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三十章

“我不同意调整人员的计划。”何足道很平静的对柴庆国说道。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柴庆国可能会觉得那人是故意和自己作对,但是说这话的是何足道,柴庆国连这个想法都没有。

“为什么?”柴庆国问道。

“因为这种选拔方式选出来的是你认为善战的战士,而不是真正能打仗的战士。所以我不能同意。”

“那何政委你的意思是什么?”柴庆国摸不清楚何足道的想法。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想建议陈旅长,让庆国你担任二团团长。”何足道说这话的时候,态度镇定。柴庆国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果然,何足道接着说道:“我会申请成为二团的团政委。如果说二团和一团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二团组建时间短,工作时间短。现在再弱化二团,那还不如干脆就把二团裁掉。既然没有裁掉二团的计划,现在就需要尽快提高二团的素质和能力。”

“马上就要打仗了啊?”柴庆国对于何足道绕远路的做法并不理解。直接组建强有力的野战部队不好么?二团训练完毕怎么都需要半年。这半年中二团的基建工作同样繁重。一边打仗,一边种田,铁打的汉子只怕也顶不住。

何足道也很不理解柴庆国的想法,他很奇怪的问道,“柴副团长,打几个土匪,二团干不了么?”

“打土匪肯定没问题,可是以后要打朝廷的军队。新军可不那么好打。”柴庆国答道。

何足道的回答直截了当,“安徽新军又不是北洋新军,咱们保险团也不是义和团。有什么好打不好打的。”

柴庆国想说什么,反倒说不出来。何足道的话没错,安徽新军无论如何都比不过北洋新军,义和团也绝对比不了保险团。不过柴庆国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却说不出问题来。只能如鲠在喉的样子。

何足道并没有想为难柴庆国的意思,看柴庆国红着脸说不出话的样子,何足道身为政委,觉得有必要出来说清楚一些事情。“柴副团长,咱们在这凤台县要站住脚。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让百姓知道,而且支持咱们人民党是这凤台县的领导。按理说,只要咱们主持凤台县分地,就能得到百姓的支持。可是那也得等这一波的粮食种出来才能大规模兴建水利设施。那么我们现在能够维持当前局面靠的是什么?”

柴庆国对于人民党的革命理论研究不是太深,在他的认识当中,人民党党会上反复强调的就是两件事,“分田地,搞水利建设。”对于这样的政策,柴庆国真的没有太多感触。与普通的百姓一样,柴庆国认为这些政策的时间太长。而人民党现在执行的救灾政策,柴庆国认为同样是吃力不讨好的行为。

把自己辛辛苦苦运来的粮食用于赈济百姓,只能保证百姓不饿死。而百姓吃不饱,自然要骂娘。陈克亲自下来压阵之后,特别是士兵委员会运作之后,怨言倒是少了,可是这些怨言全部公开化了。分地,兴修水利,彻底变成了一种承诺。

身为江湖人,柴庆国知道承诺的意义所在。也知道承诺的重要性所在。这种分地的大事,江湖上的兄弟可绝对不敢承诺的。这是关乎人命的事情,江湖上的兄弟们绝对能推就推,即便是真的承诺了,事后也绝对不会真的兑现。

而人民党敢不仅敢承诺,更敢向几万百姓作出承诺。这种事情柴庆国自己就不信,他也知道,凤台县的几万百姓其实也不信的。如果现在不是吃着人民党的,喝着人民党的,只怕早就要闹翻天了。

“何政委,咱们别说这些虚的。把内外勾结的那些王八蛋给干掉才是实的。至少杀一批,百姓就知道厉害了。不然的话,他们还真的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若是以往,柴庆国这些话必然说的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现在,柴庆国说起来真的是平淡似水。并不是他对杀人失去了兴趣。消灭土匪,砍下脑壳来挂在旗杆上示众,本来是很有效的立威手段。问题是人民党提出了分地这样的政策,比较起来,杀人立威的效果根本不足以挽救食言的损失。

何足道没有混过江湖,真的不太理解江湖豪杰的想法,但是柴庆国这样违和的感觉,他绝对能够察觉到,“柴副团长,都是革命同志,你能不能说说真心话。到底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柴庆国比何足道年纪大不少,经历的事情更多,听何足道如此讲,他觉得何足道实在是太嫩了。可是毕竟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现在不给何足道说清楚的话,何足道如果卡住不放,柴庆国的计划也根本无法推行。咬咬牙,柴庆国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何政委,你真的觉得分地这事情能成么?”

“当然了。”

对于何足道的坚持,柴庆国也不再生气了,他笑道:“那你就不想想,分地的时候,到底能引出多少事情?就算咱们头拱地的把水利建好了,地也分了,百姓可不领咱们的情。到时候得有多少官司,你就不想想么?”

柴庆国的想法何足道也不理解,他奇怪地问道:“等到分地的时候,百姓找咱们打起官司,不就证明百姓认为咱们是能够处理官司的人了么?咱们保险团不就是凤台当家作主的人了么?这有什么不对,难道百姓打起官司找满清的衙门去?”

“你就是当衙门,也得有自己的铁杆吧?”柴庆国觉得何足道的幼稚令人发指。

何足道认为柴庆国觉悟太低,“我们是人民的军队,百姓的子弟兵,有啥铁杆不铁杆的?现在人民不信我们,我们就要通过工作让百姓来相信我们。咱们现在组建一堆打手,那咱们和张有良有啥区别呢?”

这话道也算是堂堂正正,柴庆国根本无法反驳,但是他一点都不服气。“说理我说不过你,不过你要说百姓不想着给自己多弄点,我是不信这个邪了。你说文青不想给自己捞,我信。你何政委不想给自己捞,我信。你说百姓不想给自己多捞点,打死我都不信。”

听了柴庆国的话,何足道已经明白了柴庆国的真实想法,“刀把子谁都不想落到别人手里面。这个没错。如果把刀把子给别人,那叫太阿倒持,授人以柄……”

柴庆国没好气的打断了何足道的话,“我没读过书,别给我说这文绉绉的话。”

何足道也有些生气了,他神色严肃起来,“柴副团长,现在咱们保险团里面的战士干的这个活,有多辛苦?你是知道的。如果百姓们真的不信咱们,不信咱们将来真的会分地,会让大家人人有水浇地,没有将来的盼头,战士们凭什么这么卖命?柴副团长,你现在弄出一堆打手,你敢用这打手去吓唬百姓试试看。保险团立刻就散了。你若是不用这些打手,用这些所谓铁杆去吓唬百姓,那还不如不组建。能不能打仗,拉出去一打就知道了么。好好的训练,打仗前做好准备,这比什么都强。”

说起理论来,柴庆国实在不是何足道的对手,但是柴庆国对于百姓态度并不太相信,这是义和拳运动中给柴庆国留下的深刻印象。虽然柴庆国一度觉得陈克的人民革命“很有搞头”,实际操作中才发现,人民革命居然是自己这些“当官的”要给百姓作出这么多奉献,自己除了吃苦和劳动之外居然一无所得。柴庆国甚至觉得陈克在北京的时候是不是在忽悠啊。

会议不欢而散,出乎柴庆国意料之外,何足道竟然真的找到了陈克,要求自己出任二团的政委,而且建议由柴庆国出任二团团长。陈克当然同意何足道出任二团政委,对于柴庆国的任命就有些不太赞同。但是现在毕竟是让同志们放手工作的阶段,以何足道的声望,柴庆国现在倒也未必敢公开对抗。

军委开了个会,讨论结果是让何足道出任二团政委,柴庆国担任二团的代团长。代团长柴庆国接到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肃清治安,平息匪患。

何足道不愧是陈克的学生,出任二团政委之后,何足道立刻开始参加二团的士兵生活会议,上任第一天,参加一营一连的士兵生活会议上就直截了当的提出了任务,“同志们,最近针对保险团粮库的偷盗事件越来越多。组织上有了决定,要整肃治安。部队的同志们近期除了日常工作之外,还要负责治安工作。打掉这些匪患。”

柴庆国知道自己干不了政工工作,他干脆就跟着何足道一起参加会议。听何足道这么说了之后,柴庆国只觉得一阵蛋疼。盗窃团伙摆明了是其他几个“垦荒旅”里面的人干的。“垦荒旅”说白了就是难民营,保险团在垦荒旅当中通过食物分发来进行运作。现在主要工作是针对359旅一团这支核心部队进行建设。何足道要来开拓二团工作,这本身就是在玩命了。

二团新兵比例高达95%,虽然纪律方面也算是能过得去,但是柴庆国坚信,这些新入伍不过一个月的战士肯定是支持本地人高过支持人民党的。说真的,二团能维持纪律,在兴建水利的工作中居然能坚持下来,柴庆国真的很有些意外。若是换了义和团的那帮兄弟,造就起来造反几次了。

果然如同柴庆国所想,战士们的神色中没有太多热情。虽然吃惊,却并不意外。

“这些人来偷东西,未必是到了饿死的地步。但是,他们每次来偷东西,都会弄坏不少庄稼。光这些庄稼长成之后,就能多出多少粮食?我也不知道咱们凤台县的百姓们,以前抓到这种人是怎么收拾他们的,这就想来问问大家。”

战士们先是无语,却也不知道是谁先叹了口气。

“大家有什么说什么,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都说么。”何足道问。

还是没有人说话。

“我知道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大家觉得面子上下不去。但是大家想过没有,这粮库里面的粮食都是给百姓们吃的。大家现在都饿成这样了,怎么经得起再这么折腾?他们现在已经糟蹋了这么多粮食了,现在糟蹋了多少粮食,冬天大家都要少吃多少粮食。若是丰年就不说了,现在是灾年,我们不能让他们继续这么祸害大家了。”

战士们依然不肯说话。

何足道不气馁,“同志们,咱们保险团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了,有什么就大胆的说。咱们不搞什么秋后算账。”

过了好一阵子,才有战士说道:“何政委,咱们若是抓到了人,准备怎么处置?”

“我们现在不是要处置这些人,我们现在是要保住粮食。”何足道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会场的气氛挺沉重的,终于一位看上去得有四十多岁的战士说道:“何政委,别说是灾年,就是丰年,有这么糟蹋粮食的,抓到就是一顿狠打。灾年,打死了也不稀奇。”说完之后,战士叹了口气。

“我知道大家不想出人命,好歹是条命。熬过水灾活到现在不容易,就这么给打死了,总是不合适。现在是不能让他们这么干下去。我话说头里,抓住这些人,不让他们继续糟蹋粮食是咱们的目的。他们的死活就放在大家的手里。不是我何足道说这些人得死,抓住他们之后就杀他们。要是大家一致要他们死,那他们就得死。不然的话,把他们抓起来干活,补偿出他们糟蹋的粮食。大家觉得这样行不行?”

“真的么?”战士们对这样通情达理的做法很是怀疑。

“何政委,不是抓到他们之后杀头立威?或者打的半死,然后枷起来示众?”

战士们知道,在这种灾年里面杀人可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这也是很多小贼混在难民里面,但是不敢胡作非为的原因。水灾期间百姓基本上都是赤贫,没什么家当。但是眼看着水灾后生活平静了,这帮人就蠢蠢欲动。

“同志们,我想问问大家,这第一波收成也就是这一两个月的事情。大家到底有什么打算呢?”

这话一出,战士们你看我我看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二团新兵比例极大,二十个人里面就得有十九人是新兵。一团好歹有着老部队的自觉,参加了救灾,参加了攻打岳张集的战斗。上上下下都感觉是人民党的“自己人”。这种自我认知在二团里面就很淡薄了。

何足道这么一问,战士们你看我我看你,那个四十岁的战士终于说话了。“我入伙咱们保险团,第一呢,吃的多些。第二呢,也图个保障。以后分地不会被欺负。说起来以后的打算,我是打算让家里面分上地。好好种地就行了。都这年景了,我也没有什么打算。托了咱们保险团的福,我家上下七口,到现在才死了一个。这眼瞅着也要有收成了,今年不会饿死。这就行了。”

有人带头,战士们情绪虽然不高,倒也挺稳定。毕竟大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水灾的时候为了活命,什么都能干。眼瞅着现在粮食长出来了,大家自然而然的就恢复了旧有的习惯。以稳妥为上。中国百姓就是这么务实的百姓,什么都不如手里有粮来的实在。

而且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偏偏就特别保守起来。谁也不肯惹是生非,万一闹出了什么事情,眼看着能到手的粮食没了着落。寒冷的冬季可不是能够轻松度过的。没吃的,绝对是要人命的。

“何政委,你不用担心,我们肯定好好干。一定要把今年的粮食种好。”这是说得最多的话。

看着这些战士,何足道很感动。大家为了生活下去,劳动的有多辛苦,何足道是非常清楚的。

“同志们,保险团是咱们百姓自己的队伍。种出来的粮食,一定是让大家来吃的。不会让干部们吃的多,战士们吃得少。有一颗粮,大家就一起吃着一颗粮,有一把米,大家就一起吃这一把米。只要咱们保险团还在一天,这个规矩就不能破了。就不会有谁吃的比别人多,也不会有谁吃得比别人少。这点大家绝对不用担心。”

这是保险团一直以来的宣传,也是保险团一直以来的坚守。战士们对此有着切身的体会。

“我们这次要抓坏人,是因为这些坏人糟蹋了庄稼。这些庄稼不是陈旅长的庄稼,不是我何足道的庄稼。而是咱们整个保险团的庄稼。这些坏人就跟老鼠一样,今天糟蹋点,明天糟蹋点。咱们有多少粮食经得住这么糟蹋啊?同志们,咱们经不起这么糟蹋。”

战士们都不傻,何足道说得这么在理,接下来对这些坏人的打击也将是决不留情的。而且何足道势必要战士们举报这些人。最重要的是,战士们中间不少人还真的知道这些坏人都是谁。

有些战士已经决定举报了,而有些战士则有着各种顾虑。

何足道并没有着急着询问更多情况,他现在需要的是熟悉情况,到各个连队里面走一圈。所以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何足道又谈了几句之后,居然就离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