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四十五章

绝望的气氛开始在刘家铺围子里面扩散。平日里也算是精明强干的刘文涛竟然被抓住了。墙头的家丁一直没发现什么时候有人居然躲在了沙土下面。他们只是看到出击的家丁们和刘文涛一起被彻底打倒然后拖走。立刻有人飞奔去给刘八爷报信,剩下的人站在墙头只是咋舌,完全拿不出办法来。

陈克在《围子攻打手册》当中写道,“长时间窝在围子里,很容易让人生有种错觉,这围子就是自己的世界,围子内部是一个安全的环境。这种错觉的直接后果就是,他们受到的打击越沉重,他们就越不敢出围子。一旦给与敌人打击,就要立刻持续造成压力,以达成最大封锁敌人的目的。”

如果围子里面的敌人持续不断的采取分路出击,甚至多路逃窜的战术,保险团肯定是不可能彻底拦住的。定然能有人逃出去,甚至逃出去的是非常重要的人物。保险团在五水县初来乍到,立足未稳。若真的是县衙门带头对保险团实施了一场围剿,胜负虽然且不说,这中间的麻烦肯定是难以避免的。水上支队最终决定的策略就是彻底消灭刘家铺顽固势力。不允许他们逃窜出去。

基于这样的战略构想,歼灭了刘文涛手下的家丁之后,灾民们立刻被组织起来,重新赶回了刘家铺围子前。没等灾民们赶到,围子大门已经紧紧地关上,生怕灾民乘机冲进来。刘家铺的围子也只有一个北门,灾民往那里一堵,再想出来就难上加难。

天色渐渐黑了,和头几天悄无声息完全不同,保险团和灾民们拉开了架势,六七百灾民和五百保险团的战士,一千多人把围子彻底包围了。这几天砍伐了不少枯死的植物,除了准备埋炸药的南边之外,东、北、西,三个方向上都点起了火堆。灾民们轮班上阵,在围子火枪的射程外不断的呐喊。或者突然熄了火堆,而那些胆子豪壮的灾民顶了些木板跑到敌人围子附近,伪装着要攻城。

这一宿闹下来,围子根本不得安宁。围子里面的每个人都知道事情已经非常不对头,但是偏偏无能为力。白天派出去的人顷刻就被解决,到了晚上,灾民在外面点起了几乎是通宵不息的篝火。贸然出去的话,在篝火的映照下,只会成为靶子。这点常识大家还都有。至于为什么这些土匪要整晚的骚扰,自然是传统的疲兵之计。

道理很容易懂,问题在于实践起来就非常不易了。以往的疲兵之计,一般都是聒噪。声音或许大,但是真的传到围子里面的时候,已经听不清楚。只要堵了耳朵,还真的能该吃吃,该睡睡的程度。

可这次围子外的人却大不相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群人,说起话来却是集体喊话,声音极为整齐。在夜色中直接清清楚楚的从外面直传入围子里面。无论是墙头的家丁,还是围子里面的百姓,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帮人喊话的内容无外乎三条,第一条就是敦促刘家铺投降。外头那些自称是人民党保险团的家伙们声称,如果刘家铺的成员肯主动投降,他们将确保刘家铺百姓的人身财产安全。这种话都是说过无数遍的套话,土匪来了这么说,官府来了也这么说。与官府和土匪不同的是,人民党保险团没有任何威胁的部分。那种如果不主动投降,就鸡犬不留的狠话,他们一字未提。

第二条就是保险团攻打刘家铺的时候,希望大家不要抵抗。保险团向众人保证,即便是攻下了刘家铺,也不会抢劫百姓的私人财产。攻打刘家铺的目的是活得让当地百姓能够渡过灾年的粮食。而不是保险团自己通过抢掠百姓而获利。

保险团向百姓保证,只要躲在家里不出来,或者在战斗中跪在地上举手投降。都可以保有一条性命。保险团绝对不会秋后算账。

如果是普通的土匪喊阵,百姓们或许也就当个笑话听听。问题是几十号人一起整齐的喊话,虽然不是什么特别新奇的话,但是这种极为有纪律的方式仿佛天然就有一种说服力。不少百姓支楞着耳朵仔细听着这些话的内容。

第三条更加匪夷所思,保险团保证,如果刘家铺的人即便是和保险团战斗到底,只要没有被当场打死,保险团就会给与治疗。但是保险团告诫这些人,保险团优待俘虏的条例是针对放弃抵抗的俘虏。如果当了俘虏还不老实的话,保险团只好采取强硬手段进行处理。

这番话是李照根据陈克的文件整理出来的,核心目的无外乎一件事,告诉刘家铺的百姓,只要肯投降就能活命。保险团优待俘虏。虽然在告知刘家铺百姓的时候,保险团也偷偷在埋设炸药。不过这倒不是说保险团在欺骗百姓。攻打岳张集的时候,保险团和张家闹到那个程度,陈克最终也没有对张家斩草除根。不过是把他们给监禁起来而已。无论对方是如何的家伙,优待俘虏就是优待俘虏。既然对方已经屈服了,身为胜利者,就该有这样容忍的胸怀。

这次灾民把二十几个家丁活活打死,保险团里面私下开了会,传达了纪律。虽然没有直接批评这种做法,但是保险团反复强调,在保证战士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绝对不允许虐待俘虏,更不允许虐杀俘虏。

这一通折腾到早上三点多,保险团的进攻队伍全部开始休息。计划里面,早上六点半正式发动进攻。该喊的话喊了,该埋的炸药也埋了。这一宿的折腾,围子里面的人也是人困马乏,到了清晨迷迷糊糊的,一举打进去遇到的阻力更小。

而在另外一边,刘八爷却也算是应对得力,虽然自己的弟弟下落不明,估计是凶多吉少。他却亲自上阵,指挥家丁和围子里的百姓严防死守。虽然不知道外面自称人民党保险团的家伙们到底要怎么打进来。但是从这个架势上瞅的出来,保险团绝对不是长期围困的架势,而是准备一举打下围子。

早上六点多,天已经微亮了。一整晚没有好好睡过的家丁和百姓们被清晨刺眼的阳光照得眼睛生痛。不少人甚至留下了眼泪。一晚上折腾,大伙都觉得又累又饿。灾年大家一天基本吃顿稀的,吃顿半干的。而且早上是不吃饭的。平日里睡一晚上身体倒还能撑得住。可是这忙了一晚上,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偏偏刘八爷忘记了吃早饭这回事,围子里面的众人饿着肚子留在墙头,根本不知道是该溜下去吃饭,还是继续留在墙头看看会不会有饭吃。

也就在此时,随着一声从未听过的响动,南墙下突然间浓烟滚滚,砖石乱飞。整个围子如同奔驰的烈马一样颤动起来。不少没站稳的人从墙头直接掉了下来,就算是反应快,能够及时抱住什么东西,没有从围墙墙头掉下来的人却也没有好受多少。一种说不出的恶心,眩晕,耳鸣的感觉突如其来的出现了。那是冲击波抵达人体引发的生理反应。身体好的稍微能够抵挡一下,身体不少的直接引发了呕吐。可是大家胃里面空空荡荡,想吐也没什么可吐的。只能趴在地上或者墙头一个劲干呕。

也就是在此时,保险团冲锋号滴滴答答的吹响了。早已经埋伏好的战士们呐喊着冲向了南墙上的缺口。

至少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如计划的一般。当南墙上黑洞洞的缺口出现之后,章瑜就已经知道,作战已经不太可能失败。从现在开始,只有何种程度的成功而已。

但是章瑜却觉得有些失望,因为他不可能像陈克一样亲自带队冲进围子里面。攻打岳张集的时候,陈克亲自带队冲锋,那些干部战士们提起陈克的英姿,以及冷静娴熟的作战指挥,都是无比佩服。章瑜很明显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身为现在的最高指挥官,主攻也好,佯攻也好,都是由不同部队来的同志负责。章瑜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

虽然不能亲自带队冲锋让章瑜有些失望,可是部队从缺口冲进围子之后,随即展开的枪战,又让章瑜觉得莫名的庆幸。倒是蒲观水作为突击队的指挥官,已经领着部队杀了进去。枪声越来越密,听了一阵,章瑜倒是觉得听出些门道。清脆的枪声距离比较近,而且由近及远的去了。想来是保险团的枪声。而低沉粗重的枪声始终在远方,应该是围子里面家丁放的火铳。

正判断中,冲上南边围墙的侦察兵们已经打出了旗语。身为水上支队的指挥官,章瑜本人精通旗语,只看了片刻,章瑜就高兴的喊道,“敌人已经开始崩溃了。”

敌人的确已经开始崩溃了。南墙上的敌人在爆炸中首当其冲,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直接被震落墙头,甚至有人被直接震死的。从几米高的地方摔下来的家伙们落到地上,即便没有摔死,也丢了半条命。墙头上的家丁都是围子里面的主力,南墙上家丁不多,但是都是些比较精锐的。这下出乎意料的被一网打尽,整个围子南边立刻就成了兵力真空地带。

保险团的战士们一路杀进去,竟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蒲观水亲自指挥突击队,如果按照蒲观水的习惯,他肯定会让部队以排枪不断压制墙头,然后缓缓前进的方式。

不过陈克的战术条例当中确有完全不同的建议。

“不管武器口径多么小,也不管武器数量多么少,要始终用火力支援步兵进攻。”

“谁先开火,并能进行最猛烈的集火射击,谁就能取得胜利。”

这两句话给蒲观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克的手册里面,建议只要有条件,就用猛烈火力消灭围墙和制高点上的敌人,夺取制高点,然后居高临下控制分割敌人。最终夺取胜利。

蒲观水就是如此进行的,在步枪队的掩护下,子弹以最大的速度射向高处的敌人。部队直插北面的院墙,根本没有停留。那里聚集了敌人的主力,大部分火枪和精锐都聚集在那里。只要能解决了北边的敌人,围子里面的抵抗基本就可以宣告结束了。

只是一通集火射击,敌人立刻就被打乱了手脚。其实保险团战士的射击水平并不如何高明,三十几个拿着汉阳造的战士,分成两队进行轮番射击,两轮射击之后,只打倒了七八个敌人。大部分子弹只是无谓的打在墙上,然后制造出各种或许恐怖的声音。

蒲观水看到射击效果不好,立刻根据陈克的指导性条例,“尽可能靠近射击。”他带着战士们向着北方飞奔而去。只要能够靠近敌人,射击精度绝对能够大幅度提高。

敌人虽然没有这样的军事条例指导,但是这些浅显的道理他们也是明白的。方才的那一轮排枪打得围墙上的人胆战心惊,有些胆小的趴在地上不敢露头。看到蓝衣战士们飞奔而来,完全暴露在围子里面的路上。家丁们随即向着这帮蓝衣人放了一通火铳。这样的战斗其实还算是尽心。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这种做法实在是缺乏理性,而仅仅是对那些战士们方才那通排枪,进行的下意识的模仿罢了。

因为战士们还远远在火铳的射程之外呢。

蒲观水带着战士们冲到了家丁火铳射程之内的时候,家丁还在手忙脚乱的填装火药。能够扛汉阳造的战士,都是陈克精挑细选出来的。距离一近,这些人射击准确度大大提高。排枪在墙头的家丁中掀起一阵阵的血花。敌人没有能够坚持多久,然后就崩溃了。

但是一切计划都有其不可控的一面,战斗进行的过程到现在为止,还按照保险团的预计进行着,但是没多久,战斗就展现出了它的另一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