租的死的更快。”

对于人民革命,遇到的最初和最后的敌人,都是地主民团。这是毛爷爷当年和斯诺谈话的内容。而历史上也是如此,针对土改政策,所有的地主们本心都是要抵抗的。他们只有敢不敢抵抗的问题,没有想不想抵抗的问题。对这点,陈克从来没有丝毫的怀疑。

水上支队出动前,陈克就召开了政委们的培训班。专门谈及了这次战斗的政治工作核心——争取人民的支持。任何一个政治力量,都有其阶级立场。人民党的阶级立场就是人民百姓。人民党不是为了维护1916年统治阶级的利益而存在的政党。也不是那种自诩为“全民党”的政党。针对这次战斗,人民党的要依靠的对象就是广大灾区人民,而人民党的敌人就是那些围子里头的地主,凡是支持这些地主的,就是人民党的敌人,凡是支持灾区挣扎在生死边缘上那些百姓的,就是人民党的朋友。部队出发之前,部队各级政委都被反复强调了这些。

看到柳家的女孩子要给自己讲道理,其实熊明杨还有些小小的担心。如果这孩子只是装可怜,那对士气只会有很不好的作用。但是当这个女孩子站在地主立场上开始说话,熊明杨就坚信,这是鼓舞士气,明确道理的一个机会。

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是没有什么共同道理可言的,陈克反复强调过这点。狼无论怎么陈述它不吃肉就得死这个事实,这也不是羊群就要被狼吃的道理。阶级斗争就是如此,剥削与被剥削关系的成立就是如此。剥削者必须创造出被剥削的道理,而且剥削者为了维持剥削的存在,也必须维持被剥削者的存在,也同也得维持被剥削者一定限度内的生存。哪怕是被剥削者不反抗,乖乖的被剥削致死。但是一次性的把被剥削者统统剥削致死,也只是让剥削关系无以为继而已。剥削者不仅仅要自己生前作威作福,也是要给他的后代留下剥削对象的。

熊明杨本人以前也不清楚这个道理,接受了比较系统的理论教育之后,当他明白了这个道理,这位青年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以前他仅仅是对外国对中国的入侵有着刻骨的仇恨,现在熊明杨对于中外的剥削阶级都充满了深刻的仇恨。他以前不能理解为什么清军为何屡战屡败,现在他已经知道,清军的普通兵丁没有义务为这个剥削者统治的腐朽政权卖命的义务。即便是少数人的愚忠,也根本不足以挽救这个政权的命运。

想要拯救中国,就必须建立一个新的政权。一个真正为了百姓服务的政权。现在,熊明杨就在于人民党的同志们在一起建立这个新的政权。只有人当民知道参与战争的意义,只有当人民知道自己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奋勇作战,流血牺牲,换来的将是真正的解放。人民才会站起来,跟着冲在第一线的人民党党员身后,把一切国内外的剥削者消灭干净,建立一个真正让人民安居乐业的新中国,新世界。

对于柳光英的质问,熊明杨根本不认为有什么意义。如果是以前,熊明杨很可能会陷入对土地所有权的争论,然后的争论结果就是地主们可能该死,也可能不该死。那是因为这种讨论的前提是对土地私有化的认同。如果陷入这种陷阱,只是彻头彻尾的犯傻。这是地主们的道理,不是百姓们的道理。陈克早就说过,地主本人的善恶对于革命来说毫无意义。正义不是个人品德的好坏,而是社会制度的优劣。熊明杨很清楚,他要说服教育的是和自己一起奋斗的战士,并非面前的这个小丫头。

“同志们,大家都参加过这次收获吧?至少听说过这次收获吧?”熊明杨高声问。

“我参加了!”

“我知道!”

同志们纷纷应道。

十月初的收获,对于根据地的战士和群众都是一件大事,没有人不为之欢欣鼓舞的。经过几个月的坚信努力,流下了多少汗水,凤台县的百姓终于相信了自己可以熬过这个可怕的灾年,自己可以活下去。而领导着百姓的人民党所许诺的未来,也从一个虚无缥缈的大饼,变成了完全可以相信,而且可以寄托以希望的未来。

“如果没有地主的话,我们的日子会不会更好?”熊明杨继续大声问道。

参加这次大规模攻破各地围子的保险团战士们都是政治上相当积极的战士,尽管如此,在听了柳光英那理直气壮,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质问之后,大家有些被柳光英的情绪所影响。听到熊明杨的这个问题,不少人忍不住稍微停顿了一下才回应道:“会更好。”

见战士们如此表态,熊明杨依旧是那个问题,“如果没有地主的话,我们的日子会不会更好?”

“会更好!”这次战士们已经不再迟疑,异口同声的回答。

熊明杨接着问出了新的问题,“如果以后再也没有地主,大家的日子会怎么样?”

这就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也是以前陈克从来不敢大声提出来的问题。在人民党的初期,不要说百姓们对这个问题根本不会有什么支持的反应,百姓们甚至会认为陈克的这种宣传肯定是包藏祸心,有着属于陈克个人的目的。当灾年抢种的第一次收获之后,在吃了人民党免费提供了半年的救命粮之后,这些出自普通百姓的战士们心中再也不怀疑陈克领导的人民党,再也不怀疑这些党员们有着属于自己个人的阴暗想法了。

在熊明杨提出这个疑问之后,依然是没有人直接回答,但是萦绕在战士们身边的气氛已经完全不同。那不是迟疑,而是一种真正的昂扬。

“每年收租的时候,会不会死人?”熊明杨问。

“会死人,每年都会被逼死人!”战士们纷纷喊道。

“今年大水灾,如果我们不打围子的话,在外头的那上千百姓,还能活半个月么?地主们是不是要把他们都给杀了?”熊明杨问。

“对,他们就是要杀人。他们就是要百姓死!”战士们的回应当中已经是义愤填膺。

“咱们往年种出来的粮食,谁拿得最多?是我们自己,还是那些地主?”

“是地主!”战士们吼道。

“每年种出来的粮食,是地主吃的多,还是百姓吃的多?”

“是地主!”战士们脸上曾经出现的那点子怜悯同情与不忍已经消失殆尽,现在浮现在他们脸上的是真正的愤怒。

柳家的家人已经被这样的怒吼彻底震慑住了,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农民愤怒的表情,但是那种表情都是在农民走投无路,发起毫无胜算的攻击时才会流露出的表情。保险团的这些蓝衣人很明显是农民出身,这并不需要去一一证明,只要看到他们的肤色,他们的身材,他们的一些习惯性的动作,还有那种淳朴的神色,就能确定这件事。虽然这些蓝衣人有着与普通农民不同的地方,虽然说不清那种奇怪的感觉来自何方,但是那些柳地主的家人都能看出,这些拿着武器,作战迅猛勇敢的人,都是曾经的农民。当这些农民们喊出属于农民的愤怒,那是积攒了无数日子的愤怒,那是发自他们内心的愤怒。这些已经占据了强者地位的农民,现在在柳地主的家人眼中看起来是如此的可怕。曾经的强弱易位之后,曾经的强者对曾经弱者的恐惧会加倍的强烈。

“那是因为这些人又懒又笨,他们自己不好好干。挨饿就是活该!”柳家大小姐却没有被吓倒,相反,恶毒的诅咒从秀气的嘴里面喷涌而出。这是柳光英大小姐曾经听爹娘,听哥哥,听族人轻蔑对百姓们的评价。虽然从小就被爹妈试图教育成一个文静的大家闺秀。但是柳光英大小姐从来没有看得起普通百姓。这些百姓是完全不懂上层生活的粗人,是奸猾可恶的家伙,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从来不肯老老实实服从柳家命令的坏蛋。这就是柳大小姐真正的心思。

听到这话,熊明杨嘴角微微上翘,而听了这话的战士们看向柳大小姐的目光里头,都是冷冷的光。

“同志们,我们人民党我们保险团是人民的队伍,人民的武装。不是因为这次灾年,我们要对地主说的就一句话,这么多年了。这些地主们,拿了百姓的,给百姓还回来!吃了百姓的,给百姓吐出来!应该不应该!”

“应该!”“应该!”“应该!”

这已经是超脱了愤怒的声音,这是一种对自己行动正义性坚信,一种对自己行动必然性的坚信。战士们的声音里头有着钢铁一样的坚信。

“我再问一次,你们要不要投降?不愿意投降的,就把刀拿起来。”熊明杨刷的抽出了刀,刀尖指向柳家姐弟,“我也不靠人多。你们两人两把刀,我一个人一把刀。咱们就用刀决个生死胜负。”

柳家小姐浑身颤抖着,她已经明白了,面前的这些人根本不是和她一路的人,这些人的道理和自己也完全不是同样的道理。如果落到这些人手中,她的所有以往的生活都不复存在。柳小姐猛的弯下腰抓起了一把刀,向着熊明杨就冲了过来。熊明杨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大刀挥出,刀刃干净利落的斩断了柳光英小姐的脖颈,她的头颅飞上了半空,划了一个弧线,落在继续向前冲的身躯后面。

“姐姐!”柳光英的弟弟一声惨叫,他想去抱住姐姐,却看到姐姐的头颅咕噜噜滚到了自己面前。柳光英的弟弟眼睛瞪的极大,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两眼睁得极大,死死的盯着姐姐的头颅。

柳家的人登时就开始骚动起来,“俘虏试图暴动者,统统按照敌人处置,杀无赦!”熊明杨吼道。

“是!”战士们怒吼着应道。

刀枪已经转过来对着柳家的族人。见到战士们坚定的目光,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彻底失败的柳家人纷纷垂下了准备举起的手,闭上了准备喊些什么的嘴。向着保险团屈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