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四十七章

河北平原的九月份正是秋老虎肆虐的时候,与安徽水灾后的惨状不同,河北没有遭灾,庄家已经顺利收获,秋天的原野上到处是一堆堆的麦秸,高粱秆子,还有别的一些农作物秸秆什么的。这都是农民家作燃料的东西,自然得好好的准备。

今年河北的收成不好不坏,平常的年景。日子马马虎虎总是能过下去。按照农村的惯例,到了这个时节,总得有些庆典什么的。而今年,河北邢台南宫县的农村好像有更能吸引百姓注意力的事情了。

虽然绝大部分庄稼都收获了,但是农活还得持续很久才行。现在已经不用下地,村民大多数都是在村里面干活,何家村和平日里一样,早早的就有了人烟。但是今天众人却没有认真干活的意思。虽然手里也在做些事情,但是大多数人却跑到了街上,往村口不停的瞅。村口路边插了一杆青色的旗子,旗中间一个白色圆底,上书黑色的“庞”字。这面旗就那么孤零零的插在村口路边,却没人去动它。

日头慢慢升了起来,村口突然间有人喊道:“庞大王来啦!”这嗓子仿佛是炸响了一个惊雷,众人放下手里的活计,一窝蜂的往村口跑去。

远处,十几名骑士和三十几匹马沿着土路向何家村飞驰而来。为首的一人个举着一面大旗,青色旗面,中间是白色圆底,书写了一个大大的“庞”字。除了尺寸之外,与何家村外的那面旗帜一模一样。

马队来的很快,村民们没等多久,马队就到了村口。小孩子已经欢天喜地的围了上去,他们抬着小脸看着高高坐在马上的庞梓,兴奋地喊道:“庞大王!庞大王!”

庞梓哈哈一笑,随手掏出一把铜钱向旁边撒了出去。小孩子欢呼着扑上去捡钱,前面的道路无人阻挡。庞梓一催马,带着马队继续向前。经过村口那面旗子旁边的时候,庞梓顺手抽起旗子来哈哈大笑。

村民们看着庞梓这模样,年轻人里面不少人已经跃跃欲试。就见庞梓笑完。这才高声喊道:“乡亲父老,我庞梓前几天来这里的时候说了,若是有觉得我庞梓不该管这个村子的,等我来的时候,就拿着旗来见我。如何比试我让那人划个道。若是没人找我,那我可要找大家比试啦。”

“庞大王,你要比什么?”已经有年轻的村民忍不住喊道。

“就是,比什么,赶紧说。”

庞梓看着年轻的村民一个个已经急不可耐,却故意不急着说话,他微皱的眉头四处打量一圈。看周围没人真的对自己有敌意。庞梓这才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庞梓是个酒囊饭袋,咱们就比吃肉喝酒。”

这话一出,村民们已经是欢声雷动,特别是年轻的村民更是急不可耐的开始往外头搬桌子,准备碗筷。

庞梓一挥手,他的手下从驮马身上卸下了酒肉吃食。鸡鸭鱼肉都有,却是以猪肉和鸡肉为主,还有已经准备好的南宫熏菜。白面馒头更是装了十几大布袋,都是早上刚蒸好的,虽然不再冒热气,却依旧鲜腾。酒更不会少。村里面早就烧上了水,这些肉菜馒头重新上笼一热,立刻就是香气四溢。

虽然号称是比试,但是庞梓却没敢少了任何礼数。村里面年高者们被请上了上座。酒肉饮食先在他们面前放好。庞梓先给老爷子们敬了酒,等老爷子们动了筷子,这才回到年轻人聚集的桌子前面。这是十几张桌子拼成的一个长长的大桌子。何家村不大,也就是五十多户人口。年轻男子百十人。这么一大桌也就坐下了。大家瞅庞梓过来了,纷纷起身,“庞大王,我们得和你比试比试。”为首的一位笑道。

“放马过来!”庞梓笑道。众人就坐在桌边开始吃饭。酒先喝着,众人左手拿着馒头,右手拿着筷子,不停地吃。年轻人哪里见过这么多肉,闻着肉味,已经口水长流。见庞梓动了筷子,大家立刻开始吃起来。一碗碗的条子肉就这么上了桌,然后被吃的干干净净。整只的烧鸡上来,每个人面前甚至都能分到一只。大家伙埋下头猛吃,但是只吃了半只鸡就吃不动了。绝大多数青年从没有一顿饭吃过这么多荤腥,咽下去这么多油水。此时嘴里面虽然感觉还是很不足,可胃里面已经感觉饱了。虽然强撑着还想吃些东西,却怎么都塞不下。

庞梓就没有这个问题,他边吃肉边吃馒头。两碗条子肉下肚,把那只鸡吃了一半。然后把烙饼拿来,把南宫熏菜、大肉、鸡肉放在烙饼里,往里面倒了不少豆瓣酱,撒了葱丝,把饼卷成拳头大小的卷儿,拿着就吃。一会儿就吃完。大碗里面撑了红豆小米稀饭,一开始就在旁边晾着。此时庞梓拿来,呼噜噜的就把粥喝光。再看同桌的众人,面前剩了好多没吃完的饭菜,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庞梓这么放开大吃。

庞梓得意的笑道:“不过是这么点东西,俺还没有放开吃。一顿三五斤肉,吃下去不受累呢。不然你们觉得俺着几百斤的力气从哪里来的?”

胖子有没有几百斤力气,何家村的青年们是不知道的。但是庞梓这饭量却是实实在在能看到的。所以大家比较倾向于相信庞梓的话。

“诸位,你们还有没有什么不服气的?”看众人眼神中有着佩服,庞梓趁热打铁的说道。

“这……”青年们没什么不服气的,但是众人都是晚辈,他们自己说了什么也不算。

胖子对这些心知肚明,他哈哈笑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你们能不能做主的事情,我不向大家收粮,也不让大家给我交什么利钱。我只是想给大伙说,以后若是遇到什么难事,直接去找我就可以了。若是你们不服气,觉得你们谁比我强,那就站出来,咱们比比。这谁强谁弱不就清楚了。咱们都是男人,说个痛快话!”

庞梓没能成功的说服年轻人,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些天来这种事情遇到的多了,从一开始的着急不满,到现在能够坦然对待。庞梓觉得自己也是进步很多。吃喝完毕,庞梓场面话总得撂下的,这次劝说的对象就是那些长者,“乡亲父老,我庞梓不过是个酒囊饭袋,但是总想给大伙出把子力气。现在我开了家镖局,就走咱们南宫县,走的就是咱们邢台的买卖。若是大家不嫌弃,想找点事情干的,就去找我。”

这话说完,庞梓也不多留。和手下的人翻身上马,庞梓朝众人拱了拱手,“老少爷们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绝对不会推辞。”说完,庞梓掉转马头,带着手下呼啸而去。

众人虽然心理面有各自的想法,但是现在当务之急却不是考虑庞梓的话,而是赶紧把这满桌的酒肉尽量往家搬。家里面女人不能上桌,她们在家等的早就着急了。

马匹飞驰,庞梓觉得十分开心。不仅仅是大吃一顿之后的爽快,那些村民羡慕,渴望的眼神让庞梓觉得自己的人生意义已经实现了很大一部分。人生来就该让众人羡慕妒忌。这是庞梓的观点之一。所以他其实是知道,自己这辈子都赶不上景廷宾大叔的。

这不是能用很清晰的话直接阐述的玩意,非得强行说的话,庞梓知道,景大叔是个“正经人”。而自己远没有景大叔这种“规矩”。当年无论是喜欢景大叔的人,还是不喜欢景大叔的人。无论是地主,士绅,还是百姓,都认为景大叔的所作所为是“道理”。当面虚与委蛇也好,背后插刀子也好。但是哪怕是反对景大叔的那些人,实际上都不敢说景大叔做的事情亏了道理。

与景廷宾大叔相比,庞梓就完全没有这样的口碑。在南宫县里面,庞梓是属于一个喜欢结交那种不三不四的家伙出名的。这种口碑直接结果就是庞梓的形象遭到了极大的影响。而庞梓本人也没有模仿景廷宾景大叔的意思。对于被称为喜欢结交“下三滥”这件事,庞梓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景廷宾和赵三多两位大叔领导的造反,几乎把从邢台到山东有血性的男子们都给鼓动起来了。起义失败之后,袁世凯领着北洋新军残酷的镇压。那些敢战的,要么战死,要么背井离乡到了别处。能剩下来的都被吓破了胆子。让他们干点事情,这些人思前想后,哪里有以前前辈们生死之交一碗酒的豪气。

以前的前辈们并不是为了那碗酒,那顿饭而许下生死的诺言。让大家能够真心相交的是景大叔拥有的“道义”。俗话说,铁肩担道义。景大叔就是那种人,他几乎是嫉恶如仇,遇到不合道义,不合礼法的事情,景大叔总是能站出来。他不是匡扶正义,而是在维护道义。

庞梓并非这种能担当道义的人,景大叔在世的时候,他可没有少挨骂。按理说,景大叔过世了,庞梓应该能够自由的发展,再也没有人能够束缚庞梓了。但是令庞梓自己都奇怪的是,现在他最想做的反倒是景大叔这种人。不是模仿景廷宾景大叔,而是从根子上拥有那种“有道义”的人生。

这些年,庞梓发现一件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世道开始变化了。在以前,洋教士,洋货到了哪里,那里肯定就会乱起来。景大叔他们平生致力于消灭洋教,抵制洋货。就是为了能够恢复传统的道义。但是现在,中国教士,中国人自己生产的洋货开始不断出现。原先看到那些曲率拐弯的文字,就知道那是洋货。现在都是中国文字,你怎么知道那是假洋鬼子造出来的?

庞梓的理论和实践知识都很不足,他不知道这天下到底怎么了。他仅仅知道这个天下在缓慢但是不可阻挡的发生着缓慢变化。整个国家变得浮躁起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再也不是仅仅依靠“道义”作为标准。好多东西都在不断变化。庞梓在景廷宾大叔看来,已经是个离经叛道的孩子。但是面对这样的整体变化,庞梓第一想法居然是希望这个社会,这天下能够回到庞梓熟悉的那条道路上去。

想让这世道回到胖子想要的道路上去,那就得有人,有枪。不然没等庞梓达成自己的理想,他就被人给做掉了。对于这点,庞梓是很清楚的。景大叔死后,邢台曾经被压制的势力纷纷浮出水面。原本根本没人搭理的那些家伙,现在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庞梓认为现在的对手就是他们,如果不能压制住这帮人,自己绝对成不了南宫县的头面人物。

哪怕是采用再不寻常的方式,只要能够短期内夺回南宫县的主导地位,庞梓并不在乎到底与谁合作,也不在乎采用什么手段。这就是庞梓遇到陈克之前的想法。

遇到了陈克之后,更具体的说,是得到了陈天华的帮助之后,庞梓发现突然间,自己就有了很多可以利用的新筹码。陈天华致力于建设饲养场。那时候武星辰还在南宫县,有他坐镇,庞梓也不敢直接反对。饲养场就这么干了起来。

中间经历了不少波折,不过总算是搞成了。先是鸡蛋,鸭蛋。然后是鸡肉,鸭肉,半年多后饲养场养的小猪居然也长到了百十斤的模样。若是按照普通的养猪,这样的猪已经可以杀了吃肉。而庞梓也是这么做的。自称为“酒囊饭袋”并不是庞梓的爱好。现在庞梓可没有更多可以收买周围村民的手段。反正饲养场也没有什么投资,这些肉类和蛋类若是花钱买,倒也需要不少钱。可是拿出去做人情,就很便宜了。庞梓希望这种整天有酒有肉的生活能够吸引那些青年加入自己的队伍。

何家村离庞梓所在的高家寨不是太远,去的时候带了一堆酒肉,花的时间长了些。回来的时候轻装上阵。加上趁了酒劲,花了两个多小时骑马回到高家寨的庞梓丝毫没有以往的疲惫感,此时他到神采奕奕,精神百倍。翻身下马之后,庞梓把缰绳扔给在自家大院门口候着的部下。然后大踏步走进了院子。

这院子和陈克与陈天华一起来的时候没太大变化,除了庞梓实际上已经把这院子给陈天华居住之外,别的就没什么不同。现在庞梓主要是在县城活动,这是他到现在为止,这辈子自认为干的最漂亮的一件事。

四个月前,也就是武星辰离开邢台之后的一个月,陈天华和武星辰一起闹起的饲养场已经能够稳定提供鸡蛋和鸭蛋。那时候正好是四月,马上就是青黄不接的日子。庞梓立刻召集了南宫县县城以及周围的各地的无地穷汉。这帮兄弟大概有二百多号。庞梓把他们给弄到高家寨的时候,还真的觉得自己找对了人。

这些人一看就是那种不再图什么前途的兄弟,今天有酒今天醉的典型。招呼大家吃饭的时候,众人吃的不快也不慢。喝酒吃肉与吃馒头并没有任何区别。虽然能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那种颓废。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帮人身上还有着庞梓非常在意的一种气质。往好听的说那是一种气度。让这些人绝望的并不是生活的无助,不仅仅是无法活下去。

一定要说的话,那是一种被主流抛弃后产生出的那种绝望。如果在别的很多人看来,这些人遭到的挫折不过是暂时的。但是这些人却有一种再也不能被“正途”接纳的想法。与其说他们被逼到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还不如说这帮人是选择了自我流放,想让自己在这条闲汉的道路上面对人生的终点。

为什么这些人会有这样的态度,庞梓实在是无法理解。但是庞梓知道自己找到了需要的人。面对大家,庞梓问的话,“怕不怕掉脑袋?”

下面的这些人既没说怕,也没有说不怕。大家反问道:“给吃饱么?”

庞梓笑道:“只要大家在县城,我想吓唬吓唬官府。也不知道大家怕不怕。”

“怕什么?砍头?挨板子?”大伙笑道。

庞梓听了也笑,这些闲汉们并没有害怕的意思,“砍头未必,挨板子,被枷这只怕是少不了的。但是该给大家吃的,用的,我庞梓绝对不会少了。而且大家以后想在我这里干活,就干。我这里不缺。如果不想干活,这口饭可也不会少了大家的。”

“只要管饭,我们害怕啥?干事干不成,起个哄还能做不成么?”闲汉们给出了自己能做的底线。而庞梓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底线。

商量一番之后,庞梓带着二百多号闲汉先占据了南宫县县衙前的街。闲汉们列好了队从街这头走到街那头,来回走了几趟。队伍就开始围着县衙门绕起了圈子。如果只是在街上来回走,那只是引起了衙役的好奇。这围着衙门绕圈子,衙役们立刻就恐慌起来。

县太爷得到禀报,派人前来询问。闲汉们见有衙役前来问话,立刻聒噪起来,“你问我们想做啥?现在日子活不下去了,我们想造反了!”

听了这话,衙役脸色顷刻变的有些发白。“老兄,别开玩笑了。”衙役试图缓和一下大家的情绪。

庞梓和闲汉们早就商量好了事情,挺衙役这么说,闲汉们顷刻就喊起来,“日子过不下去啦!造反了算逑!”

边说,边拿出各种家伙向县衙围了过去。衙役一看事情不对,吓得飞奔回衙门禀报去了。而闲汉们把县衙紧紧围住,开始起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