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四十三章

刘文秀刘八爷名字很文气,但他并不是个读书人,实际上他从来不怎么爱看书。所以刘八爷从没读过“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句诗。而在此时,陈克刚刚把白话文标准纲要写成了提纲,连凤台县根据地都没有普及,刘八爷也自然不可能听说过“暴风雨前的宁静”这句话。

有种说法叫做艺术源自生活。刘八爷在文学艺术方面是个门外汉,在生活上却是一个绝对专家。昨天几个神秘蓝衣人的出现,那个枪手惊世骇俗的一击,家丁们自然希望再也不要遇到这样的枪手。而刘八爷却很想和这位枪手以及枪手背后的那股子势力好好谈谈。

作为淮北能几十年屹立不倒的家族传人,刘八爷靠的不是仁义心肠,也不是心狠手辣。一定要说的话,刘八爷是作为守成者而并非开拓者存在的。遇到事情固然坚决果断,但平日里他可绝对不喜欢激化矛盾。

想不激化矛盾就得交流,交流就需要交流对象。如果不是水灾到了如此地步,刘八爷也未必不会施舍点粮食,缓和一下矛盾。这次天灾已经超出了刘八爷控制的范围,他不得不选择中止交流,闭门自守的策略。这样的策略固然稳定了内部,却也切断了刘八爷和外界的联系。

灾民打上门来,刘八爷还能下定决心坚持自己闭门自守的策略,那是因为他知道灾民实力有限,闹不出什么玄虚。可神秘蓝衣枪手的出现,已经证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全面介入了刘家铺。这帮蓝衣人很快劝走了灾民,在接下来的两天里面,刘家铺外面无比清静。平日里常来哀求的灾民踪影全无。家丁们可以觉得放心,刘八爷可没有这样轻松,他只觉得一种越来越强烈的危机感。

当刘文涛进了自家院子,就见到大哥正背着手在院子里面来回踱步。凡是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刘八爷都是这样来回踱步,思量对策。

“大哥,我又派出去两拨人。”刘文涛说道。

“嗯。”刘八爷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却毫根本没有停下步伐。见大哥不发话,刘文涛也不敢离开,就那么站在旁边等。直到站的腿都有些酸了,刘文涛却依旧没有见到大哥发话。他正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干脆先回屋去,却见刘文秀八爷突然停住了脚步。

“老二,我们得派人出去。”刘八爷突如其来的说了一句。

“我已经派出去好几拨人了。”刘文涛连忙答道。

“不是派出去探子和送信的,而是要带着一大批人出去。要让那些穿蓝衣服的知道咱们的厉害。”刘八爷慢慢的说道。

“知道咱们的厉害?”刘文涛很明显没有弄明白大哥的想法。这围子,墙头的那几百人,足够证明刘家围子的厉害了。还要怎么让蓝衣人怎么知道刘家的厉害呢?而且虽然派出去了人,但是关于那些蓝衣人的消息还没有送回来。就算是想让那些蓝衣人知道厉害,也得找到人家再说啊。

刘文涛是站在墙头亲自见到那一枪的,那个挥舞着红旗的蓝衣枪手矫健的身手,果断的射击,每次让他想起来都觉得一阵心悸。潜意识里面,刘文涛根本不想和那个枪手再打照面。而这种态度变成语言就成了另外的说法,“大哥,我看他们也没有几个人……”

“没有几个人?”刘文涛打断了弟弟的话,“没有几个人,那些遭灾的土匪为啥这两天不来了?他们这两天吃什么?喝什么?难道是把那几个穿蓝衣服的人给吃了?”

对于弟弟的这种态度刘八爷十分不满。“老二,如果他们当天就开打,倒是你说的那样,他们没有几个人。现在两天过去了,他们还没有动静,近千号人的吃用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这天灾什么模样,你自己清楚。哪怕这东西是咱五河本地运来的,光这些粮食就得多少人运。而且他们明显不是官府来赈灾。你说说看,这些人运了这么多粮食,就为了赈济那些个穷棒子?这么说你信么?”刘八爷越说越生气,声音也越来越大。

被哥哥这么一通训斥,刘文涛也觉得挺没面子。不过哥哥看事素来很准,既然他这么说,肯定是有道理的。“那大哥要让我带多少人出去?”刘文涛直截了当的问道。

“唉!若是当时我稍微给那些穷棒子放点粮就好了。”刘八爷突然长叹一声,“说到底,还是我私心重了。想着现在这样,地肯定要荒到明年。而且明年也未必能打多少粮食。只怕咱们自己的粮食也不够,其实稍微能给那些穷棒子放点粮,也不会闹成这般模样。现在人一死,说什么都没用了。”

哥哥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刘文涛倒非常不解起来。这么一个大灾年,放粮这事根本不能开头的。你今天放了,明天要不要放,难道还真的要把那些穷棒子给养起来不成?

“大哥,你这么说……,啥意思?”刘文涛本来想说大哥这想法未必对头,不过转念一想,大哥也不是那种喜欢懊悔的人,这么说肯定有自己的意思,于是反对的话就变成了询问。

听了弟弟的询问,刘八爷叹道,“如果我们稍微放点粮,现在也不至于不知道那些穿蓝衣服的人在什么地方。去村里面稍微打听一下,就立刻能知道。”

“我已经派人去村里面打探了。”刘文涛连忙应道。

“哼,”刘八爷苦笑一下,“你觉得那帮小崽子们敢进村么?”

事实证明,刘八爷对自己家丁的看法是正确的。刘文涛派出去的探子真的没敢进村。附近的几个村庄现在基本都成了废墟,他们远远的在村外绕了一圈,就离开了。前天门口惨烈的攻门战,烧死了快二十号人。加上打死的那些冲上来的百姓,这可是二十几条人命。如果这些探子们还待在围子里面,他们或许觉得安全。可自己身处广大的外面,这些人只觉得仿佛身处敌境。这些天的水灾已经让这些人形成了心理暗示,只有围子里面才是安全的,离开了围子,一切都是危险。

“哥,咱们回去吧。”探子部队里面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瞅着远处毫无人烟的村落废墟问道。

“十爷交代了,得把这几个村子都看完才行。”被少年称为哥的那个人说道。探子部队有四个人,两个年长的,两个少年。刘文涛虽然对于大事上没有他哥看的深远,不过在小事上倒颇有些门道。他没有选什么精明强干的,选得却是比较老实的人。那些滑头们派出去之后只会编一个瞎话回来骗自己。那些老实人瞎话都编不圆,他们知道自己骗不了刘文涛,反倒会卖力。

和刘文涛想的一样,那些年长者虽然也挺怕的,可是他们更害怕得罪了刘文涛。尽管弟弟说出和自己一样的恐惧感,但是年长者坚持要把几个村子都看完了再说。“走,咱们往下一个村子去。”哥哥带着头,拉着弟弟离开了。

等他们刚走远,村子的废墟里面突然站起两个保险团的战士,对于刘家铺的策略,保险团是早就有了相应的应对措施。孤零零的土围子里面或许能够产生几个聪明人,但是人民党和保险团里面却是用体制和制度这样的整体优势与这些聪明人对抗的。刘家铺外面虽然看似没有任何人,但是保险团的侦察兵们早就布下了自己的天罗地网。刘家铺的围子一派出探子,保险团的侦察兵们就已经对其进行了监视。监视的方式也不是跟踪,而是据事前做好的预案,根据探子们的行动路线和特点,在前面有计划的进行蹲点。

很快,侦察兵们通过旗语,通过改变各种明显地方的一些不起眼物品摆放,信息飞速的传回了参谋部去。

参谋部此时如同一个热闹的大蜂巢,作战计划随着信息的丰富一步步的完善和精炼起来。最初,水上支队凭着一股热情,要打围子。但是出兵前,部队的同志们就已经知道强攻的话,必然产要出现大量的伤亡。现在既然情况已经变了,不必临时强攻,部队可以详细的计划,然后进行更加周密的作战。水上支队自然不会固执己见非得强攻。刘文涛给了保险团时间,章瑜就充分的利用其这些时间和人力。部队针对刘家铺的围子内部地形进行专门的训练。

而蒲观水领导的新军也得以发挥自己的作用。他抽调了出身贫寒,比较可靠的一些新军官兵提供更有效的技术服务。工兵们已经在绘制地图,找到各种道路,约定各种通讯方式方面发挥自己的能力。

如果在以前,新军的官兵提供的技术支持或许能让保险团的官兵感到一些佩服,而这次完全没有这类情形。因为所有的技术支持是按照陈克提供的教程来实践的。

实战是最好的学习场所,这次水上支队里面的保险团,竟然能够凑齐攻打岳张集的一个完整的小团体。从参谋,到工兵,从侦察兵到战地医院。陈克给他们沿途上的教程完全是针对攻打围子制定的。蒲观水是个职业军人,是个专业人士。拿着这些东西一看就知道门道。而且他对陈克提供的战例教程,对部队作战各种环节的理解能力远远高于保险团的同志。

在蒲观水的帮助下,同志们对陈克的战争态度和战争技术的应用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这两天,水上支队里面经常有恍然大悟的惊叹,“原来打仗是这么一回事”是出现频率非常高的一句话。

就连蒲观水这样的专业人士对陈克也是无比佩服。他最清楚,若是身经百战的军官,或许能在执行上做到陈克这样的水平,但是把这些军事理念变成教材,提炼成条例,这就不仅仅需要有实际战斗能力,更需要对战争本身的深刻理解。提炼条例最能看出军人的军事素质,那种纸上谈兵的人蒲观水见得多了去了,北洋新军里面这种人可以说是车载斗量。各种专业用词写成的笑话一样的条例,还有各级军官们根据自己的喜好写出来的比笑话还笑话的条例,蒲观水看到连笑都笑不出来。

而陈克的条例倒是让蒲观水私下偶尔笑出声来。和那些军人写的东西不同,陈克的用词一看就不是军人,而且用的都是大白话。所以难免就有如同拉家常那样啰嗦不清的文字在里头。但是这些外行用语说的却是内行话。让蒲观水特别赞叹的不是那些简明扼要的文字,却是那些在面对复杂情况下的说明,陈克喋喋不休的讲述着各种复杂的情况,然后一一归类。再讲出办法,再叙述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

这样的文字让蒲观水觉得非常有趣,一个人用一种讲述种地一样的方法来教给别人打仗,这种事情是蒲观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而保险团的官兵们则是一头雾水。负责分析现实情况,再选出符合当前情况的解决办法,这个工作就由蒲观水承担了。蒲观水一面做着这方面的工作,一面在心里面思索提炼着陈克的这些教程条例。

最开始的时候,蒲观水觉得自己能够胜任这项工作。但是越是想陈克写下的这些东西,他反而越觉得这些东西无法删减。文字或许可以精炼,用词或许可以专业化。但是陈克提到的这些战术方面的东西,只让蒲观水感觉越想越有道理,而陈克说的不是太多,恰恰相反,陈克还有好多东西没有讲清楚。很多奇妙的部分甚至能不知不觉之间把蒲观水的思路引出去很远很远。

蒲观水自然不可能知道,陈克这种21世纪网络上三脚猫的家伙,倒也是读过几十本经典军事著作以及解放军的教程,还有不少备战年代各种地方民兵作战的教程。花去过无数时间与网上热爱军事的朋友们吹牛讨论,他的知识本来就不是那种详细条理的玩意。陈克的知识杂乱不堪,混杂了各种玩意。从18世纪的排队枪毙,到21世纪的各种陆海空战术全面交织成了一个复杂的混乱体系。陈克本人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能把自己的知识在某一个方面理顺成能写出来的玩意。即便如此,陈克不知不觉之间还是把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填进了这个攻打围子的体系。

如果是保险团战士的话,他们对军事的理解不深。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而蒲观水这个内行对这些内容的敏感程度远比保险团的二把操们强的多,他敏锐的感受到了这主题里携带的题外话。而这些题外话也并非没有道理,这就让蒲观水加倍的迷惑了。陈克绝非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蒲观水能确定,陈克绝对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军事教育,蒲观水更能确定。但是陈克的军事理念非常先进,蒲观水身为一名军人,非常清楚的感受到这个事实。

陈克在政治上有自己独特深邃的看法,而且在军事上也有着蒲观水看不到尽头的能力和潜力。蒲观水在休息的时候,忍不住想到,或许自己真的遇到了传说中的“明主”?因为不管别的东西,至少蒲观水深知,无论如何,自己是带不出保险团这样一支军队的。哪怕是把他放到陈克的这个位置上,蒲观水也绝对做不到。

得到了刘家铺围子派了探子的事情,参谋部立刻指挥百姓转移了居住地。反正现在满地沙土,反倒有一个好处,细菌滋生不厉害。灾民的住处本来就是临时的。转移也就转移了。探子们打探不到任何消息,反倒是高高兴兴的回去交差。

不管刘家铺内部有什么反应,保险团决定了破围子,这计划就不能改变。有了本地灾民的帮助,刘家围子的情形分析的越来越清楚,训练的针对性也越来越强。随着侦查,训练的完备,作战计划也日渐成熟。第三天中午,水上支队的指挥部已经下达了决定。第四天正式开始作战。

如果是后世的解放军或者八路这种身经百战的精锐,打个小小的围子根本用不了这么长时间的准备。但是保险团这支建立不过半年的军队,能够以这种初具模样的正规模式训练,准备,三天的时间只能说绝对不算长。陈克曾经下过那么多的心血,终于到了收获的时节。

按照人民党和保险团的规定,战前动员早就开始了。为什么要打仗,打仗的目的是什么,队伍里面开诚布公的说的清楚。作为老部队,党员众多,即便是普通战士或多或少的也知道些人民党的志向。

造反这件事对中国百姓而言,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满清整个朝代,几乎没有一年不存在造反的。太平天国,捻军都是比较大的。白莲教等等组织发动过的造反遍布各地。小规模的造反更是此起彼伏。

和中国历史上的其他朝代相比,满清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太平年景。这个政权的历代皇帝,除了雍正一个人之外,也没有谁真的想建立一个太平天下。这个政权本质是建立在彻底的压迫基础上的,到了后期的所谓开明,只是无力压迫而已。

唯一像是一个中国皇帝的雍正,到了自己人生的后期,竟被生生逼得写了本《大义觉迷录》。陈克是看过的,里头这位兄台简直是直言不讳,有啥说啥。很多话作为一个政治家而言,甚至显得无比幼稚。但是这样的幼稚以及急切的心情,反倒是能够证明雍正本人是真的想履行身为皇帝的义务。因为这本书是全国发行,雍正希望全国的百姓都能知道他的苦心,他的所作所为。

除了雍正这么一个人之外,满清的其他时代就是彻头彻尾的黑暗残暴。这也是为什么各地起义不断的原因。

所以保险团的战士们并不对造反有什么偏见,也没有什么发自内心的热情。而且这次只是破一个围子,哪怕党员军官们都知道这次破围子的意义所在,但是士兵们还没有理解到这次破围子的历史意义。

和党历史上面对的情况一样,人民党就要告诉战士,为什么要破围子。破围子的意义所在。看到了那些惨不忍睹的灾民,保险团战士们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了同情。而人民党在凤台县的所作所为,凤台县能够战胜天灾,恢复生产。恰恰作为一个活生生的样板,告诉这才参与了灾后重建工作的战士们,天灾不是不可战胜,之所以这些五河县的百姓竟然弄到这样的死地,那肯定是有坏人在作恶。只要打掉这些坏人,五河县,至少是刘家铺的百姓就能过上有盼头的日子了。

动员期间,有个单纯的士兵问,为啥凤台县没有坏人作乱。结果同志们哄堂大笑起来。“有咱保险团在,哪个坏蛋敢作乱!”立刻就有同志们回答了这个问题。战士红着脸坐下了。但是那红色的面孔不仅仅是因为羞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理解到,自己身为保险团的战士,居然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守卫了家乡父老不受人欺负。

其实很多战士以前并没有这种自觉的,他们只是在无所适从中被迫接受了人民党和保险团的领导,为了混口活命的饭吃,加入了保险团。直到亲自看到“真正的灾区”,他们才知道自己到底可能遇到什么样悲惨的命运。而他们自己在人民党和保险团的领导下,亲手创造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功业。

动员很顺利,蒲观水最终确定了全部作战计划细节之后,也想看看部队的情况。当然,也有一个别的原因吸引了他。外面整齐的口号声让蒲观水十分好奇。那是充满热情的声音,甚至充满了一种童趣的感觉。蒲观水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喊一个口号居然能喊出开心的感觉。战争,应该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应该是森严肃杀。这种开心实在是过于儿戏了。

蒲观水到了部队聚集地的时候,却听到了他有生以来最不可思议的一番后号内容。准确的说,那不是口号,那是问道。

“大家要怎么走?”政委李照喊道。

“跟着干部走!”同志们异口同声的答道。

“干部让大家停,大家要怎么做?”

“我们立刻停下来!”

“受伤了怎么办?”

“服从干部和医生的命令!”

这是战场上行动的纲领,行动的方式。遇到各种问题该怎么应对处理的办法。保险团的战士大部分认了些字,不过这些字还不足以让他们能够顺利的读懂陈克编写的那厚厚的教程和条令。所以保险团就通过这种集体问道的方式来进行沟通,向战士灌输作战要领。

蒲观水从没想到过,军队里面居然可以采用这样的模式。在新军里面,都是靠殴打来完成纪律的灌输。即便如同蒲观水这种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军官,依然不反对体罚。而保险团不是,他们就是通过战士能够理解的方式,一遍遍的进行着灌输,一次次的进行训练。

看着战士们一张张开心但是认真的面孔,蒲观水突然有种疑虑,这样的训练真的能起到效果么?

而在另一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呐喊声,这倒是把蒲观水吓了一跳。看了过去之后,却见到三百多灾民在不远处,扛着梯子,手拿各种农具和木头削成的长矛在练习呐喊。这是作战计划的一部分,保险团并不想打草惊蛇,要打就投入精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敌人。而在敌人那里埋设炸药就是重要的一部分,夜里面挖土动静太大,所以需要有人能够牵制敌人的注意力。周兴瑞领导的灾民就正好承担了这份任务。从今天晚上开始,他们就要去骚扰敌人了。在这时候,好好练习一下,也是必须的。

这是蒲观水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战斗,看了看自己的怀表。已经是下午四点,要不了多久,这次作战的前奏就要开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战斗等着自己,蒲观水只觉得莫名的兴奋当中,夹杂这一股恐惧。那是真正的恐惧。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干渴的喉咙,蒲观水决定去睡一会儿。因为接下来的战斗,没有再睡觉的时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