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莫道前路无知己 第九章

保险团的军营很大,依托了码头附近的空地,足有几十亩地。操场自然也足够大。陈克与柴庆国在远离别人的地方说话,完全不用担心被窃听的问题。

“庆国,我知道你很辛苦。我也知道你也一肚子怨言。这是我做得不够,因该给大家多谈谈心里话,应该好好给大家讲讲咱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这么闷着头干,大家肯定不满意。”陈克的话很诚恳,这不是他的客套,而是随着与地主们的谈判越来越接近目的,陈克已经有了初步完成根据地建设的把握。在这个时候,陈克终于认为可以向同志们谈一谈真正的革命到底该怎么走了。

柴庆国一听说开会就头痛,人民党的会议实在是多,布置工作,总结工作,发动群众,鼓舞士气,屁大点事都要开会。如果只是分配任务倒也罢了,最让人难受的就是政治学习,净讲些听着有理,实际上一干起来就完全走样的事情。那些轱辘话一个坑套一个坑,让人觉得云山雾罩的。

“文青,与其开会还不如给大家多添点肉吃。对了,咱们的养猪场现在也该差不多了吧,现在下头怨声载道,你开会还不如抬几头猪去给部队吃。那比啥都强。”柴庆国说道。

“哈哈,把主意打到养猪场上了。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和华雄茂商量好了,他给我这么说,你也来这么说。”陈克大笑起来。

柴庆国其实只是随口一说,在他的造反经验中,最能鼓舞士气的就是吃肉喝酒。每次要打仗之前,肯定是一顿好酒好肉。特别是那些心腹骨干,更要招待好。人民党和保险团完全是反其道行之,党员干部们的伙食与战士没有任何区别。再加上现在是灾年,那伙食清汤寡水,人人肚子里面一定点油水都没有。前些日子里面劳动不多,大伙还能顶得住。现在突然就开始大干,劳动强度这么大,战士们的身体是真的受不了。一个个汗流浃背,那都是虚汗啊。

“文青,农忙时节地主招待短工,顿顿得有酒肉,没酒肉短工不给你好好干活。甚至你连雇短工都雇不来。咱们现在干得活比农忙都忙,按战士们所说,这是把人往死里用啊。这是大家顾念着你有救命之恩,顾念着咱们好歹让大家都能有地种。大伙不想背井离乡,有地种总是有个盼头。这才没有散。文青,我在乡下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干这么多的活,干这么重的活。说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一块干这么重的活。”柴庆国就这么滔滔不绝的说了下去。虽然一开始他是想来告诉陈克,自己要走了。可是一谈起工作来,柴庆国就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这些天来的苦累,工作中遇到的各种艰难,让他不倾诉就难以释怀。至于陈克会不会如同以前一样,听到大家说苦说累就要批评教育,柴庆国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大不了陈克把自己撵走,柴庆国是一定要把满肚子的苦水给倒出来才行。

陈克没有发怒,他神色十分凝重的倾听着。柴庆国说起战士们一个个在泥水中滚的跟泥猴子一样,上头太阳晒,下头水汽蒸,身体弱的战士干着干着就晕倒在泥水里面。不小心倒在水中的木枝上,把身上戳个口子的也有。听到这些,陈克脸色凝重,叹了口气。

柴庆国看陈克动了情,气势更旺,他指手画脚的大声说道:“文青,南方的土和咱们北方的土不一样,它黏的多。水泡透了,你一锹下去就挖不了多大一块。工程科的人都他妈瞎闹腾。一个人一天挖三米长的沟。一米五深,一米宽,一个人一天能挖一米五长就不错了。你知道咱们一天要用断多少锄头么?其他同志是干活很卖力,可是光这些同志带头干能多干多少呢?大家能干下来这么几天,只是嘴上说说。该干活还是在干,已经很够意思了。就这么下去,再干五天,那就肯定要哗变啊。而且不仅如此,有些个党员和干部居然玩什么生病。这他妈谁定的规矩啊,生病就可以不干活。有几个老排长居然说自己病了,要请假。我当时就告诉他们,没累死在那里就给我干活去。这种事情不能开这个头。还有没有规矩了!”

听了这话,陈克心中生出了一种警惕,但是脸上丝毫变化都没有。实际上在制定计划的时候,陈克已经把这个最长的劳动时间给计算进去了。现在需要的就是在短期内完成最苦最累的活,也就是排涝的工程。只要能加速排涝,其他的工作反而不会这么累。而柴庆国提出的这个问题,给陈克敲了个警钟。虽然陈克精心算计了人民对于生产自救的热情,但是实在没有想到,如此高强度的劳动对于劳动热情的杀伤力是如此强大。

想到这里,陈克趁着柴庆国说的稍微有些累,暂时中断的时候插话进去,“庆国,你真的很辛苦。我向你敬礼了。”

说完,陈克立正,向柴庆国认认真真地敬了一个军礼。人民党自然不可能有什么跪拜礼,更不会有什么打千作揖的礼数,军礼就是军事干部能够行的最正式的礼数。人民党党员现在在军队里面的人占了一半以上,大家都知道军礼的意义。虽然满肚子的怨言,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手里面的权限被诸多小鱼小虾蔑视践踏,甚至有了要离开的念头。可柴庆国看到陈克这个地位在自己之上的领导者认认真真地向自己敬礼,他还是忍不住有一种感动。

陈克放下手臂之后,诚恳地对柴庆国说道:“庆国,你要知道,我对你有很高的期待。咱们党里面你是真正百姓出身的,最知道百姓想要什么。你这次过来给我说这些,我很高兴。我想让你回去办件事。你回去之后告诉同志们,明天就会安排一次劳军慰问。我们会抬几头猪过去。两天之内,我也会亲自过去大家一起劳动。不是做做样子,而是我会和大家一起劳动,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同志们干多少活,我也会干多少活。最后,我还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为什么这些天大家会这么辛苦,这么辛苦之后大家会得到什么。你要把这件事情给我办了。”

经过一番发泄,柴庆国胸中的闷气终于消散了不少。陈克的话又让柴庆国得到了一个承诺。原本想走的那个念头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那你可得快点,文青。就现在的样子,撑不了几天的。”

“我知道。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陈克认真的答道。

“那我就先走了。”柴庆国说道。

“通行证开了么?”陈克问。

“开了。”

“还有件事,你把那几个想请病假的干部名字给我写一下。”陈克冷冷的说道。

“呃!”柴庆国没想到自己一时激愤说出来的事情陈克如此在意。这可是背后上眼药,在江湖当中属于能做不能说的。人民党规矩大,这几个人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若是被人知道是自己干的,那名声可就坏了。“那几个人真的有点病,而且我也骂过他们了,他们也在继续干活。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陈克想了想,这才点头说道:“也好。这件事情就先这样吧。你身为团级干部,一定要让注意同志们的卫生情况。不要喝脏水,不要随地大小便,饭前一定要洗手。”

“这我都知道,排长班长们每天起来都要背诵这套规矩。他们管的很严的。”

“好吧,你工作忙,就赶紧回去吧。我现在就去安排这些事情。”陈克说完向柴庆国伸出了手,两人手掌一握,柴庆国忍不住嘴角一抽。

“手上的泡疼啦。”陈克笑道。

“没有,这些泡不算啥。”柴庆国也笑道。

“这泡再起两层就不会再起泡了。我马上就和大家一起起泡磨泡。放心,我身为旅长,大家都当了泡兵,我手上也得起泡。”

“唉!”若是别人这么说,柴庆国也就是当个笑话听听,但是陈克素来说到做到,柴庆国虽然觉得没什么了不起,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些舒服了。

两人告别之后,陈克没有直接回会议室,他慢慢的在军营里面踱着步。柴庆国说的这么东西,陈克真的不知道是好是坏。陈克没有什么农村生活经验,也就是能够分清麦苗和韭菜。知道日常的蔬菜长什么模样,是藤上结的,还是地下长的。农村的工作实在不是陈克的长项。这好歹人民党的骨干们大部分都有去年的下乡社会调查的经验,没有那次准备,估计队伍到现在自己就垮了。

情况到底有多严重呢?陈克很是担心。最近他一直从事军事和政治方面的事情,距离上一次慰问军属,慰问百姓已经最少有半个月了。而且安徽这地方凤阳花鼓十分流行,就是普通的百姓自己都会唱几段。陈克不认为21世纪的“流行歌曲”对百姓有什么吸引力,他也就不露丑了。

革命不是打游戏,开局你可以练习“微操”,游戏里面的工人和农民可不会有什么情绪,给吃多少饭就干多少活。而现实中可不会有这等好事。想到这里,陈克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柴庆国为什么会突然跑来说这些呢?这些的确是问题,但是其他同志不说,偏偏是柴庆国来说,这是为什么呢?在柴庆国说的这些话背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陈克绝对不相信自己有什么王八之气,能一张嘴大家都会五体投地,然后抛弃一切为了革命舍生忘死。而且自己的理念纯粹是空中楼阁,如何把这个理念与这个时代相结合,是需要陈克来顺应1906年这个时代,而不是让这个时代来顺应陈克的指挥。所以就是到了现在,陈克都不敢把自己真正的理念在全党进行普及。历史是一条大河,一个人只有顺应这个历史的洪流,而不可能逆历史而动。陈克现在在凤台县就是要利用现有的情况创造出这个县的“水流”,让所有人都被这股细流所推动。

人的生物性本能就利己的,如果在社会性上有什么利他的行为,那都是社会利益的博弈结果。就以陈克为例,他信奉共产主义的最初原因,也仅仅是唯物主义哲学让陈克觉得能够实现自我内心的解放。而不是对共产主义本身有什么激情与热爱。

想到这里,他已经有些明白柴庆国此行的目的了。艰苦的工作削弱的不仅仅是百姓们和战士们的情绪,同样在削弱党内的凝聚力。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党员们最初的理念都是来革命而不是来受罪的。他们希望通过革命实践自己的人生价值。从这个意义上,陈克才是人民党当中,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中国里面“最革命”的一个人。其他人的革命仅仅是出于对于1906年中国的某一部分不满,或者出于对某种可以看到的未来的期望。而陈克的思想里面是对1906中国的全盘否定,而陈克所能够看到的“未来”,更是远在一百年后。

想明白了这点,陈克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还是我脱离了群众啊。我认为大家可以忍耐几十天的辛苦,现在看完全不是那回事啊。”

自言自言自语的说完,陈克只能苦笑一下。很快他就从这种自我批评当中解脱出来,把想法转入了更加实际的操作层面去了。

正在考虑的时候,却听见后面有人喊道:“陈先生,在想什么呢?”

陈克扭头一看,却是胡行至颇为洒脱的走了过来。在看会议室那边明显临时休会,让大家歇会儿。地主们或者坐在屋子里面的位置上,或者去厕所,或者三三两两的走出来聚在一起低声交谈。


阅读www.yuedu.info