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四十二章

刘家铺围子外面,桌子拼成的防护体很快就熊熊燃烧起来,如果只是热,下面的青年们还能忍得住。实际上即使是头顶上烈焰的灼烤,也只是让这些青年把手中支撑桌子的木杆稍微往上举了举,躲在桌下的青年们喊着号子,奋力用撞木猛力撞向铁条箍的大门。一下又一下,青年们用尽最后的力气,抬着撞木猛力撞着大门。手被震得生痛,撞了十几下,手就开始麻木了。从上面桌子上传过来的温度越来越高,浓烟也越来越重,呛得不少青年猛烈咳嗽起来。

也就在此时,把桌子绑在木架上的绳子断了,突然间,几张桌子拼成的防护盖就散开来,落在地上。燃烧着的火焰落在青年们的衣服上,立刻就引燃了身上的破衣服。有些青年继续努力撞门,而有些青年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去拍打身上的火苗。

而墙头的敌人没有给这些青年丝毫的机会。“弟兄们,把这些土匪全给我打死!”周文涛高声喊道。火铳,鸟枪泼水一样的打了下去。铁砂和子弹组成的风暴在陷入火堆的青年身上打出了无数的伤口。有些攻门的青年一声不吭的倒下了,有些则发出了惨叫,被打倒在火堆里面。

“再给我一个油罐。”刘文涛命令道。家丁递上了瓦罐。刘文涛瞅准方向把瓦罐猛摔下去,碎裂的瓦罐中迸溅的油洒在青年们身上,顷刻就助长了火势。

火焰和子弹的风暴当中,青年们不断受伤倒下,有些青年直接被打死在门口,有些青年被打伤动弹不得。有些是被浓烟呛晕过去的。也有些青年被烧成了火人,挣扎着想逃出门口的这片死地。他们全身上下被火焰紧紧包裹着,刚跑出浓烟笼罩的区域,子弹就从背后无情的把青年们打倒在地。

周兴瑞痛苦的看着自己的亲人满身火焰,挣扎在火海里面。他们挣扎扭动着,身上冒着火苗,翻滚着。手脚伸得笔直,想从这人间地狱当中逃出一条性命。却没能逃得出来。

一直沉默着的人群中突然发出了尖叫和哭号,那是青年们家人的哭嚎。已经有人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想把亲人救回来,刘文涛很有耐心的把他们放进射程内,等到他们接近了火海附近,这才命令乱枪齐射。冲过来五六个灾民顷刻就被打倒在地。挣扎了一阵就不动了。

刘文涛仔细盯着这些的人。他发现了一个细节,本以为子弹打中下头那些人,会鲜血四溅的。可这过了好久,这些人身下才出现了一小摊血迹。而这血迹很快就被沙土吸干了。

浓烟裹着尸体焚烧的特别的味道扑面而来,刘文涛皱着眉喊道:“浇几桶水。别把门给烧了。”家丁们很快抬了水桶过来,几桶水泼下去,伴随着“吱吱”的声音,瞬间就腾起了白色的烟雾,火头立刻就被压住了不少。还有些地方依旧燃烧着,但是片刻之后,就能看到地面上一堆堆焦黑的东西,有桌子的残骸,更多的是人类肢体被火烧成焦黑色,横七竖八的摊了一地。火焰还没有全部熄灭,有些人体依旧在燃烧着。

看着火头减小,确定了自家围子的大门应该是没事,刘文涛忍不住往外面的火堆上啐了一口。有些个家丁被这味道一熏,已经趴在墙头呕吐起来。“你们把头探出去再吐,墙头弄脏了,你打扫啊?”刘文涛忍不住呵斥起来。

方才听到割人头的赏金宣布之后表现得相当兴奋的一个家丁突然笑道:“这烤肉的味道闻着还挺香的。”听了这话,有些人忍不住大笑起来。而原本就呕吐的那些家丁,趴在墙头突得更厉害了。灾年吃的东西本来就不多,胃里面那点子东西很快就吐的干干净净。可这焚烧人体的味道,特别是那些狼心狗肺的家伙对人肉的评价,让这些家丁怎么都停不住呕吐的感觉,有些人到最后已经把墨绿色的胆汁都给吐了出来。

灾民的人群中发出一阵阵的哭嚎,那是悲愤,痛苦,绝望的声音。虽然在嚎哭,可是已经没有了眼泪。每个人的眼睛都逐渐变得通红,不知谁先喊了出来,“杀光这些王八蛋!”“杀光这些王八蛋!”

这是发自内心的诅咒,灾民当中随即有人跟着喊起来,“杀光这些王八蛋!”而这诅咒的言语越来越短,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字“杀!”几百人一起喊着发自内心的这个字的时候,墙头上的人们不约而同的感到背上起了一阵寒意。

“杀!”“杀!”“杀!”“杀!”“杀!”灾民们的呼喊声越来越响,周兴瑞虽然知道大伙已经忍不住,马上就要冲出去。在这片几乎有着催眠能力的声音中,周兴瑞本人其实也忍不住要率先冲向围子,冲向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是他暂时忍住了,既然撞门不行,那就只有用梯子爬上墙头。残存的理智还在提醒周兴瑞,大伙这么一窝蜂的冲上去是没用的,必须让扛梯子的人在前,其他人跟在后面。他连忙吆喝着扛梯子的几队人到前面来。却发现没有人听他的指挥,灾民们当中所剩无几的小姑娘和小男孩们一个个脸色惨白,畏惧的靠在亲人身边。男人和成年女人们通红着眼睛,紧盯着墙头上的人影,嘴里面不由自主的喊着一个字,“杀!”

墙头上的刘文涛紧绷着嘴看着下头的这些人。仿佛有一种魔力,正在呕吐的家丁们突然就不再想呕吐了,目瞪口呆的看着下头的那些人,两条腿忍不住哆嗦起来。原本还嬉笑着的那些家丁也阴沉下了脸,他们紧紧地握着火枪或者大刀长矛,死死盯住远处的灾民。

虽然知道这样冲上去不行,虽然知道这样冲上去绝对不可能攻破围子,虽然知道这样冲上去的结局就是死。但是在所有人的呼喊声中,周兴瑞再也忍耐不住了,不就是死么?遭灾的每一天,日子过得难道不比死还可怕么?

想到了死亡,周兴瑞突然觉得那根本没什么可怕的。仿佛是有一股暖流从胸中升起,让周兴瑞觉得四肢百骸都轻飘飘的。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对啊,我们不是为了死个痛快才来这里的么?不然的话何必来打这围子呢?没有梯子又怎么了,冲上去就要死又怎么了?早死早脱生,大伙再也不用受这活罪了。

残存的理智已经消失殆尽,没有已经没有了思维的周兴瑞高高举起手里的手枪。

“呯”“呯”“呯”,伴随着接连几声清脆的枪响,灾民们猛地一怔。如果这枪声是响在前面,只要有一个人往前冲,大伙就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但这枪声却是响在背后。

接着,就听到远远的有人喊道:“大伙等等我们,我们来帮忙!”“现在千万别动。”

帮忙?这样的日子里居然还有人帮忙?很多人不是听不明白这个词,而是大伙根本不能相信还有这等事。

但是很快,几个人就飞奔而来。他们绕过人群,直直的插到了人群和围子中间。其中一人背上背着一个灾民。众人仔细一看,却是周义正。而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举着一面赤红色的旗帜。刚刚站定,那人就把赤红色的旗子高举在手中用力挥动着,灾民们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这片旗帜上。就见那人挥了几下,就用力把旗杆往地上一插,旗杆的一下子插进沙土里面有半尺多深。

这样如同唱戏一样的登场立刻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不仅仅是灾民,墙头上的刘文涛和刘家围子的家丁也目不转睛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这群人。他们统一穿着深蓝色短衣,腿上打着白色的绑腿,脚上是黑色布鞋。

刘文涛的瞳孔忍不住收缩了一下,虽然看得不太清楚,在这几个人背上,背得是正规步枪。这点刘文涛绝对能够确定。仿佛是要证明这点,为首的那个人取下了步枪,转身对围墙上的人瞄准。家丁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站在赤色旗帜之下的那个蓝色衣服的人距离这里很远,围子里面最好的枪也打不了那么远,那个用枪瞄着围子到底是要做什么?

“呯”的一声,枪口喷吐出了青色的烟雾。望楼上的铁钟随即发出了“当”的一声脆响。

墙头上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震,他们不约而同地扭过头,只见用来发警报的铁钟正在不定摇晃着,而站在钟边的那个家丁大张着嘴,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很明显,方才并不是他在敲钟。而是那个射手准确的集中了铁钟。子弹击中了铁钟发出的声音把钟旁边的家丁给吓成了这样。

所有人忍不住想到,这样的射程,这样的准头,如果方才那个蓝衣服的人瞄准的不是铁钟而是自己……,墙头上所人只觉得背后渗出了冷汗。几乎是同时,包括刘文涛在内的每个人都蹲下身去,躲在围墙后头再也不敢露头。

鲁正平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他方才瞄准的其实是站的最高的那个家丁。但是子弹打偏了,却没想到反而造成了更好的效果。那个铁钟在鲁正平的眼中其实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玩意,如果不是被自己偶然击中,鲁正平甚至都没有注意到铁钟的存在。如果让他一开始就瞄准铁钟的话,他绝对打不中的。

步枪是蒲观水到凤台县的时候运来的军火,这杆安徽新军领到的新式汉阳造,比起保险团原有的那些火铳,无论是射程还是威力,强出去可不是一点半点。虽然实弹射击过多次,但是自己真正对着敌人开了一枪,鲁正平心中忍不住还是要赞叹这枪。同时对自己的射击水平保以极大的不满。

扭回头,鲁正平看到的却是不解和震惊的视线,灾民们带着种种说不出的情绪紧盯着鲁正平。

按照章瑜的指示,鲁正平高喊道:“乡亲们,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先回家,人民党已经烧好了饭,等着大家一起吃呢。”

灾民们完全没有听明白这话的意思,特别是没听明白“烧好了饭”这个熟悉而陌生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周义正已经被保险团战士放到地上,这一路的颠簸让这个饱经饥饿折磨得汉子几乎晕了过去。可他硬撑着没有晕倒。此时他晃悠悠的走上前,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喊道:“乡亲们,有人来救咱们了。终于有人来救咱们了。”

周兴瑞完全弄不明白从方才开始的变化,他的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只是知道鲁正平的这身衣服和那张脸他好像见过。周义正上前这么一说,周兴瑞也是晃晃悠悠的走上前,“老三,你说什么?”

“太爷爷,人民党的人来救我们了。好几百人,带着粮食,带了医生。他们来救我们了。”周义正只觉得自己气越来越短,声音也越来越小,但是他强忍住眩晕的感觉,努力说着,“有粮食,有医生。有人来救咱们……”说道这里,周义正的意识一片空白,他晕倒了。

周兴瑞想拽住倒在地上的周义正,但是他却实在没有那个力气,被周义正的身体一带,周兴瑞跪在了地上。他抬起头,那面赤色的旗帜下是真的插在那里的,那几个一身蓝色衣服的人正拿着枪站在他面前。低下头,周义正也是实实在在的在他面前。

嘴唇哆嗦着,周兴瑞问道:“你们真的是来救我们的?”这话问出之后,周兴瑞突然一阵后悔,如果面前的那几个人不是来救大伙的,如果周义正只是饿晕了说胡话。自己无绝对法接受这个事实。

然而方才放枪的那个青年大声说道:“乡亲们,我们人民党来救大家了。咱们回去,我们带了粮食,大伙一起吃饭去。”

听到这话,周兴瑞低下了头。“嗯嗯……,呜呜……”周兴瑞的肩头抽搐着,“嗯嗯……,呜呜……”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过去是,现在也是十里八乡的一号人物。他一直被人尊敬。几个月来,他的眼泪早就已经哭干,但是此时周兴瑞深深地埋下头,双手无意识的抓着地上的沙土,身体抽搐着,像一个委屈的孩子一样哭泣起来。泪水再次浸湿了不知已经干涸了多久的眼眶。

在这个绝望的年头里,在无数次希望然后失望的日子经过之后。终于等到了,终于等到了,在这个被洪水摧残的如同沙漠一样的故乡,终于有人来救这些没死的百姓了。

稀粥和馒头定量供应,青菜里面盐倒是足够。这不是刻薄,这是常识。放开让灾民吃,结果注定是撑坏。保险团的人反复强调明天还有吃的,但是灾民们却完全下意识的围着行军大锅不肯走。反正饭也分完了,锅里面空无一物,炊事班的同志干脆就要把锅抬走。灾民围着炊事班,一定要分到哪怕一小口刷锅水。

炊事班的战士难得的露出了一丝苦笑,但还是把行军锅抬走了。实际上,自从见到灾民以后,保险团的战士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在集结地,李照政委就重新提及了何足道政委出发前的两个问题。对于灾民到底是什么样子,大家真的没有什么概念。丰台县遭了灾,大家却没有遭殃。虽然不能说日子过得好,却也能说日子过得去。等同志们亲眼看到灾民的模样,他们战栗了。活骷髅一样的灾民们,让战士们看的背后发凉。而且这样的一群灾民,居然要去打围子。这更是不可想象的。那就是送死。保险团的战士们虽然不畏惧围子,那也是建立在保险团自身实力基础上的。而这群灾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

锅被抬走,灾民们也就绝了想头。大家就吃饭。男人也哭,女人也哭,只有孩子们饿得哭不出来。几口吃完了第一顿真正意义上的饭,灾民想围着保险团的官兵要吃的。章瑜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保险团已经撤走了。医生们给病人看病,其实也谈不上不什么病。长期饥饿下,什么都是病。给每个病人灌了一大碗米汤之后,医生同样撤走了。

白天经历了一番折腾,大伙的精气神也基本耗尽。虽然有人试图跟着保险团,但是双方的行军能力差的太多。部队严令不允许停下来,战士们听着背后的哀求,虽然心里面都非常难受,却知道自己这么做也是对百姓好。看撵不上保险团,灾民们也不得不放弃了。

其实水上支队是保险团最早的部队之一,每一支老险团的起家部队都增经在水上队轮流任职,他们承担过洪水中拯救凤台县本地百姓的重任。其中表现优秀的战士以及熟悉的水性的战士组成了现在的水上支队。他们虽然很少在丰台县露面,但是没有高层不知道,这支部队维系着凤台县对外的生命线。粮食物资都是靠水上支队运抵根据地的。

现在,这支部队中又增加了保险团陆上精锐的侦察大队,以及其他挑选出参与接送安徽新军官兵的精干战士。总数高达六百余人。即便留下了一百多人的护卫队。前来救灾的战士也有五百名之多。

既然鲁正平带的小队已经和刘家铺围子照了面,参谋部按照陈克领衔制定的条例,放出了侦察队堵截刘家围子周边,目的是不让刘家围子派人请救兵。灾区的通讯中断,如果只是破了围子,估计几个月都未必有人知道。但是一旦走漏消息,那后果可就太严重了。刘家铺距离洪泽湖不太远,属于五河县管辖,凤台县和这里根本毫无瓜葛。尚远能耐再大,也管不到五河县来。如果被地方官府介入的话,保险团就会很为难。

果然如参谋部所料,入夜没多久,就连抓到了两拨人。白天鲁正平那“惊世一枪”吓坏了刘家铺的人。鲁正平若是真的一枪打死个人,只怕还没这么有威慑性。步枪的超远射距已经证明了突然出现的保险团拥有强大的火力,而集中警钟,在刘八爷看来摆明了是要示威。拥有这等部下的势力绝对不是刘八爷轻易惹得起的,虽然知道去县里面报官用处极为有限,但是刘八爷觉得还是小心为上。

对俘虏的审讯相当粗暴,基本采用的就是分开甄别,重复同一个问题的套路。据不吭声的俘虏被毫不犹豫的使用了水刑。就是把头按水里,直到差点窒息而死为止。然后还是姓名年龄,同伴的姓名年龄,反复问。被折腾得筋疲力尽的俘虏们最终都交代了事实。

这口子一撬开,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得多。他们竹筒倒豆子一样把知道的一切都给说了出来。刘家铺的布局,人数,装备,兵力,各个头目的特点。一一记录在案,由情报部门进行分析。

而各个部队的指挥官们并不太关心这些,他们要讨论的是更高级的问题。既然大家都同意打刘家铺围子,打下之后要怎么办。是作为保险团的新据点?还是交给百姓们来自行处理?这才是关键中的关键。章瑜坚决不让派遣信使回去报信。离开凤台县有三四天的路程,而且回去的时候是逆流而上,时间要更久。这一来一回起码得七八天。回去小船也不好,第一速度不快,第二路上也未必安全。而船队的船只本来就不富裕,分了大船,哪怕是一艘大船,也是个损失。

而且章瑜已经猜到了上级的意图,他们想让下面的同志自己来做决定。虽然不知道上级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可章瑜明白,这是自己的机会。只要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让陈克等人赏识自己的能力,在人民党和保险团中获得更高的地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经过讨论,大家逐渐达成了一致意见,攻下刘家铺之后,把刘家铺暂时作为一个据点。毕竟刘家铺里面肯定有很多粮食和财物,分些粮食和财物给灾民,就能暂时稳住这里的局面。至于刘家铺据点更长远的运作,就交给上级来决定好了。

这样考虑算是战略层面的策划,战略层面策划完毕之后,相应的具体问题就分组进行。水上支队的官兵中,很多参加过围攻岳张集。大家既然没有能力创造出计划,那么完全模仿岳张集攻防战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结合侦察兵和情报部门的信息,众人发现刘家铺的布局和岳张集基本一致。也就是说,可以采用完全相同的攻打策略。半夜抹黑埋炸药,第二天正面吸引敌人注意力,从炸开的背面围墙缺口冲进去。为了能够更好的作战,当年陈克突袭上海巡捕房的训练被拿来套用。保险团将在一片开火的沙地上画出刘家铺的具体地形,然后进行突入训练。

策划到这个程度,天都快亮了。同志们心满意足的去睡觉。天一亮,周义正和周兴瑞就前来营地拜访。

一见到章瑜,周兴瑞立刻就给章瑜跪下来。虽然心里面很受用,但是章瑜连忙把周兴瑞给扶起来。临时营地很简陋,都是保险团自己做的简易凳子。周兴瑞一坐下,立刻问道:“人民党的恩公,你们是准备打了刘家铺的围子之后再走,还是准备不走了。”

章瑜笑了笑,却不答话。

看了章瑜这样,刘兴瑞立刻起身说道:“恩公啊,我周兴瑞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只要您能破了围子,给我们粮食度过灾年,其他的东西我们什么都不要。不仅如此,只要恩公有令,让我们去打仗,我们眉头都不皱一下。”这话也不是场面话,而是刘兴瑞的真心话。他已经知道靠他们自己是绝对打部下围子的。不仅仅如此,如果没有章瑜给的粮食,大家马上就得饿死。

更别说昨天快二十多人被生生打死死在刘家铺前面。周兴瑞和灾民们对刘家铺的刻骨仇恨也是实实在在的。既然遇到了肯救大伙的人,肯打刘家铺的人。周兴瑞绝对不会放弃丝毫合作的机会。

既然周兴瑞站起身来,章瑜也站了起来。他拉住周兴瑞的手,“周老哥,我们人民党就是要来救老百姓的。不能眼看着大家被饿死啊。既然大家都要破围子,我们倒有事情想拜托诸位帮忙。”

“只要恩公您说,我什么都干。”周兴瑞连忙答道。

“请周老哥讲讲这围子里面都是什么样的。”章瑜立刻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