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二十章

与蒲观水同来的安徽新军士兵见到蒲观水副协统对陈克都如此尊敬,自然不敢造次。他们在蒲观水的带领下列队接受了陈克的检阅。简单检阅仪式的背景音乐是凤台县士绅们组织的鼓乐队演奏的民俗乐曲。

新军士兵们还真的没有被地方父老如此迎接的待遇,他们一个个有些局促,又有些得意洋洋。前来欢迎的士绅也没见过如此多的朝廷正规军到达这凤台县。更不用说带队的居然是一位副协统。他们也有些战战兢兢。

简单的欢迎仪式结束之后,陈克领着蒲观水他们前往保险团的军营居住。蒲观水知道陈克肯定要和他长谈,便以路途劳顿为由谢绝了几个士绅凑上来提出的邀请。

安顿好了新军士兵,蒲观水带着巴有工等主要军官与陈克一起到了会议厅。人民党的主要干部们也都等在这里。

互相介绍的流程被简化到极点,保险团和新军的编制完全不同。新军这边是镇、协、标、营、队、排、棚,各级军官名称是协统、标统、管带、队官、排长和正副目。保险团是旅、团、营、连、排、班。官名是旅长、团长、营长、连长、排长、班长。新军的军官倒是大概明白了保险团的官名,保险团的军官们对新军的官名却很不理解。所以基本上就是自保性命官职。

“我代表人民党,代表凤台县的百姓,代表保险团欢迎新军的兄弟们到我们凤台县来。”虽然陈克在21世纪也不喜欢被人代表,不过在1906年,他理直气壮了代表了身后的几万人发言。

新军的军官对于陈克这么自作主张的代表几万人并没有任何反感,相反,如果陈克没有这么说,反倒会让他们感觉有问题。听了陈克的欢迎词,众人要么一笑,要么静静的继续听陈克往下说。

陈克向远处的宇文拔都招了招手,这才接着说道:“客套的话我就不说了,这次我们请大家来,是请大家来当先生的。新军的兄弟们沿途也看到了灾后的惨状。我沿途之上大家救了不少百姓。这几百的百姓,我们凤台县也能安置。但是我们凤台县自己也有几万人正在抢种,这抢种是门学问,不少东西还得诸位新军的兄弟教给我们才行。”

话音一落,就见宇文拔都和几个保险团的战士一起抬了一张大桌子过来,桌子上面摆放了一个沙盘。这是凤台县的地形沙盘,因为极度合格的测绘人员,所以做的颇为粗糙。安徽新军里面搞测绘地图的军官们脸上登时有了轻视的意思。陈克扭头看了看何足道,只见何足道也盯着那几个军官看。见陈克看向自己,何足道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注意到那几个人。

陈克这才站起身,拿着教鞭指点着沙盘。“在这片平原上,我们要开辟一个大型的农场。工程设计人员虽然缺,但是有。搞具体测绘的人员我们没有。请大家来,一方面得劳烦诸位帮助我们测绘,另一方面,也要请大家带徒弟。”

时间紧迫,陈克根本没有客套。直入主题。蒲观水就算是留在凤台县不走,也顶多停留两个月。这两个月内,保险团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陈克的知识虽然又超前又丰富,可是他的知识是建立在对已有的工业体系使用上,与1906年之间有着深刻的鸿沟。迈过这个鸿沟,需要的就是无数的近代技术和知识才行。陈克顶多知道要学什么,却不知道这些知识的具体内容。他这才力邀蒲观水带着安徽的技术兵种前来。

蒲观水对于陈克急切获得知识的念头好像并不在意的样子,他问道:“文青,你方才所指的这些地区,全部控制住了?”

“没错,这些地区我们说了算。”陈克回答的斩钉截铁。

听了这话蒲观水沉默了一阵,接着问道:“你准备让多少人来学测绘。我手下359旅的所有军官都要学习测绘。而且还有一个工兵连两百多人,会专门跟着你们进行学习。”

听了这话,安徽新军的军官们都是脸色微变。陈克的手笔也算是够大,一个旅有多少军官,安徽新军的军官并不知道。但是两百多人的工兵连都要来学测绘,这数量还真的把安徽新军的军官给吓住了。要知道,安徽新军的测绘力量极弱,哪怕是蒲观水到了安徽之后强化了这些技术兵种,半年多的强化训练,到现在能拉出来的测绘人才也不过二十人。陈克一出手就是二百多人,十倍于安徽新军。这份信念就让这些新军军官感觉有些后背发凉。

蒲观水盯着陈克,沉声说道:“我带来的可不仅仅是测绘兵,炮兵,通讯兵,还有负责基础军事训练的军官能带来的我都带了。文青准备让这些人教什么?”

“359旅八千人,可教的人多了。对于教官,我只嫌少,不嫌多。”陈克回答的干脆。

陈克表态干脆,蒲观水也不废话,他转头对军官们说道:“你们有什么要求没有。先说。”

军官们对视了一阵,却不怎么敢开口。

“文青还有在座的诸位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可担心的。要说就直说。”蒲观水严肃的说道,“莫等到开始教课之后,你们再有什么想法,反倒不美。”

话音刚落,一个年轻的队官就站起身来,“蒲大人,我家就在凤阳,我想先回家看看。”

新军们的薪水虽然还不错,但是除了中高级军官之外,低级军官极少有人能把父母妻子接去安庆,众人看到水灾这么凶猛,对家里面的担心日甚一日。好不容易能够跟着蒲观水出来,这些人自然希望能先回家看看。

对这年轻军官的要求,蒲观水不置可否。他问道:“还有其他人要回家么?”

军官中随即又站起几人要求回家。蒲观水的视线在他们的脸上扫过,没有一个军官避开蒲观水的眼神,他们都认真地回望着蒲观水。

“文青,若是你这里多出一千口人来,你能养得起么?”蒲观水转头问陈克。

“只要观水帮我一个忙,莫说一千人,五千人也养的起。”陈克笑道。

“文青要我帮什么忙?”

“水灾时期,各路的关卡都基本废了。我们冒雨运粮倒也算是畅通无阻。不过最近关卡又都恢复起来。劫夺粮食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我们还有一批粮食没运进来,所以想让观水你帮忙带队。”

听陈克说完这个要求,蒲观水点点头,“这个没有问题。不过我也有件事想请文青兄帮忙。既然你已经有了八千人,不妨借调些人给我,让他们和这些要回家的兄弟一起去,若是这些兄弟的家人在当地过不下去,就帮着他们先来凤台县。你觉得如何。”

“当然可以。”

两人顷刻就这么拍了板,参加会议的安徽新军军官们一个个面露喜色。新军里面跟着蒲观水走的,都是家里面没什么势力的。那些有势力的大地主子弟,要么不肯当兵,就算是当了兵,也都和新军的其他旧势力走的很近,根本不搭理蒲观水这信来的人。所以安徽虽然围子遍地,但是这些军官们的家族可没有张有良那种实力。水灾一过,日子肯定很惨。新军军官们到了凤台县,虽然没有来得及细看。但是凤台县给大家的普遍感觉是,这里并不像是造过灾的样子。只是瞅着有些萧条而已。这大灾之年,仅仅显着萧条,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而且方才陈克与蒲观水的对答,只要蒲观水出马,肯定还能运来一大批粮食。把家人接来凤台县暂住,生计上绝对不会有问题。更何况还有人帮忙,这可就更好了。

虽然有些士兵感觉陈克与蒲观水这么一唱一和,有些怪异。不过着大灾之年本来就不正常,只要能让家人活下去,怪异又能如何。

蒲观水也不管大家的感动,他说道:“你们去把众位兄弟集合起来,问问谁要回家。家都在哪里。我和文青兄好策划怎么安排人。”

新军军官们应了一声,一起出门去了。蒲观水看他们走远,这才说道:“文青兄,我在这里顶多留两个月。就算是给你留些人,也顶多留三个月。要学什么你可要抓紧啊。”

陈克笑道:“这个是自然,我不会辜负了观水兄的苦心。”

新军的官兵听说蒲观水放他们探家,同来的一百官兵里面,倒是八十二个人都要求回家看看。这通调查和安排忙到半夜。

第二天一早,陈克他们就带着新军官兵前往位于岳张集的保险团营地。一路之上,只见两边沟渠纵横,不停旋转的简易水车把沟渠中渗出来的地下水铲入排水槽。大片的人在泥泞道路两边新开辟的农田里面耕种。

新军士兵大多数来自农村,一看这个情形就能看出门道来。在各地都哀鸿遍野的时候,凤台县居然率先进性到了恢复生产的阶段。现在不过是八月,只要老天爷开眼,不再普降大雨,种出来的粮食怎么都能熬到明年夏收。

正赞叹间,却见前面有一副巨大的画钉在一个高高的架子上。走进一看,却是一副风格奇特的画。里面是一副新军官兵能够理解,但是有完全不能理解的农村风情。

陈克笑道:“诸位新军的兄弟,这是明年后年两年里面,凤台县要建设成的模样。在下既然在凤台县,就要造福一方。”

新军官兵看着画上那一望无际的平坦农田,再看了看眼前那满是劳动的人群,但是高低不平,起伏不定的土地。不少人觉得陈克这话未免太过于吹牛。

陈克看出了众人的心思,他笑道:“诸位兄弟,我们之所以要让大家教给我们测绘,就是要先测出到底该平整哪里,挖多少土,填多土。计算出这些之后,再算出来需要多少人力才能完成这些工程。安排这些人力需要多少粮食,多少钱。这样才能把事情办了。这和打仗没什么区别,都得先计算。”

巴有工听陈克前面说的倒是很有道理,听了最后一句忍不住笑了一声。

对这意义不明的笑声,陈克没有回应。倒是旁边的蒲观水问道:“巴管带,你笑声什么。”

“我没想到陈先生居然也懂打仗。”巴有工连忙回答。不过接下来,巴有工问陈克:“陈先生,你说保险团有八千之众,却不知有没有辎重营。”

巴有工觉得陈克这人说话很吹嘘,而且陈克的吹与别人不同,看着倒还真想模象样的。但是怎么听都不靠谱。别的民政上的事情,巴有工也不好插嘴。但是陈克一说到与军事有关的事情,巴有工实在是忍不住了。

陈克知道巴有工对保险团很是怀疑。“我们这里不叫辎重营,叫做后勤部队。我有一个后勤营,一千人专门来负责后勤工作。这还不包括船队的战士。”

巴有工听着这话,将信将疑。“陈先生,你不会把辎重营和工兵营闹混了吧。”

“巴管带很是熟悉军务。我没有闹混,我们还有一个专门的工兵营。也是一千人。”陈克笑道。这还是陈克没有向巴有工交底。历史上的359旅在南泥湾开荒种地,可以说人人练出了一身工兵的本身。陈克之所以把自己的第一支部队也命名为359旅,也想用“后世”的名号给自己增加点运气。至少能不断提醒自己359旅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巴有工毕竟是四十岁的中年,他知道再说下去就要伤了和气。陈克这么说,他也就是嘴一闭,认了。

倒是旁边的一名新军年轻军官问道:“陈先生,你要是真的按这图里面的样子建设了新凤台县,这地怎么说?”

“地我会分给大家来种。”

“哦?那若是我家人到了凤台县,能不能分块地来种?”年轻军官登时就有了兴趣。问完这话,他又觉得这话不太合理,连忙加了一句,“我们可以交租的。”

这句说完,又觉得还不对,年轻的军官问道:“不知道这边的租子多少?”

看着年轻军官那期待的神色,陈克笑道:“现在这地归我们保险团来管,今年不交租。明年的话,地租是三成。”

“什么?三成地租?”年轻军官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陈克。安徽就从来没有这低的地租。不过那军官转念一想,应该是陈克对这些新军军人特别优待才是。

其他军官和士兵听到这个话,也都来了兴趣。他们纷纷询问陈克这话可否当真。

陈克解释道:“我没有任何必要骗大家。我说收三成地租,就收三成地租。”

“那我们能不能买地?”有新军军官问。

“地如果分了,那自然没有买卖的道理。不然的话,那岂不是明摆着让我们保险团自己大捞特捞么?这种事情我们可不干。”

“陈先生,你说保险团有八千人。可你只收三成地租。我看你们可未必能吃饱啊。”巴有工忍不住又发难了。

陈克笑着答道:“我们保险团自己也分的有地。我们自己养活自己,所以这三成租并不是收来给我们的。”

巴有工听了这话,真的有点莫名其妙了。陈克这个人所作所为和巴有工见过的地方豪强完全不同。如果陈克说的是真的,这凤台县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巴有工怎么都想象不出来。

一众人接着往前走,只见新苦劳作的百姓和身穿深蓝色衣服的保险团士兵们到处都是。普通百姓劳作的都是些平常的农活。而挖沟,填土,运送物资这些繁重工作的,大多都是保险团的战士。

巴有工这次倒是忍住了,他左看右看,直到确定自己的确没有搞错,这就想开口。但是自己几次开口都没有能占什么便宜。陈克这个人好像根本不会因为别人针对自己而生气一样。可是这样本来应该让人心生好感的作风却让巴有工格外的不满。其实他对陈克的不满已经很是有几天了。从蒲观水对陈克那莫名的信赖开始,巴有工就对未曾谋面的陈克有些不满。见到了训练有素的保险团船队,见到年轻却精明强干的何足道。见到灾年里面居然能够靠自己坚持的凤台县,以及遇到的种种本该让人钦佩陈克的事情。巴有工对陈克的感觉却月来越差。这种心情让巴有工自己都觉得奇怪。

可想看到陈克作难得心情是如此强烈,巴有工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陈先生,我看着干活最辛苦的都是保险团的人吧。”

“没错。”

“当兵吃粮,天经地义。可我看你这里,当了兵不仅自己要种粮。还要干最重的活。那这些人当了你保险团的兵,这是图啥呢?你凭啥让这些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干呢?”

“你凭啥”这三个字一出口,巴有工心里面突然豁然开朗。他终于找到了对陈克不满的原因了。陈克凭啥让身为安徽新军副协统的蒲观水如此尊敬,凭啥能够拥有一支精干的船队,凭啥能够在凤台县拥有如此的实力和地位。这个一身深蓝色短衣,留着“和尚”一样短发的青年,凭啥就能有着一切巴有工都没有的东西?巴有工有着强烈的不解,有着强烈的妒忌。

陈克并不知道巴有工的心思,他笑道:“我们保险团分了好大一片地,如果不多干些活,多给百姓造点福。百姓怎么可能服我们呢。至于这些人凭啥跟着我干。因为我们保险团是百姓的队伍,是百姓的子弟兵。就这么回事。”

听到这个回答,巴有工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克。仿佛看着一头从未见过的怪兽。

“陈先生说的是保境安民吧。”旁边的一位新军军官插话了。

“不是。保境安民是我们领着百姓做事。而在这凤台县,最大的既不是县令,也不是我们保险团。我们保险团是人民的军队,是给人民做事的。”陈克第一次向其他军事组织的成员阐述保险团的政治立场。而结果倒真的有些出乎陈克意料之外。听了陈克的话,安徽新军的官兵既没有哄堂大笑,也没有问东问西。他们只是有些困惑的沉默了。

到了保险团的旅部,陈克让华雄茂安排保险团士兵与安徽新军的士兵共同返乡的事情。趁着其他新军官兵不在身边,陈克与蒲观水又碰了个头,陈克问道:“观水,你在安庆的这段时间。知道徐锡麟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