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四十九章

准确的说,1906年南宫县高家寨并没有一个叫做“饲养场”的企业。庞梓前去寻找陈天华的时候,在那个被统称为“饲养场”的地方,草草垒砌的围墙上写了句话,“老百姓的事情,老百姓说了算。”而简陋大门上挂了招牌,上书“高家寨农会”。这是陈天华俊朗的手笔。

“星台在么?”庞梓一走进农会的大门就喊道。

景思德正领着几个农会会员边整理独轮小车,边商量着今天要完成的挖土工作。见庞梓过来,他连忙说道:“庞队长,陈先生正在蚯蚓田里面呢。”

胖子对外虽然被称为庞大王,但是在农会里面,庞梓担任了“运输大队”队长。实际上也就是武工队与商队的结合体。地位暂且在农会之下。庞梓能够至少在表面上接受农会的“指导”,一来是陈天华的努力劝说,二来,庞梓从景廷宾大叔那里学到的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就是,想让人家跟着你走,你就得给人家办事。

虽然地位在所谓“农会”之下,但是农会好歹也是当地百姓们的组织。而且农民们并没有胆量真的去使唤已经威名赫赫的“庞大王”。

“我现在就过去看看。”庞梓边说边要离开,却突然停住脚步冲几个人笑道,“这鸡鸭实味道实在是不错,辛苦大家了。”

“好吃就行,好吃就行。”景思德也笑道。看着庞梓急急忙忙赶往蚯蚓田,景思德想起庞梓拉走的那一大批鸡鸭和猪就觉得心疼。然后景思德又觉得一阵好笑,若是四个月前有人告诉景思德,他会跟着那个南蛮子陈天华过上一种全新的生活,景思德绝对会和那人拼命。

南宫县本来就是交通便利,商贾云集,有“临清水码头,南宫旱码头”之称。从山东的运河把物资运去太行山,走南宫县是条大路。更别说1906年京汉铁路全线贯通,交通便利带动了南宫县的贸易发展。特别是原本半个月才开一次的集市,现在已经五天一开了。

集市上的商品也越来越多,很多便宜的小玩意,铁钉,铁丝,洋火,煤油灯这些玩意卖的也越来越多。大家嘴里不说,但是心里面都知道,这些小玩意对于生活来说还是极为方便的。

从高家寨到南宫县的集市有十几里,五月的一大早,集市上就热闹起来,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拿着自家生产的东西,有粗布,有一些蔬菜,更多的是鸡鸭,或者用提篮小心拎着的鸡蛋鸭蛋。街道是能容五六个人并排走的路,买卖这些禽蛋的人基本都在路的那一边扎堆。清晨的太阳从树枝间斜射下来,落在景思德和几个同乡的肩头上。他们女人和孩子坐在独轮车上,小心的拎着筐,鸡鸭则在脚边偶尔发出几声鸣叫。

自从京汉铁路贯通之后,往来于运河与铁路之间的商旅就多起来。对于禽蛋的需求量变得更大,甚至专门收购禽蛋的铺子规模也大了很多。在1906年,农村百姓们的生计很简单,家里面养了鸡鸭,收了些鸡蛋和鸭蛋,或者小鸡小鸭养大了之后卖掉。只要不是灾年,大概的价钱都是有个定数的。几个鸡蛋能换一根红头绳,几只鸡鸭能换几尺布,或者换些别的日常用品。或者干脆能卖多少钱,这都是有定数的。自己带的几只鸡鸭和二十几个蛋能换到多少东西,景思德早早的已经算好了这个数目。

“鸡蛋两文一个,鸭蛋五文两个,咸鸭蛋十文三个。”伙计报出了一串数目。

“什么?”景思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美好的希望登时一沉,他和其他几个人都呆住了。

“二月里不还是四文钱一个鸡蛋么?”

“五文也卖过,别说四文了。”伙计答道。

“那怎么会便宜成这样?”景思德忍不住责问道。

伙计笑道:“老兄,最近有人出货出的厉害。人家的东西也真好,便宜,量还大。这些天来这里买他家东西的客商能排起长队来。这价钱就到了这个地步。”

景思德一大早就推着独轮车和同乡一起赶了大早。这时候的东西最好卖。一路上鼓足的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就松懈下来。“你这个价钱也太低了。我卖了要赔钱的。”

伙计看来是见景思德这种人见得多了,看着景思德那阴沉诧异的神色,伙计忍不住劝道,“老兄,我觉得你现在就干脆卖了。我们掌柜的这几天一直在说,过几天是不是干脆不收别家的鸡鸭和蛋了。”

“你不收?你不收我自己在街上卖去。”景思德来了脾气。

伙计见几个人都是这样的情绪,只是笑了笑,却不再说什么。

但是自己要在街上卖只是句气话,景思德今天要干啥已经安排好了。如果不能早早赶回去的话,好多事情就要耽误了。他正在迟疑间,却又见几个人拿着自家养的禽蛋过来。很快就得到了同样失望的答案。

“我们去高家寨把东西卖了吧。”后来的那几个人明显不是高家寨人,他们商量着说道。

“高家寨的集市不开。我就高家寨的。”景思德忍不住说道。

那几个人一惊,却也没了主意,最后忍不住哀求伙计道:“老弟,你也不用赚这么狠吧。这价钱实在是太低。鸡蛋还是按照四文一个来卖吧。”

“是啊,你们又不缺这点钱。我们也卖不了几个蛋,你就帮帮忙吧。”

伙计苦笑了一下,“这可不行啊。这买卖都是老板来节钱,你们和我说也没用的。”

众人知道这做禽蛋买卖的老板可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找他去谈价钱根本没用。而且所谓到别的地方去卖,根本只是个气话而已。且不说能不能跑去,大家其实对其他地方的集市根本不熟的。到了别的集市,有没有做鸡鸭买卖的都不知道。实际上他们只有这一家店可以卖。

一大早出门的欣喜烟消云散,几个人看着手心中少得可怜的铜钱,竟然不知该说什么。正沉默间,突然见到路边远远的来了一大票人。他们用的是骡子拉的大车。没过多久,车就停在店门口。车上是一层层的笼子,里面装买了鸡鸭。把这些笼子从车上往下卸的时候,鸡鸭都叫了起了。一时间真的是沸反盈天。不仅仅是鸡鸭,车上还运下来十几筐蛋。少说得有上千个。

景思德等人把这些看在眼里,这才知道伙计说的竟然不是瞎话。而且那鸭蛋不少竟然是青色的,搬运中一个鸭蛋掉在地上,却没有想象中那样摔碎,而是咕噜噜滚了过来。这竟然是腌过的咸鸭蛋。

景思德这次带了自家的孩子过来,小孩子看到鸭蛋直奔自己而来,就喜滋滋的上前抓住拿了起来。搬运的那人景思德认识,也是高家铺的乡亲。减到是熟人,那人友善的笑了笑,竟然不再过问鸭蛋的事情。这明显暗示着,鸭蛋就送给景思德了。

正不知道该说什么,景思德的娃已经开始给鸭蛋剥皮。白生生的蛋白看着就让人喜欢,“娘,你先吃。”娃娃很孝顺。景思德老婆听儿子这么说,已经笑出声来。娘俩推让了一下,母亲小小的咬了一口,咬下的部分里面竟然露出了油滋滋的暗金色蛋黄来。一股淡淡的香气随之散发开来。景思德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人家的鸭蛋真的比自家的强出去太多。自己的鸭蛋怎么腌,都不可能这么油。

看着这就是陈天华那个饲养场养出来的东西了。景思德不是没有听说过陈天华他们弄得那个饲养场,但是既然人家没有来招惹自己,景思德也不愿意没事找麻烦。但是他实在没有想到,有些事情根本不是想不遇到就遇不到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面,南宫县的禽蛋市场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饲养场那压倒性的产品质量,以及压倒性的销售价格面前,各路商家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固定收购饱和了。既然陈天华的饲养场能够稳定的大量出货,零散收购就变得无利可图起来。那些明显质量落了下成的禽蛋,不收购反而能少了很多口舌讲价的麻烦。

于是南宫县的农民发现,自己家的鸡蛋、鸭蛋,鸡鸭不仅仅远远卖不上以往的价钱,甚至连卖都卖不出去的时候,他们曾经祖祖辈辈都能维持的规矩,顷刻间就土崩瓦解了。这样的混乱维持了不过一个月,百姓们已经群情激愤起来。

陈天华还记得第一次被人堵门的情形,七八个农民,里头还有妇女就站在饲养场门前开始骂街。骂的内容其实各式各样,和饲养场貌似没有关系。但是字字句句都是一个意思,陈天华为富不仁。不让大家好好过日子。

陈天华是一个真正的忧国忧民的知识份子,是一个真心希望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的革命者。所以,被人骂为富不仁,陈天华真的感觉非常委屈。如果不是陈克走之前专门给陈天华上了课,而且还留下了专门的文稿。只怕陈天华会忍不住掉眼泪也说不定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