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五十四章

如果在以前,只要陈天华听到有人说出“革命”二字,他肯定会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1906年年初,陈天华整天拉着庞梓讲革命道理,所以庞梓万万没有想到,1906年9月底,庞梓亲口说出自己“要造反,要革命”的时候,陈天华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看到陈天华这样的反应,庞梓相当的泄气。虽然在兄弟们面前表现的极为镇定,就内心而言,庞梓一点都不乐观。所以庞梓才会真心实意的找到陈天华来寻求帮助。

在外人看来,庞梓以前参加过景廷宾领导的起义,现在有拉起这么大的家业,实属见多识广的能人。而庞梓自己知道自家的事情。就是因为见过那么多失败,庞梓心中才充满了恐惧。

庞梓并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把防营打垮,就可以在这邢台称王称霸。义和拳一度有朝廷支持的力量,动员起了河北很多地方的兄弟堂会,到最后是死。景廷宾大叔谁都不靠,自己拉起十几万人的规模,最后照样是死。这些庞梓亲自参加过的武装斗争,现在仿佛还历历在目。对于没有任何悬念的结局,庞梓觉得仿佛有一种无形的东西紧紧压在身上,让自己不能正常的呼吸视听。

“庞队长,你既然决定要造反,那又在怕什么呢?”陈天华不急不缓地说道:“你不相信革命能成功么?”

若是以前,陈天华沉默半晌后一张嘴就露出了“革命党”的本来面目,庞梓至少会冷笑一下作为嘲讽,现在毕竟是关乎到自己的生死存亡,比山高,比海深的压力下,庞梓的思维已经完全被逼到寻找存活方法的狭窄小道上去,连一丁点冷笑都挤不出来。即便如此,庞梓依旧死马当作活马医,勉强问道:“陈先生,革命了就能有活路么?”

看着庞梓故意装作镇定,也勉强看上去镇定的脸,陈天华完全没有把握能否把自己的整计划让庞梓弄明白。自从庞梓对盐场动手开始,陈天华就知道事情不对头了。其实农会的消息之灵通甚至在庞梓的关系网之上。庞梓只能通过打通上头的关节才能得到消息,如果对方有了戒心,例如平乡的景庭烈就严厉的封锁自己消息,庞梓就无法得到任何内部消息了。

而农会就大不相同,农民们的关系网盘根错节,胖子固然得不到关于景庭烈的消息,陈天华却做到了。一个农会成员亲戚的干爹就在景庭烈家当仆人,平日里负责端茶倒水的事情,连高级仆役都不是。但是他却恰恰听到了景庭烈要向北洋新军举报庞梓造反的那番话。而且把话给递了回来。

发现土豪士绅们竟然如此敌视庞梓,陈天华连忙开始收集情报。地主们开会虽然够谨慎,他们的聚集总是避不开人民群众的视线。只要地主们敢在会议上使用出身仆役的百姓,陈天华就总是能够通过农会和这些仆役搭上线。至少到现在为止,有过胆小的仆役怕被报复,不敢说出地主们开会的内容。却从没有仆役死心塌地站在地主那边来反对农会的事情。

但是陈天华一点都不想现在把这些情报全盘告诉庞梓。这不是因为陈天华看不起庞梓,而是他并不认为庞梓真的能知道为什么百姓们会这样认真的支持农会。

只要有了这些信息,庞梓针对敌对的地主们进行行之有效的攻击,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压力。甚至有可能避免与官府正面对抗。可是陈天华采用这种做法的意义何在?如果庞梓自己不能给出一个能让陈天华满意的答案,陈天华并不想把情报与庞梓分享。

庞梓询问革命能否成功,陈天华立刻非常认真的看着庞梓的眼睛,然后答道:“革命肯定能成功。”

听了这话,庞梓丝毫没有被陈天华坚定的眼神打动。他总算是自嘲的笑了笑,甚至连回话都没有。

陈天华正色说道:“庞队长,你不过是担心你打不过北洋新军罢了。北洋新军虽然人多势众,但是邢台这么大的地界,他们想找运输队这么点子人,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庞梓听完之后眼睛一亮。其实他只是觉得自己实在没有胜算,以前庞梓都是跟着别人,即便是失败,庞梓自己却能够从头再来。现在是庞梓自己领着人干,一旦失败的话,庞梓就永远别再想从南宫县这里翻身了。多少次的出生入死,见过多少兄弟们倒在自己身边。如果这一切的结果是庞梓再也不能回到故乡,庞梓觉得干脆自己战死在南宫县算了。

听了陈天华的话,庞梓真的是眼前一亮,如果是流动作战的话,作为当地人,自己的确有很大的回旋余地。不过转念一想,庞梓又觉得这个想法很不切实际。没等庞梓提出自己的想法,陈天华就问道:“庞队长,你肯定觉得就算是景廷宾先生那样的人物,照样被北洋军给堵上了。那我想问你,如果当地百姓们都不向北洋透露你们的消息,你说北洋找你们这样的小队伍,容易么?”

即便是心情低落,面对陈天华这样幼稚的问题,庞梓依旧忍不住冷笑一声,“哼,说的好听。这乡里乡亲平日里都是嘴上亲,到了这关键时候他们不主动去卖你,就不错了。”

陈天华针锋相对地答道:“吆喝,庞队长倒是怪起百姓们不讲江湖义气了。你说百姓们不是真心对你,那庞队长,你拍拍胸脯问问自己,你啥时候真心的为过乡亲父老做了什么事情。”

庞梓皱起了眉头,陈天华这话说的已经是极为不客气了。上上下下打量了陈天华一番,庞梓忍不住问道:“陈先生,你到底是站在哪边说话啊?”

陈天华回答的利落,“我身为农会会长,我肯定站在农会的百姓这边说话。”

庞梓横了一声,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有人敲门,没等陈天华应声,外面一个青年已经冲了进来,进门之后,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喊道:“陈先生,出事啦。防军已经动身要去打运输队啦。”

屋里面的两人听完之后都瞪大了眼睛。陈天华微微咬住嘴唇,考虑着对策。庞梓则猛地站起身来,上前就拽住了这个青年胸前的衣襟,“你听谁说的?”

青年被这么一吓唬,话都说的不怎么利索,“这个……,有人让我告诉陈先生,防军要打运输队在县城的驻地。”

庞梓可一点都不傻,听完这话,他思索片刻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他猛地转过头来,抬起手指着陈天华,“姓陈的,你娘的阴我!你知道的事情一点都不比我少,可你什么都不和我说!亏我还对你当成自家人,你这白眼狼!”

陈天华不生气,不恼怒,被庞梓看穿这些虽然有些尴尬,但是这也不算是太大的事情。他等庞梓骂完,这才问道:“庞队长,咱们兄弟们吵架什么时候都能吵,你准备怎么对付防军。”

这个问题顷刻间就让庞梓清醒过来,就算是陈天华知道了消息又能如何。陈天华手下就那么一群种地养鸡鸭的百姓,让他们去打仗那就是开玩笑。和陈天华什么时候都能谈,可县城的老窝被端掉的话,那就什么都完了。

“陈先生,你这消息不是瞎说的吧?”庞梓问道。

“应该不是瞎话。”陈天华回答道。

听了这个保证,庞梓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

方才进来的青年心里面很是着急,他急切问道:“陈先生,我家向农会借钱买的那张犁耙还没到,这不会有事吧?”

“不用怕,农会说过,向农会借钱买的东西只要没到,农会就不会给大家算利钱。这个你放心好了。”

青年虽然知道农会素来讲信誉,但是现在毕竟面对庞梓的运输队遭到官军袭击的事情,他也有些慌了神。陈天华把青年打发走,拿出本小册子开始研读起来。封皮上写了行字——《红旗能够打多久,革命游击战的推演》。

庞梓起码回南宫县城的时候,心里头都是迷茫。为什么陈天华居然能知道这么多,这是庞梓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防军要对自己动手的事情,庞梓只对几个心腹说过。而这些人平日里根本不和陈天华打交道,想来不是他们出卖了情报。那么只有一个理由,陈天华自己建立了一个情报网。可平日里陈天华从来不和邢台有名的人物来往,从来只是和那些普通百姓打交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么多消息的?

不过这种事情瞎想也没用,庞梓强行收回心思,考虑了一番怎么对付防营。其实大家早就做好了计划,只是不知道防营什么时候出动。毕竟大家都不是真的想造反,如果防营不来打自己,大家就觉得谢天谢地,在镖局里头,想主动进攻防营的那是一个都没有。

回到县城,城里面一切看着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胖子突然怀疑陈天华那边的消息是不是假的。他连忙把庞天硕叫过来问道:“让你派出去看着防营的那些兄弟们传话回来没有?”

“庞大哥,还没有传话回来。”庞天硕笑道。

“我让他们无论有什么消息,每一个时辰回来一个人,去一个人。这些兄弟都说什么。”胖子接着问。

听了这个问题,庞天硕答道:“还没人回来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