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二十九章

保险团的粮库可以说是现在凤台县守卫最森严的场所了。陈克在确定粮库位置的时候,就它定义为保险团未来农场粮库。想要直接攻入保险团的粮库,需要歼灭整整一个连的粮库卫队。而这是最后一道防线。想与粮库卫队交手,就要连穿过两个营的耕种区。中间还要几路哨卡。如果没有通行证,无论你是谁,都不能随便进入保险团359旅的控制区。

入夜,随着保险团的熄灯号吹响,劳累了一天的战士们都睡下了。又过了一阵,在保险团土地外的一个小土丘后站起十几个身影。

“赵大哥,这么去没事吧?”有人低声问。

“没事。保险团不敢杀人。上次抓到的几个,不都放了么。”被称为赵大哥的那位低声说道。这种保证看来其到了效果,其他的人不吭声了。

光听这话就知道,这人对保险团的研究颇深。保险团的确不暴力对待百姓。即使那些打了粮库主意的本地百姓,保险团也不会打骂,仅仅告诉被抓的人,这粮仓里面的粮食不仅仅是保险团自己吃,还要分给凤台县的百姓吃。这些来盗窃粮食的家伙,没有必要糟蹋分给百姓的粮食。然后就把人放了。

“咱们再往前走一段,那些哨兵们也是要换班的。在他们换班的时候,咱们溜过去。”赵大哥低声说道。

一般来说,这些小贼们应该能够潜入到距离粮库很近的地方才是,不过现在是灾年。为了找口吃的,百姓们可不太管这能吃的是已经完全成熟的庄稼,还是刚长出来的庄稼。

保险团沿着自己控制的土地布下了巡逻队,虽然从以前的经验看,盗窃粮库不成,被抓的结果也不是那么坏。但是大家还是觉得小心为上。

普通百姓种植的土地上,水稻占了三成,其他的是土豆和红薯,保险团这边就不同,所有土地上种植的都是土豆和红薯。陈克的算计倒是很精明,保险团自己是可以从外地买到大米和麦子的。但是灾区这边需要的是首先是不饿死人,而不是吃的多么精美。所以保险团自己种植的都是产量大的土豆和红薯。

以赵大哥为首的这些人并不知道这些,他们一个个站起了身,穿过田地往前走。已经没人敢走小路了,被抓的都是走的小路。这些人觉得自己有必要吸收前辈的经验教训。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保险团比他们更加注意吸收经验教训,这帮小贼刚穿过保险团的土地没多远,突然听到有人喊,“口令!”

这班人一怔,他们从没有听过“口令”这个词,完全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又是一声警觉的呼喊,“口令!”

小贼们当然给不出口令。保险团的暗哨立刻吹响了哨子,尖锐的声音在夜色中传得很远。很快,就有巡逻队往这边赶来。

比体力,比对道路的熟悉,这些小贼远不是保险团巡逻队的对手。从他们开始逃跑,到全部被抓,只花了不到十分钟。让这些小贼们感到失算的是,他们挨了保险团的战士们的打。巡逻队的队长怒气冲冲的上来给每个小贼先来了一脚。“你们来偷东西也不走路,你们知道踩坏了多少粮食么?”巡逻队的队长吼道。

“我们饿!”有人哭道。

巡逻队长听完这话,怒火根本没有平息,相反倒加倍的燃烧起来。他上前又给了声称饿的家伙补了一脚。在小贼吃痛的喊叫声中,队长骂道“你踩坏的庄稼够你吃一个冬天了。你还饿?你真饿还有力气做贼?”骂完了依旧不解气,队长又给那个小贼来了一脚。

“队长,这些人怎么办?”

“怎么办?杀了吧。”巡逻队长直接撂下了这句话。如果是前一段,巡逻队长还没有这么大怒气。那时候庄稼种下去不久,巡逻的范围远没有现在这么大。而且那时候保险团都在劳动挖沟,只用干好自己的事情,保卫粮库就好了。

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虽然最艰苦的挖沟工作完成了,但是身为巡逻队,巡逻范围却一扩再扩。以前大家只要保护粮库就行,现在还更要保护庄稼。这些小贼们逃命的时候只觉得能逃出去就行,根本不管脚下是什么。方才就是如此。巡逻队长恼怒之下才说出要把小贼杀了的气话。

却没想到旁边有战士迟疑地问道:“杀了之后埋到哪里?”

这句话彻底打开了战士们的思路,大家议论纷纷。

“咱们有纪律不让随便杀人吧?”

“偷偷杀了,谁知道?”

“把他们杀了之后,尸体手里塞把刀,就说他们要行凶。”

“那还不如挖坑埋了,至少能肥肥地。”

各种如何杀,杀了之后推脱责任的讨论蜂拥而出,说的人其实知道自己不可能这么做,可不说说这些狠毒的话,实在是于心不甘。

可听的那些人却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远没有那么危险,一边被绳捆索绑,而传说中不打人的保险团照样打了人。现在听这班人说要怎么杀自己,胆小的盗贼们甚至开始哭泣了,脑子灵活些的盗贼开始求饶。

听着这些的盗贼们哭泣和求饶的声音,巡逻队的心情别提多舒爽了。大家无论如何都不会乱杀人,只是心中有口怨气而已。巡逻队长甚至在考虑,明天干脆就沿着地界通宵行走巡逻好了。虽然辛苦些,不过也辛苦不了太久。到了11月份,粮食总是要收的。满打满算也不过两个月。作为保险团的老战士,巡逻队长已经养成了一些保险团的习惯,“甘于吃苦”,“不怕辛苦”。只要能够最大成效的达成目的,保险团的战士就不该怕吃苦。

也就在此时,一个小贼的哭喊中透露出来的消息引起了巡逻队长的注意。不过他没有动声色,只是上去随便找了个小贼踹了一脚,“现在求饶晚了。早知道害怕,就别来偷东西。”一边说,一边抓住方才那个说了有趣话的小贼。“走,把他们带回去。”手臂抓住小贼肩头的时候,巡逻队长很明显感觉到小贼的肩头颤动了一下。

华雄茂是被叫醒的时候正是深夜,他知道没有要紧事,保险团里没有人敢在此时叫醒自己,果然巡逻队长带来的消息让华雄茂残存的睡意顷刻间消失了。巡逻队长又带了人证过来,反复询问对比了这几个人的供词,华雄茂大概有了自己的判断。

等盗窃现行犯被带走之后,华雄茂发布了第一道命令,把柴庆国副团长叫过来。

“什么?根据地里面有人勾结外面的土匪,准备打劫咱们?”柴庆国难得的对这个消息有着质疑。在他看来,保险团这么辛苦,根据地的百姓没有感恩戴德就已经是很没有良心的表现了。至于勾结外人袭击保险团,这完全超出了正常的道义范畴。

“我想让庆国你带队解决这件事。”华雄茂说道。

柴庆国认为很有必要来解决这帮小贼。可是转念一想,这件事随便找个连长只怕都能做好,为何要找自己来做?他又开始疑惑起来。

“华团长,让我亲自负责此事,只怕是牛刀杀鸡。”柴庆国说的倒是很婉转。

华雄茂一听这话就知道柴庆国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他问道:“陈旅长现在要咱们准备打出去,庆国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柴庆国说道。

华雄茂得到了准确的答复,这才说了下去,“我觉得现在需要专门调整部队,有些部队可能要经常打仗。有些部队很可能经常不打仗。把能打仗的都给调集到一个部队里面去。”

柴庆国的近期目标是二团团长,但是他也知道想达成这个目标困难重重。在柴庆国看来,陈克在人民党当中的影响力虽然足够大,但这是建立在多个人民党重量级人物的倾力支持基础上的。但是陈克在保险团当中的力量已经是绝对一言九鼎的地步。军事第一人华雄茂与政治第一人何足道是陈克的铁杆,而陈克在战士当中的威望也超过华雄茂与何足道。军官阶层一直在陈克的亲自领导下工作,也都很服气陈克。如果柴庆国想成为二团团长,那就必须得到陈克的首肯。

现在华雄茂交给了柴庆国任务,如果干得好,不是没有机会成为二团团长。不过柴庆国不是很服气华雄茂。在他看来,华雄茂的军事才能并不出色,至少没有展现出任何令人佩服的地方。

但是保险团讲究的是功绩和出身,华雄茂到现在始终没有犯错。攻打岳张集也好,扩军也好,包括不久前制定安徽新军的返乡任务也好。陈克领军,华雄茂作为团长也算是尽职尽责。工作没有可挑剔的。

虽然担心自己的努力有可能被华雄茂摘了果子,不过柴庆国最终还是表示同意出面负责组建能够进行野战的部队。

既然柴庆国表示同意负责这个工作,华雄茂做了安排。“就把一团一营作为拳头部队来培养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