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五十七章

李玉堂大人并非生下来就是五毒俱全的人,能混上运河防营的指挥官,没有些真材实料肯定是不行的。李大人打过仗,剿过匪。但是从庚子年之后,李大人整个人就垮了。八国联军的强大,日本的崛起,对于很多满清官员来说,某种程度上刺激了他们奋发上进的心思。但是对李玉堂大人来说,他觉得世界整个世界都崩溃了。同治中兴之后,满清很是积累了不少家底,而甲午战争,庚子事变,让这些家底变得苍白可笑。也曾经是觉得满清恢复了自己的荣光的李大人,突然间看到的是满清一败再败,连内裤都输掉。这种心理上的变化,彻底摧毁了这个人。

他原先偶尔喝酒,对于享乐也不沉迷。等河北恢复秩序之后,李玉堂一头钻进了花天酒地的生活中再也没有别的追求。原先那个不算是坏人,也算是有能力的军官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庞梓的马队从路对面杀过来之后,李大人好歹没有把当年的军事素养忘得干净,他想到的其实和庞梓一样。敌人绝对要分出骑兵来截断步兵,然后反复冲杀。这样的结果绝对是步兵会全线崩溃。于是李大人干净利落的对轿夫下达了命令,“往回跑!”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更何况运河防营官兵本来就没有什么战斗能力。李大人都下令逃跑,而对面的土匪们还放了一通枪,在最前头的官兵的立刻转身撒丫子就跑。在庞梓的骑兵开始冲锋的时候,运河防营在大路上就彻底崩溃了。不少官兵一开始逃跑的时候还有些不清不愿,但是两百多骑兵纵马奔驰时候发出的隆隆声音,那些蒙着脸的匪徒们手中的火枪,领头那个匪首手中挥舞的如同车轮一样的雪亮长刀,无情的剥夺了那些还有点战斗意志的官兵胆气。

庞梓虽然看不起运河防营,但是好歹对方是官军。自己的兄弟虽然可靠,却不是那种久经考验的战士。防营的崩溃实在是大出他意料之外。但是马队既然已经开始冲起来,那也就没办法停。柴庆国曾经告诫过庞梓,要么不冲,要么只剩一个人也得继续往前冲。马队不是步兵,没有那么容易重整队伍,而且人喊马嘶的,无法有效传递号令。

见防营开始逃跑,庞梓也管不了那么多,他催动马匹加快了速度。

所谓兵败如山倒,如果逃跑一开始只是被迫,但是跑起来,再看着敌人的马队在后头赶上来,心理上的崩溃就更加迅速。很快,运河防营溃散的队形就变成了放羊一样。

庞梓喜欢切磋武艺,在景廷宾大叔麾下作战的时候,柴庆国这帮情投意合的兄弟在一起,大家没少切磋。骑马作战,砍人的时候,特别是这样追杀的时候,最有效的招式莫过于长刀挥砍,向左边挥刀,目标是敌人的脖子,马匹前冲的时候顺势收回长刀,再向右边砍去。虽然心里头很清楚这次最好不要给防营太大的杀伤。但是乘坐在奔驰的骏马上,看着前头兀突狼奔的敌人,庞梓只觉得热血沸腾,他再也管不住自己,长刀向左探出,向着自己左前方的那个防营士兵的脖子就削了过去。

鲜血从被切断的动脉中喷涌而出,血腥气直喷进庞梓的鼻孔。这是很久没有闻到的气味,庞梓只觉得体内已经奔涌的血液更加迅猛的奔流起来。那昂扬的斗志反倒没有更加激昂,相反庞梓顷刻间就变得沉静起来。所有的质疑,对未来的考虑都被他抛在了九霄云外,在庞梓心中现在就剩下了一个念头,消灭眼前能看到的所有敌人。

庞梓的长刀右掠,锋利的刀锋直接砍入了一个敌人的咽喉,那个敌人仿佛中了定身法一样就僵在原地。庞梓的长刀抽出之后,他才来得及用手捂住伤口。庞梓没能看到更多敌人的表现,紧跟着庞梓后面冲上来的庞天硕的马匹直接从后面撞倒了这个防营的官兵。再接下来,庞梓已经冲进了更多敌人当中。已经杀了两人,庞梓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他一声怒吼,“兄弟们,把他们杀光!”

也不管后头的兄弟是不是听到了这声怒吼,庞梓高高举起长刀,继续向着敌人砍去。也许是听到了庞梓的这声怒吼,也许是有人看到了被杀的同伴,也许仅仅是被敌人追上时候的自然反应,运河防营溃逃的人群中,传出了恐惧到极点时歇斯底里的喊叫。

陈天华面色凝重的听着农会成员的汇报,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真的见过打仗,也不懂打仗,所以这些汇报里头满是各种惊叹,各种完全抓不住重点的赞叹。幸好陈天华也算是有见识的,对几个要点一一询问之后,也能大概凑出整体的情况来。

庞梓他们一个冲锋就彻底打垮了运河防营,溃逃的运河防营伤亡惨重。但是庞梓只是打了一个冲锋就守住了队伍,并没有继续追击。所以至少有一半的防营官兵逃了活命。打扫了战场之后,庞梓带着队伍往高家寨这边来了。

农会成员们的脸上一大半是兴奋,剩下的那一小半则是隐隐的恐惧。景廷宾大叔当年造反之后,北洋军在邢台血腥镇压。这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情,现在庞梓做了这么大的事情,官军若不来镇压反而是不可思议。农会虽然没有参加庞梓的镖局,但是和庞梓关系这么深,若是说完全能脱了干系,农会的成员自己也不会信。

“景大叔,麻烦你把几个干事都叫来。”陈天华说道。

等人出去了,陈天华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若是以前,陈天华听说这种事情,首先就是兴奋,然后无论如何都要去参加庞梓的队伍。而现在,陈天华却发现自己首先关心的并非与满清打仗,而是考虑农会百姓的生计。这个变化实在是让陈天华感觉不可思议。自己早就从那个整天考虑“大事”的“革命者”,变成了现在整天关注鸡毛蒜皮小事的“农会陈主任”。

这种变化是好是坏陈天华也分不清楚,立场变化导致关心点的变化。当陈天华不再是一个只想让百姓为革命出力的人,当陈天华相信,革命目的是为了让全天下的人民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他再也没有那种“轻浮”的感觉。加入高家寨农会的数千户人家,上万的百姓,陈天华对他们有义务,有责任。当这上万人的身家性命放到陈天华心中的时候,他只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沉重。

和当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在中国推行革命,然后那种彷徨的苦闷沉重不同。现在的沉重并非是结果。谁是敌人,谁是战友,谁是朋友,陈天华虽然不能说清清楚楚,但是就这些已知的情报,就让这个以文采著称的青年感到千头万绪。

该怎么办才能让农会的百姓们能够最大限度的保障自己的利益,该怎么办才能让已经有效提高百姓生计的农会存活下去。这些都大大超出了陈天华现有的能力。

“如果文青在的话,他会怎么办?”陈天华忍不住想。其实最早见到陈克的时候,陈天华一直觉得这个力图结交自己的“革命青年”心思很重。很多事情缩手缩脚。在陈天华看来,男子汉大丈夫既然要革命,那就不要怕。怕这怕那,还怎么革命。说真的,那时候陈天华就算是钦佩陈克的才华,却还很是有点看不起陈克的做法。

现在,但陈天华也承担起真正革命工作的时候,他终于能够体会理解陈克当年为什么会那么谨小慎微,甚至有些进退失据的味道。他知道当年看不穿这些,恰恰是自己远不如陈克的明证。

“文青到底会怎么做?”陈天华忍不住又喃喃的问了自己一遍。和陈克在一起的几个月,因为从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关于这种事情的应对,陈克与陈天华也没有提及过。

陈天华记忆力超群,这些与陈克在一起讨论过的回忆在他脑海里面飞速的回转,在自己已经有些束手无策的时候,陈天华希望能够在这些记忆中找到能够利用的信息。突然一件事猛地蹦了出来。陈克精通音乐,会很多很新奇的曲子。两人工作闲暇的时候,陈天华偶尔会唱新歌,有次陈克唱了一首名叫《映山红》的曲子。曲子哀婉柔美,与陈克习惯的那种慷慨激昂或者柔情缠绵的曲调完全不同。曲调倒是累死江西那边的音乐。

唱完之后,陈克很怀念的说了一句话,“党的军队不能让老百姓吃亏。”

想到这句话,陈天华顷刻就想通了现在的关节。无论遇到什么情形,绝对不能让老百姓吃亏。无论对方是北洋军也好,对方是庞梓也好。陈天华自己要守卫的是百姓的利益,而且只是要守卫百姓的利益。

想清楚了这点,陈天华立刻起身,却见到景思德等人正在进门,陈天华说道:“大家赶紧把咱们农会的钱财账目统计一下,我准备把东西给大家分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