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三十一章

徐电实在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能这么快的开始自己的理想——成为现代司法系统的奠基者和建设者。陈克把审判粮仓盗窃犯的任务交给徐电,最关键的是,让徐电筹备根据地法院的工作。这让徐电实在是兴奋的要命。

但是陈克与徐电的谈话,立刻又浇熄了徐电心中的火焰。陈克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徐电同志,你认为政治和法律,到底谁该在更高的地位上?”

徐电是在日本学习的法律,东京大学的法律系当中很是充斥着一些认为法律至上的人物。徐电也深受其印象,在徐电这个法律信徒看来,法律应该作为一切行动的准绳。而陈克的话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徐电的想法基本没洗了。

徐电没有绝望,他仍然试图和陈克通过讨论,让陈克接受自己的想法。没想到陈克居然拿出了一张纸交给了徐电。疑惑的拿起纸,只看了几行,徐电就懵了。这是一份《宪法》。

陈克看着徐电目瞪口呆的把不长的《宪法》反复看了几遍。徐电研究《宪法》字句的态度是如此严肃认真,陈克都有些不耐烦了。他出声打断了法律学徒的功课,“徐电同志,你觉得什么叫做社会上层建筑?”

“社会上层建筑?”徐电一时没有转过来思路,只是迷惑的重复了一遍。

“对,社会上层建筑。徐电同志,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在人民党里面,能够和徐电就法律问题进行真正交流的,只有陈克一个人。陈克对于具体法律条文可以说一窍不通,但是对法律的认识之深刻,徐电可以说从所未见。虽然徐电本人和陈克的观点可以说大不相同,不过徐电还是很喜欢和陈克讨论法律的问题。

“上层建筑是指国家的制度,以及相配套的法律体系。”徐电的回答是陈克在党课上讲述过的内容。

陈克听完这话之后点点头,“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所以统治阶级确立的制度,必然要凌驾于法律体系至上。在这点上,我绝对不会有丝毫的让步。只要我还在这个位置上一天,任何试图建立一个凌驾国家体系之上的法律体系,这种努力都不可能在人民党的控制区内出现。徐电同志,这点请你先确定才好。”

陈克的声音不大,语气也不重,但是徐电绝对不会误解陈克的态度。低下头,紧绷住嘴唇。徐电的内心里面激烈的交战着。对于徐电这个青年来说,他真的希望能够建立起一个独立自主的司法系统。徐电自然不会认为法律系统应该凌驾在国家体系之上,但是他很受三权分立的思想所引导,他觉得司法系统应该能够和其他体系分庭抗礼。而陈克的话,很明显告诉徐电,人民党是要凌驾司法系统的。

看着徐电一言不发,陈克笑道:“徐电同志,我不会让政党或者别的势力凌驾司法之上,然后勒令司法体系去弄出什么冤假错案。如果我有这种念头,那就说明我是不负责任的。我认为我现在是一种负责人的态度,所以我要说的是,这套法律体系到底是为谁服务的。比如说,现在咱们的案子,有人试图盗窃粮库的粮食。被告有了,犯罪行为也有了。那么,这项罪行侵害的对象是谁。你能告诉我么?”

听陈克说完,徐电理了理思路,“呃,既然盗窃的是保险团粮库。那么被侵害的对象就是保险团。”

“徐电同志,在你看来,保险团又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这个……,保险团是人民党的武装力量。”

“人民党又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这……”徐电觉得陈克这话就是绕话了。

“徐电同志,我们来说最根本的问题吧。这次审判,我想问问你,你准备告诉百姓,这些粮食到底是谁的粮食?不说清楚这个问题,这个审判怎么进行呢?”

“……”徐电彻底不吭声了。陈克的问题很简单,可徐电却没有想过。陈克的话里面要标明的意思很简单,这些粮食的归属,决定了这个案子的判罚。而陈克明显不想让徐电向百姓说,这些粮食是保险团或者人民党的粮食。如果这些粮食不是保险团或者人民党的,那么这些粮食该是谁的呢?难道该是凤台县百姓的?如果说粮食是凤台县百姓的,这么凤台县百姓盗窃粮库的粮食,就成了盗窃自己的粮食。这在法理上根本说不通的。

陈克知道这件事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明白,他笑道:“徐电同志,你先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

徐电知道陈克忙,他起身告辞。正要转身离开,却听陈克说道:“稍等一下,你把那份宪法的文件带回去看看。”

徐电离开之后,陈克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革命工作绝不是小说里面说的那样激昂慷慨,相反,革命就是无数细致入微的工作组成的。任何一个细节的不足都将导致各种问题。拥有一个运行良好的体系,那表面的工作就可以看上去非常光鲜。陈克以前也是如此想的,现在他很怀疑一件事,当这些工作完成之后,那些辛苦做这些工作的人真的还对那光鲜体面的表现有兴趣么?至少陈克自己是完全没有兴趣了。

现在陈克每天处理完繁杂的工作之后,满脑子的想法只有一个,“可是干完了!能睡觉了。”他很奇怪自己这算不算是有了“革命者的觉悟”。一切炫耀,显摆,在陈克的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存在。一想起工作,陈克能想到的就是这里有问题,哪里有问题。这里需要赶紧补上,那里需要赶紧补上。新的体制绝对不是一个威力巨大,无坚不摧的体制。在陈克现在看来,新体制更像是一个脆弱的婴儿,需要人民党的党员不断去呵护,保养,调整的体制。

陈克已经确定,现阶段该让同志们放手去做,锻炼大家的能力,深化认识。通过实际工作来选拔人才。但是作为人民党的领导者,在这个时间内,陈克的心理上要承担更大的压力。那些工作不认真的同志就不用说了,工作交给他们那简直是灾难。就算是那些认真工作的同志们,基于不同的认识,以及能力方面的问题,他们同样会出问题。陈克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新出现的问题给解决掉。

这种几乎算是“补救”的工作给陈克一种钝刀在慢慢的切割神经的痛苦感觉。为了让同志们能够尽快地成长起来,陈克必须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哪怕是眼看着他们要犯错,陈克也不能立刻去阻止,得等到事情完毕之后,他才能出来说话。分析整个工作的来龙去脉,到底在哪里犯了错误,有了偏差。

徐电肯定拿不出陈克希望的那些东西,这不是陈克小看了徐电。徐电考虑的问题仅仅是这次审判。而陈克要考虑的则是全方位的效果。审判不仅仅是一次对犯罪份子打击,这更是一次政治宣传,要把新制度宣传到人民中去,让人民理解到在新制度当中,人民和人民党与保险团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民在新制度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工作。政治工作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必须要有人来配合徐电的工作,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名字就是何足道。陈克随即否定了这个人选。何足道也不会分身术,既然决定让何足道到二团担任政委,陈克就没有打算半年内让何足道干别的。

其他几个到现在工作表现优异的同志也一一被排除在外。排名靠前的只有路辉天了。

人民党里面每个人都要工作,这件事路辉天已经能够适应了。路辉天现在也是人民党七位书记当中的一位。路辉天其实很有些危机感在里面。七位书记中的其他六人都算是身负要务,担当军事、政治、行政工作的主要领导。路辉天则与宇文拔都一起负责几个“垦荒旅”的工作,其实就是安排灾民的事物。

宇文拔都是本人,怎么都算是有些人脉,路辉天则是外地人,工作起来就不可能有那么驾轻就熟的感觉了。人民党现阶段主要是掌握八千人的保险团,灾民们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并非主要的经营对象。路辉天现在就是一个大总管的职务。

人数多,事情就多。幸好陈克也没有会认为靠路辉天和宇文拔都两个人的力量就能搞定五六万人的灾民。垦荒团也是军事管理体制,控制灾民的最好办法就是通过食物发放来控制。保险团来负责食物发放,而不是靠灾民自己来组织。路辉天每天的工作就是清点人数,根据保险团的要求,派出队伍参加劳动。参加劳动的队伍,就能得到更多的食物,没有参加劳动的队伍,只能得到最低保障的食物。

保险团不强制劳动,通过食物提供数量的不同,只要肯干活的人就能吃的好些,而那些不能劳动,或者不想劳动的,饿不死就行。路辉天的任务就是通过每次劳动结束之后保险团提供的名单,路辉天把劳动卖力的灾民编到一起。偷懒的编到一起。一个多月来,总算是能够排出一二三等的队伍了。

当然,实际工作绝非说的这么简单。毕竟是几万人的规模,路辉天和不太愿意在一线工作的那些人做做文书类的工作,倒也算是物尽其用。

陈克叫路辉天前来报道,路辉天以为有什么重要的紧急任务,倒也急匆匆地赶来。

“路书记,现在组织上有工作要交给你。”陈克的开场白基本都是如此,“我们准备对那些参与偷盗的人进行公审,要组织群众观看。这件事情你得负责安排一下。”

路辉天不明白陈克到底是什么意思?“陈书记,这次到底要怎么做?杀一儆百么?”

“路书记,一般来说,谁是主持审判的?”

“这个,是官府来主持断案的。”路辉天也不是什么笨蛋,这话一说,他就明白了陈克的意思。“陈书记的意思是,要让百姓知道,咱们人民党才是能断案的官府么?”

陈克点点头,“这只是一个方面,路书记,这不光是断案的事情,有些政治工作,需要大家好好的去完成。这件事情需要你来认真的主持。”

听陈克说的郑重,路辉天知道这任务绝不是小事。能分配倒重要的任务,路辉天心中十分高兴。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保险团的二团多次冲动,在路辉天的配合下开始大抓捕。不仅仅是参与盗窃粮食的人,连带着那些偷鸡摸狗,飞扬跋扈的家伙也纷纷落网。保险团的二团虽然不是什么精锐部队,可好歹接受过训练。纪律性组织性根本不是那些偷鸡摸过的家伙可以比拟的。

加上路辉天负责灾民的调动工作,在他的组织下,灾民劳动队伍行动的时候,路辉天巧妙的通过安排把他们带到了保险团二团控制的地盘上,开始有针对性地抓人。这只是开始,清理了劳动得力的队伍之后,保险团二团又对在营地里面没有参加劳动的那些人当中的犯罪份子来了一次突袭。

那是一个上午,其他队伍都已经出去劳动了。没有参加的劳动的百姓一个个百无聊赖的在营地休息,浑然不知道保险团的二团已经包围了营地,就等信号发出之后,二团就冲进去抓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