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三十四章

一位身穿干净的蓝色保险团军装的战士在附近长时间站立,本来就是件很引人注目的事情。特别是这位战士还是女性的时候,那就格外的引人注目。游缑注意到了同志们好奇的目光,顺着大家的视线看过去,却见到张秀华站在远处正注视着自己。

游缑冲张秀华招了招手,示意张秀华过来。游缑自己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批量生产水泥不是很理想,在研磨方面有很大的问题。由于缺乏机械,研磨水泥粉的效率很低。但是试验数据还得积累。游缑的工作并没有丝毫的放松。

“别分神,注意温度测试。”游缑喊道。战士们继续填火,现在进行的是用焦炭替代煤块的测试。炉子也进行了一些改进,这些数据的积累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游先生,您好。”张秀华冒着热浪走到游缑身边,她实在没想到游缑的工作环境居然如此恶劣。她忍不住抬起手臂,尝试着挡住扑面而来的热气。在女性营地里面,居然人说游缑跑回县城享福去了。张秀华现在很想把那些人拉到这里,让她们也享受一下游缑现在的“福气”。

“秀华,你找我是公事还是私事?”游缑开口就问道。这已经是游缑的招牌性问题。

“私事。”张秀华有些不安地说道:“但是这和咱们保险团关系很大。”

“哼哼,现在的凤台县有几件事和保险团无关的。”游缑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到凉快点的地方去说。”

张秀华忐忑不安的向游缑说了她见到的抓人情形,然后才说道:“游先生,我弟弟也被抓走了,他还是个孩子,不可能干什么坏事的。”

这次大抓捕是通过党委讨论的,游缑自然知道。张秀华求到自己门上来,游缑觉得怎么处理还真的有些棘手。张秀华看着游缑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就知道事情不好办。游缑是极讲规矩的一个人,张秀华非常清楚。但是毕竟被抓的是自己的弟弟,张秀华怎么都不可能放弃营救的可能。

“秀华,你知道为什么要抓人么?”游缑问道。

“这……”张秀华无言以对了。从他弟弟求救的呼喊中张秀华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弟弟就算没有参与盗窃行动。至少也是知情者。保险团是绝对不会容忍盗窃等犯罪案件发生,张秀华很清楚。作为最早被保险团营救的灾民之一,张秀华知道的事情远比后来聚集来的灾民要多得多。

那是在营地刚开始建立的初期,护卫队远没有系统地建立起来。保险团的营地大概分为男性营地和女性营地,实际上也有些更加细微的调整。例如女性营地是可以带6岁以下的男童,而且还有一个专门的母子营地是让母亲带着13岁以下的男孩子与女孩子同住的营地。

日益扩大的营地,越来越多的人口。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工作。这么庞杂的工作,最初女性和母子营地完全是游缑亲自负责指导的。

在一开始的时候,灾民还能维持起码的秩序,不过很快,一些不安分的人就开始胡作非为了。对于这些人,保险团下了狠手。陈克亲自组建了一支“内部部队”,对于这些胡作非为的人,抓到之后基本都是私下处死。水灾期间死些人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些偷盗抢劫的人彻底蒸发,根本没人搭理。百姓们虽然好奇,但是无论如何大家都要先让自己活下去。而且好奇心这玩意是要在吃饱喝足之后才能活跃的东西。肚子都填不饱的情况下,周围为非作歹的人消失了,大家只会感到庆幸。天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那里有闲心关心这个?

张秀华对于游缑负责的营地之外的事情并不了解,但是她算是最早加入女性营地护卫队的女子。游缑选人的方法很简单,年轻健康的女性们都放了脚,轮流跟着游缑巡逻。能坚持四天不掉队,不在夜色中惊慌失措的就选出来组成新的队伍。游缑是天足,加上四处奔波,体力也颇为不错。能跟上游缑步伐的确不是什么容易事。张秀华本来就没有裹脚,而且胆子颇大,很快就成为了被选拔出来的护卫队员。而且在之后的工作中表现得很不错,很得游缑的赏识。她这才敢有事情来找游缑。

听到游缑的反问自己为什么要抓人,张秀华真的有些答不上来。

游缑倒没有生气,张秀华这么做完全符合人之常情,哪怕亲人犯下滔天大罪,在自家人眼里依然是可以饶恕的。更何况陈克这次的行动也没有真的要杀人。见自己问住了张秀华,游缑严肃的问了一个问题,“秀华同志,现在在凤台县到底谁才是真正当家作主的?”

“呃?是陈旅长。”张秀华顺理成章的说道。

“不对,陈旅长可不是当家作主的。当家作主的是人民党。”游缑解释道。

人民党现在还没有正式浮出水面来成为公开的政治势力,所以对外没有主动宣传。当然,如果有人问起来的话,党员们也会进行介绍。不过中国的百姓们对于政治结构的理解很薄弱,如果说是某个人当家作主,大家还能理解。但是让对于现代政党毫无概念的百姓们理解人民党,未免太强人所难。所以即便是深为保险团战士的张秀华对人民党也没有什么概念。

游缑之所以提及人民党,也不是吃饱了撑的没话找话。最近陈克布置了工作,七名书记,每个人都要发展五名预备党员。游缑身为女性,工作量加倍,得发展十名女性预备党员。就算是张秀华不来找游缑,游缑也会去找张秀华一趟。既然张秀华主动来了,游缑倒也想趁此机会好好谈谈。

张秀华为人很聪明,见游缑突然提起关于人民党的问题,就知道这肯定是件重要的事情。她也就耐心的听了下去。游缑已经准备了一阵子发言,所以张秀华也能听明白。她这才知道了什么是人民党,什么是保险团,这两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原本对此没有了解的时候,张秀华还不担心,等真的明白了,她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决定抓人竟然不是陈克或者游缑,想说服保险团放人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保险团只是执行了人民党的决议而以。决定抓人是人民党好多人一起做的决定。这就意味着游缑一人说了根本不算。

她壮起胆子问了一句,“游先生,您当时也同意抓人了么?”

“当然,我完全同意抓人。”游缑笑道。

听完这话,张秀华的脸色变白了。她亲眼见过游缑杀过人。知道游缑对于犯罪份子决不客气。

也就是难民营初建,陈克亲自指挥“内务部队”难民营社会秩序的时候,有些知道了厉害,但是贼心不死的人就把主意打到了女性营地身上。当时负责女性营地守门,在营地外面巡逻的都是保险团的男性士兵。随着保险团势力越来越大,工作越来越多的时候,出现了一段时间人手不足的时间。

有些不法之徒就溜进女性营地为非作歹。游缑带着手枪亲自负责女性营地内的夜间巡逻工作。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张秀华亲眼见过游缑杀人。

在一次巡逻中,突然遇到了潜入营地的歹徒。张秀华记得很清楚,平日里面自觉得胆子颇大的自己,听到有人呼救,而且女性营地里面随即开始骚乱的时候,自己第一感觉就是畏惧了。而游缑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就拔出当时张秀华完全不明白是什么东西的手枪冲了上去。

在兴奋,惊惶,恐惧,甚至有些期待的心情中,张秀华看到游缑抬起手,清脆的枪声就响起了。至于后来的细节,张秀华竟然只有一片混乱的印象。唯一能记清的就是闻声而来的男性护卫队抬走了一具尸体。营地里面的女性折腾到大半夜才终于平静下来。

陈克对这次事件没有像以前那样悄无声息的处理。相反,死者被悬尸在男子营地示众。保险团公开宣布,凡是进入女性营地为非作歹的男性,都是处死的结局。也许是因为这次示众,也许是时间长了灾民总算是恢复了点信心,或者是陈克私下加大了打击力度,总之犯罪现象很快消失殆尽。

张秀华对这些内部消息毫不知情,她能记住的就是在夜色中毫不迟疑往前飞奔的游缑女先生。那爽朗的身影刻在张秀华的脑海中。每次回想起来,张秀华都感觉背后的汗毛竖起来。那种果断和勇敢,张秀华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达到了。

过游缑杀人之后,张秀华对游缑更加尊重,再也没有胆子违抗游缑的命令。之所以这次来求情,是因为见到弟弟被抓,她立马就想起了当时处决罪犯的事情。不然的话,张秀华也不敢提及这件事。

“游先生,”张秀华的声音都颤抖了,“这次还是要和以前那样杀人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