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五十八章

庞梓的马队浩浩荡荡开进高家寨的时候,甚至不用人去通知陈天华。那喧哗声,叫喊声,村子外面的饲养场都听得清清楚楚。陈天华正在指挥着农会的干部们盘点账目,清点存栏,校对农会成员花名册。听到远远传来的嘈杂声,他站起身来,“大伙抓紧做,千万不要耽误了时间。对了,思德,你现在就带人去杀猪炼油,这件事千万不要耽搁了。”

农会的干部们一个个面色凝重,景思德站起身来,“我现在就去。”

吩咐完事情,陈天华出了饲养场,往高家寨村里头去了。

等陈天华走远,农会的会员们纷纷放下了手里头的工作,“这次真的要出去躲躲了?”有人问道。

“辛丑年,景廷宾景大帅兵败之后,北洋军在咱们这里肆虐了好久。这次庞梓这小子闹出事情来,北洋军只怕还得来。现在不赶紧走,等着跟上次一样?”

“是啊。兵灾一过,那日子可不好过啊。一旦被抓,就得出钱赎人。咱们哪里有钱。”

“咱们往哪里去呢?要是这次这北洋再来,他们从哪里来?”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突然间就有人怯生生地说道:“要不咱们现在先回家安排一下家里头?”

听了这句话,本来就热闹的屋子里头突然就一片寂静。屋子里面的农会干部每个人都看着其他人,知道越多的情报,就越能接触事情的本来面目。农会的这些干部已经知道即将面对的危险,这样的时刻,最本能的想法无外乎就是赶紧带着自己的家人逃命去。这样的选择并没有错。

大家突然生出一种反思,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为别人的事情周旋。自家的事情自己知道,若是想劝家人赶紧逃命已经不容易,参加了农会之后大伙的日子都好了不少。庞梓的商队给弄来不少家当,布匹,农具。加上这饲养场的伙食不错,剩了不少粮食。这大兵一来烧杀抢掠,家当必然被毁。农会的干部们虽然未必能如此条理的想到这些,但是他们知道。早准备一刻钟,就能少受一分损失。

已经有人忍耐不住站起身来,他们面红耳赤张口结舌的想给自己找些离开的借口。又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说,都不合适。既然被大家选出来当这个干部,现在自己先给自己家考虑,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就算是这么做如何符合人心,却不符合道理。

有些站起来的干部尴尬的坐下,但是也有干部已经下了决心。他们叹了口气,铁青着脸就往外头走。就在此时,方才出门去的景思德正好回来,看到有人往外头走,他觉得十分奇怪,“你们这是去哪里?”

已经下了决心的农会干部根本不理睬,继续低着头往外走。景思德转眼间就明白了原因,他一把拽住这两个人,高声喝道:“不准走。”也不管这两个人怎么挣扎,景思德硬把这两个人给拽回了屋子里头。一回到屋里头,景思德就怒喝到:“庞老五,庞狗,你们两个要去哪里?”

“叔,我们先回家看看。看完了马上回来。”庞五连忙解释道。

“回家看看?你回了家还能回来?你哄谁呢?”景思德怒喝道。

“叔,求你了。我得回家,我真的得回家。再不回去,真的就晚了。”庞五既然下了决心,心思再也不在工作上。

“你晚回去半天,能死人?你!你真他妈没出息啊。”景思德回来原本是为了叫两个人帮忙杀猪,万万没想到遇到事情之后,农会的干部里头居然有人要率先逃跑。这时候正是需要人手的关键时刻,农会干部们自己都忙不过来,再有人跑了,农会这么大的一个摊子根本收拾不完。但是景思德知道,就这么死拉着人不放也不是办法。农会的其他干部都看着呢,讲道理根本没用。

想到这里,景思德对着两名农会干部一人踹了一脚,“没出息的东西,滚,你们现在就给我滚!”

庞五和小名狗子的庞程前被踹了也不敢回嘴,他们低着头如蒙大赦一般逃出了农会的院子。

“还有谁要走?现在说。要滚就现在滚,别让你们干活的时候,你们没心思好好干。这是农会的钱,算错了的话,亏的是大家的钱。”景思德吼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纷纷起身,低着头离开了屋子,十几个农会干部剩下来的只有三个人。分别是庞诚,和景秀铮,景秀春兄弟。这三个人素来被认为做人侠义,他们家里头人口少,家当不多。都是加入农会之后日子才好起来的。所以素来工作非常认真。陈天华办的学习班,这三个人都是最积极的,数学学的很不错,现在承担着会计的工作。

虽然知道不该对他们发火,但是景思德心中真的憋着一股邪火,他恶狠狠地问道:“你们能好好干吗?”

三个人都没有生气,景秀春笑着说道:“叔,你放心了。我们不走。我们留在这里好好干。”

听了这话,景思德气哼哼地说道:“你跟着我去杀猪。人手不够。”说完,景思德起身就离开了屋子。景秀春也没有说别的,起身就跟着景思德走了。

消息传的飞快,农会的成员们已经得知了消息,原本在饲养场工作的农会成员们纷纷离开了自己的岗位,往家去了。他们看到景思德带着景秀春过来,纷纷羞愧的低下了头。但是匆匆归家的步伐没有丝毫的停顿。等景思德到了猪圈的时候,剩下了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就见一个老人正在不紧不慢的磨着杀猪刀,不时还把杀猪刀拿起来凑到眼前看看,然后再用手指摸摸刀锋试试锋利程度。

“叔,刚才就让您领着杀猪,您咋磨开刀了?”景思德恭敬的问道。

老人名叫景廷文,辈分比景思德高了一辈。听堂侄这么问,老人笑道:“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人都跑了,刀不磨利点,咱几个杀猪太慢。”

听了这么从容的话,景思德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叔,您说得对,我们先去捆猪,您继续磨刀。”说完,景思德冲着还坚守岗位的几个农会会员喊道:“咱们开始捆猪。”

陈天华并不知道自己刚走,农会里面就出了这些事情。他急匆匆的出了饲养场的大门,没走多远就见到高家寨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马队已经进了村子,马上的人一个个兴高采烈。这些天来,陈天华的耐心提高的不是一点半点,他没有着急着过去,而是站在原地仔细观察着马队成员。只见他们基本都是一个人背着两只长枪,而且至少有一支是新式步枪。应该是击溃了运河防营之后缴获的战利品。

从这些枪的数量上来看,这次的缴获极为丰厚。这些庞梓的部下一个个都是满脸兴奋,很明显他们已经欢呼过,有些人甚至脸上满是疲态。但是只要有地方发出欢呼,其他的人都会跟着继续欢呼,哪怕是这欢呼声中已经没有丝毫热情。

陈天华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陈克现在情况如何。但是跟着陈克的时候,那些同志们都颇为严肃,仅仅在认真的完成了一项工作之后,大伙才会有真正开心的模样。与这种几乎是歇斯底里的追求兴奋的人相比,陈天华实在是无法把这些庞梓的部下当作自己的同志。

观察完毕,陈天华快步进了村子。之间村里的饭店门口挤了大批的人,里里外外都有人在喊:“拿酒出来!”“酒!酒!老子要喝酒!”

也不停下观看,陈天华继续往庞梓住处去了。镖局的众人不少见过陈天华,知道这位陈先生就是负责提供给他们肉和蛋的人,是庞梓大哥的亲信。也没人拦陈天华,陈天华径直进了院子。院子里头是镖局的一些头领,相比外头的人他们显得沉静的多。不少人脸上都是兴奋,但是也有几个人神色颇为凝重。

陈天华也不管那么多,径直进了堂屋。大出意料之外,屋子里头并没有想象里头大排筵宴的庆功,或者一群人在一起吹嘘功劳太多人。就见庞梓和庞天硕两个人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见到陈天华进来,庞梓继续对庞天硕说了几句话,庞天硕就起身急急忙忙的起身走了。出门的时候甚至把门给带上。倒是还很谨慎的模样。

“陈先生,坐。”庞梓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他也不寒暄,直接说道。

陈天华坐下之后开门见山地说道:“庞兄弟,办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庞梓抿着嘴向着左边毫无意义的看了一眼,这才转过头,“陈先生,我顶多打不过就跑,倒是你这边,农会的事情准备怎么办?”

“我也准备组织大家跑。我这次来,其实是想请庞兄答应我几件事的。不知道庞兄能不能听听。”

“我也有事情想和陈先生说说。我先说吧。”庞梓沉着脸说道,“农会赚了不少钱,我们这一跑,需要钱。陈先生,这笔钱我要对半分了。”

听了这话,陈天华想都没想,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这笔钱不能分。以后北洋军肯定会抓人,这笔钱要用在赎人上。”

庞梓万万没想到陈天华居然用这样的理由拒绝自己,他眉毛立刻就竖了起来。

陈天华抬起一只手,阻止了庞梓说话。“庞兄弟,我知道你不高兴。我这次来只是想对你说一件事,你若是想还在这南宫县出现。你就不能失了这里百姓的人心。”

“哈哈,人心。”庞梓冷笑了一声,“陈先生,你们读书人就喜欢扯这个。人心?当年景大叔扯旗造反的时候,我就知道人心是啥样了。你有能耐的时候,就有人心。你啥都没有了,还有个屁的人心。”说完,庞梓又忍不住冷笑一声。

陈天华紧盯着庞梓,“庞兄弟,那我问你,为啥景大叔当年败了,你现在还能在这南宫县混。为啥百姓不绑了你去见官。你这头上还有通缉呢。为啥这么多人还认景大叔的面子?”

“那是,那是……”庞梓被这个问题问的语塞了,他几次张了张嘴,最后才强辩着说道:“那是景大叔人缘好!”

“那是因为景大叔办的事,打教堂,抗洋捐,扯旗造反都是为了百姓。哪怕是景大叔败了,老百姓却没有怪景大叔。”陈天华非常认真的说道,“庞兄弟,你打运河防营到底该不该,我不说什么。你肯定有你自己的道理。但是,既然你现在打了,那么你就不能让老百姓因为你吃亏。如果你因为你自己让老百姓吃亏了,老百姓想起你庞梓,心里头就没有怨恨么?你觉得你以后还能回南宫县么?”

听了这话,庞梓的脸色已经不是铁青,而是发白了。陈天华对景廷宾起义的解释让庞梓心中长久以来没有解开的一个谜团解开了。为什么景大叔做了那么多大事却没有人敢对景大叔说一个不字。为什么景大叔这辈子曾经得罪了那么多人,却没有百姓对景大叔有过怨言。哪怕是扯旗造反失败,百姓提起景大叔依旧如此赞美。甚至当景大叔被俘,被凌迟处死之后。当地的官员竟然还认景大叔的面子。

因为景大叔这辈子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利益去做过什么,景大叔一个武举人,邢台地方上这么大的家族,他如果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过的好一些,根本不用出头到这个程度。景大叔这辈子就是看不惯那些胡作非为的人,他就是要让大家能好好的过日子,所以景大叔才会四处主持公道,打抱不平,甚至扯旗造反。

而庞梓自己却不是如此,虽然也在学习景大叔,但是庞梓自己很清楚,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陈天华不管庞梓此时得到了多少感悟,他直截了当地说道:“庞兄弟,我要你办三件事。第一,不能携裹百姓跟着你打仗。第二,你要帮着百姓逃难。第三,你要给我留下人,守住农会的钱。”说完这些,陈天华想了想,这才接着说道:“你还要给我100条枪,藏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