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五十三章

六十匹马准备一起出发,那场面还是颇为壮观的。至少在南宫县城的大街立时就被这五十匹马给堵满了。路人根本不敢和庞梓他们抢道,都躲在路边看着这满大街的人。镖局的兄弟们都站在自己的马匹旁边。为了防备马匹半道上出事耽误事情,还有十个人一人两马。每个人都背着枪,带了刀枪棍棒,牵着缰绳站在马匹旁边。也许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马匹也很有精神,或者用蹄子刨着地面,或者打着响鼻。镖局的兄弟看着路人们敬畏的神色,更是大声说话,或者大口吐痰,一幅志得意满的神情。

庞梓是最后出来的,瞅了一眼兄弟们的豪迈模样,庞梓也很是高兴。他扳鞍认蹬翻身上马,然后高高举起右手。左手拽动缰绳,马匹顺从的原地打了个旋,所有的兄弟都看着庞梓这个威武潇洒的动作。就听庞梓一声大吼,“上马!”

随着这个命令,五十人纷纷上了自己的马匹。

“走!”庞梓接着吼道。

如同卷起的海浪一样,庞梓率先前进,沿着大街一拉溜排开的骑手们当庞梓和他身后的队伍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也策马加入这支队伍。行进的骑兵队伍人数越来越多,最后全部行动起来。两百多只马蹄敲击着地面,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此时没有任何人敢挡在这支骑兵队伍前面,庞梓的马队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沿着县城的大道从大门处呼啸而出。荡起的滚滚烟尘半晌都没有尘埃落定。

平乡的盐场和昨天看着没什么区别,苦力们在泥水中滚的一身泥水,盐丁还是在监视着苦力干活,除了庞梓插下的那面旗被拔掉之外,一切都照旧。看到大队的马匹呼啸而来,所有人都停下手里面的活计,目瞪口呆的看着庞梓他们冲了过来。

马队在庞梓昨天插旗的地方停下,庞梓瞅了瞅地上那个旗杆戳出来的孔,满脸怒色的高喊道:“让管事的出来见我。”

昨天还敢挡在庞梓面前的那些个盐丁没人敢应声,远远的就见到有人撒丫子跑去报信,庞梓也不管那么多。继续喊道:“让管事的出来见我。”

景庭钧这次来的很快,见庞梓这么大动静,景庭钧板着脸走了过来,庞梓居高临下的瞅着景庭钧,之间他装的还算是镇定,可四肢有些僵硬,脸上的肌肉明显有些抽动。这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害怕。

突然间,景庭钧换上了笑脸,“庞侄子,你这是何必呢。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说不开的,你非得弄成这样。你这是让谁看呢?”

庞梓冷笑道:“呦!景叔叔,您这会儿想起咱们是自家人了?那钱你什么时候给啊,我这么多兄弟要吃要喝,你要是觉得咱们是自家人,早该把钱给我们送来了吧。”

“可是大侄子,当时的药你可没说要钱。”景庭钧大声说道,试图占据些道义上的优势。

“我说的没要钱?”庞梓立刻提高了声音喊道,“我是说若是没有治好,我分文不要。景庭烈家的小子自己不争气,染了花柳病,你们到我门上来求药,我说的是五百两,先治病,没治好的话我分文不取。这可是够意思了吧。”

庞梓的话立刻得到了镖局兄弟的赞同,他们纷纷呵斥起来。

“就是啊!前几天我还见到景庭烈家的小子呢。一点事都没有了。出了事,你们跑的比兔子还快,这病好了,你们就人影都不见了。我们庞大哥人仗义,你们这欺负到庞大哥头上可不行。”

“你们这么大一个盐场,咋会缺那几两百银子。”

“一条人命就值几百两?景庭烈家的人就那么不值钱了?”

听这些镖局的汉子怒喝着,景庭钧没法回应。平心而论,景庭钧到不认为庞梓索要五百两的药钱真的有多过分。问题他只是个师爷,昨天他回去禀报的时候,景庭烈让景庭钧对庞梓的要求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既然主家有这样的想法,景庭钧又能如何,难道自己掏钱给庞梓不成?

想到这里,景庭钧忍不住心理面大骂景庭烈不仗义,这明摆着是要把自己放火上烤。当年景廷宾造反的时候,庞梓就是著名的干将,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这次本来庞梓也不算理亏,不管景庭烈有什么想法,闹起来之后怎么都不会善了。

果然,只见庞梓举起了右手,镖局的兄弟们顷刻就安静下来。

“景叔叔,我只让你传句话。既然景庭烈他不肯还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盐场的生意你闷不妨就先停了,啥时候把这五百两凑齐,啥时候开工。”说完,不等景庭钧再说话,庞梓对后面的人挥了挥手,“兄弟们,让这些人都散了吧!”

镖局的兄弟早就等这话等了很久,五十人分成两队,一队纵马而上直奔煮盐卤的场子。盐丁们倒也想反抗,十几个人中间两三只火铳举起来,就见镖局二十几条汉子人人手里有火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自己。这些人平日里对待苦工们倒是颐指气使胆大包天,可真的遇到比自己更强的人,登时当时吓得腿都软了。

镖局的众人举着枪,把盐丁逼到角落,开始收缴了盐丁手里的凶器。凡是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识相盐丁,镖局的兄弟上去先是一嘴巴抽脸上,接着夺下凶器,再反手给两嘴巴。挨打的盐丁是一声不敢吭。其他盐丁再也不敢反抗,全部乖乖交了家伙。

另一队人下了马,直奔盐场,他们一面高喊着“别干了,都给我出来。”一面把苦力们都给驱赶出来。对于这些苦力,镖局的兄弟也没有难为他们,每个人给扔了穿起来的二十文钱,当作不能干活的补偿。苦力们万万没想到庞梓他们居然如此仗义,一个个倒是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接着却听到镖局的兄弟们喊道:“大伙从现在开始,就先别来了。啥时候让你们来,我们会告诉你们的。你们若是敢再来,让我们看见,可就没有这么客气啦。”

连哄带吓的把苦力撵走,庞梓把景庭钧与盐丁们赶到一处,“景叔叔,你回去给景庭烈叔叔说,我以后每天都来这里等着他送钱过来。如果他不给钱,这盐场是不用在开了。”说完,他指挥镖局的兄弟把已经煮出来的硝盐都用麻袋装了,放上马背呼啸而去。

景庭钧看着庞梓马队的背影,又看着空荡荡的盐场和熬盐的锅一个劲的叹气。庞梓是摆明了要做对到底了。景庭烈可不是什么善茬,被人欺负到门上来,今后的事情绝对不会善了。只是自己在的时候被抢走了这么多硝盐,怎么也得被回去骂一顿。对自己来说,这可真的是无妄之灾。

景庭烈听完景庭钧禀报此事之后,只是哼一声,既没有发火,也没有懊恼。他只是挥挥手,“不妨事,庞梓这小子根本不是为了这五百两银子。他这是看上硝盐的买卖了。给不给钱他都要来。”

“二哥,那咱么办?”景庭钧问道。虽然作为师爷本该出谋划策,但是景庭烈现在这么说,摆明了是早有打算。既然如此,就得先问清楚才行。

景庭烈只是笑了笑,“哼,我们什么都不用干。只是把这件事散布出去就行。现在看庞梓不顺眼的人这么多,你说他们知道庞梓要插手硝盐生意之后,会怎么想?另外,咱们也别闲着,报官就好了。”

“报官?”景庭钧有些不解,这报官有啥用?庞梓可不是打着要来抢劫盐场而来的。至少名义上庞梓这是来要债的,报官用处不大。

“不是让找县令,而是找北洋军。”景庭烈冷笑起来,“北洋军和庞梓怎么说也是老相识了。庞梓现在聚众造反,北洋军怎么都得出来管管不是。”

景庭钧忍不住倒吸口冷气,这招可太狠了。身为师爷,听了东家的话,景庭钧已经给庞梓安排好了“打劫盐场,意图造反”的罪名。北洋大臣袁世凯现在正在推行新式警察体制,对于河北的治安是在强化的。一旦这个罪名扣上,北洋军肯定不能坐视不管。更别说庞梓以前和北洋军打过仗,拿庞梓的人头来威慑不法也不是什么坏事。

自己的东家现在看着被庞梓欺负到门上来,实际上庞梓倒是大祸临头。

庞梓抢了平乡的盐场,准备插手硝盐生意的消息飞也似的传遍了整个邢台。若是以前,这种事情只会成为茶余饭后的资料。可这次的情形就完全不同,以南宫县为中心的周边地区,地主们得知这个消息后,先是惊愕,然后就群情激奋了。

自从以庞梓的镖局为武力依托,陈天华开始办起了饲养场与农会之后,地主们突然发现自己的生计一下子就变坏了不少。地主们虽然不靠卖禽蛋致富,可他们掌握着地方上的买卖和作坊。地主经营着各行各业的买卖,而庞梓现在对各行各业都插手进去。庞梓的镖局自己经商,运来的日用品以低廉的价格供给农会成员。这对于地主们掌握的买卖而言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有了农会的支持,百姓现在越来越少靠给地主干活来打些短工赚钱,直接导致了地主们缺乏人手。本来就几乎撑不下去的买卖更是雪上加霜。如果让庞梓再插手了硝盐买卖,本来就势力越来越大的镖局就再也无法撼动了。

对于地主来说,这已经是生死攸关的关口。平素里不怎么来往的地主不得不开始串联起来。先是经营布坊的地主,然后是经营手工陶瓷的地主,地主们越来越多的沟通。到了9月20日,第一批状纸就送进了南宫县衙门。

“什么?有人告我?”庞梓得知了消息,登时大怒起来。

这半年间,庞梓已经在衙门里面疏通了门路,对于衙门里头的消息得知的很清。

“正是!”县衙的班头答道。

“都是谁?”庞梓立刻追问道。

“这个么……”班头打起了马虎眼。

庞梓立刻掏出几块银元递过去,班头拿在手里拎了拎,满意的揣进怀里。“庞兄弟,其实告状的倒没什么。我却听说,运河防营里面,好像有人想对你动手。”

听到这个消息,庞梓愤怒的神色登时就平静下来。的确,告官没什么。县令是自己的老师,而且庞梓做买卖也不是什么罪名。那些地主们真没什么了不起,但是运河的防营才是真的大威胁。庞梓不是不知道自己买卖做的大,防营早就打上了自己的主意。只是庞梓根本不想平白的给这些防营送钱过去。日常的打点虽然有,只是为了能表面上能过得去,实际上双方根本都互相看不顺眼。

想到这里,庞梓对班头深深一拱手,“那就有劳老兄了帮我查清楚,防营里头到底是谁对我起了坏心思。”

“庞兄弟,不是我不肯帮你忙。就我所知,现在是防营上下对你都不满。你若真的要说谁想打你主意,我觉得谁都想打你主意。所以,庞兄弟,你自己要小心了。”班头说完就起身告辞。

当天下午,庞梓罕见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头。镖局的兄弟们从来不知道庞梓居然能这么有耐性,平日里只要没事的时候,庞梓就出来和大家喝酒说话,或者拉了人比试武艺。庞梓白天不爱睡觉,从屋门看进去,庞梓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也根本没睡。众人觉得奇怪,机灵的已经隐隐感觉到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氛。

到了傍晚,庞梓终于出了屋子。他先下令,所有的兄弟都先回来。这些天暂时不接压货的买卖。然后庞梓把几个心腹叫进屋子。关上了门窗,庞梓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不造反是不行了。”

几个兄弟被吓了一条,这日子过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提起造反的事情呢?

等庞梓把防营的事情给几个心腹兄弟讲了之后,这几个人也不再吭声。防营是老淮军在运河上的部队。创建北洋新军的时候,招兵都是招的河北的良家子,运河防营身为淮军老部队其实早就烂掉了。袁世凯也没有从这些渣滓里头招人的打算。

但是不管防营如何是渣滓,但是他们毕竟是官兵。运河防营负责缉拿运河盗匪,若是他们真的要打过来,庞梓他们一旦和防营打起来。那可真的就是造反。

大伙平日里可以嘴里头吵吵着要造反,真的面对是否造反的选择。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立刻做出答复。

“大伙有什么打算?”庞梓神色严峻的追问道。

终于,庞天硕仰起头,恶狠狠地说道:“奶奶的,老子好不容易吃几天肉。他们就要来打老子!庞大哥,我跟着你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