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五十五章

庞天硕随口答了一句派出去的人还没有回来,就见到庞梓立刻变了脸色。接着就看到庞梓用一种凶狠的目光盯着自己。庞天硕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视线,那是震惊,不安,怀疑的目光。此时的庞梓再也不是那个亲如兄弟的老大,而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存在。这样的视线让庞天硕打了个寒颤。

不过这也就是片刻间的事情,庞梓转眼间已经想明白了关节。他问道:“这两天兄弟们到底谁出过县城?”自从得到防营要对镖局下手的消息之后,庞梓就把兄弟们都收拢回县城,严令众人不得擅自离开。庞天硕不可能是叛徒,虽然还不能这么完全确定,但是如果庞天硕是叛徒的话,他就完全没有必要把镖局的探子没有回来这个实情说出来。甚至不用这么麻烦,他只需要让探子们回报假消息就行了。

所以庞梓的失态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已经断定,如果庞天硕不是叛徒,那么叛徒肯定要亲自去和防营联系,至少是派人出城去联系。果然,庞天硕寻思了片刻答道:“高松龄出城了半天,我问他的时候,他说他家里出了点事。”

“还有别人没有?”庞梓追问道。

“还有几个小子偷偷去逛窑子,被我逮到了。一个人扇了两嘴巴。”

庞梓一一问清楚了这些人的名字,这才庞梓吩咐道:“好,你告诉兄弟们,我们现在就出发。你先把这几个出过城的人叫过来,啥也别说。先把他们叫过来。”

“怎么了,庞大哥。”庞天硕见庞梓脸色不善。

“你啥也别说,只是连同他们这几个人连同在一起的人都给我叫过来。去吧。”

镖局的兄弟们本来就集中在一起,集合起来也颇为方便。很快,大院子里头已经满是人了。庞梓让关上大门,这才说道:“兄弟们,我说个事,防营是准备来打咱们的主意了。我听说这些人正带了人过来。”

众人大多数都不知道这个消息,突然听庞梓这么一说,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庞梓知道大伙心里头惊慌,他笑道:“兄弟们,咱们好好的行商走镖,咱们招谁惹谁了?防营想打咱们主意,你们说为什么?”

“肯定是看上咱们的钱了。”这些镖局的兄弟都不傻,大伙天天大块肉,大碗酒,县城里的人那种羡慕妒忌的眼神平日里大家都看在眼里。若这种日子不遭人妒忌那才是大笑话。镖局的兄弟出身很多都是闲汉,他们虽然不知道马克思把他们列为“流氓无产者”,但是四邻的确不认为他们是什么好人。若是他们没有在镖局混,而是在街头,遇到庞梓这样的队伍,肯定也想打打秋风。所以防营为什么要对镖局动手,他们清楚的很。

就因为很清楚防营的想法,所以短暂的惊慌之后,这些人倒是恢复了正常,“庞大哥,你说怎么办?你划条道,兄弟们就跟着你走。”众人喊道。

“人说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那帮人看上咱们的钱,就不会轻易罢手。等他们打上门来,他们是官,咱们民。哪里还有咱们说话的去处。与其在这里等死,我们还不如直接就动手。现在防营已经动身了,咱们就在半路上把他们给打了。他们知道了咱们得厉害,肯定不敢再轻举妄动。”庞梓高声喊道。

“庞大哥,打了他们,他们要是报官怎么办?”有人不安的问。

“咱们把脸蒙了,只要是咱们打赢了。没有人落到防营手里,到时候他们说是咱们干的,谁能证明?”庞梓笑道。

平心而论,这个主意实在是够烂。防营若是真的要向上级汇报,别说庞梓他们把脸蒙上,哪怕真的不是庞梓他们打的,他们也能把罪名扣在庞梓头上。但是这些兄弟们其实只是想要一个借口来说服自己,至于借口是不是真的合理,反倒不是最关键的。听了庞梓蒙脸袭击防营的主意一出,不少人就已经叫起好来。

“就是,咱们把脸蒙了。等那些人问起来,咱们不承认不就行了。”已经有人兴高采烈的喊道。

“大家都是我的好兄弟,我庞梓平日里对大家如何?”庞梓喊道。

“没得说!”

“庞大哥,我们跟着你就跟对了。”

听着兄弟们大表忠心,庞梓满意的点点头,“打完了防营,咱们就去高家寨避避风头。实在不行,咱们就去山东。我也不会傻到非得硬扛到底。”

这话一出,兄弟们觉得有了退路,更是放了心。

见士气已经稳定住了,庞梓笑道:“但是,咱们必须的打这一仗,若是平白的跑了。防营只会得寸进尺,咱们就再没有安生日子。所以这次,也不是为了多杀人,只是要把防营给打跑。这样兄弟们也不会有什么大事。防营没死什么人,也不好把事情给弄大。但是咱们得让他们知道,马王爷是有三只眼的,不是防营他们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揍他们!让他们知道厉害。”

“得让他们知道咱们不好惹。”

这些镖局的兄弟本身就是好勇斗狠或者泼皮无赖之辈,知道有退路,又不是真的要玩命,这帮人立刻就来了精神。

“好,那现在大家带上家伙分路出门,在县城北边十里处聚头。高松龄,你和这几个兄弟跟着我一起走。”庞梓命令道。

镖局的兄弟们应了一声就纷纷去牵马带家伙,庞梓带了些心腹还有高松龄等几个不可靠的人等在最后。等其他兄弟分拨开拔,庞梓突然猛地沉下了脸,他让高松岭等人站在自己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庞梓对大家如何,你们说说。”

这些人不知道庞梓怎么突然这副模样,几乎人人脸上都露出奇怪的神色。庞梓一一盯着这些人的眼睛看了一遍,然后喝道:“有人背后卖我!这人就在你们当中!”

这声断喝让这些人都是脸色一变,庞梓二话不说,一脚就踹了过去。高松龄身边的那人躲避不及,被正踹在小腹上,他蹬蹬连退几步,四脚朝天倒在地上。庞梓看的清楚,当自己盯着这些人的眼睛看过的时候,其他人的眼神都是莫名其妙,只有那个人的试图躲开自己的眼神。而那声断喝后,其他人忍不住站直了身体,只有那个人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李坤!你好大胆子!”庞梓一挥手,“把他绑了!”

两边的兄弟立刻上去把李坤按在地上,开始找绳子捆人。庞梓死死盯着高松龄的眼睛,却不说话,高松龄已经知道庞梓为什么这么看自己,他立刻脸红脖子粗的辩解道:“庞大哥,我可没有卖你啊。我家真的有事,我给家人带了些外头卖的农具,这次知道防营相对咱们不利,我把农具给带回家。你可要信我。”

说完这些,高松龄看庞梓还是冷冷的看着自己,又连忙说道:“我的确怕咱们打不过防营,我专门让家里头把这些农具给埋在地里。我可以带你去看,真的不是我。”

看高松龄一不攀扯,二不躲避。只是玩命的给自己辩解,庞梓已经能够确定,高松龄不是叛徒。连偷藏农具的事情都能说出来,高松龄应该说的是实话。

“我不是不信你,这关系到咱们几百人的命。而且咱们很可能有兄弟已经落到了防营手里头。我不能再冒险了。”说完,庞梓走到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李坤面前,“李坤,你说还是不说,我也不吓你。你说了,等打败了防营,我就放你走。你若是不说实话,我把你带到兄弟面前问话,你看他们敢不敢一刀刀把你活剐了!”

李坤知道庞梓绝对不是吓唬自己,到了如此地步,他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了。“大哥,我对不起你啊。”

“别废话了。到底怎么回事?”庞梓怒喝道。

“我看上了小桃红,去了好多次,钱都花光了。还借了不少。后来老板突然问我,咱们到底知不知道防营准备对咱们动手。他说只要我把咱们的事情给他说了,他不要钱,就让小桃红陪我几晚。我就说了咱们派出探子的事情。”

“你娘!”庞梓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一耳光就扇在李坤脸上,“这么多兄弟的命,就他妈值一个婊子陪你几晚?你他妈还是人么?”

这耳光打的极重,只见李坤的脑袋跟要被扇飞一样。鼻血蹭的就飞溅出来。原本还想说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把他嘴堵上,装麻袋里带走!”庞梓喝道。

庞梓心里头这个恨啊!他其实还是在奇怪,为何防营这么快动手了。原来真的是得知了自己这边的情报,知道自己有了防备,这才突然动手。庞梓其实觉得兄弟们好歹要讲点江湖义气,哪怕是再不成器的家伙,遇到这等事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出卖兄弟们,而这李坤平日里也是很受器重的家伙,分钱分的不少。却没想到为了一个婊子,他就敢出卖大家。

几个人把嘴堵的严严实实的李坤装进麻袋,然后上马向着县城西边的十里处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