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四十六章

“刘家铺之战”作为保险团早期的经典战例,非常有代表性。战斗双方一边是组织完备,训练有力的新式人民军队。另一边是完全旧时代的骨干力量。保险团旧式力量了解很透彻,但是旧式力量对保险团毫无了解。在人民党领导的解放战争初期,与各方的战斗无一不是这样的情况。

在刘家铺战斗后不久就宣告成立的陆军学校没有那么多实际战例,刘家铺之战就成了经典课程。

当然,讲课不能说谁谁开了多少枪,谁谁打死多少敌人。课程必须从理论联系实践的角度入手。这次刘家铺战斗基本上贯彻了陈克的军事条例。

“不管是攻还是防,都要尽量靠前配置自动武器。”

“谁先开火,并能进行最猛烈的集火射击,谁就能取得胜利。”

蒲观水带领的突击队清一色采用了汉阳造,这款步枪采用了金属弹壳,五发弹仓式设计,射速根本不是敌人能那火铳或者为数极少的单打一火枪能够比拟的。猛烈的活力顷刻就瓦解了敌人试图使用火铳齐射的企图。

每次讲到这里,教官们都要强调一件事,如果双方形成了对射的局面,哪怕是敌人的火铳射程近,射速慢,只要对射局面形成,保险团步枪部队就绝对不可能没有伤亡。一旦形成伤亡,“支援火力”就会大打折扣。

从这个角度来看,蒲观水他们没有躲在城南,依靠步枪的长射距优势与敌人对抗,而是冲到了敌人附近,充分利用汉阳造的高射速优势,一举打乱了敌人的部署,这种做法才是保证第一阶段大获全胜的关键。

“刘家铺之战”不仅仅是军事学校的案例之一,在干部学校的课程里面同样也是重要的案例。大部分战斗并非取决于单纯的武器代差问题,刘家铺战斗当中,敌人首先被打垮的并非是武器上的全面失败,他们首先被打败的恰恰是自己的信心。

蒲观水他们冲到了相当于敌人阵地中央的位置,然后不管位于东面和西面围墙上的敌人想自己不断射击,集中火力持续打击北面墙头上的敌人。这种勇气才是这次战斗胜利的关键。如果在敌人从两侧向自己开枪的时候,部队立刻隐蔽躲藏,那么这场战斗虽然还会取胜,但是代价就会大很多很多。

“不管武器口径多么小,也不管武器数量多么少,要始终用火力支援步兵进攻。”

军事学校的教官们对这段话是反复强调的,刘家铺战斗中,蒲观水带领的突击队攻入围子内部不到十分钟,集中了敌人最精锐力量的北墙上的负隅顽抗就基本上濒临崩溃了。家丁们要么被子弹打的乱跑,要么干脆就趴在墙头一动不敢动。表现上形式一片大好,但实际上战况已经进入了一个危险期。蒲观水带领的步枪队子弹已经要用尽了。只要火力射击陷入停顿的话,敌人立马就会反扑。

蒲观水带领的突击队为后面的战士们正确到了极大的时间与空间。在步枪队猛烈射击陷入停顿前,肉搏战的大部队已经冲了上来。

保险团并没有人人拥有步枪,甚至连火铳都没有普及,部队一半以上的战士还在用红缨枪。不过在1906年,肉搏远远没有退出战争舞台。即便是在“未来”1914年发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上的肉搏也是最常见的战斗之一。堑壕战中的德国人发现,工兵铲是肉搏战的利器。这次刘家铺战斗当中,保险团步兵没有工兵铲,只有红缨枪。

刘家铺的围子有两个直通墙头的楼梯,砖石结构。负责肉搏作战的战士们在毫无敌人火力封锁的情况下冲到了梯子那里。他们在战前已经非常清楚,自己只有跑得快,最快冲到敌人面前,才能发挥出红缨枪的作战威力。

在头几天针对刘家铺的训练当中,长枪手们已经选取了多条道路苦练。蒲观水的突击队进展极好,步兵们在军官的带领下,选择了最近,最直的道路直插梯子方位。部队的配置是一个班八个长枪手,两个火铳手。班长拿长枪指挥,副班长也是投弹手。

到了楼梯口,蒲观水已经让步枪兵们停下射击,填装子弹。围子里面短暂的恢复了些平静。

“扔”步兵肉搏部队的指挥官让副班长往上头扔了两颗黑火药陶瓷手雷。轰的一声,围墙的楼梯口上烟尘荡荡。试图守住楼梯的家丁们发出惨叫和惊叫。没等他们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火铳兵在前,长枪兵在后,肉搏部队就冲上了墙头。

虽然只是爬高了几米,但是冲上墙头的战士立刻觉得视野开阔了很多。从炸药炸出来的墙洞冲进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这对于任何人都是心理考验。高高的围墙上都是敌人,身处敌人的地盘上。直到占据了围墙的一小块,别看只是一小块,心理上的变化已经大不相同。原本敌人都是高高在上的,现在大家已经变成了同一高度。

火铳兵们对着前头的敌人开火,然后就按照训练闪在了围墙边,他们举着枪靠在围墙上。后面的长枪手一声呐喊,冲了上去。

到了这个时候,家丁们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蓝衣人源源不断的冲进围子,转眼间就已经占据了几个要点。手持火铳的蓝衣人在最先冲进来的那些人周围站定,或者分成一小队一小队的,堵住了围子里面各个要点的路口和门口。

围子里面的百姓哪里见过这等架势,吓得到处乱跑。下面的家丁们虽然想挽救家人,但是明显人数没蓝衣人多。他们要么拿着火铳,要么拿着刀枪站在家人前面,虽然虚张声势举着武器,但是很明显他们根本不敢对蓝衣人动手。围子里面的蓝衣人也没有动手的意思,他们只是靠数量优势逼住了围子里面的人不让他们乱跑。却没有抓人,更没有杀人。

但是这只是对那些没有反抗能力的敌人,家丁们用刀枪面对冲上来的长枪兵进行着绝望的抵抗。勉强守住了东西的城墙。可没多久,蒲观水的突击队已经重新装填好了子弹,在蒲观水的指挥下,新一轮的齐射开始了。这次不是追求速度和火力,而是部队对敢于负隅顽抗的敌人进行打击。那些用刀枪抵抗的家丁,正在努力和正面的敌人拼命。却突然被侧面袭来的子弹打倒。或者把一定的注意力放在侧面,却被正面蜂拥而上的敌人乱枪刺倒。

有组织抵抗在这样的多重打击下终于土崩瓦解。保险团向前推进一尺,敌人就倒退两尺。可围墙就那么长,没过多久。围墙上的敌人就挤成一堆。不知何时,蒲观水已经不再射击。而保险团看火候差不多了,官兵们在胜利唾手可得的情况下,也不再猛烈进攻,而是选择了停顿,双方就这样面对面僵持起来。

家丁们虽然知道败亡已经不可避免,这些蓝衣人到底会怎么对待自己,却没有人知道。他们紧张的看着蓝衣人占据了所有的要地。实际上从进攻到现在也不过十来分钟而已,保险团的雷霆一击彻底打懵了刘家铺的家丁。只需要最后的压力,就可以让他们彻底放弃抵抗了。

也就在此时,水上支队政委李照走了出来,他对被围在墙头的家丁们喊道:“刘家铺的兄弟们,你们打到现在,已经对得起刘文秀刘八爷了,大伙投降吧。只要放下武器,我们保险团优待俘虏。”

无论是军事学校还是干部学校,提及到这个劝降阶段为止的战斗过程,采用的都是的相当正面的评语。虽然战斗十分激烈,却还是战斗。

在家丁们已经准备放弃的时候,北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喊杀声。这喊杀声无论是保险团还是家丁其实都挺熟悉,这是刘家铺附近灾民的声音。保险团给他们的任务就是在北边吸引围子的注意。完全没有让他们打仗的意思。当然,灾民们也没有加入战斗的想法。他们就拿着攻城的梯子在北墙外面装模作样。

保险团迅猛攻下了墙头,灾民们都看得清楚。众人被叹保险团的强悍战斗力吓住了。他们万万想不到,从炸药爆炸开始,仅仅是十来分钟,保险团就攻上了北墙墙头。也就在此时,大伙却听到周兴瑞高喊一声,“乡亲们,该咱们拼命了!”

众人奇怪的看着周兴瑞,保险团都已经上了墙头了,自己还拼什么命啊?

周兴瑞接下来的话彻底的“提醒”了众人,“咱们什么力都没出,你说人家凭什么多给咱们粮食?”

对啊!百姓们觉得周兴瑞说到了点子上,自己啥都没干,就是在外头叫了这么一宿。如果是平常日子,不过一斗米就给打发了,大家还挺高兴。就算是灾年,给一个月的粮食也就顶天了吧。这围子是保险团打下来的,如果自己不实实在在的出把力气,保险团凭什么给自己东西?

想到这里,灾民们心中登时生出滔天的紧迫感。他们向着大门蜂拥而去。也不知道谁领的头,灾民的队伍里面立刻就是杀声震天。这的确得怪保险团准备工作“够充分”,作为迷惑敌人的部队,如果被敌人看到的装备不够,这诱敌工作就明显不合格。所以灾民手上的攻城装备真的足量。

如果墙头还有家丁守卫的话,这次冲锋立刻就会被打下去。但是现在家丁们自顾不暇,哪里有人进行抵抗。众人冲到墙下,顺势就把梯子给搭上,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有人顺着梯子往上爬。在没有任何人阻止的情况下,灾民们顺利“登城”成功。

这些人手里还都有家伙,第一个爬上来的灾民拎了根木矛,跳上墙头,就看到身边地上躺了一个腿上受伤的家丁。灾民二话不说高高举起木矛,一家伙就刺进了受伤家丁的小腹。家丁一声惨叫传出去好远。墙头和墙下的家丁与围子里面的居民本来被保险团迅雷不及掩耳的进攻打懵了,枪声大作时,有人惨叫也不太让人注意。这会儿枪声停了,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大家都看了过去。只见在墙头上,一个灾民从一个倒在地上的家丁身上抽出血淋淋的木矛。然后双手高高举起木矛,用力刺了下去。

在这个灾民身后,其他灾民正顺着七八架梯子纷纷爬了上来。他们上了墙头,也是二话不说,对着墙头上倒地但是没死的家丁痛下杀手。

见到这个情况,围子里面已经不再敢动弹,决定投降的家丁和百姓们,现实目瞪口呆。接着不知道谁高喊了一嗓子,“他们这是要把咱们杀光啊。大家伙和他们拼了!”

这话甚至已经不是煽动。灾民们的行径给百姓们的印象就是要杀光围子里面的百姓。而且,不得不承认,如果让灾民们放手大干的话,他们真的会这么做。

战败投降是可以的,但是投降之后如果还是被杀死,这谁都不能接受。原本已经失去战斗意志的百姓们现在突然就开始反抗了。有人不顾死活的向着保险团杀过来。也有人被吓得失魂落魄,开始四处逃窜。

而被围住的家丁们也开始猛烈的反扑,李照不想把本来已经控制住的局面给弄乱。所以只是让长枪兵逼住试图反抗的家丁。可这些家丁里面有些人有火铳。他们以为保险团和灾民们都是要屠围子。反抗也是死,不反抗也是死。这些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火铳给填火药,装铁砂。

无论李照怎么让他们停下来,他们都不听。而且在这些家丁听来,李照这么焦急的原因并不是想避免流血冲突。而是想骗自己不要抵抗。

蒲观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保险团进行了很多军事战斗的训练,但是他们没有接受过“维持战”的训练。打垮有组织的敌人保险团可以做到,但是如何管住四处乱窜的百姓,保险团根本不清楚。一开始进行良好的军事战斗,在灾民这个突然因素加入之后,顷刻就变成了一场“治安战”。原本就有些控制住的局面顷刻混乱起来,而且混乱还在不断扩大。

“砰”的一声,有人开了一火铳。那是墙头上的一个家丁突然开了一枪。蒲观水知道事情已经不可能这么轻易结束。本以为能够清爽结束的战斗,突然就变得残酷血腥起来。他心里面叹了口气,却指挥着火枪队开始向着那些负隅顽抗的敌人猛烈开火。现在必须用更加残暴的手段来镇住场面才行。其实蒲观水现在最想射击的对象不是这些家丁,而是那些突然出现的灾民。

“于是战斗就变成了闹剧!”军校和干校对这个阶段的表现都是如此定义的。

由于登城太容易了,灾民就跟着了魔一样争先恐后往上爬,然后轻轻松松的登上了曾经高不可攀的围子墙头。看着整齐的围子房屋,看着各处大占上风的保险团蓝衣战士。灾民们抱着一定要“帮上忙”的念头,先杀死了周围能够看到的敌人,然后喊杀着冲向“围子里面的敌人”。灾民是真的把围子里面的所有人当作自己的敌人。

水上支队政委李照好歹反应比较快,看到事情不对,立刻让人堵住了下墙头的楼梯。但是他只来得让人堵住自己所在的这边。另外一边的战士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已经有十几号人冲下了楼梯。李照连忙让通信兵发旗语,这下对面的部队才明白过来,连忙堵住了楼梯。这么片刻间,又有十几号人冲进了围子里面。

冲进了百姓堆里面的灾民不会认错敌人。保险团统一是蓝衣服,带着极为特别的蓝色软帽。灾民们自己则是一身破烂衣服。所以只要穿的衣服好些的,都是敌人。混乱在继续在扩大。村民们四散奔逃,而保险团的战士拼命的拉住灾民。而灾民们此时却完全没有纪律可言了。终于进了围子,有人想起了吃的。这几天保险团虽然也提供了吃喝,可远不能让灾民们感觉满足。这一进围子,本来想帮着保险团杀人的。但是也不知道谁高喊一声,“乡亲们,找吃的去。”“找吃的去!”“找吃的去!”立刻就有人开始跟着欢呼起来。

原本被堵在墙头的灾民听到“吃的”,再也忍不住,不能走楼梯,灾民们纷纷从几米高的墙头跳了下来。只要落地的时候没有摔死,灾民纷纷爬起来向着各处房子走去。看到有人要进自家房子,村民最后那点胆怯也消失了。他们立刻拿起可以拿起的一切东西进行着反抗。

于是彻底的混乱终于降临了。

军事学校和干部学校提及这次事情的时候,总结的经验无外乎两条。第一,如果不是有意识制造这种混乱,那就绝对不要灾民带上战场,而且让他们自由行动起来。第二,如果发生了治安战,那么就无论对方是谁,以恢复秩序为第一选择。

每次提及第二条的时候,军事学校都会赞扬章瑜、蒲观水做事果断,干部学校则会称赞李照政委决定坚决。

其实这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命令,陈克提供的条例里面有这么一条,“如果遇到需要大规模紧急镇压的情况,不要用绳子捆绑,让需要被镇压的人手抱着头趴在地上。留下少数人负责看守。主力把需要镇压对象放倒在地即可。”

围子里面充满了惊叫,狂笑,怒骂,哭喊,惨叫。种种人类声音中,不时夹夹杂着枪声。只是不到十分钟的混乱和杀戮,灾民和村民们两边都有百十号人受了伤,双方各有十几个人已经没救了。三个指挥官指挥着保险团的战士。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让灾民们都手抱头趴下。凡是不听话的,直接打倒。接着才威逼村民趴下。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秩序终于恢复。如果没有灾民的瞎搀乎,这个阶段可以早早的结束,而很多人本来不死的。

令村民们感觉稍微有些惊讶的是,在大混乱中,保险团却没有太照顾灾民。不仅如此,一些行事非常出格的灾民还被捆了起来。

在这样的混乱中,围子里面也不是没有始终保持着“秩序”的地方。章瑜亲自带着部队紧紧围住了刘八爷的住处。刘家上下几十号人紧紧的守住了院门。章瑜也没有硬攻的打算。只要能够堵住刘家,不让这些围子里面的主心骨冲出来添乱,只剩下刘家就很容易搞定。

在灾民闹出大乱子的时候,章瑜还觉得稍微有些担心,不过刘家很明显没有抓住这个机会。等到混乱彻底被压制之后。刘家光听声音也知道没了希望。此时反倒有些鱼死网破的打算。章瑜二话不说,命令掷弹兵扔了保险团数量稀少的手雷进去。哄哄两声巨响过去。刘家彻底老实了。

就听院子里面有人喊道:“外面的英雄,我是刘文秀。”

“原来是刘八爷。刘八爷有什么吩咐啊?”章瑜笑道。此时完全控制了局面,他心情很轻松。甚至有开玩笑的余地了。

刘文秀刘八爷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回答,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样的轻松已经证明对方完全掌握了局面,原本他想说的一些条件只怕也派不上用场了。接着有人爬上了刘家大院的望楼,探头探脑的看了好一阵。只见围墙上站的都是保险团的蓝衣人。各个制高点上都有枪手。看了一阵,实在是找不到脱身的办法,那人见干脆就站在望楼上往下喊:“外面的英雄,我就是刘文秀,我认栽了。只请放过围子里面老少的性命,你们要把我刘文秀怎么样都行。”

章瑜向前走了几步,越众而出。“刘八爷,我是保险团的指挥官章瑜。我劝你现在就投降。我们保险团优待俘虏。我们绝对不会杀俘虏。”

刘文秀瞅了章瑜一阵,突然大笑起来:“这位章老弟,你们也未免太小看我刘文秀了吧。我又不是三岁孩子,你这能骗住我么?”

章瑜也装作放声大笑,“刘八爷,想灭了你家,我们强攻也好,放火烧也好,你觉得我们做不到么?我们不这么做,是真的不想杀这么多人。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不想杀人。不然的话,我们把灾民调过来,他们能放过你们么?所以,刘八爷,赶紧投降吧。你能住在这围子里面,好歹也是个人物。你若想当缩头乌龟躲过这场事,肯定是不行的。”

刘文秀听章瑜这么说,就知道场面话没用了。他也不再装出任何惺惺作态的模样,“诸位,你们为什么要打我的围子?请诸位说个明白话,让我刘文秀死也死的明白。”

章瑜喊道:“刘八爷你自己就猜不出来么?猜猜看。”

刘文秀见章瑜这样戏弄自己,真的是怒火中烧,他吼道:“你们难道要造反不成?”

“正是如此,我们就是要造反了。”章瑜喊道。

刘文秀本来只是气话,见章瑜如此轻松的认同。反倒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却听章瑜接着喊道:“要造反就得有人,有地,有粮,有枪。我们造反的目的就是要救这天下的百姓。所以我们才要打你的围子。我们就这么一个围子一个围子打,一处百姓一处百姓的救。总打到满清,救了天下的百姓。”

“你!你!”刘文秀被章瑜的话气得七窍生烟,想大骂却不知骂什么。

章瑜接着劝道:“刘八爷,我之所以到现在还留着你,原因很简单。我要把你全家送去我们的老营。看看我们的首领准备怎么处置你。俗话说,千金马骨。你刘八爷也算是个人物,或许有用也说不定。所以你现在投降吧,如果不投降,我也只有火攻你的院子。那时候只好死活不论了。”

正说话间,突然战士带了几个脏兮兮湿漉漉的人过来,章瑜让战士把这几个人带到刘文秀能看到的地方。这才喊道:“刘八爷,你让人从地道走。我觉得不合适啊。就把他们请过来了。你要不要下来和他们说点啥?”

刘文秀看到儿子们被捉,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几乎要从望楼上栽下来。院子被围,儿子被捉。就听章瑜笑道:“刘八爷,我们说优待俘虏,就会优待俘虏。我们绝对不会杀你儿子。不过我给你两个小时,你要是不投降。我们就攻打你院子了。反正你儿子在我们手里,我们不杀他们已经给你留了后,对你们院子里面的人,只要抵抗,我们就格杀勿论了。你好好想想啊,刘八爷。”

大家就这么讨价还价,花了一个小时。在保险团强大的武装力量压迫下,刘文秀最终还是投降了。

“派船回去送信。把刘文秀全家也给带上。”章瑜随即下达了战后的第一个命令。

陈克是在四天后得到消息的。他命令把刘文秀家压运到了岳张集监狱关押,随即召开了党委会议。七书记听完刘家铺战斗的汇报,陈克忍不住和尚远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们打出去吧。”华雄茂说道。

“没错,不打出去也不行了。”游缑很是支持。

何足道不吭声,但是大家都知道何足道绝对支持打出去的看法。

最后的投票,七位书记一致同意打出去的意见。

但是出人意料的,陈克书记在党委常委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发布的第一道命令却是派人把远在河北的陈天华召回中央工作。人民党里面的同志倒是知道陈天华在河北,对于陈克为什么要现在把陈天华召回中央,大家很不理解。不过也没有人反对。

1906年9月20日,水上支队全体船队完成了送新军士兵的任务之后返回根据地。随即,参加了这次战斗的部队与一团二团进行了大量的人员交换。新组成的水上支队规模三倍于以往的部队规模。船队再次出动之后,破围子,救百姓的战斗随即在淮河两岸展开了。

人民党的军事斗争竟然会这么早的展开,在此之前,包括陈克在内的人,谁也没有想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